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5本章字数:3454字

    千年对与练武并没有太过急进之心,对千年来说,自己是要一辈子住在这里的,练武不过是打发时间的生活方式,也许正是她的这种无为之心与天阴武功相呼应,所以才能这么快练成吧。千年才不管什么境界不境界的,她只是怡然自得的过自己的日子。

    望着眼前缤纷的落花,千年有片刻的呆楞,自己在这里生活两年多,这圣樱树的花一直没有凋谢过,而且不管外面的气候如何变换,这山谷中一直是四季常春,温暖怡人的。今日一早起来竟觉有丝丝凉意,开门一看,只见满谷的圣撄花纷纷飘落,场面真有些壮观,这里本就是仙镜般的地方,生活久了也就觉得这种景象实在普通了,如今在落花场面竟然又勾画出另一种神仙境界。

    “快开始了啊”

    27

    日日都要睡到日上山竿的师傅竟然破天荒的早起了,平日里一副老顽童的模样,今天看起来竟然面色沉重,一本正经。

    “哈哈……,师妹,多年不见,可好啊?,只见一素衣老妪踏花飞身而来,翩若惊虹,声如洪钟。如果不是她满脸褶子,千年又要认为是仙子悄落凡间了。

    黑线,又一千年老妖怪。

    让千年心惊的还有这老太婆的修为,师父说过自己已经入了“钝”之境界,世间已难逢敌手,如果不是这老太婆出声点破,已然近身,自己也豪无所觉。这就是大宗师的境界吗?

    瑶池见了来人并不惊慌,只轻蔑的撇撇嘴:

    “老娘好得很,青山绿水,别提多逍遥自在。”

    “哈哈,这么多年了,你这老婆子还是这么嘴硬,罚你在次思过三十年,你这过,思到哪儿去了。”

    “老娘那里来的过错,还不是你们这帮迂腐之人强扣的帽子,老娘来这里可不是来思过的,你们这些老迂腐,老娘不跟你们一般见识,自行隐居起来。哼!”

    那老太听了瑶池的话只是微笑摇头,神情颇似无奈。径直走进厅里,不客气的朝主位上坐下去。

    瑶池也不置可否,只在老太的下手坐定。千年赶紧上前奉茶,停了一下她又多泡了一杯放在另一边。这两个老太都是绝世高人,如果连自己都发现还有一人闯入山谷的话,那她们也一定发现了,而两人都似无所觉般,那来人定也是二人认识的了。

    果然只片刻,那人便来到屋前,娇娇弱弱,如黄莺出谷般的嗓音先传进来:

    “奶奶你怎么跑那么快嘛,都不等等人家。”

    只见一个黄衣少年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在各人脸上转了几转。这少年容貌秀丽绝俗,如新月清新洒脱,因为奔跑的缘故,双颊生蕴,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千年事先泡好的茶端到他的面前,男子接过,下意识的道了声“谢谢”。

    28

    “奶奶太没意思,明明知道人家跑不过你,也不等人家。”

    那老太但笑不语,抿了口茶,忽然浑身一震,象是刚刚才发现千年的存在般,吃惊的看着她,然后声音尖利,隐约有些失态

    “她是谁?”

    如自己这般知人达物,到这里已经盏茶的功夫了,竟然一直没有发现这个人的存在。是这小姑娘存在感太弱?还是?不对,此人虽然气息沉稳,但功力绝对在自己之下,但存在感如此之弱,如果这姑娘是个歹人,那自己全无防备之下,定不能全身而退。

    瑶池见她问起,得意起来,起身拉起千年的手到老太面前来。

    “快,看看,这是我收的徒弟,告诉你,这女娃子可是块宝,资质好到不得了,是真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说着把千年的手塞到老太手里,示意她把把脉。

    老太见瑶池说得那么夸张,还有些不信。但是一把脉之下,突然惊跳起来,

    “怎么可能,她这般年纪,竟已到‘钝’了吗?”怎么可能,十年以前她来这里的时候这女娃还不在。也就是说瑶池是在这十年内收的徒弟吗?那就是说,这女娃在十年内就练到了“钝”了。

    瑶池见目的达到,好整以暇的坐下喝了口茶,欣赏老太失态的表情,见老太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再慢悠悠的丢出一句

    “她是我两年多以前收的徒儿。”

    “什么?”一声尖叫,竟蕴涵内力,直刺耳膜。幸好在坐都内力深厚,黄衣男子虽觉有些气血上涌,但马上运功,很快就压下来了。只奇怪,什么事让奶奶如此失态。

    老太现在是真正的跳起来了,不敢相信的把完脉又再把,似乎还不相信,再用手从头到脚把千年给摸了个遍。千年再咬牙忍受,怎么这个世界的老妖婆都那么喜欢摸人呢,被个老太太吃豆腐,千年只觉满头黑线。

    瑶池挖了下被震的耳朵,慢条斯理的样子,神态傲慢。其实心里已经笑翻了天,只恨不得在地上打个滚。哇哈哈……,秦玉关啊秦玉关,终于撕下你斯文的外衣露出本性了吧,哈哈哈……,这个徒弟真是收得太对了,今天可终于给我扳回一城了。

    29

    “不可能,不可能”秦玉关似大受打击般,一直喃喃自语。还不肯定有问了句:“真的只有两年”

    瑶池见秦玉关失魂落魄的摸样,心情大好。

    “是啊,两年半”

    “两年半,两年半,竟然才两年半?”

    “奶奶”黄衣男子从没见自己奶奶这么失态过,出声呼唤。

    秦玉关似突然清醒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神态又恢复到之前的自然。

    “没想到师妹避世与于此,也能收得如此佳徒啊”然后拉过一边的千年,亲切问道:“女娃是那里人啊?怎么碰上我师妹的?”

    “她是从天上掉下来被我拣到的”瑶池绝不放过任何可以向秦玉关炫耀的事。

    “什么天上掉下来?又胡说八道了”秦玉关不信,那么好拣,她怎么没拣到一个如此天才的弟子呢。

    “真的真的,想我瑶池仙镜是什么地方,三面环山,再又一天然樟林为屏。四面都设有天罡阵,有人闯入我立即知道。何况,三面都是悬崖峭壁,非常人如何进得来。这女娃来的时候可是毫无内力的,仅只是一些小小拳脚功夫。那一片樟林,瘴气密布,寸草不生,林中多是沼泽之地,启是任何人进得来的。而我遇到徒弟的时候就在这圣樱树林里,你说,她如何不是从天而降的。”

    “这……,在你毫无所觉下到的圣樱林吗?”瑶池心性单纯,相信她从天而降,秦玉关可不那么好糊弄。

    “那是,这可是天神娘娘给我送来的徒弟啊?哈哈”

    秦玉关不理一旁暗自得意的师妹,转过来看着千年。

    “女娃,你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

    等了半天,见千年似乎没有要补充的,再问:“怎么走进来的”

    “就这么走进来了”

    秦玉关皱了皱眉,换了个问题,“你从哪里走进来的。”

    “樟林”

    “怎么可能,你不知道樟林里瘴气密布吗?”秦玉关疑似又要开始爆走。

    30

    “来的时候不知道,后来知道了。”

    “可……”

    “师姐,咱们开山祖师当年是怎么进到这里的。”打断秦玉关的话,瑶池难得正经的叫了声师姐。

    “开山祖师……”,是啊,当年天阴圣教的开山祖师,就是因为误入圣樱林,机缘巧合正好碰到三百年方开花结果的圣樱树结果,得以食之,功力大增,罕逢敌手,自创天阴圣宗。开山祖师怎么进入圣樱林并没有文献记载,只知是机缘巧合。难道这个女娃也是基于这种巧合,是这圣樱林的有缘人。

    秦玉关想通后,不再执着于这个问题,只问道:“女娃叫什么名字,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姑,怎么也不见你拜见。”

    千年并不多想,只朝秦玉关跪首躬身,盈盈一个大礼,“师侄女千年,拜见师姑。”

    “好,好,我天阴圣宗得此弟子,真是幸之,幸之啊。”说着朝黄衣男子招了招手,“蔷儿过来,来拜见你师姐。”

    秦蔷见奶奶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千年身上本就有些不高兴,现在奶奶还要让自己给千年见礼,心中不快,“为什么要我拜见,我入门比她早,她才是应该来拜见我这个师哥才是。”自己本是秦玉关的亲孙子,当年入门的时候是直接拜在秦玉关的座下。门里很多比他年纪大很多的人见了自己都还要恭敬的喊声师叔呢。

    秦玉关见孙儿吃这种小肚鸡肠的醋,顿觉无奈。蔷儿本是个娇俏可人的小子,可最近“利”字诀初成,控制不住心魔,脾气很是暴躁。也因着自己的私心,所以这次遵循师祖遗言保护圣樱果,除了自己选中的下代宗主,把他也一起带来了。

    秦玉关见千年并没反对,想想也是,蔷儿本就比她先入本,虽然她的年纪和成就都在蔷儿之上,但按资历,还是应该称蔷儿一声师哥。

    31

    也不等旁人明说,千年便明白,也朝秦蔷一躬身,叫了声师哥。秦蔷神态傲慢,安稳的受了这一礼,见千年拜完后就垂手立在一旁,神情淡漠,不禁觉得有些不高兴。这个丑八怪难道没看见自己的如花美貌吗?在家的时候,门内弟子那个不是把他捧在手心里争相巴结的,就是这次出门在外,那些个女子也总是拿爱慕的目光看自己的。自己何尝被人这般忽略过。这个叫千年的以为自己是谁啊,瘦得跟什么似的,虽然天阴武功特殊,练这功的女子不如普通女子那么高大魁梧,可也没见哪个人像她一样瘦得跟柴似的。女生男相就不说了,面容还极阴柔,简直比那丑八怪还要丑八怪。

    以女尊世界的审美而言,他们是以高大强壮为美,男子地位本就低贱,一个女子长得像男人已经是很丢人的事,而比男人更男人,这实在是大大超出他们的审美能力。于是像千年这样一个在现代算得上中上之姿的女人,在女尊世界里竟是无法想象的丑陋。

    瑶池在旁边不高兴了,当初拜师的时候是自己压着千年强迫她拜的。如今千年却主动给秦玉关行礼,心里很不平衡。最后干脆转过头不去看他们的一片和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