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2294字

    “如果你想起来,我就不闹了。”田芯竹咬着嘴唇,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心里暗暗地想。“我一定要吃定你!”

    “我的事情很多,”安航靠在靠背上,没有任何表情,“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别拐弯抹角,你是不是觉得把我的脑细胞单纯的浪费在公司的事情上很可惜。”

    “修辰......现在我不是你的助理好么,我是你的女友。你难道忘了吗,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答应晚上要陪我一起过生日的,餐厅我都订好了,可是你看看,现在都已经快八点了,你不会打算让今天的寿星饿死吧......”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田芯竹绕过办公桌,跑过来把下巴担在安航的胳膊上,一双大大的眼睛此时已经蒙上了雾气。

    安航眯起眼睛,斜斜的看着蹲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田芯竹,他真的是从心底里泛起一阵恶心。他突然想到了她,如果,真的是她的话,是绝对不会这个样子的……

    “芯竹,”安航整了整袖口,站起来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外套。

    “啊!修辰!我就知道你肯定会陪我的!”田芯竹高兴的跳起来,从安航手中拿过外套就要给他套上。

    “不是,”安航面无表情的从田芯竹手中拿过外套,提起领子用手打了打外套。田芯竹往后退了一步,坐在了沙发上,很显然,他的动作是在告诉她:你弄皱了我的衣服。

    “我没有忘记今天是你的生日,但是我也没有说我要和你去过生日,我今天晚上真的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我不能因为你的生日就推掉几千万的生意。你的礼物我会送,你在哪里定的餐,你去吃就好了,我买单。”

    他把外套搭在肩上,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喂!你怎么能这样!我们说好的好不好!你这个人也太不讲信用了吧?!神经病啊你!喂!”田芯竹“呼”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怒不可遏的指责安航。“砰!”田芯竹的所有话都被安航关在了门内。

    又是这样?!田芯竹心凉了一大截,每次和安航吵架,她都显得那么无计可施,她永远不知道安航到底想要什么,她以为男人总是惧怕眼泪的,只要女人一哭,男人便乖乖的伏首称臣,可是每当她哭的时候,安航总是一句话“我不喜欢随便乱哭的女人”,然后就转身离去,留给她的只有碰触不到的背影。她想或许安航是吃硬不吃软,可是吵架时对他横眉竖眼结局更是悲惨,安航给她的只有轻蔑的冷笑和一言不发的冷漠,那没有表情的脸和全然无法猜测的眼神,田芯竹摸不着头脑,更是十分的害怕。“安航,你真是个意外。”

    其实他们的恋情,就很意外。

    田芯竹是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女,爸爸妈妈白手起家,建立起了tina服装设计公司。生在一个这样富足的家庭,田芯竹从小就收到良好的熏陶,十七岁就跟着爸爸南奔北走,学习服装设计,学习商业知识。田芯竹长得也是甜美可人,一张脸单纯的就像没有兑过水的牛奶,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显得她楚楚动人。从田芯竹开始接触爸妈的事业开始,她就知道安航这个人物:十七岁就考入清华美院,二十岁就去米兰服装设计学院进修,还辅修了工商管理的所有课程。二十三岁回国,开始接触公司的事物,如今年纪轻轻就把安氏一族打造起来的ANI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她怎么能不动心?

    男人却总是让人敬而远之,田芯竹上网上搜了关于安航的所有资料,他哪一点都很优秀,完美的学历,颀长的身材,无可挑剔的背景,出类拔萃的能力......然而唯一让人不解的就是,他一直单身。他的父母为他安排了数十几次相亲,可是对那些女的,安航连看都不看一眼,每次赴约都是寒暄几句便草草了事,弄得那些上流名媛十分尴尬。

    网络上甚至还有那些花痴们整理出来的安航拒绝那些女生的话:“嗯,我很喜欢你,我想你来我公司做前台最符合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了。”“对不起,我不喜欢和我自己女人亲热的时候满嘴都是化学原料。”还有更狠的,“对不起,我不喜欢女生!”

    田芯竹虽然很喜欢安航,却也只能把他的画报从各种时尚杂志上剪下来,贴在日记本上偷偷犯花痴的,她知道,作为和ANI公司一直竞争的tina公司董事长的女儿,可能死的比那些上流名媛还要惨。那些喜欢和欣赏,她只能放在心里,她害怕她的爱意还没来得及表达,就被安航揉吧揉吧丢进了垃圾桶。

    然而总有意外发生。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田家接到了安家的电话,而电话的内容则让田芯竹欣喜若狂。

    安航的妈妈,想要撮合田芯竹和安航。作为安家的女主人,杨凌要先替儿子把把关。

    田芯竹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打扮自己,挑衣服,选鞋子,从头到脚都忙活了个遍,衣柜都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挑到让自己满意的衣服。关键时刻还是田妈妈有绝招,方晶给田芯竹挑了一件素色的长裙,头发依然的散在背后,一侧的头发抿到脑后,别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粉红卡子。

    果然,田芯竹的打扮合了杨凌的胃口,一晚上杨凌都高兴的拉着田芯竹的手,对她赞不绝口。“看你女儿这么文雅,真是大家闺秀,我们家修辰啊,一定喜欢!明天,明天我就安排他俩见个面,两个人一定很合得来!”“嗯!我也特别喜欢你们家修辰啊,那么优秀的一个男生!”

    听着父母和修辰妈妈的对话,田芯竹表面上笑不漏齿,羞涩清纯,内心里却不断盘算:“看样子就算为了安航,我也得变变性格,往温柔可人这一方面发展了……”

    如果说田芯竹博得安妈妈的喜爱是个偶然,那么她博得安航的注意,就是个必然。原因就是--她的脸。

    从安航看她的第一眼起,她就晓得,她和别人,和那些女人们,是不一样的。

    在安妈妈和田妈妈的极力撮合下,田芯竹终于盼来了这一天。她局促的坐在餐厅里,礼貌的看着两位妈妈眉飞色舞的谈笑。她不停地梳理着自己裙边的流苏,仔细而小心的检查着身上有没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虽然有餐厅的音乐,阿姨妈妈的寒暄,但是她依然能听见自己突突的心跳,是啊,要见的可是安航,自己心心念念想了那么久的人,想想以前的自己,只能在时装界的宴会上远远地看他一眼,连和他说话,打招呼,哪怕是陌生人之间寒暄的小小都没有机会。今天,她终于可以实现她的愿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