• 第4章 像潮水一般涌来的记忆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6本章字数:2935字

    他真的不知道,少夫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可是少爷。自己也很是难受。

    “哼,他不好过,他有什么不好过的,全是他自作自受,他又被人强奸吗?他有把止痛药当饭吃吗?他知道那种恐慌给他带来的心理创伤吗?他有吗?若溪走了,他不是依旧过着少爷的生活,哼,他不好过,骗谁呢。”

    木木很是愤怒“你以为恢复记忆会给若溪姐带来什么好处吗?恐怕,把别人过去伤疤再次揭开的事情,也只有你们这些人想得到了,我告诉你,如果若溪姐出了什么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木木把戒指扔到了陈锋的身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堂。

    她想找个地方冷静一下,对于自己的朋友,若溪,谁都不可以伤害她。陈锋呆呆的捡起那枚戒指,自己真的做错了吗?害怕的感觉,如同潮水一般涌向了他。原来,害怕失去,这么痛苦。

    木岺站起身,拍了拍陈锋的肩膀“没关系的,木木太过于激动了,你不要在意。放心,她那么爱你,只是跟你赌气。毕竟这么多年,关心照顾她的只有若溪了,我既然放心的把妹妹交给你,你就要好好照顾她。去哄哄吧。”

    陈锋感激地看了一眼木岺,转身向外面跑去,木木,你不可以离开我,失去你,你让我还怎么在这个世界上存活?我的灵魂已经分给了你一半,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就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欧德医生,你有把握吗?”夏泽楷看着躺在床上因为催眠已经睡去的李若溪,紧紧地咬着嘴唇,惨白的脸上还冒着细密的汗,紧紧闭着的眼睛,好想要躲避什么一样,不愿意回忆。

    又不愿意说出来。欧德看着床上的人,摇摇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的精神受到过这么大的创伤,她应该以前受到过不止一次的刺激,最重要的是,我发现,她总是很抗拒回忆,好像有什么回忆不愿意想起一般,这样的话,会给我的治疗,带来很大的不便啊。我想着,等她清醒之后和她沟通一下,因为,要打开一个人的心结,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想,等她醒了,如果她能放下心中的那个结,应该会想起以往的事情,但是,如果她不愿意回想,那就只能靠外界,给她施加压力。”

    欧德想了想,又摇摇头“最好,是顺其自然,如果压力太大,我怕她会精神崩溃。”说完,便离开了。只留下在梦中摸索的李若溪,和站在病床前,不吭一声的夏泽楷。

    难道,自己真的把她伤得那么狠吗?连回忆,都不愿意了吗?

    夏泽楷吩咐下人们照看好李若溪,便走出了地下室。他和林夏的婚约马上就要如期将至,他不希望中间有什么意外。

    虽然李若溪已经回来了,但是,夏泽楷,暂时还没有和她取消婚约的打算,他要狠狠地羞辱她,伤害了他的女人,真的以为自己是白痴,什么都不知道吗?

    “少爷,临夏小姐刚才来电话说,稍后回来找少爷,少爷您看要不要给他回个电话,”

    一个佣人很是恭敬的站在夏泽楷的身边,小声的说,“少爷,我已经把当年的所有关于车祸的资料房子了您书房,不过很奇怪的是,肇事司机在车祸发生后,是自己投案自首的,说是自己喝酒之后,开得太快,不过,我这两天已经和警局那边取得联系,如果您需要,随时可以到哪里会见肇事司机。”

    夏泽楷心上的看着身边的心腹“余晖,你办事,越来越周到了。”

    余晖笑笑说“那人钱财为人办事,不尽心尽职,何来的信誉度?”

    夏泽楷哈哈的笑着,“去给她回个电话,说我现在没空,晚上约她吃饭。对了还有今天的事情,尽快和媒体那边讲清楚,封闭消息。”余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便离开了。

    “楷,好久你都没有约我出来吃饭了,每次都是我去找你。”林夏撅着嘴,很是不高兴。

    她知道,夏泽楷不爱自己,当年不爱自己,就算现在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他也不爱自己,他爱的是哪个叫做李若溪的女人,自己很是不甘,但是,既然李若溪已经失踪了,那么自己还有机会的。

    一定会的,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感化这个男人。可是她却不知道,感动并不代表爱。而夏泽楷对她的感动,早已经在看过那份文件之后,烟消云散。

    夏泽楷不没多说“是吗?最近很忙。”

    林夏看着他那近乎敷衍的语气,有些不满,便撒起娇“楷,你不要每次都这么冷冰冰嘛。我今天住你家好不好。我好想你,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夏泽楷皱了一下眉“林夏,你还没有嫁进我们家,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说完便留下几张钞票,离开了饭店。

    留下林夏一个人,接受着周围目光的洗礼。

    她很委屈,拿出手机,拨了几个号码“喂,亦轩,我是夏夏。”赵亦轩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便离开了这里,出了国,去深造,他怕看到楷颓废的眼神,和林夏对着别的男人撒娇的样子,他很心痛。

    但是,林夏不爱他。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把这份爱,紧紧的收藏在心里。默默地守护着林夏,就算她犯的错再多,他也会认为,这是因为别人不了解林夏,所以才会产生的结局。

    他的爱,很卑微很渺小,但是他不后悔。

    “夏夏,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亦轩哥哥,我回去帮你收拾他。”赵亦轩的声音从遥远的彼岸传了过来,那么温和。

    “是楷啦,他说我还没有嫁给他,还说我有挑战他的耐性,亦轩,他是不是想悔婚啊。呜呜。”赵亦轩也是始料未及,自从三年前李若溪失踪后,夏泽楷便像变了个人一样,遣散了所有的女朋友,如果不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可能林夏,也没有这个机会和楷订婚,解除婚约,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不爱她。

    但是赵亦轩还是很好脾气地说“夏夏不要难过哦,可能是楷今天心情不好,所以,就对你发了脾气。”

    林夏很是委屈“他干嘛要对我发脾气,我又没有惹到他。”赵亦轩很是头痛,这要怎么办?

    “夏夏,你先回家,我等一下给开打个电话啊。”林夏答应了。楷,真的想悔婚吗?还是李若溪,回来了?

    “喂?”夏泽楷拿起手机,很不爽的对电话那边说“又是因为林夏,等下你就跟他说我心情不好。悔婚?她如果再做出没脑子的事情,我想我会的,好了,挂了,越洋电话很贵的,还有,该死的,赶快回来,深造个没完了。”

    夏泽楷挂掉电话。点燃一根香烟,走到了落地窗前,如果,当初自己没有赶她走,如果没有恰好遇到亦轩来找自己说林夏的事情,如果她没有忘掉包包,她没有听到谈话,会不会,他们现在很幸福?

    赵亦轩坐在床上,看着钱包里的女生照片“夏夏,我这样做,真的对吗?”深深地叹口气,把照片从前包里抽出,点燃“我是不是要放弃你了。”是应该放弃了。

    她马上就要当别人的新娘了,不是吗?自己也应该去寻找别的幸福了。闭上眼睛,又回想起了当年,后悔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弥漫了全身。回忆就像潮水一样,向他淹没,甚至快要窒息。

    “夏夏,不要哭了,我去找楷还不行吗,好了啦,你也知道,他只是对她的一个玩弄的游戏,没有感情的,你在楷的身边这么久,怎么会比得上你的感情呢?”赵亦轩一脸无奈的表情。

    “真的?你当真?”林夏止住眼泪,看着赵亦轩,她知道,他喜欢自己,但是自己却喜欢的是楷,但是她没有点明,她是个自私的人,自己不要的东西,也不许别人占据,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要毁了和自己争抢的人。

    “真的,好了,我去找楷,你在这里,不要乱跑。我马上就出来。”赵亦轩摸了摸林夏的头,没有办法,谁让自己那么爱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变过。

    林夏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那我去咖啡厅等你。”赵亦轩点点头,便走进了游泳馆,刚好碰见了慌忙出来的李若溪,看到她眼神里的泪,知道,这个夏泽楷,又给她脸色看了,真的只是游戏,没有爱吗?

    “楷,你到底怎么想的?”赵亦轩看着左拥右抱的夏泽楷,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真想说“你他妈的真是个人渣。”

    但是他没有,毕竟是多年的兄弟,夏泽楷只是个被宠坏的孩子,等到遇到真爱,就会长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