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何去何从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6本章字数:2865字

    留夏泽楷一人站在门外,犹豫半天,不知到底该不该推门进去。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婆妈的一天,自从遇见李若溪,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认命地叹口气,夏泽楷推门而入。

    李若溪正闭眼半坐在床上,听见推门声,立刻睁开了眼。

    在李若溪清冷的目光望向自己时,夏泽楷立即僵在了那里,他还没有做好面对李若溪的准备,但这还是李若溪第一次主动要求见自己,夏泽楷只得硬着头皮坐到了李若溪床边。

    阳光透过半拉开的窗帘投入,洒在夏泽楷的脸上、发梢眉间,他精致的轮廓模糊在光影里,看上去竟有些不真实。

    夏泽楷其实生的极好,不然也不会又你们==那么多女人即使知道他的劣根性,也不惜如飞蛾扑火般投进他的怀抱。挺直硬朗的眉,细长的眼在眼角处略微上挑,勾出一个多情的弧度。不了解他的人,觉得他的目光总是温柔多情的,只有熟知他的人才知道,那温柔不过是表面一层伪装,他的眼底,其实冰冷而残酷。

    那现在的夏泽楷看着自己的温柔目光,究竟是真实的还是伪装的呢?

    这些天里,自己似乎总是昏迷,但每次睁眼,都可以对上那双满含关切的眼睛,以至于今天醒来时,在第一眼看到木木的笑脸时,内心竟然有一丝失落。

    甚至于,不顾木木的强烈抗议,硬是让她将夏泽楷喊了进来,并且嘱咐她让自己和夏泽楷两人单独相处。

    木木临走时的眼神,可谓哀怨。

    “你,有事找我?”见李若溪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不开口,夏泽楷只能无奈地先出声问道。

    “嗯。”李若溪这才回过神来道:“今天的事,谢谢你。”

    没想到李若溪竟然会感谢自己,夏泽楷内心涌上一阵欣喜。要知道,这还是李若溪第一次和他道谢,对夏泽楷来说,这无疑是一次质的飞跃。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幸亏你没事,不然我绝饶不了那个变态。”夏泽楷现下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木木应该已经告诉你我三年前发生的事了吧。”李若溪犹豫片刻缓缓道,她的声音,有着一丝颤抖。

    李若溪苍白的笑容刺痛了夏泽楷的心,他低下头,下意识地揪紧床单:“嗯,我都知道了。”

    房间里突然地又安静下来,两人都看着别处,沉默不语。

    “我明天就搬出去。”

    “为什么?”夏泽楷立刻问道。

    “你让我住进来的目的是什么?”李若溪的笑容古怪。

    夏泽楷犹豫着回答:“帮助你回复记忆。”说到最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猛地看向李若溪:“难道你……”

    “我已经想起一切了。”

    李若溪说这话时,语气平缓,不悲亦不喜,这样的反应,反而让夏泽楷担忧,他宁愿李若溪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地斥责自己,也好过现在这种平常的语气,就好像她说的是“今天天气不错”这种微乎其微的事。

    “那你恨我吗?”夏泽楷试探性地问道。

    李若溪看着夏泽楷的眼睛,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目光,曾几何时,自己也曾这样看着他。

    怎么可能不恨?

    被他冷落的时候,只是一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于是拼命苛求自己,事事都力求完美,只为了夏泽楷能够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直到那天,当自己藏在椅子后,听到真相,听到夏泽楷内心的真实想法,听到他用讥讽的语气说出那句‘我喜欢她,下辈子吧’,自己才真正意识到,不是自己不够好,只是夏泽楷已经腻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的自己,被爱情蒙住了双眼,做出那么多放弃自尊的事情,为了爱情不仅放弃自己的立场,还放弃了自己的原则,一退再退,直至无路可退。

    不过好在,她终是在毁灭自己之前醒悟。

    摇摇头,李若溪淡淡笑道:“以前恨过,现在,已经不恨了。”

    是啊,没有爱,哪来的恨呢?

    虽然是意料中的回答,夏泽楷的心还是在听到那句“已经不恨了”的刹那,蓦然抽痛。这就是报应吧,当初的自己,看着那些女孩为了自己痛哭流涕,只会冷笑着走开。而现在的自己,也终于亲身体会到心痛的感觉。

    那种痛,开始是尖锐的,之后,慢慢渗透到每个细胞,心脏地每一次跳动,都是它在喊着痛。这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夏泽楷烦躁地解开衬衫前几粒纽扣,不耐地扯着领子,希望这样能使自己好受些。

    可是,这一切,在看到李若溪淡淡的笑容时,都化为无声地痛。

    “对不起。”夏泽楷嗫喏半天,却只说出这三个字。他知道现在说这三字已晚,可是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该对李若溪说什么。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当初的事情是你情我愿,只能怪我当初太傻。”李若溪自嘲道。

    李若溪的每说一句话,就像一颗钉子钉在自己心上,在与李若溪呆在一起,夏泽楷觉得自己会疯掉。

    他现在,需要一个地方,让他彻底发泄。

    “你先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说完,夏泽楷没等李若溪回答,就以近乎落荒而逃的方式离开。

    李若溪慢慢躺平,闭上眼,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夏泽楷分外憔悴的模样。

    手不自主地抚上胸口,明明已经不恨了,为什么在看到他伤心的样子时,这里还是会痛呢?

    ?

    漆黑的夜,了无星辰。

    但是对于城市来说,永远没有黑夜。

    夏泽楷开着他那辆敞篷跑车,疾驰于道路上。他将音乐开到最大,呼呼的风刮得他脸生疼,似乎这样的疯狂,可以使他狂乱的心稍稍平复。

    车在一家名为“寂静”的酒吧前停住。

    走进去,却是与名字截然相反的嘈杂与混乱。

    若是以前的夏泽楷,必定会滑进舞池,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秀一把舞技,同时寻找猎物。但今天的他,却没有这种心情,一进来,他就直奔吧台。

    “哟,夏少爷,好久不见啊。”酒保嬉笑着向他打招呼,“老规矩?”

    夏泽楷没有心情理睬他,直接道:“给我开瓶伏特加。”

    酒保虽然有些奇怪,但只当夏泽楷今天想要换换口味,便开了瓶伏特加放到夏泽楷面前。却没想到,夏泽楷竟然直接抓着酒瓶就往嘴里灌酒。

    像是一把火,自喉头一路烧到胃里,嘴里一阵火辣辣的疼。夏泽楷从未这样喝过酒,立刻被呛得一阵猛咳。

    酒保也在一旁苦笑道:“夏少爷,你这是在喝酒吗?这样喝非出人命不可。”

    夏泽楷红着双眼不理他,只自顾自地一个劲地灌,真的是不要命的架势,酒保想要拦他,被夏泽楷一个凶骇的眼神给吓得收回了手。但夏泽楷又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身体的深处似乎有一个黑洞,自己喝的那些高浓度酒精通通流入到这黑洞中,然后在身体各处发散开来。

    夏泽楷第一次觉得酒这么的难喝。

    苦涩、疼痛,喝的自己的心情是越来越差,不过好在,同时越来越差的是自己的神智。

    四周嘈杂的音乐似乎在渐渐远去,好像有人将自己的耳朵堵上。头开始晕眩,一阵一阵的疼,手臂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四肢开始不听使唤起来。

    夏泽楷想要起身,却是一阵的天旋地转,头中重重地不知磕到了什么,剧痛从后脑勺处传来,他迷迷糊糊似乎看到酒保在对着自己大喊,可脑袋里一阵嗡嗡的响声,听不清楚。

    索性,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再次睁眼的时候,眼前一片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门,白色的被罩,以及,脸色苍白的林夏。

    看见林夏那红肿的明显刚哭完的眼睛,夏泽楷又是一阵疼痛:“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你的未婚妻,你出了事,我当然要陪在你的身边。那个酒保,竟然敢让你喝成这样,我非要他好看。”林夏眼神阴鹜。

    “和他无关,是我自己要喝的。”夏泽楷皱眉,林夏的这种表情,让他有些厌恶。

    “可是你差点连命都没了!”林夏情绪激动,声音尖利:“你知道当我跑到医院,看见你浑身是血地躺在那里,是什么心情吗?你怎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林夏又嘤嘤地哭起来。

    夏泽楷受不了地低声喝道:“闭嘴!吵得我脑袋疼。”林夏才吓得立刻收了声,但还是在一旁小声地抽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