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假装情侣

    更新时间:2018-09-12 18:05:10本章字数:1853字

    “苏絮,没事吧?”白莫搂着苏絮,怜惜地在她额前吻了一下。

    苏絮被白莫这样亲昵的动作吓了一小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答的话,更没想到白莫会在这里出现,居然还那么合时。

    “你……她怎么会是你女朋友?”林敏儿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声音小了些。

    “怎么了,你有意见?”白莫斜着瞟了林敏儿一眼。

    “怎么回事?”白莫轻揉着苏絮手臂被抓破的血痕,温柔地问着。

    “没什么,已经没事了。”镇静下来,苏絮知道白莫对她这么亲昵,是在演戏给林敏儿看,她浅笑答。

    她现在比较好奇林敏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态度转变。

    “那好,还想去哪里逛逛吗?咱们现在就过去。”白莫没有等苏絮回答,一把搂住她的肩,向店门走去。

    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扭过头,对着身后的林敏儿说:“有空的话,请转告林董事长,我不会和你联婚。”

    一句话,让林敏儿的脸色变了又变。

    林敏儿急忙跑上前,挡在白莫面前,她狠狠的瞪了下苏絮,眼中泛着恶毒的光芒。

    她面对白莫时立马恢复了柔弱的表情,焦急的道:“你不能这样,明明已经答应了的,我和爸爸都已经……”

    “你们怎样,管我何事。”白莫冷冷的带着苏絮绕开林敏儿离去。

    走出了店不远后,苏絮不着痕迹的避开了白莫。

    “师傅,谢谢。”苏絮看着他,嘴角笑的弯弯,“要不是你,估计一会我就得出糗了。”最起码那巴掌就躲不过去。

    “还疼吧?”白莫握住她的手臂,手指轻轻地抚着那两道划痕。

    “不疼。”这点疼对她来说算什么?

    “还是去买点创可贴吧。”白莫牵着她就要向路对面的药店去。

    “师傅,我还没那么娇贵。”苏絮无奈的笑了下,然后八卦的问,“师傅你要和林敏儿结婚碍?”

    “不是结婚,是联婚。”……有区别吗?

    “师傅你要和林敏儿联婚碍?”苏絮重新发问。

    “我爸爸和林董事长有一些渊源,这是他们那辈前定下的。在我这里,失效。”白莫直接向她解释。

    苏絮难得的再次八卦,“看起来,林千金对师傅很有那个意思呢。”

    白莫撇了下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愿。

    苏絮知趣的不再询问,改变话题。“师傅,一起吃顿晚餐?我请客,谢谢你刚才的救命之恩。”

    “油嘴滑舌。”白莫带着淡淡的微笑。

    “老实说,都不知道师傅你帮了我多少次了。对了,我刚跟王硕签了合约,合约也是多亏了师傅帮忙。”

    “不用这么客气。今天给瑞士打电话,我爸妈说雪尘偷偷提前了一周回到了国内,我现在正在找她。”白莫遥控解锁开近处的汽车。

    苏絮眨着眼睛道:“别担心,我知道她在哪。”

    白莫吃惊极了。

    “吃饭的时候再告诉你,先上车。”苏絮笑眯眯的先行跳到副驾驶座。

    白莫带着苏絮去了一间高级的法国餐厅,看得出来,他是经常去这间餐厅。

    从他一进餐厅到他们用餐完毕,餐厅里所有人都恭敬遵从,就连去洗手间时,服务员对苏絮也是礼貌客气得不得了。

    听完苏絮讲她和叶雪尘的相遇,白莫摇着头轻笑:“这个小雪,还说你和她同学重名?呵。”

    苏絮耸耸肩,笑:“别对她讲,我跟你说了碍。”

    “恩。”白莫喝了口柠檬水,问,“她住哪条路上来着?”

    “这个嘛……师傅,不能告诉你,雪尘准备好后自然会现身的,师傅也别急着到处找她了。”苏絮尽量在脸上表现出歉意。

    “那好吧。”白莫点头答应。

    “谢谢。”苏絮笑了,“说真的,雪尘做饭简直一流。”

    “你是不知道她小时候啊,每天嚷着要自己炒菜吃,菜还没学会,倒把厨房拆了好多次。”

    “不会吧。”

    “真的,她还逼着所有人吃她做的饭,结果呢,那天大家集体食物中毒。”白莫回忆起以前的事,表情哭笑不得的。

    “……呃,雪尘还真了不起。”苏絮忍着笑,肩膀微微轻抖。

    “从那以后,不管谁看见她端着盘子,都会绕道走。不过想想,也挺热闹的。”

    她很难把她所见所闻的叶雪尘,和T台上冷艳至绝的名模联系起来。

    “当时我们可不觉得好笑,简直是场灾难,家里每天鸡犬不宁,不知吓跑了多少个厨艺老师。”白莫故意皱眉道。

    “那雪尘就没想过要放弃?”

    “我这个妹妹啊,给自己定的目标,就一定要达到。跟你很像,苏絮。”白莫说着说着看起了苏絮。

    苏絮避开他目光,呵呵的笑:“那我可真幸运,品尝的是她成功之后的作品。”

    “是啊。”

    朦胧的灯光,两个人都笑了很多次,苏絮发现,其实白莫也很能讲笑话,尽管都是些冷笑话。

    晚餐过后,夜已经深了,白莫执意要送齐苏絮到家门口。

    “到了。”苏絮说着,白莫也把车子停了下来。

    “谢谢,师傅,晚安。”苏絮微笑向白莫道别。

    “晚安。”白莫坐在车里微笑道。

    苏絮转身走进小区,走了好一段路,就要拐弯时,她看到白莫的车子依旧停在大门口,丝毫没有要开动的意思,她甚至能感觉到白莫一直注视她的眼神。

    她站定,与轿车相互回视,然后她举起手再次向车内的人挥了挥,头也不回的镀步离去。

    躺在床上,苏絮睁着眼,发愣。心情变得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