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女子的哭泣

    更新时间:2018-09-12 17:15:15本章字数:2012字

    李多多心里有诸多疑问。比如————丁琳琳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的?难不成丁琳琳也跟自己一样早就暗恋上了,所以早就存着自己的电话?

    但李多多马上就把自己不现实的想法熄灭了。这怎么可能!丁琳琳条件那么好一女孩,“清心寡欲”了那么些年,怎么可能会突然对自己有兴趣。

    应该只是单纯的要赔偿吧。李多多虽然有些不确定,但是还是相信着这个可能。

    其实李多多的电话,林叔那一查,什么都查到了,别说仅仅是电话号码而已。丁琳琳打他电话也就不奇怪了。

    李多多回想起今天所发生的,总觉得如坠梦中,真的难以置信。

    就连走在学校的路上,李多多感觉都是轻飘飘的,要说这李多多到底是怎么喜欢上丁琳琳的?

    当然不可能是,认出了丁琳琳就是当年那个女孩!不然他早就直接上前说出一切,也不用等到这个时候了。

    其实,当年,“人贩子事件”中,李多多被拐卖的时候意外受伤了,撞伤了脑部,失去了部分记忆。

    喜欢上丁琳琳,一方面是因为丁琳琳给他的感觉很像梦中的那个女孩,那个梦了十来年的女孩。李多多没有原因的就觉得丁琳琳很亲切,反正就是看丁琳琳什么都顺眼,有种想要包容

    她一切,保护她的欲望。只是李多多找不到保护她包容她的借口,只觉得很自卑。

    李多多就只有这样暗恋着。

    但记忆中的好感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另一方面,还是那一次的校外偶遇。

    那天,也是妈妈的忌日。

    早早地来到墓地,走在墓园的道路,看着明净的天空,竟让人感到无名的忧伤。

    深深的吸了口气,多多使劲收拾好自己沉重的心情,只想让妈妈看到自己开心的样子。

    回想妈妈的样子,多多只觉得很模糊了

    但是他记得妈妈的话,还记得小时候妈妈老是慈爱的看着小多多微笑,说道:“多多,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我们多多都一定要快乐的活着,看着我们多多快乐,妈妈也就快乐了。”

    只记得妈妈好像是生病死的,从来没见过爸爸,也没听妈妈提起过。

    只知道,那时候,他还很小,家里很穷,妈妈病了,却没钱治,就那样死了。

    再后来,就是他被领养,后面的就记不得了。

    他还记得,妈妈病着的时候告诉他的。妈妈虚弱的神色,苍白着一张脸,因为久病而干裂无色的唇,虚弱的对自己说,“妈妈对不起你,多多。·······记住,妈妈走了你并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一个,·······外公。很爱你的·······外公。将来,你要找到他。告诉他,妈妈错了,但······不后悔。”妈妈说了才一小会儿的话就已经呼吸困难,话语断断续续。

    多多不停地哭,流淌的眼泪划过稚嫩的脸庞,心里只剩下伤心和欲死般痛苦。

    管他什么外公什么错的!多多只要妈妈,只要妈妈!

    但最终妈妈还是死了,离开了自己,自己成了孤儿。

    一想到这些,李多多就止不住的心痛。

    就在这时,一阵女子的哭声传来。时远时近,时有时无。

    话说,在墓园听见哭声,是很恐怖的事情。但李多多只觉得好奇,并没感觉一点点的害怕,从这里就足以看出,李多多是个够胆量、与众不同的孩纸。

    女子的哭声并不大,但嘤嘤的哭泣却饱含悲伤。

    李多多追随着这哭声向前走去,发现,就在离自己妈妈墓碑的不远处,有一个女子跪在另一个墓碑前,抚着墓碑上的照片哭泣。

    纵然满脸泪痕,但李多多还是被女子的美丽惊住了。

    精致的脸庞,挂着滴滴欲坠的泪珠,更加的惹人爱怜。

    但震惊之后的李多多,更多的是对女子的伤心的心疼,忍不住想要拥住她安慰。舍不得的心痛浓浓萦绕着自己,李多多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的感觉,李多多突然感到一阵头晕······

    “多多哥哥”

    “多多哥哥”

    “你要等我哦,我会来找你的。”

    “这是我最喜欢的,你戴着哦,等着我。”

    这个小女孩是谁?

    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吊坠?

    为什么记不起来?看不清,小女孩的样子?

    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心疼?

    ······

    待他清醒过来,女子已经不见,但有些疑问始终不解,而有些东西已经扎根心底。

    李多多浑浑噩噩的扫完了墓,回到了学校。

    然而没有想到,在学校又看到了那位女子。

    杜宁远见李多多声色有异,顺着他的颜色看过去,“原来是在看我们的校花啊。”

    “额~啊?”反应过来的李多多很迷茫,“你说什么?”

    “刚刚啊,你看的那个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丁琳琳。”

    见李多多很惊讶的神色,杜宁远提高声音说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李多多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她是校花吗?

    杜宁远无奈的摇摇头,这就是个榆木疙瘩。

    “你喜欢丁琳琳吧?”杜宁远不死心的问道。

    听到宁远的问话,李多多随即陷入了沉思,我,可以么?

    那么美丽的女子,怎么可能接受自己这样一个卑微平凡的人呢?

    李多多无力的笑笑,“怎么会。我···怎么配得上。”说完便不再里杜宁远,径直带着落寞离开了。

    杜宁远像发现了新大陆般的,看着李多多离去的身影怔了半天。

    看来榆木脑袋开窍了啊!杜宁远只既欣慰又苦恼。

    欣慰的是李多多终于有喜欢的人,个人的感觉有点烟火了,这并不是说李多多以前是不食烟火,而是,以前的李多多,似乎,没有什么大的追求。

    苦恼的是,哥们,你别自卑啊。虽然你喜欢的是校花,全世界最难啃的一朵花。话说,确实挺难的,这要自己怎么帮他?

    后来,在杜宁远的多次洗脑和鼓励之下,李多多还是对丁琳琳的爱意只停留在暗恋阶段,直到,这一次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