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他说他是我相公

    更新时间:2018-09-12 18:35:23本章字数:2084字

    “喂,你快放手啊,快放开阿姐。”阿荷看着阿姐痛苦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也顾不上了,用尽全身的力气踢呀,打呀。

    “云儿,你这是在怪我吗?”突然那个男人深情款款的走到阿荷面前。

    “唉呀,你有病呀?”阿荷像突然被蜜蜂蛰了似的跳开,以看怪物的表情看着那个男人。

    “阿姐,你还痛吗?”阿荷心头的看着彩云手上那道红印,“阿姐,对不起,刚才我还乱说,早知道这男人有病,刚才躲开就好了。”阿荷同情的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心想,这人病的还真不轻,不但乱说话还会乱打人,真是危险分子。

    李烨看着完全不认识自己的依云,心头犹如插上了万根银针,他的云儿怎么了,为什么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还说他有病。

    “云儿,你告诉我,你怎么了?你怎么会连我都不认的了,这是我们的孩儿啊。”说着将小不点牵到阿荷她们面前,“凡儿,快叫娘,这就是娘。”

    “娘。”李凡大眼睛左看右看,显的很是疑惑,虽然爹爹说叫娘,但是这里有两个像娘的人,他不知道那个才是娘。还真难为他了。

    阿荷同情的看着搞不清谁是娘亲的李凡,心想,还真是可怜,看样子他爹的病一定同他娘有关,敢情他娘不在了,他得承受不了打击才会病成这样的,可是即使这样也不能见人就让孩子叫娘啊,真是可怜了。不觉得多看了李凡几眼,越看越是心酸,眼眶竟有些湿润了。

    彩云看了看那个男人,又看了看李凡,再回过头来仔细看了看阿荷,那,李凡看起来同阿荷还真有点像,尤其是那双精灵灵的眼睛。“”

    彩云轻拍拍了阿荷,“阿荷,我看这位公子恐怕是来找你的。”

    “什么?”阿荷惊恐的看着彩云,“阿姐,你别说笑了,你没听见他叫云儿吗?我还说他找你呢。”真是好笑了,那个男人明明叫‘云儿’吗,就算要找也得是找带‘云’字的啊,她叫阿荷又不是叫阿云,这里叫阿云的到是有一个,那就是阿姐了。

    “阿荷,你现在是叫阿荷不错,可是你敢肯定一年以前你不是叫阿云或是云儿吗?”彩云看着呆掉的阿荷笑道。

    “是哦。”阿荷一拍脑门,这才想起自己失忆了,阿荷这名字是失忆后才有的,那她失忆前叫什么呢?阿荷不由看了看那对看上去有点神经又有点可怜的父子,最后目光定在那个小不点身上,心想,难道我真是他娘?没理由的啊,如果我真是他娘,没理由这么可爱的孩子会不记的啊,(阿荷在想到这个小孩有可能同自己有关系后,自觉的将可怜升级为可爱了。)可是她啃了半天的手指也没想起来,她觉得还是可疑,如果自己真的是她娘亲,那岂不说明她不但是个不负责任的母亲,而且还是个失败的母亲,她拒绝当不负责任兼不失败的母亲。随即摇了摇头。

    彩云不用看也知道阿荷肯定想不出,要是能想出来早就想出来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了,还是问清楚再说吧。不行,她的亲自问问。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用那么肉麻的眼光看着我。”阿荷有点受不了走到李烨跟前。“咳,咳,你既然说我是你娘子,那你叫什么?我又叫什么?我的家住哪里了?”

    “我叫李烨,你叫方依云,我们住在长安。”

    “谁问你住哪了,我是说我住哪?”阿荷突然意识到人家好象也没说错,如果她他娘子,那他们肯定是住一起的,随即又道:“我是说我在嫁你之前?”

    “哦。”李烨想了想道:“在很远的地方。”

    看吧,她就知道这个人只是想占他便宜,那有做相公的不知道妻子娘家在哪,还很远的地方呢?再远也有个地名吧。

    “你能不能说清楚点,比方说什么镇或是什么村呀,还有我家里都有些什么呀?”

    李烨哑然,他确实不知道云儿住在什么地方,家里都还有些什么人,毕竟云儿来自一千年后,他又没去过那,他又怎么会知道云儿住在哪,家里又都有谁呢?

    “看吧,阿姐,他根本就是想占我便宜,如果他真的是我相公,怎么会不知道我家在哪,家里又都有些什么人呢?”阿荷呶了呶嘴,根本不相信李烨所说的。

    “我不是不知道,而是你家根本就不在大唐。”李烨一听依云根本不承认他,灵机一动。

    “不在大唐?”这点阿荷是阿荷怎么都想不到的,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家不在大唐。“那我家在哪里?”想想似乎好象哪里又不对,可是一直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见李烨不语,阿荷又道,“好吧,就算我家不在大唐,那我的家人呢?比方我爹,我娘啊?我总不可能没有爹娘吧?”

    李烨无语,他根本不知道千年后云儿的爹娘是否安在,更不知道她是否还有别的亲人。

    “唉,我就说吗,阿姐,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阿荷说着就要回去。

    “别走,云儿,你别再离开我。”李烨一把抱住正欲离去的阿荷。

    “你放手啊,我不是你娘子,你认错人了。”阿荷挣扎着,可却无法挣脱半分,“你快放手啊,我要喊了,快来人啊,有流氓啊,救命啊。”阿荷扯开嗓子喊叫着。

    “云儿,我不是流氓,我是你相公,云儿,你听我说。”李烨想让她冷静下来,还是站在一旁的任啸天机灵,伸手点了阿荷的穴道。

    阿荷瞪着眼看着另一个可恶的男人,呜呜,还说不是流氓,不但是流氓还是强盗,竟然点了她的穴道,太要恶了,心道,阿姐,你快救我啊,我就要被人抓住做压寨夫人了。

    “云儿,我解开穴道,你好好听我说好吗?”李烨怜惜的看着伶牙俐齿的阿荷,心里充满着感激,感谢上天让他终于找到云儿了。

    “如果这位公子不介意不妨去家里说话。”彩云走过去牵着李凡的手看着李烨。

    “李兄,我看不如听这位大姐的,这里确实不便。”

    李烨点了点头,抱着阿荷跟在彩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