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2本章字数:2780字

    “我从未想过自己将来要如何面对分离,我也从未想过自己将来要面对死亡,如果要经历生离死别,爱恨纠葛,我宁愿与你纠缠到死。”望着臂弯里的刘艳,睡得那么美,却睡的那么不安,安航轻轻吻过她的眉,37°的接触,融化了那个聚在眉头的心结。

    电光火石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甜腻的夏天……

    “刘艳!”一接电话就被刘红的声音给炸爆了耳膜,“干嘛啊老姐,是捡到钱包了么,怎么这么高兴啊!”刘红叼着笔,饶有兴趣的听着那边乐的抓狂的刘红。“我参加了ANI公司的时装展啦!!!”

    “ANI公司?哇哦刘艳,那可是个大公司哦,那请姐姐做时装展可谓是强强联合了。不过……你想你这种大场面见多了的人,怎么还会因为这个兴奋成这个样子啊?别跟我说你打这个国际长途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事情的?”刘艳笑着打趣着姐姐,她翻着手边的资料,身为一个服装设计师,她自然明白ANI公司的地位,那个在亚太时装界呼风唤雨的ANI公司,可不是一般的有实力。

    “呵呵~”刘艳的话刚刚问完,电话那头的刘红就爆出了“其中必有隐情”的“诡异”笑声,“姐……”刘艳拧着眉头,“你别和我说你参加这次时装展不是单纯的为了毛爷爷哦……”“当然不是啦!”刘红承认的倒是爽快,一口应了,“姐姐现在收入还比较稳定啊,别说供你这一个留学生了,现在就算让我供一窝,老姐我也是绰绰有余哦~”刘艳听姐姐说这话,心里那叫一个高兴,不过依然撇撇嘴,打算还击,可是刚想张口,“刘艳哦,姐姐也老大不小了,你说我是不是该考虑一下给你找个姐夫了啊!”

    “什么啊......”在草纸上构图今年夏季新款的刘艳听姐姐这么一说,惊讶的放下笔。“姐?!真的假的啊?你不是......一直决绝谈恋爱吗?怎么现在又想通了啊?”“妍妍......”电话那头刘红的声音突然失落起来,“你说我都27了,演艺圈,吃的就是青春饭,我当然也得为我以后的生活考虑一下,你说是么?”

    “嗯......姐姐说的有道理,可是,恋爱这种事情也是急不得的啊?你有没有了解过他的为人啊?你有没有了解他的收入和实力啊?男人就得养家糊口的啊......”刘艳不想姐姐吃一点亏,嘚啵嘚啵的说个没完。

    “行啦!没你的嘴贫啊!难得你说这么些话,就跟我说这个啊,你放心!我有数。快准备准备东西回来吧,你的学业不早就结束了么。正好来参加我的时装展,也可以让你这个大设计师看看国内的发展~对爱情这种东西,我是绝对不会马虎的!”刘红心里一阵阵狂喜,对于他,我怎么会不了解呢?

    “嗯,知道啦!姐,我准备准备就回去,这边还有几件新款需要上,你放心啊,我会在你时装展之前赶回去的啊!拜拜~”“嗯嗯,拜拜~”

    放下电话,刘艳的脸上溢上笑意,姐姐以为自己不知道她的动向,其实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刘艳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关注姐姐的新闻。

    刘艳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自己和姐姐的合照,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其实刘艳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刘红的消息。无论是平常的演出,还是各种负面的消息,刘艳都会密切的关注,会翻墙进入中域网假装粉丝力挺姐姐,也会匿名留言拍砖黑姐姐的人,妍总想用自己微弱的力量帮助姐姐点什么。姐姐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刘艳的心,刘红对于刘艳来说,远不只一声“姐姐”这么简单。

    刘艳对姐姐的记忆,是从个闷热的午后开始的。当时的她只有五岁,还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孩童,那个时候的她只知道不停的找爸爸。“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了,我想爸爸。”她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询问妈妈爸爸的归期。年幼的她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不回家,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常常以泪洗面,久而久之,乖巧的她也就不问了,把对爸爸的思念放到了心里。

    直到那天下午……

    “妍妍,快出来啊!”小小的刘艳听到妈妈叫自己,急忙倒换着小腿跑了出来,一露头就发现客厅里多了一个小朋友。“妍妍,快来,你不是嫌自己玩很孤单吗?妈妈给你找了一个玩伴,她就是你姐姐啦!”刘艳看着一直躲在背后的小姑娘:她扎着……姑且叫做羊角辫吧,其实就是简单的把黄黢黢的头发拢在一起而已;一身素色的小褂小裤,可是却因为穿的时间太长而显得脏兮兮的……瘦瘦的样子,略显害怕的脸,三人看起来就那么心疼。

    “姐姐?”刘艳跑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小姑娘的手,“以后我们俩一起玩啊。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我……”小姑娘支支吾吾,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知道不断的用眼神询问着妈妈,“乖,”妈妈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笑着对刘艳说:“她叫刘红。”“刘红姐姐好~”面对这个陌生小孩,刘艳一点都没有排斥和反感,只知道多了一个可爱的玩伴。也许就是女生之间没有那么多芥蒂,用干净的心,在纯真无知的年纪,在没有明白大人们的议论,在没有介意外人的指指点点之前,刘艳刘红,这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姐妹,成了最真正血浓于水的姐妹。

    没有了爸爸支撑的家庭,重担全都落到了妈妈一个人身上。妈妈是一个巧手裁缝,手艺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好。爸爸的“不辞而别”,让妈妈的缝纫机成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烙印在刘艳心中不褪的画面,就是黄昏时间,在摇摇曳曳的灯下,妈妈不停的踩着缝纫机,赶着一件又一件衣服来养家糊口。每到这个时候,刘艳和刘红就会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默默的望着门外,小小的人儿,各自等着自己要等的人,直到刘艳从别人口中知道了那些不见阳光的秘密。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乖巧的刘艳帮妈妈去村子里的小杂货铺买东西,她拿着东西,对杂货铺里的爷爷说了一声“谢谢爷爷!”之后便蹦跳着跑开,可是身后人的议论却将她从快乐的天堂推到了冰冷的谷底。

    原来爸爸并不是像刘艳看到的那样,那样温柔体贴,孝顺顾家。在这个小小的乡村里,务农是大家伙唯一的出路,然而刘艳家却不是这样,爸爸经常外出打工,虽然经常不着家但是家里的日子却也好过,妈妈在家负责地里的农活,小小的刘艳小时候最高兴的事就是等着爸爸回来,爷俩抱着一个圆滚滚的西瓜下地干活,刘艳跑到地边的深井旁,把西瓜放到小木桶里顺到井里,便跟在爸爸屁股后头满田里乱跑。太阳正毒的时候,爸爸则会和刘艳把西瓜从凉凉的深井中提出来,一起坐在田埂上吃西瓜,刘艳的小脚丫,爸爸的大脚丫,两个人嬉戏的场景,是她童年最好的回忆。

    然而爸爸又一次的外出打工,把这种幸福殷实的日子彻底打破,爸爸临走前,背着行囊,摸了摸刘艳的脑袋:“妍妍,爸爸要走了,爸爸会给妍妍买很多好吃的,会挣大钱,将来也要接你去大城市的。”

    “嗯!”刘艳闪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爸爸越走越远。可是她哪知道,爸爸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小小的刘艳躲在墙角后面,听到了那些最无法承受的苦痛。爸爸自从这次出去后再也没回来过,却一直给家里寄钱,家里的生活也慢慢的好起来。然而刘艳慢慢明白,她想要的不是玩具,不是糖果,而是爸爸的陪伴。妈妈的等待,自己的期盼,都消磨在了每一个日出日落里。可是她最想要的东西,爸爸都给了另一个人,就像那些滥情的小说写的一样子,温柔老实敦厚的男人在灯红酒绿的大城市里有了外遇,如果刘艳听起来可能会笑,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却怎么都笑不起来,只有带着眼泪一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