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皇上成弃夫

    更新时间:2018-09-15 03:00:16本章字数:3386字

    “皇上,您还好吧?”御前侍卫沈乾解开皇上穴道,拉出了塞在皇上嘴里的大红花,忍着笑问。

    “好,朕好的不能再好,你家那野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野。”李玉麒那恨恨的神情,怎么看都是不能说叫好。

    沈乾在心里为小妹祈祷,她也真是太大胆了,竟然在新婚之夜算计了皇上,唉,这下宫里同府里都不得安宁了。

    “皇上,丫丫野不野皇上比谁都清楚,可是皇上还是选择她,这叫什么?”沈乾站在李玉麒身前像是提醒她。

    虽然沈乾从不觉得妹妹有母仪天下的福气,但是那可是皇上亲自选的,在皇上下旨之前,他甚至很好心的,站在朋友,臣子的立场劝过他,可是皇上偏生迷上了野丫头,而且不是迷一日二日了。

    “沈乾,你想笑就笑吧,总之,你这个国舅是当定了,她再野朕也能驯服她。”李玉麒对着沈乾宣誓似的说道。

    因为沈乾从小就是皇子李玉麒的伴读,在他登基后,很自然的就成了御前侍卫,也是因为沈乾的关系,在今晚逃跑的皇后沈茗香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她,只不过不是以李玉麒的身份,而是以王奇的身份。

    “皇上,虽然你与小妹已经行过大礼,但是身为人臣,臣还是要劝皇上一句,放弃野丫头,重选个合适的皇后吧,我们沈家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的。”虽然是自己的妹子,沈乾还是觉得她不适合皇上。

    “不可能,早在十年前朕就认定她了,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朕也要将她绑回来。”李玉麒双眼喷火的看着大红的凤袍。

    “唉,皇上,小妹的性格,只怕你追得紧,她逃得更远,而且她现在在气头上。”沈乾担忧的叹道。

    早在皇上颁旨的时候他就提醒过皇上,虽然小妹认识皇上,但是皇上在她面前一直是王奇,而不是刘玉麒,更不是皇上。

    不过依小妹的性格,就算皇上告诉她真名,她也不会想到他是皇上,只是、、、、唉,好头痛,只怕爹娘知道后会更头痛。

    打发走了李乾,但是李玉麒却无法平静,原本今天是他大婚之日,可是他的女人,他的皇后竟然跑了。

    李玉麒不免有些后悔,当初根本就不应该教小妮子功夫,尤其是点穴功,在今晚之前他都没想过他教沈茗香的点穴功竟然首次用在他身上,而且是在这样的日子。

    在几个时辰前,一切仪式完成后,当他激动无比的走进‘甘露殿’,当他心心念念的想着给她惊喜的时候,她竟然给了他更震惊‘惊喜’,而且是史无前例的惊喜。

    李玉麒知道他应该很生气,很愤怒才对,可是他却没有,心里竟然还有理当如此的兴奋感。早在选定沈茗香那丫头的时候就有心里准备了,早在下圣旨的时候他就提醒了沈家人。

    只是,李玉麒还是没想到野丫头沈茗香敢点他的穴道,在大婚的日子扔下他这个‘皇帝相公’跑路,置他这个皇帝的颜面如不顾,可是这感觉真,真是很刺激。

    李玉麒坐在龙椅上,看着自己方才无意识中勾勒出的仕女图,怎么还是野丫头?唉,看来他真是太纵容她了,得好好治治她才行。

    看着美人图,李玉麒脑中有了更‘惊喜’的教训方法。

    “来人。”李玉麒大声道。

    “皇上,奴才在。”站在旁边打瞌睡的小尘子一惊,忙上前应道。

    “传朕旨意,立即发公文到各州县通缉沈茗香。”

    “啊!通、、、通缉皇后娘娘、、”小尘子显然以为还没醒,愣愣的看着皇上,张开的嘴巴愣是没合上。

    “对,通缉皇后,朕要让她无处可逃,朕要让她乖乖的回来认错。”李玉麒脸上是极不正常的坏笑。

    老天爷呀,观音娘娘呀,是不是奴才听错了,皇上要通缉皇后,这、、、这、、、皇上是不是气疯了?

    “小尘子,还不快去,愣着干什么。”李玉麒剑眉蹙眉不悦的瞪向小尘子。

    “都以为姑娘我好欺负是吧,快将门打开。”宫城西门,娇俏中带着些许愤怒的女声从门缝里传出。

    “姑娘,你不如直接杀了我。”侍卫看了看倒地的同僚,咽了咽口气后闭上眼怯道。

    “想死?”小姑娘娇笑道:“你以为死很容易吗?本姑娘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死不成,当然,会让你更不想活,嘿嘿,我数到三,要是你再不开门,姑娘我就开始了,一、、”

    侍卫身体明显的抖了下。

    “二、、、看来你很想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嘿嘿、、、、”

    “不,我开,我开、、、”侍卫感觉到有什么滑滑的东西顺着脖子钻了下去,惊恐道。

    “这就乖了,开门吧,开了门,小乖就不咬你了。”小姑娘笑得很贼,很得意。

    侍卫哭丧着脸拉开了门,并没有完全打开,小姑娘侧着身从门缝出去了。

    “小乖,回来了。”

    小姑娘笑眯眯的看着侍卫肩上那对同样带笑的小绿豆眼。

    “嗖、”小绿豆眼‘飞’了过去,但是侍卫却晕倒了。

    很显然主人养出来的宠物性格应该差不到那去,‘飞’过去的小东西竟然是一只银色的‘虫’,但是却有一条很不一样的尾巴,尾巴竟然是红色的,而且红的很耀眼,刚才它‘飞’向主人时,还故意用尾巴‘非礼’了一下侍卫,也怪不得侍卫会晕倒。

    “小乖,下次不准这么顽皮,走了,我们离开这里,我要去找属于我的阿奇。”小姑娘眼里含着泪,看着漆黑的夜空闭上眼道。

    这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完婚的沈茗香,当今天子李玉麒的正牌皇后,可是她为什么要在大婚之日离开呢?

    这就要从一个月前说起,甚至更远,小姑娘姓沈闺名茗香,乃忠王府的小郡主。

    一个月前,忠王府接到圣旨,当今圣上亲点叫王府的的小郡主沈茗香为后。

    接到圣旨已经有二十天了,正牌皇后沈茗香却苦着小脸。

    “爹,娘,你们不能这么对女儿,我不要嫁进宫,我要嫁给阿奇。”沈茗香已经跟在爹娘屁股后面抗议了N多天了。

    可是忠王爷与王妃丝毫不理会,即使王妃有时想劝劝女儿也被夫君凌厉的眼神吓回了。

    “爹,你们要是非逼着我嫁进宫,那我就死给你们看。”沈茗香已经哀的累了,嗓子都有些沙了,可爹娘仍然没半点反应,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准备以死退婚。

    “丫丫(女主小名),娘也不想将你嫁进宫中,可是、、、可是这是圣旨,而且、、、”王妃眼眶有些湿润,做娘的谁会想将女儿往宫里嫁,可是圣命不可违。

    她也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看上她家的野丫头,整个京城,有谁不知他们忠王府有个不听话且淘气的野丫头,可是,可是皇上偏偏选中了他家的野丫头,有什么办法呢?

    “女儿不管,就算是皇上也不能逼婚。”沈茗香撅着小嘴气急道。

    “死丫头,皇上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也是我们沈家的福气,你怎能如此不识抬举。”王府的当家人-忠王沈之助一脸平静的看着小女。

    女儿的性格脾气,做爹娘的自然清楚,十几岁的黄毛丫头,还学人以死相逼,平时手划道口子都会哇哇大叫的人,怎么可能会自杀,沈之助这个做爹的叫将女儿的性子摸得一清二楚。

    自杀是不大可能,逃婚都是有可能,只有几天就是大婚的日子了,他还真有点担心,只是他有些不解,好像皇上也很懂他女儿,在下圣旨的同时竟然提醒他们好生看着女儿,别让她逃了。

    “爹,我的亲爹,我们家的福气够了,不差这一点,要不,你现在随便收个干女儿,让她嫁进宫里好了。”沈茗香见老爹不为所动,三两下爬起来跑过去抱着老爹的腿哀求道。

    “荒唐,你个不孝的丫头,你是不是想爹被祖宗赶出宗室,这种欺君的事能做吗?”沈之助虎眼瞪着女儿气道。

    “爹,这不叫欺君,这是救人,您想想,要是你女儿我嫁进宫,没准三两天就会被皇上砍了脑袋。”沈茗香抱着老爹的腿继续游说。

    即使沈茗香抱着老爹的大腿叫亲爹也没能动摇沈之助。

    其实忠王爷也不太想女儿嫁进宫,正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可是皇上就是女儿口中的阿奇,见女儿一再吵闹,沈之助曾有几次想将这个真相告诉女儿,但是想到皇上的警告,他还是忍下了,再几天就是大婚的日子了,待女儿知道皇上就是她喜欢的阿奇后一定会感激他的。

    沈之助这么一想也就安心了,闹就闹吧,再由着她闹几天吧,以后进宫了,只怕想她闹她都不会闹了。

    小郡主的闺楼里,沈茗香正拿着飞镖不停的射墙上的写着皇上的画像。

    真是可怜的孩子,就算她一天射一千次,一万次,那个被叫做皇上的男人也不会死的。

    “郡主,你都射了大半个月了,是不是可以消消气了。”婢女小鱼儿忍着笑劝道。

    “这些如果能射到他身上我才会消气,或者他现在立即废了那个鬼圣旨,凭什么要我嫁他,皇上就能‘为所欲为’吗,我偏不嫁。”沈茗香将手上最后一把飞镖射出,正中画像的咽喉。

    “郡主,要是让皇上知道你天天射他,我们忠王府有可能会被满门抄斩的,再说了,皇上应该很年轻,既然不是老头子,郡主嫁过去有什么不好。”小鱼儿在心里偷偷加了句,除了皇上,估计这天底下也没人敢娶郡主这般的野丫头。

    “是吗?小鱼儿,既然你觉得嫁过去没什么不好,那你就代主子我嫁过去如何?”沈茗香嘿嘿的奸笑,找人代嫁未尝不是个好办法。

    “呵呵、、”虽然习惯了郡主的说话方式,小鱼儿还是差点吓晕,她学着沈茗香的表情,僵笑道:“奴婢命薄福浅也没贵气,那敢奢想,其实、、、”

    “没有其实,你嫁过去,我给你当丫头。”沈茗香看着小鱼儿算计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