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特别的女人(一)

    更新时间:2018-09-12 17:55:10本章字数:1892字

     人说,天使和魔鬼的距离往往只是一线之差,可谁又能知道这一线之间夹杂着多少的痛苦和挣扎……

     血,鲜艳的几乎刺眼。

     女孩呆愣着双眼傻傻的看着自己左手腕上的伤口,看着那些冒着热气的鲜血从那伤口处迫不及待的涌出。手中那沾有她鲜血的尖刀慢慢的掉落在地,发出一声“咣当”的响声,可她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那白皙的小脸上透着无法掩饰的绝望和平静,那曾经满是笑意的双眼现在却只剩下了一片死灰。她的双眼始终都注视着从自己身体内流出来的鲜血,看着它们在地板上慢慢的扩散,可是她却仍旧没有一丝的惊慌。

     流吧!快点流干吧!如果可以就让她的生命在这一刻彻底的终结吧,因为她知道或许现在只有死亡才能让她真正的解脱……

     八年后,美国纽约。

     “安博文,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把我穆雪儿当什么?你的专属妓女吗?随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好欺负吗?”

     站在这座全球闻名的希尔顿酒店内,穆雪儿甚至根本就不顾及什么形象了,而是直接便在餐厅内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子开始吼了起来。她可是穆雪儿,是地产大亨的女儿,从小到大有哪个男人看到她不会被她给迷上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安博文是特例,为什么安博文对她跟别的男人就是不一样。难道说,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魅力了吗?还是说,他根本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穆雪儿的大吼大叫成功的吸引了餐厅内所有人的注意。在这个满是金发碧眼的异域国度,像这样两个外形出色的东方人,想要不引人注意实在是很难。

     安博文端坐在那里,面对穆雪儿的剑拔弩张,他却显得很是平静。他抽着手中的雪茄,慢慢的吐出了一口烟雾。那刚毅而俊朗的男性容颜在烟雾中显得格外的邪魅。他那黑亮而深邃的眼眸一直冷眼看着穆雪儿,似乎并不在意她刚刚的大吵大闹。

     “是你自己非要硬贴上我的。你知道的,对于那些送上门来的东西,我一向是来者不拒。”他轻勾唇角,冷笑着,邪魅的几乎让人心颤。

     穆雪儿原本满是怒火的眼中瞬间蓄满的泪花。“你怎么可以这么的冷酷无情?!你明明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她的声音几乎哽咽,没想到她穆雪儿也有今天。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唯独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她这一生唯一的一次例外。为什么他会这么的冷酷无情,难道他真的对自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爱?呵,爱我的女人太多了,不过我也不介意你继续爱我,你也知道我是很博爱的。”天下的女人都是一个样子,她们爱的根本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的名誉、他的地位、最重要的是属于安博文这个名字下的金钱。

     紧咬红唇,穆雪儿差点哭出声来。“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别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她知道在多说什么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她还想保留着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

     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她刚想将杯中的水全都向安博文泼去,可是当接触到他警告的眼神时,她原本的动作瞬间静止了。这个人不是她能得罪的起得,她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有些气不过的用力将手中的水杯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无辜的玻璃水杯瞬间被摔成了碎片,残破的呈尸在地上。

     那充满怒气的水眸最后在看了安博文一眼,然后流着泪快速的跑出了餐厅。

     看着穆雪儿哭着跑出去之后,一旁的侍应生这才敢走上前来。侍应生走到安博文的身边刚想说些什么,可却还是没敢多问。

     安博文站起身来随手拿出了一张百元美钞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熄灭了手中的雪茄,快步走出了餐厅。

     一踏出餐厅,他缓步走到电梯前刚想按下电梯,却突然听到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在他身后不远处响起。他面无表情根本不想去多管闲事,也没有兴趣去观看免费的表演,只是依旧很冷酷的等着这电梯的到来。他的黑眸慢慢抬起,透过那金黄色的电梯金属门的反射,不经意而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身后站着一对男女。

     那女人同他一样长着一张东方人的脸孔,她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裙,那细致的绸缎紧紧的贴合着她那完美的身姿,将那几乎让所有男人都会为之疯狂的曼妙身材清晰的呈现了出来。那美艳冷傲而脂粉微施的小脸,带着一丝风尘的味道,事故而特别。那女人的脸在那金属门上清楚的呈现出来,瞬间便映入了他的眼中。

     “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我们自从认识到现在你要什么我没有满足你,为什么你还要跟我分手?你有了别的男人是不是?你说!”那高大的外国男人用英语快速而愤怒的冲那东方女子吼了起来。

     女人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下自己仍旧火辣辣的脸颊,一双明亮而魅惑的黑瞳中带着一丝很明显的嘲讽。“有了别的男人又怎么样?我干嘛要告诉你?!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要不要我说的更准确些,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她俏丽的小脸上浮现出一丝满不在乎的笑容,曼妙的身躯慢慢的依靠在刻着精美花纹的墙壁上,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回道。

     那外国男人瞬间便被她那满不在乎的语气给激怒了,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又是反手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