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更新时间:2018-09-12 17:25:10本章字数:2952字

     如果说这是命运的安排,那我是逃不掉了。七月初七的鹊桥会,七月初七的牛郎织女,可是如今要凑在一起的,不是相爱的夫妻,而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闺房里,斐韫细细的给我上着妆,我表情呆滞的坐在那里,用手抚摸着娘亲给我绣的嫁衣,心里百味杂陈。

     “小姐?您,不开心吗?”细心的斐韫看出来问我的情绪,小心的问。我扯了扯嘴角,无奈的回答:“嫁人而已啊,我看起来不开心吗……”“嗯…可是小姐,您以前是那么喜欢十七王爷啊。怎么到了这,到了这最后的一步,您却…”我转过身,拉住斐韫的手,一行热泪就这么滚了下来。

     “小姐!您……”我把手指按在斐韫的嘴唇上,阻止她说下去,“这句话,我只问你一个人,如果我说,我现在一点都不爱他了,那该怎么办呢?”我看着斐韫瞪大了眼睛,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会不停的支吾着,“小姐……这个……”“呵呵,”一声苦笑盖过了我所有的心情,“来,给我化妆吧。”我拿起眉黛,自己认真的抹了起来。一笔一划,把记忆中司徒声唯的青葱岁月,全都埋进了这段不属于我的婚姻,“可是嫁给他,我真的一点都不幸福啊……”我的话,裹着泪,落在了鲜红的嫁衣上。

     “声唯!小丫头片子也要嫁人了啊!真漂亮哦!”哥哥看着一身盛装的我,满脸的喜悦,“记得你小的时候又黑又瘦,怎么出落成了这么美丽的姑娘了啊。”我苦笑这拍了哥哥一下,“以后,可能不能经常回来了,家里的事情,还有……还有爹娘,就全劳烦你照顾了……”我的笑,最后却变成了哭,小小的哽咽声在这个偌大的房间里,回响再回响。“好了好了,不哭了啊。”娘亲拿着手帕拭去我的泪,自己却早就哭的不成样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不能哭…这样不吉利。”“娘…您还说我,您看你哭的,我这吉利日子也给你哭的不吉利了…”我的一席话终于把娘给逗乐了。“声唯,以后要为人妇了,”爹爹恋爱的拍了拍我的手,示意娘,娘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锦盒,“啪”的一声打开,里面躺着一个镯子。娘亲拿出来,细心的给我戴上。“声唯,从小到大,你一直是娘的心头肉,如今姑娘长大了,要嫁人了。娘没什么好送你的,就送你这个镯子,这是娘找了最好的工匠师傅给你打的镯子,这玉,也是当年娘出阁的时候,我爹爹送我的嫁妆,如今我给你戴上,也算是娘亲送你的嫁妆了。”“娘!”我扑在娘怀里,享受着这最后的怜爱。

     “小姐,时间到了,外面迎亲的队伍都来了……”斐韫哭着鼻子把我扶起来,“小姐,快走吧…”我蒙上盖头,转身往外走去,斐韫扶着我跨过一道又一道门槛,而在我看来,这是一步又一步的接近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而是一步又一步的去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共度余生,想到这里,我泪如雨下:苏末了,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摆脱了一方却要被另一方牵制,你难道自己就没有选择吗?!

     门口,等待我的喜娘一看见我便一溜小跑颠了过来,“哎呦我的新娘子,您可算出来了,王爷可等了好久了。真是好事多磨哟!”我努力忍受着这让我作呕的声音,依然强忍着点头示意斐韫把礼包送到喜娘手里,“呀呀!这怎么好意思的啊!”“没有,这是小姐的一点心意,您就收着吧。”我冷笑着听着喜娘和斐韫客气的推让,想必,斐韫的话还没有说,她这钱就已经揣到兜里去了。“我们走吧。”我冷冷的吩咐道,似乎等待我的不是暧昧的气息,而是孤凄的清明。

     我被喜娘搀扶着,斐韫只能跟在后面,我唯一的视线只有盖头下的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小姐,要上轿了。”斐韫在身后小声的提醒着,“慢!”我停下脚步,不肯再往前。“怎么了啊小姐,有哪里不对吗?这八抬的大轿可就在您前面候着呢啊。”“八抬大轿?哼!”我冷笑一声,“呼”的一下把盖头撩了起来,搭在了金钗上,“本小姐不坐轿,我要骑马。”“什么?!”“这…”我此话一出,身边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我说了,我要骑马,这点要求都满足不了吗?嗯?”我的口气越来越轻蔑,眼神越来越孤冷,我扫过眼前的场景,果然,这十七王爷不是一般的人物,这排场就够人瞠目结舌的,别说八抬大轿了,我看着十六人抬大轿也有了,吹吹打打的锣鼓队排了一排,甚是排场。“哼,自古纨绔少伟男,像这种膏粱子弟,也就只有这个时候风光风光了。”我不屑的哼了哼鼻子。“小妹!你这是要干嘛啊?哪有成亲不坐轿子的!别闹了!”哥哥不知在什么时候溜到了我身边,扯着我的衣袖小声的对我说。“哥!你怎么来了?!”我仿佛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把抓住哥哥,仿佛抓住他就可以抓住命运的回程票,“我怎么来了?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看你闹的这一出,这还没过门呢就这么些毛病,你还想不想嫁了你!”哥哥就是哥哥,在这种场合都不忘调侃我,听着这熟悉的语调,我一个忍不住,泪水就滚了下来,“哥……我不想嫁……”“你说什么?”哥哥眯着眼睛看着我,一脸的严肃。

     “哥,我说我不想嫁,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我不想嫁给一个根本没有感情的男人,我不想做婚姻的傀儡,我嫁过去根本不会幸福的!哥!帮帮我!”我用几近哀求的口气和哥哥说着,他盯着我,没有表情,但是他完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于从来不善于求人的我来说,这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我知道了……”

     “怎么了这是?”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条件反射一样的绷紧冷后背,直觉告诉我,这个声音就是十七王爷,“还没过门呢这盖头就掀了啊?我还真是没见过这么不懂规矩的女人。嗯?”我冷冷的转过身,看着这个骑在马上耀武扬威的男子。颀长的双腿夹着马肚,不停地勒令马踱来踱去,红黑相间的衣服衬托出他健壮的身材,标志的鹰钩鼻,英气的双眉,凌厉的双眼,最让我不敢相信的是,这个人居然成亲也会随身带着佩剑。“嗯?王爷,我想您之所以没见过这样的人,那还是因为你还没有碰到过我。”我笑着丢出这句话,话里却带着根根毒针。

     十七王爷眉毛一挑,盯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姑娘,险些从马上跌落下来,只能用腿不停地夹着马肚来维持自己的平衡,“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像!”王爷的心脏急剧的收缩,似乎要把他痛晕过去。一身红色的嫁衣正好衬托出她娇俏完美的身材,不高的个子,却给人一种英气十足的感觉,一双秀美的手轻轻搭在胸前,看起来是知书达理,却实在是居然千里之外,而那张脸,那张每夜每夜都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脸,居然就这么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

     “您看够了没有?我要的马呢?”声唯看着这个男人,心里一阵唾弃,原来也是吃美色皮囊的货色。“王爷,小妹生性刁钻好动,在家里被我和爹娘宠坏了,成亲这回事吗,对于女人来说一辈子就一次,您就,满足小妹一下,可好?”哥哥适时的添柴加火,撩拨这我内心里急剧膨胀的小计划。王亚叉着腰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小姑娘露出了这么不屑的表情,十七王爷不禁来了兴致,“给她马!”

     我稳稳的坐在了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上,转身低头和斐韫吩咐:“你先回去,不要跟着队伍去王府了。”“小姐您!”斐韫一下抓住马缰绳,显然她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我看着她,没想到她轻轻拍了拍马脖子,“小姐,万事一定要小心,老爷夫人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的!”我轻挑嘴角,转身扥住缰绳,轻轻夹了夹马肚,马儿便轻巧的奔了起来。

     “走!”十七王爷下令,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开往王府,王爷骑着马慢悠悠的跟在声唯后面,心里一阵暗喜,“到了我手里,看你往哪跑。”

     “驾!”我抄起鞭子冲着马尾一记狠鞭,马儿一阵嘶鸣,四个蹄子捣起沙尘,往前方狂奔起来,我一把扯下凤冠霞帔,贴在马脖子上往后轻蔑的笑着:

     “南宫流星,你真以为我是吃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