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美男的表白

    更新时间:2018-09-15 03:00:17本章字数:3270字

    泪眼朦胧的小香歉意的看着王烁,欲抽回手。

    “香儿,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你愿意,我会永远陪你看月亮,看星星,看日出。”王烁将小香的手放在胸前,让她感受他的心跳,他的真诚。

    如果丫头不是他妹妹,沈航一定会大笑,但是现在他却笑不出来,丫头已经够疯了,没想到这个穿云堡的堡主竟然跟着一起疯。

    就算他不知道丫头的身份,但是他也应当明白,丫头成亲了,是有夫之妇,他还搅和什么?

    “王烁,你疯了,丫头成亲了,有男人了,不需要你来献个殷勤。”沈航一脚踹向王烁。

    王烁一手握住沈航的足踝,目不斜视的看着小香,坚定道:“我不在乎,只要香儿愿意,就算被全天下的人唾骂,我也不在乎。”

    “疯子,那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当今圣上,你有这胆量吗?”沈航觉得自己也快疯了,抽出脚,站起气,气得直抖。

    “皇上又如何,他给不了香儿幸福,香儿是如此美好,身为兄长,你愿意看着她在深宫终老?你忍心看着她整日以泪洗面?”王烁抱起小香,义愤填膺的怒视沈航。

    沈航还真的被王烁的言词给惊到了,难道丫头嫁进宫真的会以泪洗面吗?不,不会的,皇上很爱丫头。

    “你在胡说,皇上是爱丫头的,他们之间有十年的感情,你算那颗蒜,丫头认识你不到十个时辰,你凭什么让丫头相信你,放手,男女授受不亲,快将丫头放下。”沈航气恼的吼道。

    “我不否认皇上现在是爱香儿的,但是他的爱能爱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一年,两年?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别的女人他都看不上眼的,如果皇上真的能爱香儿很久,真的能做到只爱香儿一个,我想今天香儿就不会如此伤心了。”王烁狠狠的道出了小香心中的痛,狠狠的还击了沈航。

    “够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回去的,如果你还是我三哥,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小香闭上眼吼道。

    这两个男人肆无忌惮的说着她心中的痛,根本没想过她的感受。

    王烁喜欢她吗?小香不知道,但是就他昨晚陪她看月亮,看星星她愿意相信他,她需要认识更多的男人,需要更多的极品美男让她忘记那个坏男人。

    “沈茗香,你别再任性了,你现在的身份是皇后,你与皇上大婚,天下众人皆知,你以为天下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沈航实在忍受不了妹妹的任性胡为,一把将他从王烁身上扯下大吼道。

    “我不是,那天是你点了我的穴道,根本不是我愿意的,我根本不想当皇后,你大可回去让他将我废了,休了,反正我就是不回去,就算天底下没男人敢要我,我也不会进宫的。”跌坐在地的小香以更高的音量吼了回去。

    “沈茗香,你还要不要脸,我们沈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皇上有什么不好,天底下那个女人不想进宫当皇后,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竟然,竟然……”沈航的手指着妹妹,实在说不出难听的话,只是不停的颤抖。

    “是,天底下有很多女人想当皇后,那你就让他去娶呀,反正对她来说,一个同一堆也没区别,最好让他死在女人身上。”小香这句近似诅咒的话换来了沈航的一个响亮巴掌。

    “叭、”沈航终于意识到这个妹妹没救了,这样的话竟然都说得出,再不管教,他们沈家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你打我,沈航,你竟然打我、、”小香眼泪控制的狂奔,爹娘没打过她,阿奇也没打过她,可是这个小哥打她了,她再也不承认这个哥哥了,“沈航,我恨你,恨你……”

    “走,跟我回京。”沈航也不理会,只是拖着小香欲走。

    “王大哥,我要跟你走。”小香见王烁呆呆的没反应,只得哭喊道。

    王烁震惊在沈航的那个巴掌里,他没想到爱妹心切的沈航竟然会动手打小香,更没想到,他竟然不顾小香受伤的膝盖,拖着她走,他有些心疼小香,哥哥都这样,那她的家人自是更不必说。

    王烁没再发呆,他冲上前向沈航出手了,他要救小香,不管她心里有没有别的男人,他都不能让她进宫受折磨。

    “王烁,你敢于皇上做对?”沈航不敢置信的瞪着王烁。

    这个男人不是傻了,就是胆大包天了,皇上的女人也敢抢。

    “我并不想与谁做对,我只是不希望心爱的女人受伤。”王烁从容的抱起小香,面无悔色道。

    “沈茗香,我再问你,你回不回去?”沈航自知不是王烁的对手,只得怒瞪妹妹。

    “不,我不回去,你告诉李玉麒,我有男人了,如果他还记得阿奇那请他废了我。”小香说着固执的仰首亲吻王烁。

    这个吻没有任何感情,只是一种宣告,一个挑衅,王烁感受不到先前的甜蜜,只是觉得一阵苦涩。

    现在他也没有回头路了,男人要对说出的话负责,既然小香真的要赖他,那他就只能选择与皇上作对了。唯一让他难受的就是小香心里根本没他,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向那个男人宣战,亦或是为了忘记那个男人,他恐怕连替代品都还算不上,这是他此生到目前为止最大的悲哀。

    唉,悲就悲吧,谁让他已经被她吸引了呢。

    “沈茗香,既然你说出这种话,那我就代表爹娘,代表沈家从此你不得再姓沈,以后你的死活与沈家无关。”沈航看着眼前的狗男女,对沈茗香彻底失望了。

    “谢谢,我会很感谢你的。”沈茗香笑着向沈航颔首。

    只有老天爷知道她的心里已灌满了眼泪,这就是她的小哥,断绝关系,竟然要断绝关系。

    断就断吧,反正他们也没人在乎她的感受,小香微笑着目送沈航下山。

    终于沈航的身影被树木遮挡住了,但是小香却忍着泪不让她流出,已经一无所有了,她不能再哭,如果再哭,她连最后一点坚强都会哭掉的。

    “心里难过就哭吧,哭出来会好过些。”

    小香刚想着不能哭,王烁就劝她哭,她抬首看着王烁摇头。

    “我不哭,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再哭了。”小香咬着唇,忍着泪,将头靠在王烁胸前。

    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是属于她的,她只是暂借一下,等她心情平复了她就会离开的,她不能害了他。

    “我会一直陪着你。”王烁抱着小香并没有急于下山,而是重新坐下,此时太阳早已升起,他们只能坐在树底下看骄阳。

    “谢谢,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是还是谢谢你有这份心。”小香吸回眼眶的湿润,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脸。

    王烁并没有与小香争辩,他是男人,男人用做的而不是用说的,他会用行动证明他的决心。

    “香儿,你跟我回穿云堡吧,在那里,不会有伤心,而且官府的人也不会找到那。”王烁看着小香梨花带寸的脸庞,怜惜道。

    “谢谢,但是我不能去,我不能害你,他毕竟是皇上,我做的这些足以激怒他了,没准会被她抓回去砍头的。”小香笑着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不怕,大不了一起上断头台,到时我们还可以做一对鬼鸳鸯,香儿,你说鬼的世界会不会像活人世界一样,如果是那样,我们还是可以一样看月亮,看星星,看日出的……”

    “怎么可能,鬼是不能见太阳的,要是一起看日出,我们只怕会魂消魄散,到时连星星,月亮都没得看。”小香扯着王烁的发辫,做着可怜兮兮状。

    似乎刚才那些不开心的都抛到太阳后面了,两人有说有笑的谈论着做鬼后要如何玩弄那些个坏人。

    虽然日出,日落看不完,但是五脏庙可是会抗议的,日上正中的时候,小香的肚子就咕咕的叫,王烁体贴的说回客栈,但是被小香拒绝了。

    虽然肚子抗议,但是小香一点都没有食欲,她只想这样静静的坐着,靠在温暖的怀里享受难得的平静。

    受伤的膝盖已经被王烁包扎好了,幸好江湖中人随身都有带一些跌打创伤的药。

    天黑了,看完美丽的夕阳后,终于要回去了,小香还是有些不想回,但是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王大哥,你说方仪会不会疯掉?”下山的时候,小香突然想起昨晚被吓晕的方仪,捂着嘴笑问。

    “仪儿,糟了,这会估计她已经离开客栈了。”王烁叫了声糟。

    方仪的性子虽然看似温柔,但是其实很霸道,而且是主动进攻型,估计在一天不见他后,肯定只身前往穿云堡了。

    “啊,那么漂亮的姑娘一人上路会很危险的。”小香惊道。

    “应该不会,遇上她的男人,最后都会被她奴役的。”王烁脑中闪过几个狼狈的男人,安心的笑道。

    “啊,她那么厉害?”小香反到有些不明了,如果她有那么厉害,昨天晚上怎么会被吓晕。

    “你呀,以前不会一直没出过家门吧,没听过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就是美貌吗?”王烁取笑道。

    “谁说的,才不是,还有柳下惠呢,我觉得最厉害的武器应该是智慧,你们男人果然都一样,脑子里尽是美女。”小香BS道。

    “哈哈哈,柳下惠,世上真的有柳下惠吗?我觉得他多半是断袖,要不就是身体有缺陷。”王烁大笑道。

    柳下惠,他可不认为天底下真有坐怀不乱的男人,如果正有,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不喜欢女人,另一种是没能力喜欢女人,哈哈哈……

    虽然前路注定坎坷,但是王烁相信有小香在,至少不会那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