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做鬼也风流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15本章字数:3511字

     京城蓝府西院的

     “娘,你们能不能别在我床上鬼混。”我站在床前瞪着床上的那对鸳鸯鬼,很生气道。

     “嗯、、、啊、、、”

     根本无视我的存在,我在考虑着我是不是应该学习驱鬼,虽然是鬼,但是也不应该在我这样的三岁稚童面前上演限制级吧。

     幸好这梅香苑已经没人敢进来,要不然蓝府的奴才们不知又要传去什么鬼话了。

     我爬到椅子上,看着床上那两只无视我的鸳鸯鬼,真不明白,都已经是鬼了,都没有实体,还怎么去做爱做的事,怪只怪上天太厚待我了,穿越后竟然还附送了双鬼眼于我。

     在现代我已经深受透视眼之害了,没想到穿越后不但透视眼没消失还多了双鬼眼,天啊,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

     看着我这三岁的身体,我还是很不习惯,,

     我本是21世纪一名十二年级的学生,业务给FBI打打工,寻点刺激,赚点小费。没办法,谁让她老爸,老妈是FBI呢,只可惜老妈在我十岁出任务时挂了,之后我就一直跟着老爸‘出生入死’,破了大小案无数,皆因我有一双透视眼。

     十七岁的时候,老爸接到任务,全球最大的毒枭X君带着大量毒品潜入了M市,老爸照例带上我,举凡像这种走私毒品的案件,老爸无一例外的都会带上我,却不曾想透视过无数毒品的我,竟没看出那女人的唇膏是手枪,然后我就光荣的牺牲了。

     想来就觉得老天不公。

     十岁没了娘,跟着老爸东奔西走,同龄人在玩的时候我却在学着怎么保护自己,怎么抓坏人,只是没想到十七岁就挂了。

     “鬼丫头,老娘命都给你了,借用一下你的床怎么了。”床上那个自称老娘的女鬼理了理乱发,瞪着我道。

     “鬼老娘,请你睁大眼看看你女儿,我才三岁也,三岁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我从椅上跳下冲至床前朝鬼老娘吼道。

     “切,没准你比老娘还大。”鬼老娘不屑的藐视我。

     瞪着貌美如花的女鬼娘亲,我真想打得她去投胎。

     5555,十七加三,二十岁,而我眼前这只女鬼老娘生我的时候好像也是十七,我现在三岁,也就说她做了三年的鬼,算起来我好像确实要大一点,杯具,叫一只鬼做娘亲已经够惨了,现在我的心理年龄竟然比她还要大,5555,还让不让人活。

     “不管,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下次要是再带着野男人来我床上鬼混,我就让爹找个道士来将你们捉了。”我第一百零一次威胁道。

     “好啊,老娘也想看看你是如何大逆不道的。”鬼娘朝我挤眉弄眼道。

     “你,我讨厌你,蓝昕若也是你生的,为什么你不去她床上鬼混。”我气呼呼的吼道。

     穿越后的我叫蓝昕雯,而我口中这个昕若就是我的双生姐姐,她比我早出生半天,只是这半天之隔,在蓝府的待遇就是天差地别。

     虽然我们是双生,但是她是老娘活着的时候生下来的,而我,我是靠自己顽强的生命力从死尸肚子里挣扎出来的。

     就因为我们出生不同,她就成了蓝家大小姐,成了大家宠爱的天之骄女,而我,也就成了克星,倒霉蛋。

     看着自己瘦小的身体,我胸口隐隐作痛,虽然穿越了,但是那天记忆三年来一直在脑海里,那天,我亲眼看到那闪着银光的子穿过的心脏,看着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看着鲜血从那个洞里涌出……

     现代最后的记忆停在老爸的嘶吼中。

     当我有知觉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一种粘稠的液体包围着,就连呼吸都困难,人求生的本能,使得我拼命的挣扎,想挣脱那团将我缠住的粘液,想呼吸新鲜空气。

     在一阵窒息的压迫后,我终于闻到了带着血腥的空气味,再用力一冲,身体也获得了自由。

     很努力的睁开眼,黑漆漆什么都看不到,刚才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气力,趴在冰冷的肌肤上,我傻了下,好像有什么不对。

     “老爸。”我在黑暗中呼唤老爸,听到耳中的却是哇哇的声音,吓死我了,虽然有透视眼,可是在黑暗中她就同瞎子一样。

     就在我努力的想要挣脱黑暗的时候,耳中传进了陌生人的声音。

     “刘妈,床,床上好像、、、好像有孩子的哭声、、”这声音很显然是年轻的女孩,听上去好像带着恐惧。

     “死丫头,你别吓我,六夫人已经死了,大小姐也被大夫人抱走了,那来的孩子。”这训斥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苍老了,起码也应该过五十了。

     “哇,哇……”生死关头,当然不能撑能,我以自认为救命的声音在叫着。

     “天啊,被子在动,难道……”老女人的声音比女孩的声音更惊恐。

     我有点傻了,听他们的话,莫非我是在……

     “叫什么,见鬼了不成。”一个少年老成的冷吼声震得我耳膜有些痛。

     “大、、、大少爷,床、、、床上有、、、”

     随着女孩颤抖的声音,我的眼睛看到了光明,只是这光也太弱了,还没电灯的光亮。

     我努力的想撑起头,可是就是没用,好像全身没长骨头一样,一点都使上力。

     一阵天眩地转,我好像被人倒着拎了起来,这时我才看清自己与正常人的比例,似乎天差地别。

     “这是什么鬼东西。”少年的声音这次小了很多,但是明显带着好奇与疑惑。

     “天啊,大少爷,这是婴儿,六夫人又生了个。”随着老女人的惊叫我被人抢了过去。

     这下我清楚的看到从我身体里‘掉’出来的‘红带子’,然后老女人利落的拿了把剪刀,咔嚓好像就剪断了。

     我混乱的脑袋终于有点意识了,我好像中弹死了,可是现在,现在的我是个婴儿,难道我这么快就投胎了?

     “女儿,你终于生出来了,娘走的也安心了。”在老女人与少年中间,一个年轻的女人看着我泪涟涟道。

     “你是谁?”我瞪着女人问。

     女人呆了下,眼泪停顿在眼角,尔后傻傻的看着我笑。

     疯女人,这是我对她的定论,却不曾想她竟然看着我道:“孩子,你看得见娘?”

     “废话,我当然看得见你。”我瞥着女人道。

     不过依然只是哇哇声,我也不知道女人听见没有。

     后来我终于明白,我是真的投胎了,不过好像没有经过什么奈何桥,也没有喝那碗能让人忘记前世今生的孟婆汤,我想,更确切的说,我应该是灵魂穿越了吧。

     或许我这具婴儿的身体应该同她那死鬼娘一起埋到地下,但是被我废物利用了。

     虽然获得了新生,但是我却不被喜欢,虽然蓝老爷,也就是我穿越后的爹很想要女人,所以在五个老婆生了五个儿子后,又娶了我那死鬼娘亲,果不其然生了女儿,而且还是双生,虽然前后隔了半天,但是我与蓝昕若是双生的事实却是不能改变的。

     即使如此,外人依然不知道蓝家还有个二小姐,蓝老爷甚至看都没看我一眼。

     蓝昕若有二个奶娘侍候着,我却没有,只有那天为我剪断脐带的老妈子也就李妈照顾我,没有奶水,她就喂我米汤,在我一个月的时候,将我从床上拎起来的男孩,为我讨来了一个奶娘。

     我应该叫他大哥,那年好像十二岁,正好大我一轮,他是正房的太太所生的长子,在蓝家地位非同一般,我这名字也是他取的。

     虽然是兄长,但是这三年,我却觉得他更像一个爹,最起码他尽了蓝老头的责任照顾了我,虽然照顾的不是很好,但是我却活下来了。

     当我从记忆中回过神的时候,我那死鬼娘已经消失了,反正我已经习惯了,除了我一岁之前,她天天在我身边掉眼泪外,第二年她就到外面勾搭男鬼了,举凡勾搭上的都带回来了,所以像之前那样的两只鬼演出的活春宫,我已经看了N遍了,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虽然穿越了,但是我依然拥有现代的透视眼,只要我想,每个人在我眼前都是赤祼祼的,但是这项功能我穿越后也只用过一次。

     在现代的时候我早已学会了控制自己的透视眼,来古代后,只在发现自己是鬼眼后用了一次,而且是用在我那似兄似父的大哥蓝煜宸身上。

     说起来有些羞人,那是在我半岁的时候,那天也是我穿越后第一次正常的说话。

     “丫头,怎么又一个人躲在房里,看二哥给你带什么来了。”这个像鸭子叫一般的声音就是蓝家的二少爷,蓝煜风,虽然声音难听了点,但是长得很帅气,只比老大煜宸小一岁,今年也是十三了,正是变声期。

     “丫头,看,这可是二哥花了很大功夫才弄到的,漂亮不?”蓝煜风拿着一个红得耀眼的玉石在我面前晃。

     看样子似乎很值钱,可惜我对这些不敢兴趣。

     “蓝煜风,我还是小孩子,对这些奢侈品没兴趣。”我掀了掀眼皮子道。

     “丫头,你真的是小孩子吗?”蓝煜风将玉石挂在我脖子上,尔后趴在床上,努力睁着那双美得让女人嫉妒的黑眸疑惑的看着我。

     “如果你要叫我姐姐,我也不反对。”我眯着眼笑道。

     “等你那天长得比我高的时候,我可以考虑。”蓝煜风笑着翻身在我身侧躺下。

     “你这不是故意打击我吗?你有见过几个长得比男人高的女人?”我没好气道。

     “那就是了,所以你还得叫我二哥。”蓝煜风忽的侧身,唇畔划过我的脸颊。

     我傻傻的看着完全没有觉得不妥得蓝煜风,有没有搞错,虽然是兄妹,但是也不能占我便宜呀。

     “你给我下去。”我举起小脚踢道。

     “丫头,不要吗,我好累,让我睡一会。”蓝煜风撒娇似的抱着我道。

     “放开我,男女授受不亲,你怎么能占我便宜。”我在他脸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哇,丫头,你好狠,二哥被你毁容了。”蓝煜风将被咬的脸放在我脸上蹭道。

     “毁你个头,我才被你毁了清白。”我用力失措着。

     “丫头,你才三岁,又不是十三,哪来的清白。”蓝煜风很用力的瞪着我道。

     “三岁同十三有什么区别,女人一生下来就有清白。”我很努力的举起双脚,终于将人踹下床了。

     “好痛,丫头,你怎么这样待二哥,大不了,你也睡我的床好了。”蓝煜风揉着屁股又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