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和阎罗王讨价还价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5本章字数:3575字

    于是也跟着喊起来:

    “是啊是啊,我从小就好好学习,爱护公物,学习雷锋,行善积德,没做过什么昧良心的事,凭什么让我们这么年轻就夭折啊啊啊~~~~我的新人生才刚刚开始~~~~”

    阎罗王没有任何表情变化,来这里喊冤的人太多了,他让判官查了查生死薄,说道:

    “你二人确实阳寿未尽,怪只怪你们自己倒霉,这次地震的灾难本来是惩治日本人的,你们二人不幸卷入其中,可是现在你们既然已入地府,而且你们的人身也在日本毁掉了,断无再还阳之理。”

    “嗷嗷嗷,真不公平啊,凭什么让我们给日本人陪葬,干嘛早不地震,晚不地震,偏偏我们到了日本就地震——呜呜呜,阎大叔,是不是到了地狱就要下油锅啊?请您大发慈悲,就当是日行一善,饶恕我们,我来世一定把你当成观音菩萨供起来……”灿夏一通乱喊。

    殿中众鬼俱是一额的汗,喊他们的王叫阎大叔,这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没见过这么套近乎的,把阎罗王夸奖成观音菩萨,这哪跟哪啊?

    “休得胡说,本王一向公平公正,铁面无私,地府不是人间,在本王的管治下,地府还从未出过不公不正的事。”阎罗王板着脸说道。

    “哦,那就太好了,你放我们还阳吧——呃,如果我们的身体没了,让我们借尸还魂也可以,不过,一定要找个美女给我借,给左边找个帅哥。”灿夏自顾自的说道。

    “住口,大王面前,岂容你谈条件?!”黑白无常齐声吼道。

    灿夏看了看两人,赶紧深呼吸一口,差点又晕过去,这帮小鬼的长相,个个青面獠牙的,相比之下,还就阎王帅那么一点点。

    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个阎王倒还算好说话,不跟灿夏一般见识,清了清嗓子,说道:

    “就判你二人重新投胎转世吧。”

    灿夏心说,要是重新投胎,她和左边就会忘记前世的记忆,他们好不容易才逃出许家,还没过上几天甜蜜的日子呢,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挂了,投胎又要从婴儿开始,才不要呢,她可舍不得左边。

    于是说道:

    “阎大叔,你奥特曼了,投胎早就过时了,现在流行穿越,你判我们两个穿越吧,随便哪个朝代都行,只要能让我们两个在一起。”

    反正她和左边是现代来的,如果真像小说里那样,穿越到古代,以他们的未卜先知,绝对可以混得呼风唤雨,比在老爸管治下,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

    灿夏甚至已经开始幻想美好的未来。

    阎罗王双眼一瞪,说道:

    “你不具备穿越的条件,只能重新投胎做人。对你们算是网开一面了,别的魂魄收进地府,起码要服役一千年才可以重新投胎,如果你们不愿意,那就在阴间服役吧!”

    说完,一挥长袖,酷酷的走了。笑话,个个都要穿越,那阴间的投生部门岂不是要天天看报喝茶了?阴间的公务员可没有阳间的那么好混,不能让任何一个小鬼白拿俸禄。

    判官也收起生死薄,屁颠屁颠的跟在阎王后面,还朝着二人不屑道:

    “哼,你们当阎王殿是什么地方?个个都像你们这样,地府王法何在?尊严何在?!”

    地府阴森森的,灿夏才不想在这里服一千年的役,算了,还是投胎划算些。

    可是,如果投了胎,自己与左边岂不是变成陌生人了?

    “灿灿,我们还是投胎吧,如果来生有缘,我们还会相见的。”左边一边跟灿夏说,一边在心中想,来生,自己一定要投一个大富大贵之家,免得再像前世一样,受尽许家的白眼。

    灿夏紧张道:

    “那万一没缘呢?不行,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一定不能再分开,我得想个办法。”

    带他们投生的小鬼已经来了,把他们传送到奈何桥边,灿夏皱着眉,紧紧拉着左边的手,不肯松开。

    前面,就是奈何桥,桥边有个姓孟的老太太在卖汤,据说因为近些年穿越太流行,大家都带着记忆穿来穿去,所以孟婆婆的生意是越来越萧条了,气得老太太整天板着脸,见人就哭穷。

    突然,灿夏眉间一喜,计上心头。

    只要不喝孟婆汤,不就可以保留记忆吗?

    投胎之后,只要有记忆,两人还可以在一起,大不了再等个二十年长大了再结婚,总比在阴间服役的好。

    想到这,灿夏对着左边耳语了几句。

    左边看了一眼孟婆婆,说道:“这能行得通吗?”

    “不行也得行,孤注一掷了。拼着被抓回去服役的风险,我也要生生世世和你在一起,为了将来好认,我给你做个记号。”

    灿夏说完,照着左边的手腕狠狠的咬了一口。

    左边痛得呲牙咧嘴,苦笑着看了眼手腕上的牙齿印。

    “嗨,婆婆好,忙着哪?”灿夏嘻笑着走向奈何桥。

    看到有生意上门,本来打盹的孟婆婆顿时精神一振,两眼滴溜溜的,特别有光。

    “两位是来投胎转世的?哎哟,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不像以前,天天有人排队来喝汤,我等了好些天,才等来你们两个人,你们稍等,我这就把汤热一下,让你们喝得暖暖的上路……”孟婆婆终于逮到能说话的人了,唠叨个不停。

    “咳,咳,那什么,婆婆啊,您的汤在这里摆了这么多天,肯定都变馊了,我可不想拉着肚子去投胎,您能不能重煮两碗来啊?”灿夏说道。

    好不容易来了生意,孟婆婆可不敢怠慢,忙道:

    “好,好,马上重煮。”

    孟婆婆刚一转身,灿夏朝左边一使眼色,两人撒腿就朝奈何桥的另一边飞奔而去。

    等孟婆婆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跑到了桥中间,吓得孟婆把碗都给摔碎了,大声喊道:

    “守桥卫士,快,有人闯桥!”

    立刻有几个小鬼冲了出来,朝两人这边追。

    “快,快!千万别让他们抓到!”灿夏和左边卯足了劲向前冲,后面跟着一帮小鬼。

    “站住!站住!”后面的小鬼还在追,还在喊,眼看就要追上他们了。

    已经过了奈何桥,前面就是回生门,只要进入轮回,别说小鬼,恐怕就是阎王,也无可奈何了。

    回生门内,是一个人道轮回的大转盘,两人眼看就要被抓了,慌不择路,随便转了一个数字便跳了进去。

    “不能跳!”后面的小鬼喊道。

    哼,再不跳就要被你们抓回去服役了,我们才没这么傻呢,转世的瞬间,灿夏回头朝小鬼们扮了个鬼脸,一脸得色。

    *********

    “哇——”一声响亮的啼哭,打破了黎明的寂静,唐府内,丫环婆子们进进出出,一阵忙乱之后,接生婆抱着一名尚在啼哭的女婴出来报喜:

    “恭喜解元老爷,是个千金!”

    “哦?恭喜伯虎兄,唐府终于盼来一位千金!”旁边一位穿着儒雅公子衫的中年男子笑道。

    灿夏喊了半天,终于把口中的污水吐了个干净,适应了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刚才在娘胎里累个半死才爬了出来,得好好歇歇了。

    等等——刚才这些人说什么?解元老爷?伯虎兄,唐府?难道自己投胎到唐伯虎家里来了?

    “来,让为父抱一抱。”唐伯虎激动之后,喜笑颜开,接过婴儿。

    灿夏努力的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副俊逸无双的男子脸,大约三十岁左右,皮肤很白,五官俊美,但并没有丝毫的女气,因为他还留着胡子。

    真帅啊!比现代的电影明星要帅多了,更重要的是,他气质飘逸,眉目之间,隐约一股风流之气,这种韵味,岂是帅字能形容得了的?

    灿夏忘了自己婴儿的身份,咽了咽口水,问道:

    “你就是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唐伯虎吗?”

    由于没长牙,说话有点兜风,虽然发音不是很清晰,但也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石化,所有的人都在瞬间石化,唐伯虎的表情停顿几秒之后,惊的双手一个颤抖,怀中婴儿便脱了手。

    “啊——”灿夏吓坏了,想起自己还是婴儿的身份,这要是摔在地上,岂不是又给摔回阎罗王那里去了?

    糟糕!都怪自己,一时失语,刚出生的婴儿能说话,难怪这些人吓个半死。

    “救命啊——”灿夏大喊一声,估计自己要玩完了,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落在硬硬的地上,而是落在了一个软软的怀抱里。

    本来闭眼等死的灿夏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没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帅哥,长得虎头虎脑,一双大眼乌溜乌溜的盯着灿夏看,那叫一个可爱。

    灿夏真想说:来,小帅哥,让阿姨亲一口。

    不过,此刻,是小帅哥抱着咱,而且,咱在他的眼中,不是阿姨,只是个刚刚出生的小屁孩。

    “谢谢你小朋友。”灿夏说道。

    小男孩看着怀里的灿夏,呵呵笑了笑,露出一排不齐的牙齿,显然还在掉牙的年龄,也就七八岁吧。

    “不客气,你是我的妹妹嘛。”小男孩咧嘴笑了笑。

    旁边的众人从惊愕中醒过来,个个吓得脸色惨白,刚才本来还以为是听错了,现在看来,这个婴儿会说话是绝对真真的了。

    “你,何方妖孽?!文焕,快把她放下!”唐伯虎本来还沉浸在得女之喜中,现在却要担心儿子的安危了,这个刚刚出生就会说话,而且还知道自己身份的小女孩,肯定是个妖怪!

    “父亲,妹妹这么可爱,为什么要摔了啊?”唐文焕一脸不舍的看着灿夏,扑闪着一双大眼。

    灿夏翻翻白眼,没想到堂堂唐伯虎,居然还不如一个孩子胆大。

    “我说老爸,我身上流着的,可有一半是你的血,如果我是妖孽,那你也是了。放心吧,我是一个正常的人,谁规定婴儿就不能说话的?”灿夏说道。

    众人更惊异了,全都拿看外星人的眼光盯着襁褓中的灿夏,有的丫环胆子小,甚至已比吓昏了过去。

    “是啊,父亲,她是我的妹妹啊。”文焕也说道。

    唉,成年人的思想比较复杂,远远不如孩童纯真。

    唐伯虎惊疑不定的看着灿夏,这个孩子和别的婴儿长的倒也差不多,看起来很正常,可一出生就会说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灿夏知道唐伯虎在想什么,眼珠一转,清清嗓子,为了让众人不再害怕,也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随口扯了个谎:

    “咳,咳,那什么,老爸,你不用害怕,我虽然是你的女儿,但我不是一般的凡人,我本是天帝之女,受王母娘娘之命,投胎来到人间,我是被派下来造福人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