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有想过我吗

    更新时间:2018-09-15 03:00:17本章字数:3176字

    “香儿、”

    “丫头、”

    王烁与李玉麒同时心疼的喊,两人也同时伸出了手,只是王烁可怜点,没有帮手,而李玉麒的侍卫很聪明的一人拦王烁,一人拦凤阳。

    “走开,你走开我就没事了。”小香大叫道。

    “丫头,哪不舒服?”李玉麒对于小香的大吼毫不在意,将她抱起问。

    “放开她,你没听见她的话吗?看到你她就心痛。”王烁失去的理智的朝李玉麒喊。

    虽然在一起只有十来天,但是他自认对小香的了解不比李玉麒少,尤其是小香此时疼痛的神情,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李玉麒。

    “丫头,是吗?为什么?我待你不够好吗?”李玉麒声音微哑,似乎很受伤,但是他的脸上却看不出。

    “你待我很好,好到骗了我十年;你待我很好,在我们成亲的时候,你却让我知道你有很多女人,而我却只是其中的一个;你待我很好,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谁,只有我在成亲的那天才知道你的身份;你待我很好,却下令通缉我;你待我很好,却在离开一个多月才来找我……”

    小香一声声的控诉,听得众人落泪,尤其是那些已婚的女人,早已哭得‘稀哩哗拉’。

    “大叔,你很坏,这么欺负娘子。”虽然凤阳还小,才十五岁,但是他听着都觉得心酸。

    “臭小子,闭嘴。”扣着凤阳的侍卫,冷声警告凤阳。

    “如果你真的待我好,如果你还是我的阿奇,你就放我离开,如果你硬要我回去,那就是在折磨我,在送我上地府,不如你现在就杀了我。”小香虽然没有哭,但是脸上早已有两条‘泪河’。

    “丫头,别太贪心,我说过,你是我心中的唯一。”李玉麒蹙紧了眉,在心里诅咒,为什么女人都这么贪心。

    “是吗?你搂着别的女人时会想着我吗?你趴在别人身上的时候会想到我是唯一吗……”

    “啊……”小香大胆的说话引来人群一阵唏嘘。

    “哇,娘子,你好厉害哦。”凤阳听得直吐舌,这个娘子太有个性了,他喜欢,不管是帅大叔是谁,这娘子他都抢定了。

    “所以你要报复我,出来勾引男人,当街亲男人。”一向镇定的李玉麒听着小香大胆的话也不禁脸红。

    丫头变坏了,她竟然用了趴字,李玉麒狠瞪向王烁,他从沈航的飞鸽传书中得知这个男人,一定是他,他对丫头一定做过更过分的事,他要扒了他的皮。

    “报复?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亲男人是因为我喜欢他,我与男人睡一起,也是因为我喜欢他……”小香笑道。

    “什么?”李玉麒发狂了,他竟然与男人睡在一起、、

    “走,带上他们两个。”李玉麒的雷霆之怒终于点爆,他瞪着王烁吼道。

    好大的巨风。

    巨风刮过,待上的美男与豪放女都不见了。

    高人啊,神仙啊,街上观众大叫,甚至有小孩子跪在地上念着‘阿米豆腐’。

    狂怒的李玉麒抱着小香到了县衙,县太爷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人扔到院子里了。

    “你、、你们那来的强、、强盗、、竟敢强占、、县、、、衙、、、”县太爷趴在地上,颤抖的指着侍卫。

    侍卫没理会,在县太爷未说完这前就拿出了金灿灿,亮得晃眼的牌子。

    “罪臣、、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县太爷一见,白着脸改趴为跪,抖着声音磕头。

    “啊……皇上……”凤阳惊呼,他十五岁了,还没见过皇上呢,原来帅大叔就是,怪不得那么有气势。

    “哇,坏脾气大叔,你死定了,皇后你也敢睡。”凤阳幸灾乐福的瞄向王烁。

    “你认为被皇上看到你非礼皇后,你还能活着吗?”王烁实在见不得这小子得意的神情,扬起唇角,回讽道。

    “啊……那是她亲我的。”凤阳僵了下,尔后理直气壮道。

    县衙后院,王烁与凤阳不知死活的斗嘴,而屋内,李玉麒正与小香对视。

    “你有没有与他……”李玉麒瞪着小香,咬着牙就是说不出上床而字,最后也只是气得甩袖。

    “有没有上床吗?你与别的女人睡过一张床吗?你有我就有了。”小香坐在椅子上,无所谓道。

    “朕再问一次,有没有,正面回答朕。”李玉麒将小香从椅子上擒起,怒问。

    “上了又怎么样,你休了我吧。”小香仰起头冷道。

    “贱人。”李玉麒一巴掌将小香扇飞了。

    小香在笑,从小到大,至少在她被绑进宫之前,从来没人打过她,可是现在,短短一个月,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男人打耳光,被男人骂,这就是命吗?

    小香没有感觉到痛,只是觉得脸上有点粘稠感,嘴里也是咸咸的。她用手一摸,竟然是殷红的血,她笑得更灿烂了,带血的笑容竟是那样的美,就像落日的夕阳,灿烂的恍李玉麒的脸。

    “李原,将他们带进来。”李玉麒别开脸不去看小香,只是大声吼起。

    “香儿,你、、流血了。”王烁一进门,就看到坐在地上笑得‘无比灿烂’的小香。

    这个口口声声说小香是她唯一的男人竟然打了小香,而且还打伤了她。

    “娘子,你的脸,皇上也打女人。”凤阳也大叫。

    他瞪着李玉麒,瞪完李玉麒又瞪王烁,这两个大叔真不是男人,一个个都打女人不说,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手重,娘子真是可怜,这么漂亮的娘子,竟然这么苦命,不管了,就算娘子是皇上的,他也要保护她,将她娶过来。

    “王烁,你是不是动了她?”李玉麒没理会凤阳,只是向侍卫摆了摆手,然后凤阳就成了哑巴,被侍卫点住了。

    “皇上不是知道了吗?”王烁冷笑,他BS这个男人,即使他是皇上,他也同样的BS他。

    “皇上不是知道了吗?”王烁冷笑,他BS这个男人,即使他是皇上,他也同样的BS他。

    “说出来,只要你说出来,朕饶你不死。”李玉麒已经是爆发的火山,头顶正冒着熊熊的火焰。

    “我与香儿一起看过月亮,看过星星,看过日出,看过夕阳,清晨,当小香从我怀中醒来的时候是最美的,比朝霞还美……”王烁看着脸上满是血的小香,吟诗般的唱道。

    王烁的诗没能吟唱完,没人点他的穴,但是皇上的拳头打过来了,王烁被打飞了,飞到了院中……

    “啊,救……”可怜的县太爷,跪在那里直打颤,一直没敢抬头,可是屋里飞出了个人,而且他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人肉包,当场被飞到院中的王烁砸咽气了。

    “王大哥、”小香惊叫。

    王烁是无辜的,都是她连累了他。

    “贱人、”李玉麒踩住了小香的手,除了只能趴在地上哭叫王烁。

    “李玉麒,是我勾引他的,你放了他,要杀你杀我。”小香以头撞皇上的腿。

    “朕的女人他也敢动,他是活腻了,朕成全他。”李玉麒,松开脚,但是却一手将小香拽起。

    “香儿,我没事,我们不是早就说过,做鬼后还可以一起看月亮,看星星……”王烁缓慢的站起,抹去嘴角的血,朝屋内的小香笑道。

    “该死……”王烁依然没能说完话,这次他飞的更远,而且没有再站起来。

    “王大哥,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害了你、、、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呀、、、”小香仰起头,怒视李玉麒。

    这个男人不再是她的阿奇,他是疯子,是杀人狂……

    凤阳惊恐的看着李玉麒,难道皇上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吗?可怜的娘子,可怜的坏大叔……

    “将他们给朕关进大牢。”李玉麒说完拖着小香进了内室。

    小香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哀莫过于心死,她的心彻底的死了,就像她的阿奇,阿奇已经不存在了,她似乎也没活的必要了,而且她答应过王烁,要一起做鬼的。

    “李原,命人打桶水,准备沐浴。”李玉麒将小香扔在地上,朝外面喊道。

    小香已经死了,现在在房里只是她的躯壳,对李玉麒的话没半点反应,血泪交加的脸上也没有了任何表情。

    “皇上,需要叫几个婢女侍候?”李原请示道。

    “不必了,拿些外伤药来,朕来侍候朕的皇后。”李玉麒冷冷的看着木头小香。

    李原送来药后就关上门守在外面,他从没见过皇上如此生气,一直以来,皇上都是温文尔雅的,可是今天的皇上像是发狂了,不但很暴,而且还亲手打了皇后,他不敢去想接下来皇上会做什么,只是在心里为皇后祈祷。

    李原同沈乾一样,自小跟在皇上身边,皇上与皇后的点滴他都看在眼里,原本以为皇上与皇后会成为最幸福的帝后,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李原虽然担心,但是他只是侍卫,他不能背着主子,但是他已经悄悄的找了个衙役让他们去客栈通知沈家兄弟了。

    水有点烫,但是李玉麒并未理会,他蹲下身,朝小香冷笑道。

    “朕说过,你是唯一的,现在朕亲手为你沐浴,你可记清楚了,你是第一个享有这待遇的,唯一的、”

    李玉麒特别加重了‘唯一的’三个字。

    小香没动,眼珠不曾转,只是目然的仍由李玉麒将她扔入冒着热气的浴桶里。

    “我亲爱的皇后,水烫吗?”李玉麒故意噙着笑问。

    小香眼珠终于转了,但是随即又闭上,而且自己沉入了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