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制衡

    更新时间:2018-09-12 18:45:10本章字数:1910字

     如果有人问,十天能发生些什么,那往大了说,十天能毁灭掉个一个世界,往小了说,十天起码能让两个陌生人稍稍熟稔起来不是?

     然而这种可能性,搁在森罗和冷红袖之间,无疑是没有可能的!

     十天里,随着森罗肩膀上的伤越来越好,冷红袖对他的戒备和冷淡也越来越深,手里的枪从最初的FTM,到随后的USP,到紧接着的改造版沙漠之鹰,最后甚至连加强型突击步枪M4都已经拿出来了。

     而森罗指望从这十天里,从她那里问出点什么事情来的打算,自然更别提成功了,到后来几天,他根本是连话都与她说不上了。

     不许与她并排走,更不让他落在她身后,而是必须在她身前走,无论他说什么,冷红袖都做到不动气,不出声,也不回答,把森罗也搞的很无力了,对这个女人是又恨又怕!

     现在不止冷红袖想早一点见不到他,他又何尝想继续见到这个女人?

     最初想要她的命的打算,也在这十天里充分尝到了踢铁板的滋味,晚上休息,这女人比他还要惊醒,白天行路更是快捷大步的不感觉丝毫疲累一般,接连十天吃那已经难以下咽的干粮,也没有皱一下眉头,除了赶路和必要,她能整日不发出一点点声音,安静的叫他从骨子里发出不可思议的赞叹。

     所以,十天,他除了知道她叫冷红袖,是个佩带着起码超过五把以上神器的女人之外,其他一无所知。

     眼看再有小半天,就能进入有人烟的山区了,两人也都意识到,要么分开,要么干掉对方,否则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但是干掉对方,两人心里都没有把握,彼此分开,总要有一方先走,但是他们又同样彼此不信任,这倒是一件超级麻烦的事情,可总不能就这么彼此绑在一起吧!

     “再有半天,就是边境的山城了,我们该分手了吧!”森罗顿住了脚步,不再往前行了。

     见他停下,冷红袖立即也在他身后三步远的地方停下,“可以,你随时可以走!”

     “你若对我下黑手怎么办?”森罗看似闲散的站着,其实全身都是防备的真气和法力。

     “你若跟在我身边,我更容易下黑手!”冷红袖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其实要论担心,她自己的担心更多,毕竟这条黑蛇妖不知道她根本是个在正常不过的人类,她自己总是知道的,他其实只要隐身隐在暗处,随时可以攻击和吃掉自己,而自己根本拿他没有半点办法,所以他们之间的起跑线,一开始就不在同一起点上,此刻反倒是他害怕自己下黑手了,真是笑话!

     不过也若非丈着心理对他的恫吓,自己的小命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吗?

     “不如,你先走,你看,你手里有枪,而我怕你的枪不是吗?你先走,我也不吃你,彼此公平,如何?”森罗转过身子看向冷红袖手里那杆黑黝黝的东西,一把比一把大,一把比一把看起来厉害,他想不忌惮都不行!

     “我不信任你!你也同样不信任我,这种话就不必说了!”冷红袖琢磨着是不是该先进城再说,也许人多的地方会好脱身一点,只是自己这副装束,倒哪里都很招眼,倒是件麻烦的事情!

     “冷红袖!”森罗饱含危险的低喊了一声,他已经受够了,他已经快要一个月没碰过女人,没尝到软玉温香的好滋味了,他现在不想和这么一个没有半点女人味,冷硬死气沉沉的怪人待在一起,他现在想要品尝到真正的女人的柔美,想要吸食那些散发着馨香的女人的颈动脉里的鲜血,而不是与她继续待在一起一前一后的走路。

     好吧,他现在可以原谅和容忍她这些天的无礼和轻蔑,也可以不去追究她一直让自己吃瘪受气的罪过,谁让她好歹救了他,所以就当两想抵过好了,他现在只想这个女人离开他的视线,走的越远越好!

     “森罗,你也许可以试着相信人类一次,不过我这个人类是无法相信蛇妖的,你不想死,我也同样想活,你可以现在就离开我的视线,我不杀你,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保证,至于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情,你若不信,那我们就只能先进城再说,等我们找到一个彼此都放心的分手方式,我们就分开!”

     这是冷红袖这十天来说的最长的一段话,森罗虽然很想反驳,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她说中的事实,他们都是不信任别人的人,就算是两方同时向不同的方向走,都会担心对方会突然间回身偷袭彼此的,所以除非有第三方进来破坏这个平衡,否则他们必须一直就这么互相监督着对方走着。

     所以再一次无法达成分手共识的两人,终于还是进了那座人口不是很多的山城。

     冷红袖绝美冰冷的面容配上她古怪的装束,以及森罗邪魅俊美又一派风流潇洒的身影,两人走在一起的组合,赚够了满满的回头率和注视率,森罗还好,似乎很习惯这样的被人注视,而冷红袖表面虽镇定,其实心里却极是反感。

     枪管已经被黑色的长风衣给遮挡住了,两人也从一前一后变成了两人并排着走的模样,森罗却不敢掉以轻心,那东西的口子一定正对着自己的腰部呢,何况这里是人来人往的街道,她固然不至于在人前杀他,而他却还没傻到在人类面前吃人的地步,所以依旧是彼此制衡着关系。

     直到他们两人走进一家酒楼,叫了一大桌子的菜,刚吃了没多久之后,这种制衡终于被一群来势汹汹的人给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