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怨灵

    更新时间:2018-09-12 17:50:11本章字数:2112字

    凌若妃在心里鄙视自己,突然不想就这么认输的回房去。

    证明自己不是无能之人,就从抓住这只兔子开始吧!

    深吸了几口气,她打定主意,把身上的棉衣裹的更紧些,望着黑漆漆的楼道,颤巍巍的,踏出了第一步。

    走廊里一片寂静,经过长途跋涉的兵士都十分疲倦,睡的很香,谁都不知道,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降临紫晶的天女,独自一人进入了危险的死城。

    缓缓下了楼梯,经过大堂的时候,凌若妃尽量目不斜视,不去注意那些冻僵的人体,同时忽视感觉他们会随时扑上来的念头,满身冷汗的离开住处。

    深夜凄冷的月光照亮了积满冰雪的街道,青白的月光下,刚才跑掉的小兔,正一动不动的站在远处,就好像在等着凌若妃去抓它。

    看着它伫立的身影,凌若妃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是不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她一边向小兔走过去,一边迟疑的问。

    兔子当然是不会说话的,见凌若妃向它走去,立刻转身逃跑。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也不可能再退缩,凌若妃顾不得多想,紧紧跟上兔子。

    小小的白色身影在前面一蹦一跳,刻意不让凌若妃抓住,却也不逃远,凌若妃只顾追逐着它,不知不觉,慢慢离开了死城的中心,渐渐接近荒凉的边缘。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死城郊外的森林,终年严寒的环境,让这片森林如冰晶打造一般,早已凋零的树枝上,挂满凝结的透明冰柱。

    周围越发寒冷,畏惧森林里会有异物,凌若妃突然很想回去。

    可这时,仿佛是知道凌若妃的犹豫,不知跑到哪里去的小兔再次出现,雪白的身影在林间晃动,好像在催促着犹豫的女孩继续追逐它。

    咬了咬牙,凌若妃继续追上去,踏入森林之内,月光被交错的枝叶遮挡,周围光线变得暗淡,脚下也是盘根错节,凌若妃花了很大力气,才让自己不至于跟丢这只兔子。

    漫无目的的追逐,到最后她已经不知自己身处森林的哪个位置,即使想回去,也已经来不及了。

    绕过一棵大树,小兔突然失去了踪影,凌若妃微微一愣,站在空无一人的森林里,不知如何是好。

    就像着了魔一样,猛然醒转的时候,满眼茫然。

    冰雪的森林里回荡着呼呼的风声,阴森寒气从脚下一直渗透到头顶,凌若妃木讷的站在原地,寻找着小兔的身影,却一无所获。

    茫然的心渐渐被恐慌所取代,与此同时,冷风的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阴森,低低的风吼中,似乎还能听见另一种声音。

    一种细小的,尖利的,低沉的声音,仿佛有人在风中喃喃自语,声音破碎而模糊,却没有办法假装听不见。

    背后涌起阵阵寒意,凌若妃感觉自己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冷……”声音渐渐清晰起来,双腿一阵发软,凌若妃紧紧靠在树上,才让自己不至于摔倒。

    “冷……”她分辨出那是女人的声音,带着浅浅的哀怨,在林中回荡,从四面八方把自己包围,连逃都逃不了。

    她紧紧闭上眼,用力捂住耳朵,那声音却如同魔音一般,直接刺激着敏感的神经。

    “冷……冷……”声音越发哀怨和尖利,明明穿了厚重的棉衣,手臂却感觉到刺骨的寒意,仿佛有一块冰,直接贴在皮肤上。

    凌若妃微微张眼,赫然看见感觉寒冷的地方,沾上了一层蛛网般的粘湿物体,她条件闪射的拉扯,那层物体却越发粘腻,很块连手指上都沾满,又冷又腻的难受。

    “冷……”正当她忙乱不堪的时候,恐怖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声音不再模糊,而是清晰的出现在凌若妃的正面!

    她抬头看去,只见面对自己的地方有一株枯死的老树,一团白色的模糊的东西,仿佛从树干内部钻出来一般,缓慢的蠕动着。

    胃底泛起阵阵恐惧的恶心,凌若妃惊恐的向后退缩,脚下却又粘又腻,像是被胶水粘在了地上,连鞋底都是厚厚一层粘湿。

    那团白色的东西一直维持着缓慢蠕动的动作,渐渐的,勾勒出一张女人的脸部轮廓,那张脸五官僵硬,毫无血色,与其说是一张脸,她更像一张没有生命的面具。

    “冷……”女人的口微微张开,吐出冰冷的气息,脸后的白色部分也开始变化,移动,渐渐变成爬虫一般的长条形,扭曲着,蠕动着纠缠在树干上。

    脸的位置渐渐移动,经过的地方,树干像融化一般慢慢被腐蚀,发出咝咝的声音,融化的部分留下漆黑的孔洞,已经被蛀空的树干之内,依稀可见里面充满了冰晶状的物体。

    凌若妃像想看清冰晶之内是什么,却被女人爬虫一般的身体挡住,那身体如同海绵般柔韧,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延伸,变长,缓缓的爬到地上。

    随着身体落到地面,脸的两侧开始伸出手臂一样的东西,如蜘蛛的脚一般长,弯曲着支撑在地面,向着凌若妃缓慢的爬行而来。

    “你……你别过来……!”凌若妃大叫着后退,身体却被黏液纠缠的动弹不得。

    “冷……”苍白的脸重复着无意识的声音,一点一点的,渐渐接近。

    凌若妃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无能,手无寸铁,又不能动,根本就是在等死!

    如果能像祈翼一样,可以突然消失的话……

    想到祈翼,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另一件事。

    在死城之外,冰面的裂缝前,她寒冷的,颤抖的身体。

    如丝绸一般温柔的声音念动咒文,美丽的橙色光芒应声而出。

    “这是取暖的小法术,它会让你舒服一些。”

    那时祈翼所念的内容,她还依稀记得,虽然是全然听不懂的内容。

    火可以融化冰,那样的法术,对现在的处境会有用吗?

    不等她做下决定,女人的脸已经近在眼前,她灰白的口中吐出丝丝白色的寒气,经过之处,干枯的树木立刻结出一层厚厚的冰。

    没有时间思考了,心脏紧张的狂跳着,不顾是否真的有用,凌若妃学着祈翼的样子抬起手,念出了残留在记忆中的咒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