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夏泽楷,你吃错药了吧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6本章字数:2830字

    “知道了。”

    目的达到,欧德也不再多说,转身上楼回了客房,身后传来夏泽楷低沉有些别扭的声音:“谢了。”

    这家伙,内心还是不错的,希望这次,他能牢牢把握住自己的幸福。

    欧德离开后,夏泽楷又在沙发上坐了会,最后还是按耐不住,来到李若溪休息的客房。

    房间里只床头的一盏台灯亮着,昏黄柔和的光照在李若溪脸上,将她冰冷的棱角尽数敛尽,此刻的她,恍若童话中的睡美人。

    夏泽楷轻轻地走到李若溪床边,小心翼翼地坐下,每一个动作都无比轻柔,生怕吵醒她。

    夏泽楷的手指隔空缓缓地描画着李若溪的容颜,近看,可以少女肤色病态的苍白,即使在睡梦中,双眉也是紧蹙着,夏泽楷想伸手抚平她眉间的褶皱,犹豫了下,还是收回了手。

    “对不起。”夏泽楷轻声道。这句迟来的道歉,终是在这寂静的夜里说了出来。

    说了第一句,之后的似乎就容易多了:“我知道你现在讨厌我,其实我也讨厌我自己,讨厌当初那个不懂珍惜,一味伤你心的我。你一定觉得我很贱,当初逼着你离开,现在却求着你回来,直到你离开我时,我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爱上了你。现在后悔,应该已经晚了吧,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追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珍惜你。”

    夏泽楷贪恋地凝视着李若溪的睡颜,半晌,终是忍不住,弯下身,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吻,继而在李若溪耳边呢喃道:“再给我次机会好吗?Myprincess。”

    为李若溪关上台灯,夏泽楷站在门口看了李若溪一眼,随后轻轻为她关上了门。

    “咔哒。”

    黑暗中,李若溪睁开了眼。

    李若溪睁着眼,神情有些微妙。

    因为白天情绪不稳,李若溪晚上睡得十分浅,轻微的声响也能将她吵醒,所以其实在夏泽楷开门进来的那一瞬她就醒了,只是内心对于夏泽楷有些抗拒,所以继续闭眼装睡,不愿意面对夏泽楷。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听到夏泽楷那样一番言语,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不过听他话里所说,自己竟然曾经爱过他,好像还爱得很深。可是那个男人,自己第一眼看见他时就心生厌恶,那当初的自己怎么会爱上他呢?

    辗转反侧,百思却不得其解,她讨厌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果然现在最重要是是尽快回复记忆。

    “睡吧睡吧,睡眠好才有精力去恢复记忆啊。”李若溪用枕头将自己蒙住,强迫自己不去想有关夏泽楷的事。

    就这样折腾间,李若溪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第二天,李若溪是被洒进房间的灿烂阳光喊醒的。

    惺忪地睁开眼,眼前就是一片刺目的金黄。将手背抵在额间,遮挡住那过分耀眼的阳光,这样过了好一阵,才适应过来。

    “你醒了。”耳边传来男子欣喜的声音,李若溪这才发现一人逆光站在自己床边,那金色的轮廓竟让李若溪产生一种美好的错觉。待她眯起眼细看后,才发现那竟然是夏泽楷。最为诡异的事,他手里还端着碗粥。

    “你饿了吧,趁热吃。”夏泽楷在李若溪床边坐下,舀起一勺粥送到李若溪嘴边,示意她张嘴。

    李若溪没有动,只是冷着一张脸狐疑地看着夏泽楷。

    夏泽楷尽量挤出自己最温柔的笑,柔声对李若溪道:“张嘴。”

    李若溪却并不领情,伸手想要接过碗:“我有手,自己来。”

    “你是病人,就该乖乖躺着。”夏泽楷却不肯妥协,强硬着想要喂李若溪。毕竟还要靠他恢复记忆,李若溪也不能太拂他意,只好别扭地张开嘴,任凭夏泽楷一勺勺喂她粥。

    吃了两口,李若溪才发觉自己是真饿了,于是也不再别扭,张嘴的速度明显加快,见她这个样子,夏泽楷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喂得不亦可乎。很快,一碗粥就见了底。

    “还要吗?”夏泽楷见李若溪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体贴地问。

    “不用了,我已经饱了。”李若溪摇摇头。

    夏泽楷颇有些遗憾地收回碗,刚才喂李若溪的时候,少女乖巧的模样让他有种回到当初的错觉,现下,李若溪又恢复了平时的冰山美人模样。

    “等下我带你去附近的公园散步吧,总是呆在室内也不好。欧德说多出去走走对恢复记忆有帮助。”

    今天的夏泽楷太过于殷勤,殷勤的让李若溪毛骨悚然。她奇怪地看着夏泽楷良久,终是没忍住,开口问道:“夏泽楷,你今天吃错药了吧?”

    告诫自己要忍住,千万要忍住,夏泽楷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我没病!!!”

    本来夏泽楷想带着李若溪在住宅区的小公园里散步,但李若溪觉得那个公园实在

    太过迷你,没走几步路就到了尽头,于是夏泽楷只能无奈地带她到附近一个较大的公园散步。

    李若溪出门时才发现已是下午,没想到自己竟睡了那么久。

    下午的公园空荡荡的鲜有人,不过李若溪偏生就爱这种静谧。道路两旁的树木参天,蓊蓊郁郁,将头顶的天尽数遮蔽,只留给行人一片清凉。一旁的草地,绿意盎然,鲜嫩的青草光是看着,就觉赏心悦目。公园里栽种的花也是开了,说不上名,只觉得好看,伴着幽幽的花香,脉脉地吸引你的注意。

    李若溪一路缓缓而行,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使得整张脸不再那么不近人情,光彩夺目地令夏泽楷心神摇曳,也跟着傻笑起来。

    午后的阳光,灼热不减,李若溪走了小会儿,额上就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正好旁边有木质的长椅,夏泽楷顺势对李若溪道:“累了吧,休息一下。”

    夏泽楷将椅子擦了擦后,才让李若溪坐下。对于夏泽楷的行为,李若溪有些微的差异。随后,更是殷勤地道:“你渴吗,我去买水。”

    没给李若溪拒绝的机会,夏泽楷又一人兴冲冲地跑去买水。

    这样的夏泽楷,让人没有招架之力,李若溪内心想要拒绝可一旦触及夏泽楷热切的眼神,想要说的话又只能吞回肚中。

    究竟该怎么办呢?李若溪摇头叹气。

    等着夏泽楷买水回来,李若溪百无聊赖地四处望着,不远处一人,让她皱起了眉。

    现在的天气虽不算太过炎热,但也很是温暖,那人却裹着一件及脚的军大衣,大衣上还满是污渍,也不知多久没洗,那人没比衣服干净到哪儿去,明明是个男子,却留着到腰间的长发,并且因为长期不洗头而一绺一绺油腻腻地堆在一起。那人看人的眼神也令人不舒服,他从不与人对视,而是斜斜地看过去,鬼鬼祟祟。

    因此当那人慢吞吞地踱步过来时,李若溪下意识地想起身离开,却没想那人在看见李若溪的瞬间加快了脚步,大跨步到李若溪面前,接着,突然拉开自己的军大衣。

    里面什么也没穿。

    李若溪只觉地一股惊恐的酥麻感从脚底袭上头皮,她死死闭上眼,惊声尖叫,想要冲出去,那人却张开双手涎着脸挡在李若溪面前,李若溪哭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

    那个噩梦般的夜晚,肮脏的手在自己的肌肤上游走,暴力的殴打,以及,无尽的绝望……

    “啊啊啊!!!”李若溪疯了般地凄厉地尖叫:“不要!不要!滚!滚开!”

    像是上帝听到自己的求救似的,挡在身前的人突然消失,李若溪听见肉体倒在地上的声音,随即,自己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乖,没事了,我在这里。”

    是夏泽楷。

    意识到自己安全后,心神放松,李若溪就这样昏了过去。

    夏泽楷没想到自己只是离开这么一小会的功夫,竟会发生这样的事。

    倒在自己怀里的女生面目惨白,下嘴唇被自己咬出了血。抱在怀里,几乎没有重量。夏泽楷现在才发现李若溪竟然这么瘦,几乎可说是皮包骨,他收紧抱着的手臂,生怕一阵风吹来,将自己怀里的女生带走。

    那个变态倒在地上呻吟,夏泽楷走上前想再补两脚,那个变态却先一步爬起身,跌跌撞撞地逃了。

    “算你走运。”现下最要紧的是李若溪,夏泽楷打横抱起她,快步走回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