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2745字

    就像安静的豹子一旦被激怒,就会做出疯狂的报复行为,爸爸就如同那只豹子,疯狂的扑向了自己的情敌。愤怒,耻辱,悔恨,就像一种又一种的火药塞到了炮筒里,然后“轰”的一声爆发。在和那个男人的厮打中,爸爸抄起身边的铁棍,一下又一下的朝他打去。

    直到那人血肉模糊,停止了呼吸。直到爸爸恢复了理智。

    爸爸被判终身监禁,永远的与自由和幸福说了再见,那个女人就从此人间消失,再也没有出现在爸爸的生命里。而那个真正爱爸爸如生命的女人,在爸爸最艰难的时候,默默的替爸爸料理了所有该料理的事,牵着那个被人遗弃的女孩去了监狱。

    “陈强,你放心,你的孩子,我的孩子,我都会尽心尽力一视同仁的抚养长大。但是你休想我,休想孩子以后来看你一眼。”

    这是妈妈和爸爸说的最后一句话,妈妈消瘦的背影,在爸爸撕心裂肺的哭喊中走远,消失。

    刘艳无法想象妈妈的痛楚,背叛的感觉,就像一根针扎进原本饱满蓬勃的气球,直到里面的真心和爱意全部放空。

    上帝最喜欢和人开玩笑了,小小的刘艳理解不了上帝与她开的玩笑,她不知道大人的世界是这么复杂,不理解人的情感是这么冷漠,她蹲在墙角后面,把脑袋埋在胳膊里,哭了。

    原来妈妈带回来的“玩伴”,是一个和家里毫无关系的人,原来妈妈每天那么辛苦的赶制一件又一件的衣服,那么努力的赚钱,是因为爸爸再也不会往家里寄钱。不,更确切的说,爸爸不会再回来了。

    “爸爸不要我们了。”幼小的刘艳第一次明白了“抛弃”的含义。这不是不管不顾的排斥,而是在内心里的一种忽视,一种从情感上的疏离,一种痛彻心扉的不在乎。那个时候的她并不明白什么叫做恨,只是从那天起,刘艳再也没有提过爸爸,再也没有坐在门前的板凳上望过门口,她只是告诉自己一句话:

    我再也不要见他。

    刘艳的生活里就只剩下了姥姥,妈妈和姐姐,每天妈妈忙着帮别人赶制衣服,刘艳则乖巧的跟着妈妈一起做衣服,姥姥一心照料着院子里的蔬菜,很多的时间,是刘艳和姐姐在一块玩耍。刘艳从心底里喜欢刘红,刘红刚到陈家的时候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刘艳手把手的教她怎么生火,怎么做饭,怎么洗衣服。也许刘艳应该恨她,就是她,破坏了自己家庭的安宁,但是她做不到,每当她看到刘红,她总会想到自己,自己的经历她也经历过,自己的伤痛她也都明白。也许有相同的经历和残缺的情感,姐妹俩有着深厚的情感,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也只有在姐姐刘红那里,刘艳才会表达她刻意隐藏的伤感。姐妹两个都是听话的孩子,刘艳会帮着妈妈修剪衣服,刘红则从小开朗活泼,这对乖巧的姐妹,给遭受重创的陈家增添了不少欢乐。

    生活就一直这么过着,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只要忽略那些痛。

    一个性格温和,手巧伶俐;一个活泼好动,多才多艺。就是这种互补的性格,陈家姐妹在村里人眼里永远是那么可爱,虽然少了爸爸的疼爱,家里少了爸爸的支持,可是日子依然过得有说有笑,直到年迈的姥姥得了重病。姥姥的病拖垮了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妈妈每天拼命的工作,倾其所有为姥姥治病,可是依然没有留住姥姥。

    姥姥的去世不仅拖垮了妈妈的身体,也摧毁了妈妈的心理支撑,就像失去了拐杖的病人,一直强打精神的妈妈终于承受不了重压,病倒了。

    刘艳一下子失去了方向,就像一个被拐杖支撑的人,被一根一根的拆掉拐杖,一下一下的承受着命运的重击。在痛失爸爸之后,刘艳一直对亲情特别敏感,小心翼翼的维护着残缺的幸福。如今姥姥的去世,妈妈的脆弱,让刘艳一时间无力招架。

    刘红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或许,真到了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从她还没有加入这个家庭开始,她便觉得自己是多余的,自己的妈妈却不和自己的爸爸生活在一起,而是和另一个男人鬼混。每天的生活琐碎而单调,甚至还要面对妈妈的责打。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那天放学回家,她看到满手鲜血的爸爸被警察押走,哭喊着扑上去抱住爸爸,可是爸爸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怜爱的摸她的脑袋,而是表情复杂的看着她,没有说一句话。

    爸爸没有了,妈妈不见了,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哪怕并不是美好的,而现在,什么都没有剩下,刘红的记忆,就一直浸泡在这种不安全感中。知道那个女人的出现。

    她轻轻地拉着自己的手说不要怕,便带着她来到了现在这个家,她本以为要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可是她在这里,却找到了真正的幸福和快乐。没有人歧视她,更没有人欺负她,家里面的所有人,都拿她和刘艳一样看待,有刘艳的,就少不了她刘红的,看着那个可爱的妹妹,刘红的心里暖暖的。

    可是如今家里成了这个样子,刘红实在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存在,必须要有意义,她想到了前几天在乡里碰到的那个剧组......她眼前一亮。

    想那是高中的时候了,早起刘艳正给妈妈熬药,突然发觉姐姐在收拾东西,“姐,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刘艳走过去问刘红。

    “妈醒了么?”刘红答非所问,一边低头收拾,一边问刘艳。

    “啊……行了啊,妈在喝药呢……”

    “来,跟我过来。”刘红放下衣服,拉着刘艳往妈妈的房间走过去。

    “啊?!锅里还做着饭呢啊!……”刘红直接忽略刘艳的小挣扎,连拖带拽的拉到了妈妈房里。

    “怎么了你们姊妹俩?”妈妈看着别别扭扭的姐妹两个,一脸的茫然。

    “妈,我想出去,自己闯闯,也给家里挣点钱。”

    “你说什么?!咳咳咳!……”妈妈一口药没咽下,咳得不轻。“你怎么能!……”妈妈瞪着姐姐,清瘦的面容,被姐姐气的都有些变形。

    “姐!你别说了!”刘艳马上跑过去给妈妈拍着背,“你难道忘了吗?!我们所有人的不幸!都是因为爸……”刘艳说到这个字,心都痛到滴血,她深吸了一口气,咽下了左右的激动,“都是从他外出打工开始的…你都忘了么”

    “我当然没忘,”刘红淡然的坐在妈妈床边,“我只是不想看你们每天都过得这样,现在家里根本没有经济来源,妈妈的病怎么办。我也想告诉你们,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爸……”刘红哽咽了一下,“都像爸爸那样会走错路,选错人,家里根本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刘艳学习比我好,而且在服装方面特别有天赋。我喜欢唱歌跳舞,性格本来就活泼,走到外面会有很多机会和选择。最近有个剧组来我们小村子里面拍戏,导演一眼就看中了我,妈,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你就让我出去吧。”

    最终,妈妈没有拗过姐姐,最终,姐姐的选择也是正确的,她真做到了,成了一线的明星,也不忘对刘艳和妈妈的体贴关怀,刘艳在姐姐的帮助下,顺利的考上了大学,专修服装设计。

    然而或许这也成为了姐姐一生的悔恨,她每日奔波在外面,换来的数不清的钞票和数不清的粉丝。有了姐姐的支撑,家里好过了很多,可是,依然没有换来妈妈的健康,而姐姐,连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见。

    刘红进军演艺圈,在灯红酒绿的大染缸里,她没有闹过一个斐韫,没有被狗仔偷拍到一次不雅的照片,就像一股涓涓细流涌进了这个早就混乱不堪的演艺圈。这是她对妈妈和妹妹的承诺,一生都不会改变。

    刘艳独自一人去了法国,在姐姐的支持下,专心于自己的事业,用繁忙冲淡了内心的痛苦和对妈妈的思念,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