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怒撕通缉令

    更新时间:2018-09-15 03:00:16本章字数:3157字

    沈茗香气疯了,想都没想就往人多的地方冲,入眼的竟然是她女装的画像,她脑中一炸,冲上前猛的撕下。

    “有人撕皇榜了、、、、”

    “好大胆的小子、、、、”

    “快报官、、、、”

    各种各样的声音传入沈茗香耳中,只有最后那句报官让她清醒,她现在是通缉犯了,可是她还傻傻的站在这,赶紧跑啊。

    当中出现跑的时候,沈茗香脚已经有了意识,只是围观的人好像存心看她出糗,一个比一个围得紧,她根本出不去。

    “谁撕榜了,好大的胆。”随着说话声,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沈茗香的头看了,看这情形,多半是官差来了,这下惨了,虽然前面有路了,可是逃不了了,逃不了怎么办?那就打吧?

    “小乖,上、、、”眼见人就要来抓她了,沈茗香只得拿出杀手锏小乖。

    通常有点常识的人看到小乖都会躲的,一来小乖的样子让人有点怕,再来它那红尾巴似在提醒大家它有毒。

    “救命,我中毒了、、、”

    有人倒下去了,但是沈茗香敢发誓,那人是装的,小乖根本不会咬人的。

    可是不管他有没有中毒,人群已经乱了,大家吓得往外窜。

    “小乖,快,这边。”沈茗香猫下身子,接过跳回来的小乖,从人群中有惊无险的钻走了。

    钻出人群,沈茗香还是不放心,握着小乖又跑了一条街,这才停下来。再回首,人群依旧混乱,都往外挤,结果都还在挤。

    “小乖,你刚才是不是真的咬人了?”沈茗香不放心的问。

    小乖小眼睛不停的转,在她手上跳来跳去,显然是觉得自己被冤枉了。

    “小乖,你到底有没有毒,万一你真有毒、、、、”沈茗香看着小乖,犹豫着要不要以身试毒。

    “它有没有毒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怎么谢我这救命恩人呢?”一道戏谑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

    “谁?”沈茗香惊回首。

    方才身后明明没人,这会怎么突然就冒出了一个臭男人。

    “当然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刚才要是没有我假装中毒,这会你可能已经进大牢了,你说要怎么谢谢我这个救命恩人呢?”男人环胸笑看着沈茗香。

    “我又没让你救。”沈茗香红着脸瞪道。

    “唉,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多没良心的,我牺牲自己相救,竟然还不领情,看来,你确实应该进去反醒反醒。”男人似乎真的有些生气,说话的语气不再友好。

    “你那有,而且小乖根本就没有咬你。”沈茗香有些气结,这世上怎么有如此厚脸皮的人。

    好吧,她承认他确实算得上救命恩人,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我看我还是应许告诉官差弥补我刚才犯的错。”男人说着走出巷子圈手喊道:“差大哥,刚才、、、、、、”

    “啊,不要、、”沈茗香一听急了,跳过去就要捂人家的嘴。

    “反正你也不在乎,而且看你的样子确实欠管教。”男人扣住沈茗香的脸,坏笑道。

    “好吧,恩人请受小的一拜。”沈茗香心不甘情不愿的向男人鞠躬。

    “这个,太假了,真要报恩,来点实惠的,比方说先请恩公号顿饭。”男人笑眯眯道。

    沈茗香看到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可是她却不敢伸手去打,谁让她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呢。

    又回到了酒楼,不过这次没有坐在大堂,而是被‘救命恩人’拽到了包房。

    “恩公,您能不能少点一点,这么多,我们两吃不完的。”沈茗香看着满桌的美味,苦着脸道。

    这么一桌子饭菜,得多少银子啊,虽然她付得起,但是她以后也还要过日子呀。

    “没关系,吃不完可以打包。”男人抬眼笑眯眯道。

    沈茗香的脸黑了,打包?她的银子,她的荷包。

    虽然很饿,虽然有满桌子丰盛的美味,但是沈茗香却没胃口,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呀。

    “菜不合胃口吗?那再叫别的。”男人体贴的笑道。

    “不,不用了,很合胃口。”沈茗香一听他还要叫,赶紧拿起筷子猛夹菜。

    “哈哈哈……”男人大笑,小姑娘真可爱,让人忍不住就想欺负。

    “笑什么?”沈茗香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

    “小兄弟,你很可爱,怎么称呼呢?”

    “可是你很讨厌。”沈茗气不客气的回道。

    “哈哈哈……在下姓刘,刘天茗,你可以叫我、、、”

    “刘公子,吃饭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说话?很影响食欲。”沈茗香见这男人说过不停,实在心烦的很。

    “我更喜欢你叫我天茗哥哥。”刘天茗厚颜笑道。

    “恶,请问刘大哥,我吃饭了,可以走了吗?”沈茗香实在受不了这人的恶心劲,不打算再与他同桌共食,今天倒霉她认了,但是这样的男人,最好以后都别再碰到,比她家沈航还要恶心。

    “饭没吃完多浪费吧,再吃点吧,而且你还没有买单呢。”刘天茗即使厚颜无耻的说笑。

    “你不是说了打包吗?吃不完的你打包回去不就行了,姑娘我不想吃了。”沈茗香站起身气道。

    “姑娘?哦、、、原来、、、”

    沈茗香脸刷的白了,她说错话了,这下完了。

    “是,我是姑娘也不关你事,讨厌鬼。”沈茗香站起身打算直接走人。

    “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我不妨再让你讨厌多一点,既然你是姑娘,又去撕那通缉令,我在想,或许……”

    “你给我闭嘴。”沈茗香看他那满脸的坏笑,气急败坏的跑过去,直接拿起猪脚堵了他的嘴。

    “唔、、、唔、、、”

    “姓刘的,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宰了你。”沈茗香恶道。

    “小姑娘还真凶,怪不得没人要。”刘天茗挣开沈茗香的心拿下猪脚好脾气的笑道。

    “这是一百两银子,随你怎么处置,但是从现在起,别在我面前出现。”沈茗香气得拿出银子往桌上一拍。

    “姑娘,刘某看起来像叫化子吗?”刘天茗依旧在笑,看来这人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二百两。”

    沈茗香又拿出了一百两。

    “姑娘、、、”

    “五百两,再多就没有了。”沈茗香忍着要杀人的冲动,说出了最后的底线。

    “我说小香香,银子哥有的是,哥只是觉得生活太闷,我给你一千两,你让我跟着如何?”刘天茗笑着拿出一张千元银票盖在沈茗香白嫩的小手上。

    “流氓,我杀了你。”沈茗香气急了。

    死不要脸的,竟然吃她豆腐,可是她竟然没有觉得恶心,反而觉得挺温暖的,见鬼了。

    “小香香,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再说,哥这么风流倜傥,你舍得吗?”刘天茗一手抓着沈茗香的小手,一边抛着媚眼。

    “小乖,咬他。”双手被控制了,就连踢出去的脚也被人夹住了,她已经没有办法了,只有使出杀手锏小乖了。

    “虽然是只小蜥蜴,但是生命诚可贵,还真下不了手。”不知何时,小乖已经被刘天茗抓在手上。

    小乖可怜兮兮的向主子求救。

    “放开小乖。”沈茗香大惊,真的怕了,这个男人鬼似的,竟然将她吃得死死的。

    “你不是让它咬我吗,放了它、、、、、、”

    “你放了小乖,我答应让你跟。”沈茗香见他两指捏着小乖的肚子,眼一红,妥协道。

    “乖了,小姑娘哭红了眼就不好看了,听话,吃饭,吃完饭,哥带你离开南阳,去好玩的地方。”刘天茗拿起袖子为沈茗香控泪,且小心的哄道。

    沈茗香气急了,竟然受制于一个无赖,不过这无赖虽然嘴巴很坏,但是人似乎还不错。

    首先,自从有他跟着后,沈茗香再也没花过银子了,而且他还买了马,两人骑着马,改道向南了。

    “丫头,看样子就知道你没出过门,要玩,当然要去南方,南方地大特博,风景优美,美食更是吃不完、、、、”一路上刘天茗夸夸而谈。

    虽然沈茗香抗议了很多次,但是他都不予理会,依旧叫她丫头,而且还威胁她要到官府告秘。

    “南方再好,有你跟着我也高兴不起来。”沈茗香瘪着嘴道。

    “嘿嘿,丫头,这话我就当你是说笑的,下次再说,哥可要不高兴了,放心吧,哥不会再欺负你了,但是前提你要乖。”刘天茗坏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沈茗香看着他这副无赖样,竟然一再的想到她那同样讨厌的三哥沈航,而且他们笑的时候还很像,嘴角都是向上翘起的,还有那眼神。

    “刘天茗,你真的姓刘吗?”沈茗香拉着缰绳,与刘天茗并排而骑,侧首打量他。

    刘天茗笑容僵住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他转首向沈茗香促陕的笑道:“怎么想招上门女婿?”

    “呸,就算是,招谁也不会招你。”沈茗香脸一红,刘天茗因此又多了个罪名。

    “丫头,其实嫁人也没什么不好,尤其是你嫁的又是那么个大人物,为什么要逃呢?”刘天茗这次到很识相,立即转移话题,帮沈茗香解了尴尬。

    “你喜欢你嫁呀。”沈茗香气道。

    大人物,就是因为大人物抢得人才多,说起来,沈茗香就心痛,死人阿奇,竟然不找她,而用通缉令来抓她。

    “唉,如果我是女儿身,我一定求着他嫁,可惜呀。”刘天茗摇首,很是遗憾道。

    沈茗香听着这话,突然心生一计,转而笑眯眯的看着刘天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