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2660字

    “刘红,你怎么跑成这个样子啊?”安航看到气喘吁吁的刘红一脸的惊讶。“我…我有事情,和你,和你说……”刘红看着修辰,深呼吸了一下,捏着拳头,“修辰,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安航听着这四个字,他多么希望是刘艳对他说的,而不是眼前这个姑娘。

    “刘红,我知道……”安航沉默了半天,才说话。“你知道!?你知道我喜欢你!?”刘红感觉到自己的心嘭嘭直跳,突然间就被幸福塞满。今天的这次告白,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

    “不,刘红,我喜欢的是小妍,我想,可能这辈子我都会只喜欢她。”安航微笑着和刘红说着,“你以后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我只喜欢刘艳。”安航拍了拍刘红的肩膀,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身后的刘红,泪如雨下。

    是啊,“我只喜欢刘艳。”这句话就像一枚小种子一样种进了安航的心里,生根发芽。安航慢慢长大,一点一点也经历了很多,他看到过世界各地的女人,然而却没有一个会让他动心,他的眼里,心里只想着刘艳。无论妈妈给他安排了多少次相亲,撮合了多少次聚会,安航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掉,或者直接一口回绝那些女生。

    然而今天妈妈找来的那个女生,他却无论如何都回绝不了。

    眼前这个女生,给他一种刘艳的感觉。水灵灵的眼睛,温婉的刘海乖乖的贴在脑袋上,简单地白裙子,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如果小时候的小妍长大了,也会是这个样子的吧。

    “修辰啊,你怎么搞的啊,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就来啦?我不是说让你穿的正式一点的吗?”杨凌不满的对安航说。“啊?”安航一直盯着田芯竹,半天没有反应过妈妈的话来,“哦,我刚才在打球,好不容易过个周末,我也得放松一下吧。”安航一脸无奈的看着杨凌,似乎在说:“你破坏了我难得的周末。”杨凌则发现了另一个事情,“修辰修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田芯竹,是你田阿姨的女儿哦。”杨凌看着儿子一直在若有所思的看着芯竹,两眼放光,急忙把安航推到了田芯竹对面的座位上。杨凌之所以极力撮合田芯竹和自己的儿子,除了希望能给自己的儿子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姑娘以外,她也是有私心的。

    如今ANI公司已经发展的蒸蒸日上,可是时装界海大水深,有潜力的大鱼还不止ANI这一条。杨凌看着公司的每一步艰难的发展背后都是险恶的商战,觉得凭着自己和老公的能力实在是杯水车薪,是时候找一个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了。而同在时装界占据半壁江山的tina公司则成了杨凌最好的合作伙伴,她在见面前就已但是经和安航说清楚了其中的利弊。杨凌知道儿子的倔脾气,生怕他再像以前一样,因为自己的喜恶坏了自己的大事。

    “芯竹,我和你妈妈去逛一下商场啊,听说又上新款了呢,呵呵,你俩好好聊啊,待会我们就回来哦!”杨凌和方晶表情怪异的呵呵笑着准备去逛商场,其实这用意,估计没有脑子的也能看出来了。“修辰!好好照顾芯竹,听到没有!”杨凌临走前,咬着牙齿对安航“嘱咐”着,偷偷的在安航胳膊下面掐了一把。

    “嘶……”安航吃痛吸了口冷气,回头怒视着依旧笑靥如花的妈妈。“怎么了啊,没事吧?”一直低着头的田芯竹听到安航的声音,马上焦急的询问,“是不是我动桌子挤到你了?”田芯竹眉毛拧的紧紧的,安航看着看着居然笑了出来,“她着急起来都和小妍这么像......可是小妍,你在哪儿啊?”安航看着眼前的田芯竹,多么希望她就是刘艳。

    从第二次和刘艳分开后,安航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刘艳。自从姥姥从乡下迁到了城里,他的暑假便和那条小溪,那个姑娘没有了关系。从被爸妈送到封闭学校学习,再到考上清华美院,再到后来出国深造,这期间他有无数个暑假,然而却没有刘艳,有的只有无尽的作业和完不成的任务。在外国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在起早贪黑的学习奋斗,为的就是早一天可以回国,早一天能够见到刘艳,就小时候的这一承诺,却像是沉甸甸的水银,流动着灌满了他所有的神经。

    二十三岁那年,安航终于当上了ANI公司的总经理,在公司独当一面,完成了他对父母的承诺。他走进爸爸的办公室:“爸,我现在可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暑假了吗?”然而当他满心的欢喜,开着车一路飞奔到以前姥姥居住的乡下时迎接她的不是刘艳甜甜的笑脸,而是破败不堪的房屋。

    安航问遍了所有人,可是他们能够给他的答复只有“早就搬走了”,“妈妈去世了之后好像去找姐姐了”“出国了听说。”所有关于她的信息,都淹没在这几年之中。安航看着刘艳家破旧的房屋,失望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泛起苦涩的泪水。“小妍,是不是我来晚了?”从那以后,安航始终没有放弃寻找刘艳。也许时间的更迭会改变彼此的容貌,但是安航相信,爱情是不会对时间屈服的。

    可是年复一年,转眼四年过去了,无论安航怎么托人打听,怎么寻找,他甚至都去找国外的朋友帮忙,然而依然没有刘艳的消息。她会不会已经恋爱了?会不会已经嫁人了?会不会那些诺言,那些等待,那条代表坚守的手链,对她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安航不知道,他在不断地质疑自己,质疑爱情,这样的等待,有意义么?父母的年纪也大了,看着自己一年一年的不谈女朋友,心里也是着急得很。妈妈开始不停地给自己介绍女朋友,安航也知道,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他的责任不仅仅是继承公司这么简单,他要做的还有照顾好父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安航当然明白一个儿媳妇,一个宝宝对爸妈意味着什么,可是面对着一个又一个的美若天仙的女人,安航却只会觉得无聊,看着她们千篇一律的打扮,千篇一律的说辞,安航真是打心底里反胃。

    面对眼前这个姑娘,他却有了新的想法。她和刘艳长得有几分相像,这倒让安航有了几分兴趣,自己可以先暂时和她在一起,也可以安慰一下父母。也算是安慰一下自己,如果这辈子真的找不到刘艳,那就姑且随便娶个姑娘,如果找到了......

    安航看着眼前田芯竹,心里盘算着。“没事没事,就是刚才不小心自己磕到脚了。不管你的事啊,你放心就好了。”安航笑了笑,安抚着田芯竹,他跟服务员打了个招呼,“WAITER!”一个服务员恭敬地走了过来,“安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还是老样子吧。”安航熟练地打开餐巾,铺在了桌子上。田芯竹听着安航和服务生的对话,心里面有一点惊讶,“原来安航是这里的老顾客啊,”她暗自抬头环视了这家餐厅,这家米其林餐厅在临安市只有这一家,而且每天是限量供应的,一天只招待十位客人,想当初她为了能进这家餐厅吃顿饭可是挤破了脑袋,没想到在安航这里这件事情竟然如此简单,可见他的实力不一般。

    “小姐,请问您需要些什么?”服务生转过身来问田芯竹,可是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没有缓过神来。“芯竹?芯竹?”安航奇怪的看着田芯竹,叫了她几声,“啊?!什么?我刚才没有听见......”田猛地抬起头来,一脸的茫然。安航脸上带着笑意,对服务员说:“给她来一份烧鹅肝吧,再来一杯拉菲。”“好的,请您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