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5本章字数:3743字

    35

    这个怪人,这个时候了还钉盒子来干什么?哼,丑八怪就是丑八怪,又丑又怪。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秦玉关一早已经发信给弟子,要他中午以前带客人进谷。

    据弟子回报说,山下集结了不少武林人士,但独独没有幽冥血教的人。这怎么可能呢,连有一些小门小派的人都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没理由这魔教会不知道啊?对于魔教的沉默比起他们偷偷打主意更让人担心啊。

    将近中午的时候,萧流领着七个人蹋入圣樱林。一众都是第一次来,个个都不露痕迹的打量这人间仙镜般的地方,现在外面世界正是冬季,而这谷中竟然气候适宜,温暖如春季般。

    而对于此行的目的,圣樱果,则是暗暗惊叹。本以为圣樱果乃稀世宝物,物以稀为贵是常理,大家都想这圣樱果如此罕见必是少之又少。但今一见,这满满山谷共三十余棵果树,每棵果树上都结了成百上千的果子,樱桃大小,乳白色,煞是可爱。这谷中多奇花异草,灵物繁多,莫怪能孕育出圣樱果这般神奇之物。

    凤无双乃是凤鸣国第十七代女皇,八岁登基,有贤臣辅佐,十四岁亲政,政治清明,雄图大略,百姓安居乐业,但她并不满足于现在的安乐,她想要建立万世功勋,一统天下。如今的天下表面和平,青鸾国人少国微,现在的帝王是上代女帝的唯一儿子青袅男帝。青鸾虽小,却是四国中心所在,想要攻打另外两个国家必定要取道青鸾。琉狮国和蓝凰国对这男帝早就虎视眈眈,只要娶了这男帝,按照出嫁从妻的人伦常规,想要并吞青鸾那是轻而易举。琉狮国王已年近花甲,青袅自是不会嫁给她,可是琉狮国却有位俊逸非凡的皇太女尚无正夫。而蓝凰女皇虽正值壮年,可是已经娶了正后,堂堂青鸾男帝自是不可能与人做小。也就是说自己现阶段最大的对手就是那琉狮太女琉逸飞。

    36

    在接到秦玉关参加圣樱饕宴的请贴时,自己正在准备向青鸾国主求婚的国书,结果青鸾回复,要为国主向天下举行比武招亲,与此同时传来蓝凰国皇后崩逝的消息。凤家是马上得的天下,对马上功夫无双有自信并不输琉逸飞与蓝凰女皇,可这不是打仗,是真正的比武,这圣樱饕宴来得正是时候。

    萧流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身材也不若时下女人那样高大,给人的感觉耿直憨厚,身着藏青色短衫,看起来很是利落,她是秦玉关弟子中资质最好的一个,所以秦玉关有意培养她为下代宗主。

    众人来到竹屋前,秦玉关和瑶池已经等在门口,众人上前一一拜礼。秦玉关与瑶池都是有大宗师修为的人,且都已经年近百岁,所以来的虽然也都是江湖中响当当的大师,也心甘情愿行这一礼。凤无双虽是帝王,但秦玉关一代宗师,且曾经对先皇有过教养之恩,因此也行了个拜见长辈之礼。

    “哈哈,琼山一别,已经二十余年天冥前辈您看起来还是和当年一样,老当益壮啊”

    出声的是个高壮女人,四十多岁的样子,红光满面,声似洪钟。此人正是秋刀门门主连锦,为人豪爽大方,嫉恶如仇。

    “那里,锦儿你也没变啊,六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却四十岁的样子,返老还童了啊,我可是已经老了。”秦玉关与连锦的母亲是世交,从小看着她长大,故称呼上也显得比较亲密。然后转向裘尚洁问道:“裘少侠,你奶奶身体如何,还好吗?”

    裘尚洁受宠若惊,忙答道:“奶奶一切安好,只是年纪大了,有一些风湿骨痛的毛病。”

    “那有劳裘少侠回去代问一声好了。”

    “不敢当,尚洁遵命。”

    然后又向楚辞颔首一礼:“楚道长辛苦了。”

    青衣道人撩袍还礼,“大宗师客气了。”

    同各人打完招呼,大家也都客气的相互问一些平常琐事。直到旁边一直紧盯着圣樱果的秦蔷大叫一声,“啊,掉下来了”

    37

    众人这才仔细看去。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早熟的果子开始掉落,一会这一颗,一会那一颗,掉在地上便化成水渗进土中。

    瑶池见果实落下实在心疼,便飞身过去,看着果子落下就仰头,啊呜,眼见又一颗要落下,又连忙飞到那边去,姿势实在怪异搞笑。一连吃了好几个果子后,见众人都还在旁边看,忙招呼道:“你们到是快来啊,这菜都上了,不快点可没得吃了。”

    秦蔷在瑶池飞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急得不得了了,怎奈奶奶一直没有出声,他只能干看着,现在瑶池这么一吼,也就顾不得什么,赶紧飞过去,仰着脖子,只等着果子自己掉进嘴里来。第一颗果子下肚并没有什么味道,白水一样,但第二颗下肚的时候却觉得甘美异常,口齿生津。连吃了五、六颗一颗比一颗觉得味美。这时候秦蔷突觉丹田处内力上涌,便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再吃下去以自己的功力根本抵挡不住,容易走火入魔。忙停下来开始运功。

    这时候掉落的果子越来越多了,秦玉关笑着对众人说:“各位不用客气,这圣樱果三百年一遇,解百毒,增内力。大家只需记得,食之如觉丹田气涌便要停下了,贪心不足,只会走火入魔。”

    其实在看到瑶池开吃的时候,众人已经有点站不住了,但人人都自持身份,裘尚洁与萧流都是晚辈,在场那么多前辈都还没开动,自己也不好入场。现在主人家都这样说了,也就不再客气。

    不象瑶池那样跑来跑去的没有形象,众人或坐,或躺,或倒挂金勾,或仰头弯腰,努力的张开大嘴,却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姿势保持自然。

    千年看了暗暗好笑,这些所谓的大家大师,还不是同样的虚伪,想贪吃这百年圣果,又想让自己在别人看起来其实对此不削一顾,真正的洒脱就不会来了。再优美的姿势,配上贪婪的大张的大嘴也优雅不到哪儿去。

    38

    见千年还傻楞楞的站在一旁,瑶池大呼:“千年丫头,你快来啊,再等会你连渣都吃不到了。”边说边飞身过来,一把抓起千年,飞到圣樱林中来。正想要说什么,忽然一振,目光变得幽深,千年这时候也感觉到了。

    有人闯入。

    这时候的凤无双,萧流,裘尚洁都已经在一旁打坐运功了。其他几位大师发觉有人闯入,相视一眼,分散到圣樱林边界四周。楚辞、露渊到东面,李轻侯、战胜到西面,秦玉关、连锦到南面,瑶池、千年到北面。

    从三面悬崖飞身下二十几个黑衣人,迅速包围圣樱林与人动起手来。最后来的是一位黑衣男子,黑纱蒙面,在黑衣人的掩护下迅速出剑砍掉两块树皮。

    几位大师都暗暗心惊,入谷之前自己都有安排人手守在这山谷四周,还有皇帝的近卫军,各各身手不凡,如今这群黑衣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那……

    幸得这八人都是当时鼎尖高手,虽然黑衣人也各各高手,但毕竟还是不容易敌过八人的联手。然而他们似乎并不恋战,只见那黑衣男子在其他人的掩护下,操起刚来的时候砍下的树皮。而那树皮上赫然就是那号称“遇物即化”的圣樱果,晶莹剔透。黑衣男子还想去拿另一块树皮,这时候瑶池的掌风已经劈下来,那男子险险躲开,却还是被掌风扫到左臂,这时候又有其他黑衣人过来把瑶池隔开,以命护住那男子。男子不再恋战,在黑衣人掩护下飞身而去。

    这时候众人不便追去。这圣樱果一成熟就会快速掉落,再加上刚才的打斗,掌风、剑气乱飞,削落了不知道多少果子,现在树上所剩不多,众人赶紧食用剩下的果实,没空追上去。千年向前走了几步,停下,回头望向空旷的地上,那剩下的树皮,不翼而飞。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秦玉关与瑶池才相互哀叹。

    39

    “想不到那圣樱果遇物而化并不是无解,还有那圣樱树木克之。”

    “是啊,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但凡圣物,十步之内必有所克。哎,枉我们自称宗师,如此浅显的道理也没能想透。”

    其实这也怪不得秦玉关她们,这圣樱果是天阴祖师六百年前偶然所得,迷迷糊糊就吃了。直到三百年前,对于圣樱树的了解也只在它开花结果的时令上。秦玉关她们对圣樱树的了解也只在三百年前那语焉不详的典籍上。且凭着文献上一句“遇物即化”便先入为主的认为,此等圣物,上天所得,启是凡间凡物能触之。别说去找,连想都没想过可能会有东西能装下它。

    “对了师姐,你有没有看到另一块树皮啊?”

    “什么树皮”

    “就是那个黑衣男子没来得及带走的那一块。”

    “什么?还有一块”,被男子带走的那块树皮包着大概八、九颗果子,圣樱果入世只怕江湖又要不平静了。一块就够头疼的了,还有另一块树皮吗?

    “会不会,会不会是千年拿了。”

    “不可能,当时千年就站在我旁边。”

    “可是,那怎么可能,来的人可都是……”怎么会呢,秦玉关惊起一身冷汗。当时蔷儿、萧流、皇上还有裘家丫头都因为食用圣樱果气血不调,在运功融合。除了自己,瑶池和千年,剩下的五人可都是当世德行兼备、受人尊敬的大师啊。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秦玉关突然想到什么,“流儿,去叫千年进来。”

    过了一会儿萧流领着千年进来。“千年丫头,我记得你昨天好象砍了一根圣樱树木吧。你做了什么?”

    “我知道,”一旁的秦蔷忙出声,一脸得意的瞄了千年一眼。“奶奶,我知道她做了什么,我昨天都看见了,”

    “哦,你都看见了什么?”

    “盒子,她做了一个木盒子,四四方方的,大概有这么大,这么宽这么长。”用手比划了下大小。

    40

    “是吗?千年,可以拿给我看看吗?”虽是询问,但却是不容质疑的权威。

    千年没有出声,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儿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大概现在普通学生饭盒大小的木盒子,放在桌上。

    这盒子十分粗糙,简直可以称得上毫无特色,就同千年其人一样。轻轻打开盒子,所有人都惊呆了,近百颗圣樱果,装了满满一盒,比水晶更剔透,闪着晶莹的光泽。秦玉关突然哈哈大笑。“果然是圣樱树选中的有缘人,哈……哈……”满意的关上盒子。

    瑶池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想到一个问题,“这果子装在盒子里怎么食用呢?直接用嘴去含的话,很容易就碰碎旁边的果子的。”

    千年不语,只拿起盒子,在侧边一翻,是个暗阁,里面有一双木筷,打开盒子,用筷子夹起一个果子,抛入口中。

    其他人都看得呆住了,只秦蔷呆了呆,天外飞来一句,

    “这果子放久了,不知道会不会长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