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更新时间:2018-09-12 17:25:10本章字数:3006字

     不曾料到眼前的女子会做出这般举动,异于平常大家闺秀的举止,倒是让南宫流星心生好奇。他不知,眼前的女子从小习武骑马,骑术也不差。这是皇上亲自下旨赐的婚,抗旨不遵那是大事。

     司徒声唯的那回头一笑,让身后的南宫流星愣住了,一模一样的笑容,没想到这么久还能再看到,见她离自己越来越远,南宫流星的心里特别难受,就像当年的她在自己的身边离开,手中的缰绳不由得拉紧了,扬鞭跟了上去。

     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大本事,逃离这婚姻。

     这十七王爷的新娘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骑马逃婚,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而马背上的女人浑然不顾,直率地头也不回。身后的男人一脸严肃,认真地看着女人的背影,很快,两个人就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了。

     马背上的司徒声唯以为自己的逃脱计划这么快就成功了,见到郊外的风景心情也特别好。根本不知道周围环境的险恶,不知不觉,身后的南宫流星开始担心,如果她注意力不集中,不利用周围,意外是避免不了的。

     他们两人现在都身处在这里最险要的地势上面,道路不宽,但不好过,身后的那些侍卫早已下马慢走了,这路,一下子承受不了那么强的冲击。

     在她的记忆里没有这些地理位置的标记,只知道自己不想嫁给那个十七王爷,然后没有目标、没有梦想地生活下去。

     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对面的马儿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慢慢地不敢往前,任凭欧阳声唯怎么命令都不行。心急之下的她,毫不犹豫地扬鞭打在了马身上,这一鞭,惊怒了辛勤的马儿,抬起后腿一下就将马背上的人甩了出去。

     身着嫁衣的女人就像一条丝带一样飞了出去,脸上带着惊异和恐慌,在空中美得让人不敢直视。洁净的天空中的那一抹深红,飘扬。好在自己也习过武,在要坠崖的那一瞬间,抛开了自己腰间的丝带,用力一抛,捆在了崖边的树根上。

     天啦,这么高,落下去还能活吗?

     这一幕,自然是惊住了向来都十分淡然的十七王爷,这个女人总是让他想起那个人,心里总是有许多的疑问。她下落的那一瞬间,自己的心就像她离开时一样微微地疼,疼的呼吸难受。回过神,只见到那棵树下的一抹红色。

     手下的人已经赶往山谷去了,皇上赐婚,若是新娘出事,责任总是会连带的。而南宫流星早已一跃而起,英姿飒爽。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在悬崖命悬一线的红衣女人。

     “就算死也不想和我成亲?那又何必让父皇下圣旨呢?”脚下轻点岩石,站在她的身边,他,似乎有点居高临下。

     “是,就算死也不想和你成亲。”面对这自己生命悬于死亡之上,却依然好不吝啬地回应这个陌生的男人,心,却“砰砰”地跳个不停。自己多想好好地生活,有了父母的宠爱,不用寄人篱下,不用担心生活,可偏偏又出来这么一个男人,一个和自己有了婚约的男人。

     “既然你这么不愿意,那我肯定不能从了你的心愿才是。”

     “谢谢。”毫不客气地回应他,然后抓住丝带的手慢慢地松开,快速地向下滑落。家里的事情,有哥哥在,自己也放心了,不想他们还因为自己受罪,如果死亡,自己的灵魂还能回到21世纪吗?不再去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想死?不可能。”张开双臂,向她奔去。没有一个人会如此讨厌自己,不惜用生命做代价,所以,自己绝不放过她。

     空气中弥漫着让自己迷茫地蓝花香,难道自己真的要回去了吗?可是怎么也看不见,漆黑一片,只有那股淡雅的香味。

     耳边总有一个很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冷冷中带些温暖,话不多,却句句关键。

     天空慢慢变白,能够看见飘落的小雨点,我似乎看见了自己,还有许多认识、不认识的人在哭泣。顺着他们的眼光,我看见的,是自己的黑白相片,好多黑白的花束。难道我又回来了?可是为什么触碰不到他们了呢?舅舅的脸上充满了愧疚和伤心,一旁的舅妈也早已经没有办法站立着了,一脸泪水。

     难道我的灵魂穿越回去看见了自己的葬礼?不是在那边都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吗?怎么现在才看见自己的葬礼?对,我一直都想知道我走后他们的状况,这样也算是了解了吧。舅舅的口中说着一些我再也熟悉不过的话语,瞬间,又回答最初的生活。

     “末了,你一个人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啊,舅舅给你烧了好多钱,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末了啊,其实你也知道你舅妈这人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记恨她。”

     “末了,在那边找到爸爸妈妈一定要好好疼他们,末了,对不起,都是舅舅不好,没照顾好你。”

     “末了,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

     那些温暖悲伤的话语,在现在的自己听起来却是那么地想念。自己还能够再见到他们这一眼,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最大的欣慰了。

     似乎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的脚步,只有眼睛和心是自己的。身体就随着风那么飘荡着,然后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还有父母,只是太过模糊,面容依旧。

     王府后院的人都忙坏了,这刚要成婚呢,怎么就出来这档子事,奇怪的是,王爷还把人带回了府上,虽说是成亲的日子,可这还没有拜堂呢,就差这一道工序了。大家都不敢轻易去评论,只有在心里自己嘀咕着,因为这是皇上赐的婚,皇家里的事情,下人不能多嘴。

     床边服侍着的丫头也不知道这主子是怎么了,五六天了也不见醒来,找御医来看也瞧出个所以然来,南宫流星没事的时候也总是过来看望,心里也担心着,不自觉地在意她的安危,或许自己以为的仅仅是好奇。

     见到他进来,服侍的人都毕恭毕敬的。没有多理会,看了几眼,询问了一下状况,正要离开时,发觉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淌着,脸色也苍白了许多,不像初见她时的那般美丽动人。他就在一旁看着,一旁服侍着的侍女用手绢替她擦掉泪痕。她到底在经历着什么,回忆着什么,让她如此难过?情感正在游离中,一旁的贴身护卫只好将他拉回现实,小声附耳地告诉他。

     “王爷,王妃的事情,民众那边没事,就是皇上说他可能会亲自来看看。”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现在才说。”猛然醒悟,最近忙的都忘了这些事了。

     为了不让旁人引起注意,两个人边说边快步走出了房间。

     “两天前就告诉过您,您一直在忙别的事。”

     “好了,我知道。你先稳住大家,解释当天的状况,告诉他们王妃已经醒了,没什么事,只是身体有些弱,不便相见。暗中找寻医术高明的大夫,秘密地来看病情。”

     “好的,王爷。那我先去了。”

     护卫转身离开了,剩下在门外站立的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天空,这个女人是不能小看的,果真不凡。

     比他们还紧张的,出来宰相一家,还有那高高在上的太子。

     自从司徒声唯离开太子府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她了,虽然都有写信给她,但只回复过几封,接着寄出去的信就没有了回音。后来听闻她就要和十七弟成婚,抑郁了好几天,吃不下睡不着。这下,听说结婚那天,还没拜堂就出事了,一直没醒,恨不得自己就飞去王府看她,恨不得将全国上下大大小小的大夫都请去瞧一瞧。当然,这些冲动也只能在太子府里发泄发泄。一夜深思之后,他决定要找到传说中的神医,让他治好司徒声唯。

     就算她已经嫁给了自己的弟弟,但是心里总是牵挂着她,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一收一放都让自己心动,即使知道这样的想法不对,也阻止不了自己,控制不住。

     一时间,两个人都开始为她寻找,一个叫做神医的大夫。

     王权的势力不可小视。一夜之后,很多都改变了,成亲当天,南宫流星就已经告诉了皇上事情的原尾。关于王妃婚前擅自离开的说法早已经被消灭了,取而代之的是,王妃和王爷两个人独自离开,去他们约定的地方回顾两个人的爱情。虽然有些荒唐,但皇上还是信了,因为他觉得或许会这样,他不追究,自己也没什么。现在又传来消息,王妃也醒了,自己也就安心了,接下来,应该会一如既往地好好生活了。

     这个年代,想要好好地做一个人,除非你是无忧无虑无心无尘的和尚,否则,

    或多或少都会经历一些你认为糟糕透顶的事情,然后搅乱你平静的生活,回不到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