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风流皇帝

    更新时间:2018-09-15 02:40:13本章字数:3246字

     现在是天兴王朝,淳帝二年的冬月,皇帝路廷昊登基以来广纳后宫,除了皇后黎氏外,另有贵妃,辰妃,淑妃,贤妃云妃等妃嫔不下百人。

     身怀六甲的皇后却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即将临盆。

     “皇后娘娘奴婢这就去请皇上。”皇后带进宫的贴身婢女看着主子满头是汗,焦急道。

     “不……别去,有……有产婆……等生下……啊……”皇后痛的大叫。

     小梨子见主子生产的痛苦,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自从主子怀孕至今,皇上有半年未到未央宫了,真是太过分了。

     不管了,就算是死罪,今天她也要去找皇上。

     小梨子心急火燎的跑到了皇上的昭华殿,可是宫里没人,多方打听,她才从昭华殿的太监口中得知皇上今夜去了丽充容宫中。

     小梨子一咬虐待,丽充容住在西边的芳菲苑,不管了,为了主子,就算坏了皇上的好事,她也得去。

     芳菲苑中,路廷昊与新发掘的美人,陈佳丽饮酒作乐,他将香醇的美酒倒在美人胸前,美酒顺着美人曲线流淌,而风流皇帝则一路往下舔。

     “皇上,不要,好痒……”陈佳丽娇羞道。

     虽然嘴里说的好似是拒绝,但是那柔媚,妖气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在撒娇,路廷昊邪邪一笑,杯中剩下的酒尽数倾倒在美人胸前,而他邪气的舌尖飞快的吮过流淌的美酒……

     “你不能进去,小梨子,你站住。”路廷昊的贴身内侍见皇后宫中的小梨子硬闯了进来,急唤道。

     “放开我,臭小安子,放开我,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小梨子挣扎着大叫道。

     小梨子的声音很大,很响亮,正在与美人调情的路廷昊不觉得蹙起了眉,小梨子这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哪个宫的?

     “皇上,皇后娘娘就要生了,求您去看看娘娘。”小梨子眼看就要被拖出芳菲宛了,只得大叫道。

     “皇上,皇后要生了。”丽充容妩媚的笑道。

     “生吧,女人生孩子而已。”路廷昊不以为意道。

     “皇上,奴婢求您了,去看皇后娘娘一眼吧。”小梨子哭喊道。

     “真扫兴,不就是生孩子吗?”路廷昊有些气恼,生个孩子而已,不是有人说女人生孩子就像母鸡下蛋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真是的,皇后也是女人,不一定比别人矜贵。

     “皇上,恕奴才多嘴,皇后身子弱,您要不要过去看一眼。”皇上的贴身近侍小顺子站在门外轻声道。

     “进来为朕更衣吧。”路廷昊由床上坐起,意兴懒懒道。

     “皇上,真要去吗?”被撩拔的欲火焚身的陈佳丽很是恼怒的瞪向门边。

     这个时候可是最能体现身份的时候,如果今晚皇上能留在芳菲苑,那明日她的身份就水涨船高了。

     “毕竟是皇后,朕去看看,一会就来。”路廷昊在陈佳丽胸前狠捏了一把,相较而言,这温香软玉的胴体比起那嚎叫的场面要来得吸引人。

     更何况,路廷昊犹豫了,虽然他是皇上,虽然黎秋泠是皇后,但是他却不是她心中的那个人,而且这孩子是不是他的都不一定。

     “是啊,而且这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皇上还是去吧。”陈佳丽以退为进道。

     “去,不过晚点再来,先满足你。”路廷昊邪邪一笑,很熟练的压上了美人润滑的胴体。

     反正只是女人生孩子,如果快的话,他现在过去也生了,如果慢的话,一时半会也生不了,晚点再去也没关系。

     拿着皇上衣服的小顺手愣了下,放下衣服,低首退了出去。

     “唉、、”小顺子退至芳菲苑外,皇上什么都好,就是让女人伤透了心,虽然小顺心有心想维护主子,但是这次皇后分娩,皇上都不去,他这个做奴才的也看不过去。

     虽然路廷昊想着一会就去未央宫,但是经不起美人的温香软语,更经不住美人那火一般的热情,直至天明才离开芳菲苑。

     “皇上,直接上朝吗?”小顺子在芳菲苑外等了一夜,不见皇上离开,也未再见小梨子找来,那叫一个忧心,不过这次他聪明的没再说皇后。

     “今天的早朝退了,直接去未央宫。”路廷昊淡淡道。

     “是,奴才这就去宣布今日休朝。”小顺子心喜的应道,皇上总算要去看皇后了。

     陈佳丽一脸满足的送皇上离开芳菲苑,她就知道她在皇上心中是特别的,虽然皇后与贵妃的位子没有了,但是要升为宠惯六宫的妃子应该是极简单的事,最近这些日子,皇上可都是在芳菲苑过的,如果她肚皮争气点,也能怀上龙种,那马上就能一步登天了。

     陈佳丽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为了进宫,她爹娘可是花了一番心思,而且她为了能服侍好皇上,还特意到青楼学习了服侍男人的技巧,果然不是白学的。

     “小顺子,昨个夜里可有未央宫的人来报喜?”路廷昊一路往未央宫,一路问小顺子。

     “回万岁爷,除了小梨子来过的那一次,再也没人来过。”

     “那多半是还未生。”路廷昊自我安慰似的轻道。

     “皇上,您可还记的上次到未央宫是什么时候?”小顺子冒死问道。

     或许皇上不记的,但是小顺子记的可清楚,上次皇上到未央宫是在八个月前,那天皇后还晕倒在皇上怀中,但是醒来后,皇上得知皇后娘娘怀孕就再也没去过了。

     “记的,凌风要走的时候,那天凌风入宫向太后请安,尔后到未央宫向皇后辞行。”路廷昊冷道。

     “皇上,那天……”小顺子不禁汗滴滴,跟在皇上身边多年,听皇上这语气,似是在怀疑皇后与南亲王有JQ,无怪乎这么久不去未央宫,看来这次皇后真要冤枉死了。

     “那天什么?那天朕去的时候,皇后眼中可是挂着泪的,世人皆知皇后与南亲王路凌风是青梅竹马,郎才女貌,若不是先皇赐婚,朕也不想横刀夺爱,只是既然她已经是朕的女人,就当守本分。”路廷昊有些怒道。

     “皇上,奴才曾听小梨子说过,王爷与皇后娘娘之间是清白的,他们……”小顺子欲为皇后做解释,但是却换来路廷昊更深的愤怒。

     “回昭华殿。”这下不得了,路廷昊连未央宫都不去了。

     “皇上恕罪,奴才多罪,奴才该打,请皇上去未央宫看看皇后娘娘。”小顺子知道是自己的话惹得皇上不高兴了,忙跪地掌嘴。

     “小顺子,你跟在朕身边也有十年了吧,怎么还是这样,皇后是什么样的人,她与凌风之间有没有暧昧这些事不是你一个奴才该问的,念你初犯,朕就不予追究,若再有下次,再怪朕不念旧情,将你送去宫。”路廷昊沉着脸冷道。

     虽然路廷昊与路凌风不是一个娘,但是当年,路廷昊的生母文贤皇后在路廷昊年幼时即离世,皇上将身为太子的他转给路凌风的娘-容妃抚养,光是这份恩情,他就不能对南亲王路凌风怎么样,更何况只是一个女人。

     “奴才知道,奴才以后再也不嘴贱。”小顺子心惶惶道。

     将心中的怒意在小顺子这发泄完后,路廷昊换上笑脸到了未央宫。

     “奴婢叩见皇上。”一到未央宫外,一大排一大排的宫人即跪下行礼。

     “生了吗?皇后可安好?”路廷昊凝眉问宫人。

     “啊……”就在这时,内殿传出了皇后揪心的叫声。

     路廷昊脸一沉,抬步往殿内去。

     “皇上留步,产房里血气重,皇上不可入内。”太后一脸焦急的由里面走出。

     “太后也在此?”太后的出现让路廷昊怔了下,对于自己昨夜贪欢未来未央宫深感愧疚。

     “皇上,哀家昨晚就来了,皇后身子弱,已然难产,为何不早些来。”太后是过来人,深知这个时候,路廷昊对于正在分娩的太后有着多重要的意义。

     “朕错了。”路廷昊很温和的低首向太后歉道。

     “皇上,皇后辛苦了一夜,你在这与她说几句话,给她点力量吧。”太后眼中尽是担忧。

     “皇后,朕来看你了,你一定要努力,朕会一直在这陪着你。”路廷昊发自内心的向内室唤道。

     “皇上,臣妾一定……啊……”皇后的唤声真是让人揪心,太后听得又是一阵心疼,也顾不上皇上在这,又进去了。

     路廷昊在宫内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是说女人生孩子易容易吗?怎么都一晚上了还没生出来。

     在这之后是皇后一声低过一声的尖叫,想想也是,叫了一晚上了,那还有精力。

     “哇,哇……”午时,一阵嘹亮的哭声传入路廷昊耳中,淳帝的第一位皇子也终于降生了。

     不一会,太后抱着红扑扑的小婴儿由里面走出来。

     “皇上,快看看,小皇孙与皇上当初长得可是一个样。”在后笑着将小婴儿抱至路廷昊眼前。

     路廷昊看着皱巴巴的小婴儿,实在难想象自己小的时候长得这副丑样,他不由看着太后,心道:太后是不是想说这孩子与凌风小时候长得一样呢?

     “皇上,有没有想好皇孙的名?”太后笑得嘴都合不拢,总算做奶奶了,这种新奇的感觉让失夫的太后又感受到了生命的活力。

     “太后,这取名是大事,容朕想想。”路廷昊笑着回道。

     那次皇后靠在凌风怀中哭泣的一幕又爬至心头,而且在那之后凌风就离开了京城,而他心里的疙瘩也就更大,如今这刚出生的孩子实在看不出来像谁,他心里的疙瘩仍在。

     “皇上说的也是,孩子哀家先抱着,皇上快进去看看皇后。”太后笑着让路廷昊进去安慰自己的侄女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