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皇上被诬是断袖

    更新时间:2018-09-15 03:00:16本章字数:3746字

    刘天茗打了个冷颤,看丫头那大眼睛就知道此时她一定在算计谁,有点怕怕。

    “偷偷告诉你,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哦。”沈茗香拍马,靠刘天茗更近了些,

    “这个,如果不方便还是别说了吧,我不介意的。”刘天茗硬着头皮道。

    “见你这么关照我,我当然也得关照你,其实呢,我逃婚是有原因的,因为、、、”沈茗香很努力的挤出了几滴委屈的泪。

    “丫头,别说了,勾起你的伤心事,真是对不起。”刘天茗感觉全身发冷,丫头这表情,说出来的话肯定会吓死人,还是不听好了。

    “其实当今皇上是断袖,他只喜欢男人,根本不喜欢女人,他娶我,是为了掩饰、、、、、、”

    刘天茗差点从马背上摔下,他就知道丫头出口绝对不会是好事,没想到对象竟然是皇上。

    “原、、、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你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逃婚。”刘天茗惊过之后,很配合的说道。

    “所以,我得成全他,你是我的恩人,我也得报答你,既然你喜欢大人物,那我一定帮你做这个大媒、、、、、、”

    “砰、”刘天茗已经由马上摔下去了。

    “刘大哥,你怎么了?”沈茗香没意识到是自己的话将人吓坠马,也没打算去救人,只是拉着缰绳坐在马背上问。

    “没事,老毛病,老毛病、、、”刘天茗晃了晃脑袋,很想逃,跟着这丫头真不是明智的选择,迟早有一天会被她整没命。

    “没事就好,不过你放心,就算有事也没关系,等你嫁进宫后,宫里有得是大夫。”沈茗香很体贴的笑道。

    她就不信这男人还敢跟。

    或许是被沈茗香吓着了,也或许是在做着春秋大梦,这一路上竟然没再胡言乱语了。

    下午他们到了一个叫饶城的小城镇,两人到了客栈气得沈茗香差点杀人。

    “掌柜的,给我们两间上房。”这是沈茗香的话。

    “不用,一间就可以了。”这是刘天茗的话。

    “你说什么?”沈茗香开始发抖。

    一间房,孤男寡女的他竟然说一间房。

    “掌柜的一间上房就可以了。”刘天茗不顾沈茗香的眼神,将银子递了过去。

    “姓刘的,我自己住房自己出银子,不用你管,掌柜的给我一间上房。”沈茗香忍着杀人的冲动也递上了银子。

    “为防止你将我买了,我决定从今天开始与你同睡一房。”刘天茗恢复了一惯的坏笑。

    “你做梦。”沈茗香咬着牙道。

    “公子,到底几间房,我们可是只剩二间了,如果你们不要……”

    “剩下的一间给我们。”就在这时,一道悦耳的男中间插了进来。

    “不给,是我的。”沈茗香一听急了,朝男人大吼道。

    “姑娘,你看这只剩一间房了,你看我们都正好是一男一女,不如我们二个男人一间,你们二个女人一间。”男人看上去二十来岁,长得更是引人犯罪。

    沈茗香脸通红,大眼在男人脸上转来转去,这男人长得可真‘水嫩’,让沈茗香有种想扑上去的想法。

    她一向不认为自己是色女,可是这个长得‘水嫩’的男人,竟然让她想当色女,同时她又为自己方才的大声而懊恼,为什么说话不温柔一点,万一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以,掌柜的就这么定了,我们一人一间。”刘天茗抢走了话。

    “丫头,看着男人流口水可不好哦。”刘天茗压低声音在沈茗香耳畔道。

    “要你管。”沈茗香狠瞪刘天茗,并甩开了他的手,走到美男旁的美女身旁。

    “姑娘,那我们就睡一间吧。”沈茗香换上笑脸,与美男身后的姑娘打招呼。

    “嗯。”姑娘显然很不喜欢沈茗香,脸上明显是讨厌的神情。

    虽然不是同性相斥,但是很显然是因为美男,是因为沈茗香看人流口水的表情。

    沈茗香也从姑娘那声‘嗯’中听出了端倪。

    不过她不介意,反正讨厌的人她身边就有一个,多一个也无所谓,没准还能让这姑娘与刘天茗配成一对,那她就可以……

    沈茗香看着与刘天茗一起的美男低首傻笑。

    她一定要忘记阿奇,而且要找个比阿奇强的,眼前的这个美男就不错,她一定会想办法将这个美男抢过来。

    刘天茗没忽略沈茗香那抹傻笑,他在心里暗叹气。

    或许真是天意吧,竟然一出来就让野丫头遇到这么极品的男人,从外表看绝对没得挑的,刘天茗细打量身旁的男人,虽然同是男性,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真的很不错。

    整体给人的感觉也很不错,而且英气逼人,一看就非普通人,唉,刘天茗在心里再次叹气。

    原本只是想借机出来混混,没想到现在反而变成重大的任务了,野丫头不愧为野丫头,竟然这么快就恢复了本性,开始打男人的主意了。

    两个女人将行李送到房间了,而刘天茗与美男则坐在下面等着吃饭。

    “公子怎么称呼?”刘天茗举杯问美男。

    “王烁。”美男朝刘天茗笑了笑,看起来也很随和,这下刘天茗更不放心了。

    “好名字,在下刘天茗,看样子,王兄似是江湖中人。”刘天茗努力的与王烁套着近乎。

    “刘兄恐怕看走眼了,再下只是商人。”王烁的温和的笑回。

    “然来王大哥是经商的,那你一定要教教我了。”沈茗香自楼梯上跳了下来,朝王烁笑道。

    沈茗香的话引来两个男人的注目,她跳至桌边,笑着自我介绍,“我姓刘,刘茗香,这是我大哥,王大哥叫我香香或是小香都可以。”

    原本她是想说实名的,但是想到那张揪心的通缉令,她立即改变主意,拉着刘天茗做垫背,而且立即将自己改姓了。

    “刘姑娘很豪爽。”王烁愣了下,笑看着沈茗香。

    “她呀,野丫头一个,王兄造成别见笑。”既然人家都叫他哥了,刘天茗自然也就拿出了哥哥的架子,揉着沈茗香的乱发笑道。

    “不会,你们兄妹感情很好。”王烁眼里闪过一丝不异察觉的冷笑。

    “你们兄妹感情也不差啊,而且你妹妹好文静,我哥一眼就迷上她了。”沈茗香开始自己的配对计划,先将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王烁妹妹的女人配出去,再慢慢实施自己的计划。

    “我们不是兄妹,我是表哥的未婚妻。”女子带着愤怒的声音从楼梯处传来。

    “未婚妻?”沈茗香僵住了,怎么会是未婚妻呢,讨厌。

    “仪儿,不得胡闹。”王烁冷着脸扫向从走过来的美女。

    “吃饭吧,我有些饿了。”沈茗香一时未想到对策,只得嚷着肚子饿。

    “方仪,我表妹。”王烁指着美女介绍道。

    “方姑娘。”刘天茗礼貌的点首。

    “你们怎么看都不像兄妹。”方仪没理会刘天茗,反而咬唇瞪着沈茗香。

    “方姐姐,兄妹不是用看,我反倒觉得你同王大哥不像未婚夫妻,一点都没有夫妻相。”沈茗香向来都不会任别人欺负自己,就如同阿奇,她会狠狠的还击。

    “王兄与方姑娘这是要去哪?”刘天茗很体贴的为方仪解围。

    “去哪也不会与你们同路。”方仪一改最初的温柔,用很凶的眼光瞪着沈茗香道。

    “谁说不会同路的,我同大哥是出来玩的,正愁不知道往哪走,既然我们这么有缘,我想王大哥不会介意同行吧?”沈茗香大眼笑眯眯的看着王烁,似乎在告诉他,她跟定他了。

    “不介意,欢迎刘兄与刘姑娘到穿云堡做客。”王烁微笑的回道。

    “穿云堡?刘兄是穿云堡的大公子?”刘天茗惊问。

    “表哥现在是堡主。”方仪骄傲道。

    “穿云堡很厉害吗?”沈茗香见方仪那神情,不解的问刘天茗。

    “差不多吧,穿云堡虽然经商,但在江湖上也有一定的江湖地位,最重要的是穿云堡几乎垄断了南方的船运与丝绸,茶叶……”

    方仪盯着沈茗香,想看她羡慕,嫉妒的表情,只是很可惜,沈茗香对这些没什么概念,除了一声‘哦’没有任何表情。

    “刘兄似乎对穿云堡很了解。”王烁看刘天茗的眼神有着戒备。

    “刘某家中也有经商,对这些也只是略知一二,这次与小妹出来,就是为了增加阅历。”刘天茗有些尴尬。

    “原来如此。”幸好王烁也不多问,只是笑着让小二过来点菜。

    饭菜上来了,只有沈茗香一人兴奋异常,方仪则满是敌意的看着她,刘天茗与王烁互相打量,似乎在评估对方的势力。

    晚上,沈茗香很想到隔壁房多了解些情况,但是硬被刘天茗给挡住了。

    “大哥,你们又还没睡,让我进去坐会。”沈茗香换上笑脸对刘天茗。

    “美男的魅力果然是大,我记得这么多天,你可从来没对我笑过,今天笑得可真甜。”刘天茗怪腔怪调的讽刺道。

    “嘿嘿,就像你喜欢看美人一样,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你就让我进去,要不我可是会在方姑娘面前拆穿你无赖身份的。”见软的不行,沈茗香只得来阴的了。

    “嘿嘿,谁怕谁呢,反正你现在又不是皇后。”刘天茗低首在沈茗香的耳畔轻道。

    “算你狠。”沈茗香狠狠的踩在刘天茗脚上,恨恨的回到房内。

    而方仪早已霸占了舒服的大床。

    “喂,你往里睡一点。”沈茗香没好气的推了下方仪。

    “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与人睡,你睡地上吧。”方仪很不客气道。

    “请你让开,不习惯的人是你,睡地上的自然也应该是你。”沈茗香刚从刘天茗那受了一肚子气,正无处发泄,这会这个扮柔弱的蠢女人竟然还想欺负她,哼,她野丫头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笑话,谁后睡谁就睡地板,要是你比我早,不用你说,我也会自动睡地上,可是现在、、、、”方仪坐在床上朝沈茗香冷香。

    “你让不让?”沈茗香也不与她废话,直接问道。

    “不让。”方仪躺回床上毫不退让。

    “这可是你说的。”沈茗香朝方仪坏笑道。

    “哼。”方仪转过身不再理会沈茗香。

    “其实吧,我是很喜欢睡地上的,只是我有个弟弟,他不睡床就睡不着,既然你不喜欢与我睡,那只有委屈我弟弟与你睡了,小乖,你就委屈一点了。”沈茗香说着,自腰间掏出一个小竹筒,打开盖子,小家伙就从里面跳出来了。

    小乖跳到床上,听话的钻进了被子。

    “啊、、”方仪大叫着从床上跳起。

    “小乖,听话,不准色美女姐姐。”沈茗香环臂抱胸笑睨着方仪。

    “是什么、、、你放什么到床上了?”方仪抱着被子不安的问。

    “没有啊,小乖很喜欢美女,可能只是想亲亲你吧。”沈茗香无辜的笑看着方仪。

    “臭女人,你到底放什么到床上了?”方仪由床上站起,朝沈茗香吼道。

    “方大姐,你现在好丑,你不知道女人生气的时候会很丑的吗?淑女一点,你这样叫,王大哥会进来的,他看到你这样子一定会吓跑的,淑女一点、、、”沈茗香看着门的方向,坏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