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更新时间:2018-09-12 17:25:10本章字数:2585字

    “正殿就是正殿,我原本对太子殿下的偏殿就赞不绝口了,如今再看这正殿,才知道什么叫做富丽堂皇。”我对太子赞美到。

    “啊?是嘛。嘿嘿。”太子听了这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父皇给我建的,我也没有参与,他们盖好了我就搬进来了……啊对了姑娘!快请坐!王贵!茶!快上茶!”我抿下衣裙,坐了下来。

    “姑娘真不好意思…呀!对了,你都来我家这么久了,我竟然不知道你的名字!”太子竟然从旁边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了我旁边,

    “哦!这位小姐姓苏!叫苏…”我没等王管家说完,就笑出了声,

    “怎么了啊苏姑娘?”王管家和太子看着我,十分不解。

    “对不起啊,我不姓苏的。当时是觉得一个姑娘家抛头露面爹爹肯定又骂我,我才骗你的啊。王管家对不起啊。”

    “哦哦!这样啊,没事没事啊,我理解的。”王管家哈哈大笑,“那么你叫什么啊?”

    太子悠闲地骑在小板凳上吃着葡萄。

    我站起来,对着太子轻施一礼:“在下,司徒声唯。”

    “噗!咳咳咳!”太子一个葡萄噎在喉咙里,呛得他不停的咳。

    “你是?你是司徒修的女儿?!”太子一脸诧异的盯着我,嘴里的葡萄都滚出来了。

    我捂着嘴忍住笑:“怎么,不相信啊?我就是啊。”

    “太子太子,”王管家把太子拖到一边:“我听说丞相的小女儿得了顽疾,卧床都快一个月了啊!”

    我把耳朵凑过去听他们主仆二人嘀咕。

    “对啊,我昨天才刚醒过来,今天这不就正好赶上你们的比舞了吗?”我笑着剥了一颗葡萄,

    “啊!?你怎么能偷听别人说话呢!”我这幽幽的一句吓得那两个人蹦出去好远。

    “呵呵,真的是我。要不,你派人去司徒府问问?”我又坐回到椅子上,甜甜的笑了一下。

    “这么说,你真是司徒先生的女儿?”太子又来了兴趣,搬着小板凳凑了过来,“司徒先生还给我讲过书呢,精彩得不得了!”听太子跨爹爹,心里不禁高兴。

    “那是当然啊,我爹可是博古通今的啊!哦,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猛然想起来,问太子。

    “杜白流尊,以后你叫我流尊就好了啊。”太子倒是爽快,笑嘻嘻的对我说。

    “嗯,好啊,流尊?那么,你能给我解释解释,这招亲的事情吗?”我也笑嘻嘻的看着流尊,准备吓唬他一下。

    “啊呀,我还正想跟你解释这个事啊,这不正值元宵佳节,大家都喜欢热闹。我为了博个热闹,让大家开心一下,才办了这场斗舞会。虽说是招亲,可是父皇并不知晓,我实在不敢大张旗鼓的在正殿招待舞娘,所以……所以……哎呀实在对不起啊声唯!我不知道你是丞相的女儿啊…还把你给,给请了来…”

    太子竹筒倒豆子一般自顾自的说,还一脸的胆小和悔恨,我则是准备火上浇油:“太子殿下,那您办这个比舞招亲,那可是犯了大错了啊!”我故作眉头紧锁状,眼睛则偷偷地瞟着主仆两个。

    “放肆!居然敢说太子的不是!”王贵一声大呵,门口的两个带刀侍卫刀锋已出鞘,我顿时吓了一跳,都忘了礼仪尊卑,吓得我不自觉地往后一缩。

    “干什么你!我让你说话了吗!?是我是太子还是你们是太子啊?!”还没等侍卫和王贵冲过来,太子不满的回头喝到。

    “都退下!”“是是……”几个人这才退下。吓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头上已经汗如雨下。

    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姑娘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太子心中不禁一阵心疼。

    “呀!别害怕,别害怕,他们和你闹着玩的,”太子居然掏出手绢细心的给我擦了起来。

    “啊,不用了太子……我自己来吧……”我本能的躲闪,尴尬的说。

    “哦...那好吧,那么...对了声唯,你快说说我为什么犯了大错了啊?”太子倒没觉得什么,依然好奇的盯着我。

    “嗯,小女子知道一句话,叫做没有规律,不成方圆。君上治理国家大事也好,百姓理清家中事物也罢,都是如此。太子,您办这个招亲,居然没有禀明圣上,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那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如此胡作非为,那就是坏了规矩,这是其一。再者,自大宋开国以来,太祖皇帝就制定了一系列的法令,要求为官的清正廉洁,秉公办事,以百姓为中心。而太子您仅仅是为了博一己之乐,就花这么多钱在闹市区搭建舞台,奢靡浪费暂且不说,那您让百姓怎么评价您呢?这不务正业的名号一旦按上,可就难堵这悠悠之口了啊,这是其二。这两点中的一点但凡被你父皇知道了,就够斥责你一顿的了。”我踱步于太子身边,语重心长的对太子娓娓道来,能描多黑描多黑,唯恐天下不乱。

    “啊!那可怎么办啊…”这可着实把太子吓了一跳,他焦虑的站起来,走来走去。

    看着他拧在一起的眉毛,我实在忍不住了,笑的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唉哟,好了好了…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我,我骗你玩的啊,没,没这么严重啊…”

    王贵和流尊看着笑的趴在桌子上起不来的我面面相觑,“你到底是说严重啊还是不严重啊?!”太子揪着自己朝珠,心烦意乱的甩来甩去。

    我好不容易忍住擦了擦眼泪,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真是哦…这件事情,就我们几个人直到,你不说,我不说,他们不说,又有谁知道?再说,整件事情你都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百姓又怎么知道这场比舞是你举办的啊?”

    “啊?!对啊!太好了!我都没想到唉!”流尊一下子蹦起来,连小凳子都踢翻了,“王贵!你快快,快出去和外面的人吩咐一下,今天的事情都不可以说出去!不然的话罚他们一个月不许吃肉!”流尊回过头去兴奋地和王贵吩咐着这个让我大跌眼镜的惩罚措施,“我靠,古代人都这么天真可爱的吗!?”我简直不敢相信。

    “他们不说,我不说,啊哈哈,还有你不说…”流尊笑着回过头来指着我,突然呆住了,之后又满脸的沮丧。

    “怎么了啊流尊?”我对他的变化颇为奇怪,忍不住问他。

    “…声唯啊,我,我不知道你是司徒师傅的女儿啊,还叫人把你抓了来,你现在肯定气死我了,怎么还会帮我保守秘密呢…你肯定想着出去要跟司徒师傅告我的状…”流尊越说越可怜,像小孩子一样嘟起了嘴,我真是哭笑不得啊,天哪怎么会碰到这样一个太子。

    “对啊,我现在很生气啊…”我实在想逗逗他,决定装生气。

    果然,流尊看我嘟起了嘴,更是悔恨:“哎呀!早知道就不办这个什么比舞招亲了…那,那可怎么办啊…你不生气不行吗…”他抓住我的胳膊可劲的摇。

    “啊…想让我不生气啊,那好啊,你让我消气了,我就帮你保守秘密咯!”我看着他忽闪着大眼睛,实在不忍心再对他装生气了。

    “啊?!真的吗?那我…嗯…”流尊一听我可以帮他保守秘密,脸上马上转了晴,仔细的想着要怎么帮我“消气”。

    “对了!我的太子府里面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我给你吃给你玩好不好,那样你就消气了啊!”

    “恩!好啊!”我满口答应下来,对于这古代太子的生活,我还是很感兴趣的,干嘛不趁机好好观摩一下呢?

    “那太好啦!你就在我家玩几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