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回忆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6本章字数:2909字

    “三班,三班。”赵亦轩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向班级走去。

    “同学,请问高一三班在哪里?”后面突然冒出一个人,拍了拍赵亦轩的肩膀问道。

    “你是高一三班的?我也是。”赵亦轩笑道。

    “你好,我叫夏泽凯。”

    “你好,我叫赵亦轩。”

    “是啊,但是······咦,这不就是三班吗?”夏泽凯指着墙上的班级号说道。

    赵亦轩想要问下去,看着夏泽凯不愿再说的样子,也不便再说什么。

    窗明几净的教室里格外宽敞,赵亦轩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看着窗外,绿树高过二楼,在赵亦轩的窗边刚好露出点绿色的树尖。有几只鸟儿叽叽喳喳地站在树梢上东张西望,许是看到些新的面孔,来不及辨认。清风伴着花香清扫着整个三竹市,带来不一样的清新,氤氲的空气像是透明的琉璃,呼吸的都是自由的芬芳。

    讲台上的班主任在一一点名,赵亦轩环视了一下班级,低声地向夏泽凯说道:“老师点名了。”

    夏泽凯把视线从窗外转向教室看了看,“没事”。

    “我来,是为了谁,你应该清楚。刚才,又在哭。”赵亦轩揉揉眉头,很是无奈“楷,收收心吧。”

    夏泽楷撇撇嘴“我还没有玩够,你告诉林夏,不愿意,就滚蛋。我又不缺她一个。”

    赵亦轩不高兴了“楷,再怎么说,夏夏对你是真心的。”

    夏泽楷很是无奈,“我知道啊,大不了,到时候娶她。”夏泽楷很不负责任的说了出来这句话,藏在后面的李若溪的身体狠狠的发抖,拿自己呢?

    “那个女人呢?她怎么办?你准备什么时候跟她摊牌。”赵亦轩很明确的指的是李若溪。“你说李若溪那个傻女人,切,等我玩腻了,自然会告诉她。”

    夏泽楷狠狠地摸了一下身边火辣辣的美女,美女推着他“讨厌啦。”夏泽楷收回手“她只不过是游戏里的俘虏,我对她,一丝丝的感情都没有。只不过有时候,这个女人啥的蛮可爱,喜欢逗一逗。等到不喜欢了,踹了不就好了。”

    夏泽楷无所谓的站起身,转身继续说“对于这样的女人,追她,纯属好玩。看她冷冰冰的脸,我就讨厌,现在追到手了,还不是一样的对我那么好。哼,女人都是下贱。装什么纯情少女。”

    赵亦轩很是无奈“楷,当初追她,说了,只是玩玩。那你什么时候跟他摊牌?”

    夏泽楷摇摇头说“现在不是时候。”

    赵亦轩问道“你喜欢上她了?”

    夏泽楷扬起嘴角“开什么玩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让她滚,我喜欢她,下辈子吧。”

    李若溪的身体,终于忍不住的倒了下去,碰到了身后的椅子,自己也跟着滑到,等她在站起身,看到了面前的两个男人惊讶的看着自己,李若溪恢复了之前冰冷的脸“我只是回来拿包。”

    说完就往前走,拿起椅子上的包包,没有多说,就要离开,手却被人狠狠地抓住了“你,都听见了。”

    李若溪好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点了点头。

    夏泽楷笑了“你想说什么,还想打我一巴掌,骂我人渣?”

    李若溪看着他,摇了摇头“没有,我要走了。”

    说完就要离开。身后的夏泽楷冷冷的说“既然你听到了,就滚吧。”李若溪紧紧地咬着嘴唇,没有回头。

    从那次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想到这里,赵亦轩叹了口气,没想到那个女人真的再也没有见过她。赵亦轩伸了个懒腰,睡吧,过去的,还是不要想了。

    “该死,这个女人竟然不接电话,”夏泽楷很是愤怒的把手机甩掉“胆子越来越大了。”赵亦轩很是无奈的提醒他“楷,你忘了,上次在游泳馆,你已经让她走了,哦不,是滚了。”想起那天的事情,赵亦轩不知道是否是对了,其实他很早就看到了藏在角落里的李若溪,但是为了林夏,他故意那样把夏泽楷的话给逼了出来,他知道,只有让李若溪离开,林夏才会少一个竞争对手,因为,他已经觉得楷对那个女人,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我只是让她滚,又没有让她消失,我需要她的时候,她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滚回来。”夏泽楷愤怒的说,赵亦轩觉得它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什么都要由着他。

    很无奈的摇摇头“可能,他真的生气了呢?”

    夏泽楷摇摇头“不会的,我们以前也有吵过架啊,后来,她就回来乖乖的和我和好,她那么爱我,不会真的走吧,可能这次是生气了。”夏泽楷不相信,他知道,她爱他,她怎么会就那样走了呢。可能等过一阵子,就会和自己和好了,到时候,看自己怎么收拾她。

    捡起地上分裂的手机,重新装好,开机“林夏?打扮好看一点,陪我参加一个聚会。”

    林夏很是受宠若惊,要知道,自从那个女人来了,楷很少人能够让自己陪他的,这次还要参加聚会,林夏当然是一百个愿意。一抹冷笑出现在了她精致的脸上,少了那个女人,最受宠的还是自己,不是吗?打扮的很好看的林夏出现在了夏家的门口,夏泽楷瞥了一眼画着浓妆的林夏,很不舒服,他记得那女人,每次都很清秀,总是让人眼前一亮,加上对别人淡漠的眼神,格外的好看,这个女人,到底去了哪里。林夏上前挽住夏泽楷的手臂,很是亲昵,夏泽楷只是冷冷的要抽出手,他不想让她多碰自己,觉得恶心。这个时候,赵亦轩开口了“楷,你不是说要让林夏当你的妻子,现在不就应该先适应一下吗?”

    赵亦轩的话,让林夏像打了鸡血一样,她激动地看着夏泽楷,夏泽楷很不乐意的瞪了一眼多话的赵亦轩,真后悔说出了这句话,但是,他还是没有反驳,突然他又想到,会不会是因为这样的承诺,所以那个女人她,走了?想到这里,夏泽楷更是不高兴了,对着林夏说“你走吧。我不想去了。”

    说完便转身回了家,林夏想跟进去,却又被赶了出来,委屈的不行,但是想到夏泽楷的承诺,林夏的心里有了底,没关系,慢慢来,楷,早晚是自己的。

    夏泽楷回到房间,恨恨的倒在床上,使劲着自己的头发,该死,只是一个星期没有见那个女人,怎么就想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难熬,真的有那么生气吗?

    夏泽楷盘算着,上次和他吵架,李若溪足足有十天没有和自己说话,最后,不还是巴巴的回来,服软吗?这次,可能是他说的太过分,她比上次生气,才没有这么快回来,说不定,过一段就又可以看到她了。想着这个,夏泽楷竟然慢慢的睡着了。

    梦里:“你让我滚,我滚了,我不会回来了。”

    李若溪冰冷的脸,浮现在他的梦里,他很不以为然“那你就滚吧。”

    李若溪看着他,继续冷笑“记得你说的话,不要后悔。”

    夏泽楷不以为然,“您以为你是谁,我一定不会后悔。”

    李若溪走了。夏泽楷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好空,他想拉住她的手,但是,她走的太快,自己追不上,干脆就停了下来“李若溪,你给我回来。”

    但是得到的只有自己的回音,她真的走了。“回来......”夏泽楷很是不甘的喊着。

    但是只有李若溪的背影,也渐渐消散在了梦里。”啊......”夏泽楷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抱着头,该死,自己又想起当年的事情了。

    他狠狠地揉着自己的头发,满身的冷汗,让自己很是不舒服,拿起浴袍,他快速的往浴室走去,哗哗哗的冷水,从头顶,凉到脚底,但怎么也凉不过自己的心。系好浴袍,他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五点。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夏泽楷拿起地下室的钥匙,往楼下走去。余晖看到夏泽楷赶忙迎了上去,显然是已经等在这里好久了“怎么了?”

    夏泽楷问道。“少爷,我已经录好当年那个司机的口供了,本身他还是不愿意说,但是我承诺放他自由的时候,他说的真干脆。”

    余晖呵呵的笑着“人在里面关久了,自然是想出来额,否则,有再多钱,也是枉然。”

    夏泽楷拍拍余晖的肩膀“好小子,有你的。我亏待不了你,今天九点,我就让秘书给你打一百万到你的账户上。”

    余晖一听,眼睛都笑弯了“放心,少爷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绝对给你办好。”

    夏泽楷点点头,带着余晖来到了地下室,欧德医生看见两人,赶忙迎了上去,“少爷,情况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