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仙女下凡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5本章字数:3409字

    一直呆立在唐伯虎身边的儒雅男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恭维道:

    “仙女下凡?伯虎兄,恭喜恭喜,难怪刚才嫂子临盆时,天色有些异常,是祥瑞之相,再看小侄女,生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骨骼清奇,一看就是福相!”

    呃——难道这个朝代都喜欢用这样的词来形容美女?灿夏嘀咕道。

    “你真是天上的仙女?”唐伯虎还是有些狐疑,从文焕手中接过小小的婴儿,仔细的端详。

    “那还有假!你见过一出生就会说话的婴儿吗?没有吧。只有仙人投胎才能这样。”灿夏一脸骄傲,面不改色心不跳。

    “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唐府投胎呢?”唐伯虎似乎已经相信了。

    “还不是因为你的大名远播嘛,我要投胎,当然不能投到普通人家,所以就选中了当今第一风流才子唐伯虎!”灿夏继续忽悠,反正忽悠死人又不犯法。

    “第一风流才子?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早已归隐,如今只是继承祖业,做点生意而已。”唐伯虎说道。

    呃,原来唐伯虎的鼎盛时期已经过去了,不过没关系,凭着灿夏的三寸不烂之舌,还怕搞不定这些古人么?

    “你虽然已经退出江湖,可江湖上仍有你的传说,我也想一睹昔年才子的风采嘛,啧啧,说实话,老爸你真帅!”灿夏说道。

    众人已经从恐慌中渐渐稳定下来,甚至有了些高兴,家里有位仙女,这可是千年难遇的好事啊。

    唐伯虎迟疑的望着怀里的婴儿,长得倒和她母亲很像,应该是自己的孩子,再说了,自己和夫人都是凡人,怎么可能生出妖怪来呢?

    想到这,便也相信了,于是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你这样一出生就会说话,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为父这些年安居于此,不想再惹事端。”

    没想到唐伯虎这么低调,哪还有什么风流才子的样子!

    但这样可不行,她还要去寻找和自己一起投胎的左边呢,不说话咋行?咱必须抛头露面。

    灿夏眼珠滴溜溜一转,看唐府的样子,应该过得还不错,至少是中产阶级了吧?照古代人说,呃,就是财主。

    好歹咱是他女儿,血浓于水,宰他一笔应该没问题吧?

    于是说道:“老爸,你要低调做人,平静度日我不管,但我绝对不可以养在深闺中,我来的时候王母娘娘交待了,要我保人间太平的,所以,我必须出去体察民情,那个那个,我出行的费用你得承担。”

    这个时代的女子都是养在深闺中的,不过,念在女儿是仙女下凡的份上,似乎可以不用遵守这个时代的规矩,再加上唐伯虎也不是那么古板的人,也就答应了。

    灿夏没有想到,自己今天胡编的一个谎言,反而给她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当然,在她还没有体会到古人的超级八卦以及以讹传讹之前,她还在为自己的小聪明洋洋自得。

    “对了,老爸是唐伯虎,那我老妈该是秋香了吧?”灿夏兴奋,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可是家喻户晓的哦。

    仙人,绝对仙人,要不然怎么什么都知道?唐府所有人都这么想,然后对新出生的唐大小姐更是敬重十分,恨不能顶礼膜拜。

    “相公,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听丫环胡说,说咱们女儿会说话,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女子,在两个丫环的搀扶下,从房间里走到了门口。

    灿夏努力的看去,是个绝色的妇人,脸色苍白,身体虚弱,说话还带气喘的。

    她喊唐伯虎相公,又是这么孱弱,肯定就是刚刚把自己生出来的妈妈啊。

    长得可真美啊,简直,简直那个简直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啦,虽然此刻弱的连站都站不稳,但更让人觉得像是病西施,难怪唐伯虎这样一个风流才子会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秋香妈——”灿夏激动的喊道。

    有这样一个美如天仙的老妈,自己肯定丑不到哪里去。

    秋香闻听,一脸震惊,随即昏死过去。

    一个月后。

    “圣旨到,唐伯虎接旨!”一个公鸭嗓子来到唐府,趾高气扬的宣旨。

    唐伯虎与秋香面面相觑,自己已归隐多年,且此处远离京城,怎么会突然有圣旨来?

    全家老小赶紧下跪接旨,当然,作为婴儿的灿夏,不需要跪,而是被奶娘抱着。

    公鸭嗓子展开一张明黄色的丝帛,扯着嗓子念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宣唐伯虎携唐氏幼女入宫面圣,钦此!”

    唐伯虎一脸诧异的接了旨,又赶紧请宣旨的太监入厅奉茶。

    本来灿夏不想管这些事的,她唯一想做的,就是找到左边,然后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是她在前世的梦想,今生一定要实现。

    只可惜,派人寻访了方圆百里,也没能查到和自己同时出生的男婴。

    不过,这个太监让唐伯虎带自己进宫,啥意思?咱和皇上又没啥交情,倒要看看是为什么了,于是让奶娘抱着,跟着唐伯虎也进了大厅。

    “公公请坐,这是一点小意思,请笑纳。”唐伯虎掏出几张银票,塞到了太监的手中。

    灿夏有些郁闷,堂堂的大才子,电视上演的都是恃才傲物才对,可是咱这老爸也太没骨气了,居然低声下气的给人贿赂。

    那位公公的脸色顿时变得笑眯眯的,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银票,嘴里却装腔作势道:

    “唐解元何必这么客气呢?”

    “公公远道而来辛苦了,这只是给公公的茶水钱。”唐伯虎说道。

    公公喝了一口茶,娘娘腔的说道:“唐解元的好意,咱家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唐伯虎在公公的对面坐下,问道:

    “还想请问公公,皇上这旨意——似乎有点太突然,不知是因何而起,是福是祸啊?”

    公公说道:

    “是福是祸,咱家也搞不太懂,难道唐解元没听说过民间的传言吗?有关令爱的。”

    唐伯虎想了想,说道:

    “倒是听下人说了些,也没太留意,怎么?小女有什么传言?居然还传到了京城?”

    不仅唐伯虎诧异,灿夏也很惊讶,难道咱才刚刚满月,就这么出名了?

    呃,真没想到,在没有网络的古代,信息的传递也是如此的发达。

    公公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

    “京城里盛传着一句话:得唐氏女者得天下。这不,皇上才下了这道旨,至于是福是祸,唉,天威难测,咱家不敢妄下定论。”

    啊?得唐氏女者得天下?这是谁瞎传的?谣言害死人啊!

    灿夏哪里知道,虽然唐伯虎一再令人隐瞒,可还是有下人把唐家大小姐一出生就会说话的事传扬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消息蔓延之快堪比现代网络啊。

    更可怕的是,在现代,网络谣传都是复制粘贴,至少还能保证一致性,但在古代,全是用嘴巴和耳朵来传谣言。

    所以,从一开始唐氏女一落地就会说话,到唐家女是天仙下凡,再传成唐氏女是凤凰转世,将来要凤仪天下,也有人传此女长着三头六臂啥的,,,,

    反正说啥的都有,等传到了京城,也就成了得唐氏女者得天下了,而且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皇上安有不知之理?

    唉,没想到,咱随便撒了一个谎,就能引起举国震动,难道皇上是怕咱夺了他的位,想杀咱的头?不会吧。。。。灿夏宁愿相信,皇上把她当成仙女,想见识一下,膜拜一下,阿弥陀佛!

    “啊?居然有些谣传?!岂有此理,小女确实会说话,这是事实,但小女降生,是为造福人类,绝对不会对江山社稷有半点危害,若此谣言继续蔓延,小女岂不是身处险境了?”唐伯虎焦急道。

    灿夏也皱眉,对啊,唐伯虎担心的很对,在这个年代,人的思想比较封建,如果相信了这些谣传,想改朝换代,谋朝篡位的人岂不是要蠢蠢欲动了?

    杯具,真怕有一天自己会被当成什么宝物似的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抢来抢去。

    更怕皇帝会因此杀掉自己,以安民心。

    “唐解元也不必担心,当今圣上一向以仁治国,应该不会太为难了令爱,此次进京,或许是好事呢。”公公说道。

    唐伯虎仍旧十分忧心,心绪不宁的又跟公公聊了几句,公公就告辞回驿馆了,并且要唐伯虎赶紧收拾一下,明日就启程进京。

    秋香也来到前厅,焦虑的问:

    “相公,这可如何是好?女儿虽然是仙女下凡,可她的身子毕竟是凡人,才刚刚满月的婴儿而已,如何能经得起这样的长波奔波劳累?”

    “长途奔波倒也罢了,最多受些累,我担心的是皇上召女儿进宫的目的,唉,真是谣言可畏啊!”唐伯虎猜不出皇上的用意,心里又极其疼爱这个女儿,真怕有个什么万一。

    灿夏见他们二人愁眉不展,说道:

    “没关系的,虽然我下凡的时候,被收去了法力,但我却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老爸老妈放心吧,我虽然小,但还是有自保的能力的。”

    唐伯虎不就是明朝的嘛,明朝的那些事儿咱看过,对这个朝代并不陌生,相信以自己的先知与三寸不烂之舌,一定能把那个什么皇上忽悠的晕晕乎乎,把咱奉若神明。

    这就是咱现代人的优势!

    “真的没事?”唐伯虎与秋香齐声问道。

    “当然啦!不过呢,我久居仙界,对人间的情况还是有一些不太了解,老爸你告诉我,现在是明朝的哪个皇帝在位啊?”灿夏问道。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更何况这说不定会是件好事。

    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只能在附近找一找左边,可是毫无音信,也不知他投胎到哪去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两个人是同时投胎的,他肯定也在这个时代。

    如今皇上召咱入宫,虽然目的不知,但是若咱能把皇上忽悠住了,叫皇上帮咱找人,那一定事半功倍,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嘛。

    “明朝?什么明朝?当今圣上是惠安帝,这里也不是什么明朝啊。”唐伯虎疑惑道。

    “啊???”灿夏嘴巴张得老大,惠安帝?没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