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美男变相求婚

    更新时间:2018-09-15 03:00:17本章字数:3948字

    终于到客栈了,他们第一个看到的却是应该走人的沈航,沈航正与另一位美人在客栈大厅里调情。

    小香抬首给了王烁一个你还是不了解女人的眼神。

    王烁无奈的摇首,他承认沈航拿下面具后是很迷人,但是方仪怎么会这么快就与他‘勾搭’上呢?心里很不平衡,方仪可是要死要活的非他不嫁的,怎么才一天而已就变心了,难道这就是女人吗?

    “王大哥,我们换间客栈吧?”小香看到沈航就心痛,自己的兄长竟然那般待她,如今还在这做什么,看着她,怕她逃吗?

    “表哥,你回来了。”方仪听到声音愣了下,迅速起身冲了过来。

    “仪儿,你怎么不在房里?”王烁显然很介意方仪与沈航在凑在一块,脸色很不好。

    “表哥,你吃醋了。”方仪脸颊飞起两片红云,扭捏道:“人家心里只有表哥一个,沈大哥见我一人要走,才好心……”

    “你是自由的,你要同谁在一起没必要向表哥解释,但是出门在外,表哥对你有一份责任,明天一早我们就起程回穿云堡。”王烁眼瞪着沈航,不知是警告还是提醒。

    “王堡主果然不是一般人物,敢将野丫头带回堡。”沈航举杯向王烁,带着嘲讽的笑意道。

    “沈公子管得太多了吧,王某就是要带香儿回去,而且我们还会成亲。”不知是堵气还是示威,王烁竟然说出惊倒众人的承诺。

    “成亲?表哥,你与谁成亲……”方仪听傻了,好一会,才两眼发直的走近王烁,带着哭腔问。

    “还有谁,不就是他怀里那个没人要的野丫头吗?”沈航脸黑如夜幕,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比蜂尾还毒。

    小香终于彻底被打击了,她咬着牙狠狠回击道:“如果沈公子有兴起,欢迎到穿云堡喝喜酒。”

    “不要,狐狸精,表哥,你不能娶她。”方仪尖叫,伸手欲揪小香,却被王烁轻巧的避开。

    小香已经完全失去思考能力了,成亲,她才刚从一个成亲的笼子里逃出来,这会又要往另一个笼子里钻吗?可是现在已是骑虎难下。

    沈航正用利箭般的双眼藐视她,方仪正用杀人的毒眼瞪她,小香笑了,笑得很刺眼,至少方仪是这么觉得的,她恨不得上去扣了她那双狐狸眼。

    “王烁,我们先回房吧,我有些累了。”小香真的不想再装了,虽然只是这么一会,但是却像要她命一样,实在笑不出来了,胸口痛得像是要将她撕开。

    “香儿,对不起,我太冲动了。”王烁将小香放在床上,歉意道。

    小香摇首,牵强的笑道:“说什么对不起,既然你都不怕掉脑袋,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先别想这些,你先靠着休息会,我去打些水来,你梳洗一下,然后我们吃饭。”王烁怕小香再笑下去会哭,帮她盖好被子安慰道。

    王烁出去了,门关上了,这里就只有小香了,但是现在她却哭不出来,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本来是很平静的逃婚,但是现在,竟然又要成亲。

    她知道王烁不是说说就算的,一堡之主,说话虽然不是圣旨,但也是一言九鼎,更何况刚才厅里有那么多人,估计用不了多久,很多人都会知道穿云堡堡主成婚,那他……

    小香心颤,如果阿奇知道了会来吗?会以什么身份?皇上的身份?阿奇的身份?

    小香突然闻到深重的杀气,她不能去穿云堡,这会害了王烁,也会害了穿云堡,她要离开,就算王烁不在乎,但是穿云堡的人呢?王烁的亲人……

    “不,不能成亲,我要走,我要离开、、、”小香白着脸欲下床,结果床是下了,却是摔倒在地,膝盖很痛,但是小香心里的恐惧比疼痛大,她在嘴里念叨着必须离开。

    她忍着痛,坚强的站起,继续留在客栈,只会是沈航无尽的羞辱与等死,她要离开。

    “小香,你怎么下来了,腿受伤了,暂时不能用力。”王烁急上前扶着小香坐下。

    “没事,活动一下,我怕不动会瘸,到时怎么做新娘呢。”小香囧笑。

    说实话,现在对于做新娘真没什么欲望,可是她心底又有份渴望一份期盼,阿奇始终在她心里,她很矛盾,想见阿奇,希望阿奇能来找她,向他认错,又希望李玉麒给她一份此生只她一人的承诺,

    小香在心中苦笑,暗骂自己怎么到现在还不死心,从她出逃至今除了那些通缉令再也没有任何信息,如果他心里有她,早就来了,可是没有,死心吧,死心吧。

    “香儿,让这位姑娘帮你梳洗一下,一会我让人将饭菜送到房里来。”

    小香轻点首。

    原本他们下山就天黑了,这么一折腾,已经深夜了,幸好店里有空出的房子,但是沈航与方仪死活就是不肯让房,碍是将方仪与小香隔开了。

    晚上,小香只是扒了几粒饭,什么也没吃,王烁很是担心,欲在房中陪小香吧,孤男寡女,在客栈这种是非之地,还是要避嫌的,想让方仪陪吧,方仪不欺负小香他就阿弥陀佛了。

    在小香门外走了好几圈,见小香没唤他,王烁很是郁闷的回房了。

    刚回房,衣服还未脱,敲门声就响起。

    虽然王烁早就听到女人的细碎脚步声,但是并未打算理会,方仪肯定还在因为他说与小香成亲的事生气,这会来了,多半也是无理取闹,王烁的真的很不想开门。

    “表哥,你再不开门,仪儿自己进去了。”门外,方仪不死心的声音一片又一片的传入。

    “仪儿,夜已晚,有什么明天再说吧。”王烁隔着门道。

    “明天,沈大哥就送我回去了,临走前我来向表哥道喜的。”方仪声音悲切道。

    王烁总觉得不止这么简单,可是手还是不听话的将门打开了。

    “你要回去?”王烁疑惑的问。

    以方仪的个性,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太反常了。

    “不回去,难道还要去穿云堡看着你们成亲吗?表哥,你太狠心了。”方仪哀怨的看着王烁。

    “你喝酒了?”空气中的酒香让王烁顿生警觉。

    “喝了一点,表哥要成亲了,做为表妹,我替表哥高兴。”方仪故作媚态。

    说话间将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但是手上却多了把精致的酒壶与酒杯。

    “仪儿,好姑娘不应该酗酒。”王烁蹙着眉,虽然他对方仪只有兄妹之情,但是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妹,见她这样,他心里还是不舒服。

    “没有,我只是喝了一小杯,表哥成亲,我高兴,表哥,我敬你一杯,祝你与表嫂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方仪故装出的醉态并没有迷惑王烁,他只是很不解,这么晚敲门,难道就是为了向他敬酒?

    “表哥不喝?”方仪眼中掠过焦急,她扭头向沈茗香房间的方向,苦笑道:“看来表哥是不愿一人独饮了,那我只好去找表嫂了。”

    她说着还真的转身,移脚,似是真要去找小香。

    “等等,这么晚了,别去打扰香儿了。”王烁心中隐有不安,这么晚了,方仪拿着酒壶,酒杯来敬酒,实在不合情理,但是他却也没有反驳的理由。

    “那表哥是肯喝了?”方仪侧首看王烁,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王烁警惕心再起,太反常了,但是以方仪来说,应该不会在酒里做手脚,可是……可是她今天与沈航走得太近了,莫非是沈航的诡计?

    “表哥、、、”方仪撒娇的摇着王烁的胳膊。

    “是不是我喝完你就乖乖的回房睡觉?”王烁不太确定酒里是否做了手脚,但是他相信以他的功力,只要稍候将酒逼出应该问题不大,更何况只是一杯酒,沈航不至于要杀他吧?

    方仪假装镇定的点首,但是眼听兴奋依旧难掩饰,王烁伸出手后很是后悔,这酒必定有问题,真要喝吗?万一被算计,那香儿会不会被沈航带走?

    “表哥,原来仪儿在表哥心中……”方仪肩膀抖动,似乎很伤心。

    王烁虽然还犹豫,但是现在这么晚了,一会心动了其他房客,那他只怕百口莫辩,喝吧,喝吧,一会待仪儿走后,将酒逼出来就是了。

    王烁接过酒杯,一口饮尽杯中酒。

    “我喝了,夜深了,你早些回房睡吧。”王烁喝完将酒杯放回方仪手中,迅速转身关门。

    “表哥、、”方仪看着在眼前合上的门,眼里闪过一丝诡笑。

    方仪走了吗?走了。王烁的房间隔壁是沈航的,方仪走至沈航门外,门内立即有人迅速的将其拉入。

    王烁进房后,立即将酒逼出,虽然酒是逼出来了,但是王烁还是担心,万一下的是巨毒,刚才那些时间就足以让毒漫延,越想越后悔。

    他在床上盘膝坐下,运功稍作调息,一圈下来,发现身体并没有异样,虽然如此,但是他仍然不放心,稍迟疑,他起身走出了房间。

    王烁站在小香门外,有些犹豫,不知道小香睡了没有,敲门又怕心动其他人,站在门外似乎很不合适,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身体竟然有了异样的变化,身体竟然莫名的臊热,他暗叫糟糕,果断的推门进了小香的房间。

    小香其实并没有睡,但是这次王烁来的太突然了,她没听到脚步,尤其是当他推门进房时,漆黑的屋内根本看不到人。

    “谁?”小香手里紧握着飞镖,紧张的问。

    “香儿,是我。”王烁并没有靠近床铺,只是站在房中央,他已经知道方仪在酒中下了什么药。

    原本刚才只是臊热,现在听到小香的声音,身体各器官竟然开始兴奋,某个特殊的部位正在叫嚣着,他竟然中了媚药了,而且肯定不是一般的媚药,酒逼出来了,竟然还有如此功效,看来一世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了。

    “王大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小香隐隐不安,王烁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劲。

    “小香,我被下药了,你能不能帮我守护,在天亮之前,千万别让任何人进屋。”王烁虽然极力控制着,但是喘息声还是越来越粗重。

    “中毒了,谁下的?”小香心一惊,王烁中毒了,那她会不会也、、、

    “方仪同沈航。”王烁咬着牙道。

    虽然他不应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以他对方仪的了解,她绝不会想到在酒中下媚药的,多半是沈航的阴谋,看着床上坐起的身影,王烁更是疼痛难忍,全身的血脉不停的贲张,腹部更是像有团火在烧。

    “小哥?”小香心真颤,不可能的,小哥不会这么做的,不可能的……

    “是,他肯定是想……香儿,没时间多说了,你会点穴吗?先点住我的穴道。”王烁艰难道。

    虽然现在他还控制的住,但是长夜漫漫,他没有把握,万一他一会被欲火烧得失去理智,伤害了小香,那、、、

    “王大哥,你先坐下,我去找他要解药。”小香撑起来了,声音里带着愤怒。

    “不,你不能去,你去就中计了。”

    “王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对你怎么样的。”小香气得握紧拳头。

    “不,你点我的穴,等到天亮,药性过了就没事了。”王烁拿起桌上的水,一口灌下,虽然水不能解毒,但是能暂时缓解一下他的灼热。

    “王大哥,你服下解药了?”小香不解的问。

    “嗯,小香,点上我的穴道,在天亮前,别让任何人进来,尤其是方仪。”王烁咬着牙道。

    “为什么?”小香终于到了桌边,但是她并没有点王烁的穴道。

    “并问那么多,快点。”王烁深呼吸后,闭上眼命令道。

    “王大哥,你、、你身上好烫、、”小香手刚触到王烁的手即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