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我要逃婚

    更新时间:2018-09-15 03:00:16本章字数:3874字

    沈茗香没敢去找她的王爷的爹,而是将这个计划告诉了亲爱的娘,希望能得到美女娘亲的支持,只可惜,娘亲听着脸就白了,沈茗香一看,肯定没戏,只得摸摸鼻子回房另想他计。

    眼看后天就是逼嫁的日子了,沈茗香实在是无计可施了,一咬牙决定冒险逃婚,虽然月前刚接到圣旨的时候她就想过,而且也逃过,只是很悲惨的被抓住了,还没出京城就被抓回了。

    这次,沈茗香想好了,她要扮成男人,这样应该就不容易被抓吧?

    沈茗香打定主意后,着手找男装,要出府买衣服很显然是不可能的,让小鱼儿去办,一准很漏嘴的,那丫头对大哥几近痴迷,只要大哥一个眼神她就会叛变,还是自己来好些。

    原本她是打算偷哥哥们的衣服,可是偷到后却发现太大了,最后只好将目标锁在刚入府的小厮身上。

    “小乖,可惜你没有手,要是你去发,姐姐我绝对放心,可惜呀,可惜。”沈茗香趴在床上与一只白色的‘壁虎‘对视。

    小乖是王奇送给沈茗香的,其实是一种蜥蜴,番邦进贡的,只是沈茗香一直当它是壁虎,特别的壁虎,因为它身子是白的,白的几近透明,可是尾巴却是红的,而且是红得耀眼的那种,只是它很小,小的像壁虎。

    小乖像是听明了沈茗香的话,伸出爪子在沈茗香面前抓。

    “算了,算了,就你那小爪子别说拿衣服了,豆子都拿不住,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你帮姐姐看着小鱼儿,别让她发现。”沈茗香伸出尾指与小乖做拉勾状。

    傍晚,趁着大家吃饭的时候,沈茗香终于顺利的偷到了男装,而且还很合身。

    “嘿嘿,小乖,我们胜利在望。”午夜,沈茗香悄悄起身,先是点了小鱼儿的睡穴,尔后换上衣服,再袋上小乖,蹑手蹑脚、、、

    小乖站在沈茗香头顶,小眼滴溜的四处张望,一人一宠站在墙角,虽然墙有点高,但是对于沈茗香来说算不得什么,虽然她不是武功盖世的侠女,但是一堵墙还是难不到她的,她可是学过轻功的。

    “小乖,我们只要过了这道墙就自由了。”沈茗香看着围墙,说完吸了口气,‘嗖’的一下就上了墙头。

    “你确定吗?”无奈的男声从院中的大树上传来。

    “啊、、、大、、、哥、、”随着那声大字,沈茗香已经从墙上掉下来了,那个哥字,是她趴在地上吐出来的。

    “丫丫,明天就是大婚了,你这是要去哪?与阿奇私奔吗?”沈家的老大沈煜从树上‘飘’下,无奈的看着趴地的‘小妹’。

    “臭大哥,我都摔成这样了,你还笑。”沈茗香趴在地上歪着脑袋瞪向大哥。

    “那样更好,你将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瘸子皇后,应该会很有意思。”一袭白衫随着嘲讽声音出现在沈茗香的视线。

    在白衫后面,还有她亲爱的爹娘,以及一些家仆。

    “呜呜,我真的瘸了。”小哥的话提醒了沈茗香,如果她瘸了是不是就不用嫁了。

    “小妹,我看你需要爹将你打瘸。”一袭白衫的沈航双手环抱戏谑的看着趴地不动的沈茗香。

    “爹,你看,小哥欺负我。”沈茗香没法再装了,索性坐起,嘟着嘴请求老爹主持公道。

    “女儿呀,明天就是你与皇上大婚的日子,你这一走,你让爹娘明日如何向皇上交代。”王妃一脸无奈的看着小女。

    “娘,你太纵容她了,这可不是交代的问题,她要是今天逃了,那可是欺群,蔑君,可是会满门抄斩的。”沈航细长的眼睛,不敢苟同的看着沈茗香。

    “我才不是逃,我就是不嫁,皇上又怎么了,我就是不嫁,我不喜欢他,我讨厌他、、、”沈茗香大叫着发泄被抓的尴尬。

    沈茗香被沈航拎回了闺房,而且他还光明正大的躺在她的床上,而沈茗香则可怜的坐在椅子上,当然了,她并不想坐,只是被坏哥哥点了穴道。

    不能说话,不能动,只能用那双圆又大的黑眼睛瞪着床上的坏哥哥。

    天亮了,府里开始热闹了,沈茗香知道自己再也没机会逃了,真的很不甘心。

    不一会儿,宫里也来人了,沈茗香很想大叫大喊的宣泄一下心中的愤恨,只是聪明的家人不再给她任何机会,从化妆到上轿,再到宫里,她的穴道一直被点着。

    ‘沈航,你给我记着,我一定会报仇的。’这是沈茗香在上轿前以眼神向沈航的宣战。

    她决定从今天开始与沈航断绝兄妹关系,从今往后沈航就是她的仇人。

    尽管再怎么不愿意,凤辇还是载着沈茗香进了皇宫,知道再怎么抗议也无事于补,沈茗香干脆什么都不想了。

    其实让沈茗香生气的不仅仅是这婚事,让她失望的是心上人阿奇,自从一个月前分手后,她就再也没见到阿奇,沈茗香一直在问,难道阿奇也知道她要嫁进宫了吗?

    沈茗香不免有些怪罪阿奇,就算她要嫁人,那他也应该来见她一面,至少也应该来‘恭喜’一下吧。可是阿奇竟然没来?沈茗香想着心就疼,索性闭上眼不再想了,反正人都进宫了,想什么都没用了。

    折腾了近一个月了,真的好累,反正现在已成定局,沈茗香闭上眼,打算将这一个月失去的睡眠补回来,她已经打定主意不正眼瞧‘狗皇帝’了,反正有这么多人搀着,反正有凤冠遮着,不会有人知道的。

    就这样,沈茗香,在半梦半醒间完成了她与皇上的婚礼,自从下凤辇到甘露殿,沈茗香一直都闭眼补眠,任凭礼仪官喊什么,她都睡她的,没看任何一眼,包括即将成为她夫君的皇上。

    甘露殿内,宫人们忙碌着,而已经成为他们主子的沈茗香则嫉妒的看着他们,太可恨了,她都已经被绑进来了,而且已经完成了仪式了,竟然还没有人来解开她的穴道,难不成这是皇上给她的下马威?

    沈茗香气炸了,脖子被沉重的凤冠压的快折了,身体也麻木了,如果再没有人来解开她的穴道,那今天很有可能会成为她的忌日。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沈茗香在心里狂喊,所有人都是傻的吗?没看到她现在是多么的痛苦吗?竟然没有人走过来帮她,最最可恨的是她的小鱼儿,她明知道她的穴道被点了,却没事人一样站在旁边,太没义气了。

    疯了,快要疯了,那个被称做‘皇上’的男人根本没诚意娶她,到现在没见人来,不知道她快饿死了,累死了,憋死了吗?

    就在沈茗香不停的诅咒中,终于有了大动静,甘露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接着所有的宫人都跪下了,口里喊着‘恭喜皇上’。

    沈茗香有点激动,但绝不是新嫁娘那种喜悦的激动,而是终于可以自由的激动,只可惜头上盖着凤帕,暂时看不清那位‘皇上夫君’的庐山真面目。

    不过,沈茗香不在乎了,管他长得是歪的还是斜的,只要他现在过来解了她的穴道,她都会很感激他,至少不会让他‘死’得太难看,她会手下留情的。

    “你们都退下吧。”皇上李玉麒沉声遣退了宫人。

    虽然沈家的人并没有告诉他丫丫被点了穴,但是他一早从她僵硬的动作中看了出来,而且今天的丫丫太安静了,安静的不像他的野丫头,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动不了,说不了,否则只怕这会宫里早翻了天了。

    李玉麒暗中发笑,估计他的皇后,他的野丫头将会是第一个被点穴成婚的新娘,第一个嫁的不情不愿的皇后吧。

    他清了清嗓子,回复正常的声音走至沈茗香面前。

    “皇后是否对朕不满意,为何一字不语?”李玉麒忍着笑意问。

    沈茗香猛一惊,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肯定是饿晕了,这声音虽然是阿奇,但是、、、、

    未给她细想的时间,盖头被掀开头了,风流倜傥的心上人就站在她面前,沈茗香呆掉了,因而当李玉麒解开她穴道时,她依然未有感觉,只是傻傻的看着笑得异常暧昧的‘阿奇’。

    “你、、你、、你是、、、”沈茗香虽然找回了声音,但是却颤抖着说不出话。

    “我就是你的阿奇,当然,朕也是皇上。”李玉麒笑着寒了个生饺子到沈茗香口中。

    “你、、、阿奇?你,你竟然骗我、、、”沈茗香差点咽死,直接将饺子哽了下去,手指着李玉麒满面通红的怒问。

    “朕没有骗你,只是要给你一个小小的惊喜。”李玉麒笑得很无辜。

    他确实是好意的想给她一个惊喜,此生最大的惊喜。

    “惊喜?阿奇,皇上叫什么?”沈茗香,怒瞪杏眼,质问李玉麒。

    “朕的全名是李玉麒。”李玉麒边回应边喂李茗香。

    按嬷嬷们说的,丫丫应该嚷着生的才行,可是这丫头好像没感觉。

    “走开,李玉麒,你太过分了,竟然骗了我十年,你太可恶了,竟然、、、呸、、、你竟然给我吃生的、、、”后知后觉的沈茗香终于感觉到口中的饺子不对味了。

    “丫丫,我没有骗你,你叫我阿麒也没错,朕不介意。”

    “你不介意,可是我介意,臭阿奇,竟然骗我,我打死你,打死你、、、”沈茗香气得直捶打李玉麒。

    竟然骗了她十年,最可恨的是她竟然最后一个知道阿麒的身份,当她在王府里要死要活不愿嫁的时候,他肯定在偷着笑,怪不得她在家里出糗时,沈航笑得那么暧昧,原本他们都知道,只有她一个傻瓜被蒙在鼓里,太可恨了。

    “阿奇,不,不对,你叫李玉麒,李玉麒,是不是你让沈航点我穴道的?”终于自由了,沈茗香开始找罪魅祸手。

    “朕可以发誓,绝对没有。”李玉麒同情的摇首。

    他是真的没叫沈家的人点穴,他只是在颁旨的时候,向沈家人提了个醒,让他们小心有人爬墙而已。

    “为什么一个月都不去找我?”丫丫瞪着装无辜的李玉麒,手点着他胸膛问。

    “朕要筹备婚礼,皇上结婚,不同于一般人,有很多事要做的,一个月没见你,我忍得很辛苦,不过都值得的,今天,你终于是朕的人了。”李玉麒捉住丫丫的手,很满足道。

    “谁是你的人,我告诉你,我不嫁。”沈茗香挣开手,扯下凤冠怒砸道。

    “丫丫,我们已经拜过天地了,而且立后仪式也都完成了,你现在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李玉麒有些不高兴了,虽然知道丫丫说的是气话,但是当她说不嫁时,他心还是一紧。

    “那你现在就休了我,反正想当皇后的人很多,想嫁你的人肯定也很多,不差我一个人。”丫丫似是想到李玉麒皇帝身份背后意味着什么,很是委屈的坐在床上,堵气似的说道。

    “丫丫,收回刚才说的话。”李玉麒的脸黑了。

    “不要,李玉麒,这后宫是不是还有很多女人?”丫丫的野脾气上来了,她突然想到皇帝有三宫六院,虽然他今天才娶皇后,但不保证宫里没有别的女人,妃啊,嫔啊什么的肯定会有的。

    李玉麒脸有些红,男人有女人很正常的,但是被丫丫这么一问,他竟然很愧疚,竟然觉得有女人好像是罪大恶极的事。

    “李玉麒,我不嫁,我要回家。”丫丫虽然粗枝大叶,但并不笨,从李玉麒那红白相交的脸上她知道后宫肯定有女人,而且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