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白狐夫人

    更新时间:2018-09-12 17:55:32本章字数:3390字

     安东妮儿,高级女特工,年龄20岁,代号白狐夫人,亚洲人,真实姓名不详,出生地不详,家庭成员无。

     特工组的档案里,浅浅几笔代过她的一切。

     某市,原本是个灯红酒绿的热闹城市,今夜格外不同,繁华的街道居然冷冷清清,不见半条人影,偶尔居民楼飘来电视剧里的厮杀声,更是给这夜晚添几分诡异。

     突然街道尽头一道耀眼的灯光亮起,一辆奔驰S3500飞奔过来,俄而车子急刹车停下,擦出刺耳的声音,打破所有的宁静。紧接着车门被打开,一双白哗哗的美腿首先挪了下来,长长的黑发随风舞动,纤美的身影更如风中杨柳,一袭酒红色的吊带长裙在黑夜里流动是那般耀眼生姿。

     车子停的地方,女人下车的地方——是市里最豪华的酒店门口。那刻,她潇洒地甩了甩长直发,回眸看了一眼什么,嘴角勾起一个妩媚的甜笑,然后优雅地关了车门,在门口迎宾的带领下入了酒店。

     酒店的703室,复式的总统套房,奢华的装饰,古朴的色彩,简直迷离人的双眼,拉开窗帘,透过明亮的大窗户,可以将市景一览无余,尤其是对面的博物馆。

     女人优雅地跷着美腿,坐在一把高脚凳上,手里拿着的是精准的望远仪器——此时博物馆外的点点滴滴都尽收她眼底,同时唇角微弯,不由自主地挂上胜利的笑容。

     今夜不同寻常,听闻一件稀世珍宝将被秘密送往博物馆,而她一直缉拿的盗宝大盗一定会出现。

     “噢,我美丽的白狐夫人,我高贵的女王,我最最亲爱的!今天你都不休息吗?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是你的生日耶!”复式套房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穿着浴袍的男子缓缓步出,手里还端着两杯红酒,鲜艳的颜色衬得他好是迷人,颀长的身材,俊逸的面孔,肌肤白嫩如雪,乍一看,美得像个女人。

     女人回首,看一眼男人,眼角一勾,戏戏一笑,“贝尔,你今天穿这么性感,可是要勾引我?难不成你要把你自己当成生日礼物送给我?”

     “亲爱的,当然,你是我心中永远的女王,只要你愿意,我当然什么都原意给,包话我的人,我的心,我的一切。”贝尔一翻慷慨陈词,抛给女人一个媚眼,将红酒递上去,然后张开手臂,很亲昵的一揽她的肩膀,“亲爱的白狐夫人,不,应该是白狐女王,你是我的,对吗?”柔声如水,娇滴的像个女人。

     女人接过红酒,浅浅地抿了一口,戏笑敛起,眉头微皱,“贝尔,现在在工作,不是叫你来玩的,另外不要叫我的代号,这是命令。”她一边说一边很巧妙的避开男人的轻浮举动。

     “亲爱的,别搞这么严肃嘛,我不叫你代号就是了。让我想想叫你什么,对了川夏,叫你川夏。亲爱的川夏女王,不要忙了好不好?现在你是我们特工组的领头人,老大最器重你了,你是这世上最厉害的特工。”贝尔就像一块棉花糖,甜的腻死了,也娘的雷死人,说话同时,他已将手中的红酒放到旁边的几上,接着夺下女人手中的测远仪器,“亲爱的川夏,该休息了。”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出任务,那个屡屡犯案的盗宝大盗一定不能放过,相信这次秘密运来的稀世珍宝,他一定感兴趣。”女人自信满满地说道,忽而眉头又是一皱,眼里瞟出一道厉光,“不许叫我川夏,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我叫易川夏,暴露太多没对我们没好处。”

     “是,是,是,亲爱的上司,我亲爱的女王。”贝尔连连称是,一副没正经的样子,同时他顺势俯首,迅速地在女人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接着很享受的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好甜。”

     是的,她就是安东妮儿,世上最厉害的特工,今天是她最后一次任务,其实她已特工组的领头人,本可以坐在办公室享福的,只是她一直追踪几年的盗宝大盗又出现了,不除此人,必定为患,博物馆收藏稀世珍宝正好是个擒贼的难得机会。

     这个美丽的女人还有一个美丽而刚强的的名字——易川夏,今天贝尔叫起,勾起她的往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中的她,易川夏这个名成了父母留给她的唯一纪念,后来被老大(特工组的BOSS)收养带入特工组,她才被改了名:安东妮儿。

     突然啪得一声响打破了所有的宁静,只见贝尔捂着脸,一双迷人的眼睛瞪得老圆老圆,整个人石化了一般。

     另一边易川夏收回抬起的手,轻轻吹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个坏笑,撇一眼贝尔,弯眉挑得老高,脸上是洋溢着属于女人的野性,道:“敢偷吻上司?你胆子可真不小。”同时,她亦起身,大手一掐贝尔的下巴,清泉般的眸子里流动着诡异。

     “安东妮儿,你打我!”贝尔鼓了鼓嘴,一脸委屈,想挣开易川夏的束缚,但怎么也摆脱不了,她是最厉害的特工,手劲可谓不一般,而他不过是她的助理罢了,功夫底子可差远了。

     “不服?”易川夏勾眉,似笑非笑。

     “我——我——”贝尔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眼前这个女特工头头的脾气向来就像狂风暴雨,说变就变的,不过他有必杀技,气得皱成团的脸突然展开来,呵呵一笑,“好了,亲爱的安东妮儿,我现在在你的手里了,你愿意怎么处置都好,不过你若强行要了我,可要负责哦。”

     柔声滴滴,简直像个女人。

     易川夏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真想不明白,老大怎么派给她这么一个男助理,除也长相还不差,其他的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不过平时也恶心惯了,算了,也不为难他,手指一松,将其推开,“好了,真是恶心死人。”

     接着她又拿起望远仪器,继续监视对面博物馆的情况。谁料,一只大手猛得袭了过来,迅速将其拉倒在地,接着一个重物压了上来,再接着双唇被堵住,一阵狂吻——

     凭她丰富的作战经验,刚才的突然袭击,她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的应付过来,只是那刻,全身一阵酥软,瞬间被对方制住,待到用力挣开对方的唇吻,方才看清楚,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娘娘腔的贝尔,此时的他眼里是一阵阵的灼热。

     “贝尔,你干什么?是不是骨头痒了,欠揍!”易川夏喝道,本想借机挣开的,可是浑身软得不行,只能这样躺着被贝尔那家伙居高临下骑住。臭小子,老娘待会儿不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敢打你上司的主意,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贝尔出奇的平静,双手紧紧扣着易川夏的胳膊,头往前仰,整个身体几乎都要贴到她的胸前,“安东妮儿,我问你,在你眼里,是不是从来没把我当男人看?”他面红耳赤地问。

     易川夏忍不住扑噗一笑,“贝尔,说实话,你觉得你自己是男人吗?有时我真觉得你是女扮男装的,瞧瞧你这嫩白小脸,啧啧——”

     贝尔的眸光突然一沉,“安东妮儿,不,易川夏小姐,你会为你的话付出代价的。”音落,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上面还挂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珮,泛着幽幽的绿光,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玉中的上上品。

     易川夏很快意识到贝尔的不对劲,本想将其推开,可是全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没有,糟糕,刚才的红酒。“你到底是什么人?”女人冷静下来,挣扎无用,这药下得不轻。

     “这块玉珮你不认识了吗?不知是哪个朝代的东西,听说是稀世珍宝,送给你,当我的求婚礼物如何?”贝尔的脸色又变,狭长的眸子里夹杂着惬意和贪娈。

     “你是盗宝大盗?”易川夏大惊,出任务之前,老大已经把所谓的稀世珍宝的样子传真给她看过,就是这块,一模一样。

     “NO,NO,亲爱的川夏,怎么可能是我?”贝尔又恢复的了娘娘腔,“这玉珮是老大送给我的酬劳。”

     “老大?酬劳?”易川夏意识到什么。

     “亲爱的,你很聪明,应该猜得到。”贝尔的脸上绽出浅浅的笑意,“对,你一直缉拿的盗宝大盗就是老大了,今天的一切不过是个圈套罢了,实际上他是想以这块稀世珍宝收买我,叫我干掉你,因为你是世上最厉害的特工,世上能治得了盗宝大盗的人也只有你。”

     易川夏苦苦一笑,原来一切都是谎言,什么为正义而战的特工,都是空话,一直栽培她的人居然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盗,心里有一种莫大的失落,不过她很快清醒过来,此时不是伤心的时候,目前处于弱势,对付贝尔不能用强,只能智取,她怔了一下,嗲声嗲气地说道:“贝尔,你我相处这么久,难道你忍心杀我?”

     贝尔明显有了反应,手微微松了一下,脸上多了一点暖意,抬手开始肆无忌惮地抚弄易川夏的脸颊,“亲爱的安东妮儿,其实我一万个不忍心。现在我只问你一句,你喜欢我吗?”

     昏迷,又是这个问题。

     易川夏强忍,如今保存实力最要紧,美人计也得用一用了,一脸乖巧,“喜欢,当然喜欢。”她巧笑盼兮。

     “是吗?那现在就证明哦。”贝尔很满足地笑了,然后迫不及待的吻上易川夏的红唇。

     罢了,豁出去了,女人一边配合,一边搜索到那把被遗下的匕首,然后高高举起,当利器扎入贝尔后背的时候,同时听到“咚”的一声响,像闹钟的定时器,也就在那一瞬间,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房间一片火海。

     果然还是老大最狠,安了双重保险,势必要置她于死地,相信这屋里的定时炸弹贝尔是不知道的,直到死的那刻,他还依恋着她的唇——

     意识被黑暗淹没,火红的颜色慢慢淡去。

     不知过了多久,易川夏听到一个仿佛天外的声音,“皇上,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