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记忆归来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6本章字数:2896字

    “你们让我进去,陈锋你这个混蛋,竟然帮着这些人欺负我,我要和你分手!现在就分!”隔着很远就听见自家别墅传来的叫嚷声,走近,果然是李若溪那个叫木木的好友。

    不满地瞥了眼一旁默不作声的陈锋,夏泽楷淡淡道:“你怎么找了这么个泼妇?”

    木木原本恶狠狠地瞪着夏泽楷,看见他怀里的李若溪之后,立刻愤怒地喊道:“若溪,你把若溪怎么了?!”

    “你给我闭嘴!”生怕将若溪吵醒,夏泽楷连忙制止木木继续高分贝:“她刚刚受了点刺激,需要休息下,闭上你的嘴,然后进来,我有事要问你。”

    “凭什么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木木哼道,但还是放低了声音。

    知道这女人就是喜欢和自己抬杠,看在她是李若溪朋友的份上,夏泽楷也懒得理她,径自抱着李若溪进了屋。

    木木立刻跟着进去,一路上还在夏泽楷身后唠叨:“若溪究竟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会昏过去。是不是你又欺负她了,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当初真后悔让若溪跟你走……”

    夏泽楷实在是受不了木木的聒噪,但又知道她和若溪的关系十分好,自己自然是不能对她做什么,只能加快加快脚步,但木木又一路小跑地跟了上来。

    “你说话啊,怎么不说了,刚才不是还很凶吗,哼,想被我说中心事了吧。”

    夏泽楷忍无可忍,威胁她道:“你再不闭嘴,我就不告诉你若溪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招果然有效,木木刚想张开的口又立刻闭上,于是只能通过目光来发泄自己的愤怒,不过眼神的威力对于夏泽楷来说显然可以忽略不计。

    木木跟着夏泽楷进了房间,看着他将李若溪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为她掩好被角,动作轻柔,生怕吵醒她,出门时也是极为注意,不敢弄出丝毫过大的声响,将这些看在眼里,木木目光中的敌意也减轻了不少。

    走出房门,夏泽楷示意木木跟上,二人来到客厅,夏泽楷替木木倒了杯水,却被木木推开嫌弃道:“我要喝可乐。”

    “……”夏泽楷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还要拼命告诉自己:“要忍住、要忍住。”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没有可乐,只有白水。大小姐你就将就下吧。”

    木木笑眯眯地啜了口,反正她就只是想看夏泽楷吃瘪的模样:“说吧,木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我带若溪去公园散步,就在我去买水的时候,她碰到了个暴露狂。”

    “什么?”木木将手中的被子重重砸在桌上:“这种人渣!那你有没有教训他?”

    “当然,本来不想这么容易放过他的,只是那时候若溪已经昏过去了,我急着送她回来。就放了他一马。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若溪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恐怕跟三年前的事脱不了干系吧。”

    木木咬着下唇,面色犹豫:“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你怎么婆婆妈妈的。”夏泽楷皱眉:“你也知道若溪想恢复记忆吧,在催眠的过程中,她总是很抗拒,这件事对她的刺激好像很大。她的这个心结如果不解除,想要恢复记忆恐怕很难。”

    木木知道李若溪急切地想要恢复记忆,从她当初可以为此而跟着讨厌的夏泽楷离开就能看出。

    “三年前,我遇见若溪的时候,她差点被人强奸。”

    最后两字刚落,夏泽楷便一拳狠狠砸在桌上:“她……受伤没?”

    木木没有理会夏泽楷,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当时若溪拼命反抗,于是被打的很惨,手臂、大腿都是一片青紫,半张脸肿的老高。”

    “别说了……”

    “如果不是遇到我,真不知道若溪会怎样。但即使这样,那件事还是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之后的一个月里,她一直都昏迷着,梦里也在喊着‘不要,不要过来’。好不容易她清醒了,又得了自闭症,整日不出门,也不吃饭,整日大把大把地吃止痛药,即使这样,我还是常常看见她头痛地在撞墙。她晚上也总是做噩梦,只有我陪着她睡时,她才会睡得安宁些。请问这个时候,你再哪?”木木冷冷地质问。

    “别说了,别说了,都是我的错……”夏泽楷痛苦地将头抵在桌上。自己当时在哪?呵,应该是抱着个不知名的女人在哪鬼混吧。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把她赶出去,她就不会遭遇这些,也不会失忆、说到底,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犯下的罪孽。

    “我们当初也替若溪找过心理医生,但得出的结果是,若溪她根本不想回忆过去。这三年,若溪好不容易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难道你觉得自己把她害得还不够惨吗?而且很明显,她在你这儿过得也并不好。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她带回去。不管若溪愿不愿意!”木木最后说得坚决。

    对面的女孩要把若溪带回去?怎么可能?我绝对不允许!若溪是属于我的,属于我一个人的!

    可是,对若溪造成怎么大伤害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把她留在身边呢?

    自己,究竟该怎么办?

    夏泽楷一片茫然。

    夏泽楷的别墅现在呈现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主人夏泽楷颓废地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一动不动,神情呆滞,不知盯着何处的眼神从没移动过。而木木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茶杯,一小块一小块机械地啜着。

    这两个人,真是……

    陈锋不知该做什么,他之前上去喊过两人,不过没一人搭理自己。连木木也只是面无表情地瞥了自己一眼,就转过头去。

    看来木木是真的生气了。

    以前木木也经常闹脾气,她从小就是被当公主养大的,脾气自然骄纵,动不动就是把哼着扭头不搭理陈锋。但陈锋心里知道,木木的气来得快消的也快,只要哄哄她就可以了。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

    陈锋心里有些恐慌,他没想到李若溪在木木的心中竟然这么重要,他甚至有些吃醋的怀疑,李若溪在木木心中的分量要超过自己。此刻的陈锋,可以明白少爷心中的心情,那种即将失去的不确定感,时时刻刻在心中折磨着自己,想找木木谈谈,可她却压根不搭理自己。

    实在没办法,他只能在木木杯中水喝完之后,替她重新倒满,借着这些小事来提高自己的存在感。

    “你能别在我面前晃了么,哪凉快呆哪去。”虽然被嫌弃了,可陈锋却心里窃喜,毕竟木木开始理睬自己了。不由在心中苦笑,当初木木领着自己见家长,木岑就曾大趣他道:“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竟然忍受得住她这个小巫婆?”

    只能说一物降一物吧,木木降住了自己,而少爷,看情形,是彻底被少夫人降住了。

    开门声响起,客厅里的三人齐刷刷地抬起头,走进来的是欧德。

    “她醒了。”

    夏泽楷立刻起身向客房跑去,在经过欧德时被他拉住,后者凑近他耳边低声责问道:“你到底在搞些什么,你上次不是答应了要好好对她吗?”

    夏泽楷急着去看望李若溪,不愿与欧德多纠缠:“我待会和你解释。”

    急匆匆的脚步在来到李若溪门前的时候却突然止住了,夏泽楷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若溪,他不知道在对李若溪造成这么大伤害后,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她。

    木木紧随其后而来,在看到夏泽楷杵在门口不进去时有些奇怪,但她也懒得管,这样正好,免得她打扰自己和若溪。

    “陈锋,究竟我这样做对吗?勉强若溪恢复记忆,想起那些她不愿意想起的事,原本我以为,只要她想起我们之前的一切,她就会重新爱上我,可是现在,我觉得我好像错了,错的很彻底。我甚至有种预感,一旦若溪记起以前,她会毫不犹豫地离开我,那时候,我该怎么办?”

    陈锋看着夏泽楷,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他。此时的夏泽楷,像个迷失在旷野中,找不到家的无助的孩子。

    门再次打开,出来的是木木,面色很难看,不满道:“进去。”

    “什么?”夏泽楷被这没头没脑的两个字弄得一头雾水。

    “若溪让你进去。”说完继续不满地嘀咕:“真不知道为什么若溪一醒来就找你,还说要和你单独谈。喂,陈锋,我们也好好谈谈吧。”

    见木木肯搭理自己,陈锋立刻喜笑颜开,兴冲冲地跟在木木身后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