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6本章字数:2961字

    “死女人,给我坚持住。否者,我就掐死你。”夏泽楷狠狠地威胁着昏迷的李若溪,身边的佣人都很是无奈,既然坚持不住不是必死无疑?

    在掐死?这个,额......他们什么都没听到哦。“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皮外伤。”

    欧德检查了一下,轻描淡写的说。夏泽楷不乐意了“那她为什么还不醒?”

    既然没大事,还来这干嘛。夏泽楷不乐意了,她不醒,谁陪自己?所以,没事了就起来。

    想着,夏泽楷便揪着李若溪的头发“起来,笨女人,没听到都说你没事了。还赖着?”

    欧德赶忙把夏泽楷拽走“我只是说她头上的伤无碍,但没说她会醒啊,他受了很大的惊吓,又被殴打,有两天没有进食,肯定是要昏迷的,你这样拽她,她如果抗不过去,会死的。”

    夏泽楷赶忙离她远远地,生怕自己又伤到他“那怎么办?会死掉,不可以,你要救她,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把她给我弄起来。要不然我弄死你。”

    夏泽楷很是凶狠的说着,只不过打了两下,饿了几顿,就不行了,开什么玩笑,这样就经不起折腾,以后还怎么玩?

    夏泽楷没有一丝的悔意,让欧德很是苦恼,连忙把他往外面推“大少爷啊,你出去吧,你在这里,会吓到她的。”夏泽楷很好奇地看着他“吓到她?她不是晕过去了?快挂了?还能听见我说话?”

    欧德点点头“是啊,可以的,病人虽然晕过去了,但是潜意识还在的,你这样吓唬她,她肯定害怕,其实,她的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按理说,输几瓶营养水就可以醒来了......”

    夏泽楷打断他的话“那还不赶紧输。快点让她醒。”

    欧德很是无奈“你以为我不想让她醒?可是没有用啊。好像她的潜意识,并不想醒。她很抗拒你的到来,刚才你没有到的时候,她的心跳和血压,一直很正常,但是,你一来,就变得不平稳,很慌张。”

    夏泽楷说“那是太爱我了。”

    欧德摇摇头“感情的心跳是突然增加的,而你开始没有说话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变快,她会觉得有压力,你开始说话,心跳就不平稳,你骂她的时候,心跳慢了一下,又迅速地暴增,这是惊恐的表现,所以,你该干嘛干嘛去,醒了,会通知你的。”

    夏泽楷不乐意“我想看着她。”

    没有办法夏泽楷便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门口,看着床上躺的人,心里狠狠地说“你要是挂了,我就鞭尸,也要把你弄醒。”

    这个时候,欧德惊叫“哎呀,心跳和血压又不正常了。”

    随机对着门口的夏泽楷说“你小子,煞气不要那么重,吓到她了。”

    夏泽楷愣了一下?自己什么都没说,就是心里想了想,难道是心理感应?

    他扬起嘴唇笑了笑,慢慢地踱步走进病房,狠狠地在李若溪惨白的脸上亲了一口“快点醒,我带你去吃大餐。”说完,便走了出门,继续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床上的人。

    第二天中午,李若溪费力的睁开眼,“水...水。”在门口打盹的夏泽楷听到了细弱的声音,赶忙冲进去“你醒了?要什么?”

    “水,我,渴了。”李若溪看着夏泽楷艰难的说着,夏泽楷笑眯眯地说“好,等着,”

    随身扭头吼道“妈的,给老子拿水。”几个佣人和欧德赶忙冲进来,看着虚弱的李若溪,欧德也笑了“醒了。”

    便接过佣人手里的水杯“来,喝水。”李若溪费力地响张开嘴,有看到喂自己的是一个男人,便小心地看着夏泽楷,夏泽楷瞪了一眼欧德,转脸说“看在你是医生的份上。”

    说完便走了。李若溪张开嘴,抿了一口水,又像被呛住一样,吐了出来,还带着隐隐的血丝,欧德的眸子暗了暗,夏泽楷的手段可真狠,自己的女人也能打成这样。

    “谢谢欧德医生。”李若溪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站在门口,像欧德医生道别,该回去了。家里肯定乱得不像样了。

    “慢走,记得小心伤口哦。”欧德紧紧的叮咛着。“哎,记住了。”

    李若溪坐上了计程车,离开了。夏泽楷站在二楼,看着蛮亲昵的两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走了。”欧德站在他的身后,一个暗影朝自己打过来,欧德顺势往后面一躲“吃醋了,哈哈哈。”留下一句调侃的话,变逃跑了。

    夏泽楷的眸子狠狠地阴了下来,哼,吃醋,开什么玩笑,有时想起了什么,眼神越发的冰冷。

    也就从那一次,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疏远,李若溪不管做什么,都会觉得让夏泽楷反感,最后,也就沦落到了那一步。、

    光线昏暗的客厅里,电视机屏幕上独自演着他人的悲欢离合,夏泽楷坐在宽大的皮质沙发内,左手持着波尔多杯,漫不经心地晃着,杯中的红酒在灯光下显得更为剔透。

    不知怎么的,他竟有些怕见李若溪。

    每当那双眼睛毫无感情甚至有些厌恶地盯着自己,夏泽楷就有种置身冰窖的错觉。

    “到底该怎么办啊……”夏泽楷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痛苦地闭上眼。

    “你这样牛饮,真是浪费啊。”欧德沿着楼梯慢慢下来,幸灾乐祸道:“没想到一向游戏花丛,片叶不沾身的夏泽楷,也有因为女人而烦恼的时候。”

    夏泽楷皱眉,顺手就将手里的酒杯砸了过去。

    欧德侧身躲过飞来的酒杯,摇头道:“脾气这么暴躁,难怪她会讨厌你。”

    “闭嘴!”夏泽楷恶狠狠地吼。随即又有些担忧地问:“你和她谈得怎么样了?”

    提起本职工作,欧德一下子变得正经起来,皱眉道:“很不好。”

    想着白天李若溪醒后与她的对话,欧德道:“在她清醒的时候,我尝试着先和她聊聊她失忆后发生过的事,不过,她的情绪突然变得很激动,很惊恐,按她的反应推测应该发生过什么令她觉得恐怖的事。还有,在之后我又试着对她催眠了一次……”

    “结果怎么样?”夏泽楷心急地问。

    欧德双手一摊,无奈道:“和上次相比,没有什么不同。她还是很抗拒,反应十分激烈,你最好在仔细考虑下,是否要让她恢复记忆。其实现在这样,挺好。我并不认为她恢复记忆后,对你的态度会比现在更好。你有想过吗,万一她想起你以前对她做过的事,更加恨你,你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夏泽楷痛苦地陷进沙发,双手发泄似得揪着头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答应了她要帮她恢复记忆。”

    欧德从没见过这样的夏泽楷,身子蜷成一团窝在沙发内,浑身散发着犹如困兽般茫然、无助的气息,印象里的夏泽楷,是不可一世、唯我独尊的大魔王。

    “办法,倒不是没有。”欧德想了想,终是不忍见夏泽楷这副模样,开口道。

    “你有什么办法?”夏泽楷猛地抬头,神情激动。

    “李若溪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对你是什么态度?”

    夏泽楷苦笑一声,道:“就和现在一样。当时我正甩了一个女孩,被她看见了,她甩了我一巴掌,还送我一句‘王八蛋’。那时候,我在心里想,我一定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的弄到手,然后再好好折磨她。”夏泽楷将头深深地埋进膝盖:“没想到,最后受折磨的却是我自己。”

    “那你当初的情况和现在一样嘛。”欧德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那你后来是怎么让她爱上你的?”

    “无非就是那些老掉牙的手段。送花,看电影,温柔体贴。若溪看着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其实内心还是很小女生的,没过多久就被我追到了。”想起以前的事,夏泽楷嘴角微微勾起笑容。

    “那你有想过,再追她一次吗?”欧德建议道:“你看,你现在的情形就和当初一样,你就当回到三年前,像当初一样重新追她一次。不过,你这次可要真心对她,再像当初一样渣,神仙也帮不了你。”

    夏泽楷认真考虑着欧德的建议,随即笑道:“别说,你这个方法说不定还真有用。”随即苦笑:“这次我哪敢不对她好。不过看她现在对我的态度,追她的难度,恐怕比上次要难十倍。”

    欧德拍拍夏泽楷的肩道:“迎难而上不是你夏泽楷的宗旨吗?好好努力吧。”想了想,欧德又提醒道:“还有,你最好找她那个叫木木的朋友好好谈谈,毕竟她失忆后一直和她在一起,了解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对恢复记忆有帮助。另外,如果你这次真的决定了要和她在一起,那你和林夏的婚约就必须解除。这些你都要尽快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