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架空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5本章字数:3441字

    “那,那现在是神马朝代?皇帝姓什么啊?”汗哪,咱不会是投生到了架空的年代了吧?

    但也不对啊,唐伯虎这人是真的明朝人啊,现代人都知道他的,而且他确实是画画一绝的才子啊,灿夏这些天在府里也看过唐伯虎的画的。

    而且这里的人,穿着打扮也和电视上看到的明朝差不多啊,难道不是朱元璋开创的明朝?

    “现在是顺朝,皇姓是东郭,从未听说什么明朝啊。”唐伯虎说道。

    灿夏傻眼了。

    杯催的,真的穿越到架空的年代了。

    这些天只顾着找左边,根本没想过去了解这个朝代,以为外界的一切与她无关,她只想找到左边,与他一起幸福的生活。

    当然,如果不是皇帝不知原因的召见她,管他是什么朝代,都与自己无关。

    郁闷的是,刚才她还夸下海口,说自己能未卜先知,这下可好,惨了惨了。

    见女儿表情不对,唐伯虎疑惑道:

    “怎么了?你知道为父的事情,怎会对这个朝代一无所知呢?”

    看到唐伯虎一脸疑问,灿夏怕他怀疑自己,忙道:

    “呃,那个,我一时忘记了嘛,你也知道的,你们凡间的朝代总是更替,记不住的嘛。”

    还好没有漏馅。

    既然担心唐伯虎会怀疑,灿夏也不敢多问关于朝代的事了,而唐伯虎与秋香见女儿一脸信心满满的,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再说了,咱女儿不是凡人,一定会有仙人护体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原来如此,本来打算明日办满月酒的,如今看是不能了,明日要进京,秋香,你去收拾一下,明日我带女儿进京,你在家里看好三个孩子。”唐伯虎说道。

    “是,相公放心。不过咱们女儿还没有名字呢,你可取好了?”秋香问道。

    唐伯虎说:

    “放心吧,早就取好了,就等着满月之日宣布呢。”

    这里有个风俗,小孩都要在满月之日才取名。

    “哎哎,不用了,我有名字的,就叫许灿夏。”灿夏抢着说道。

    倒不是她有多喜欢自己以前的名字,主要是如果左边也在找自己,那么自己还用这个名字的话,应该更容易找到。

    换了名字,茫茫人海,他到哪找去呢?

    “灿夏,灿如夏花,出生在夏天,这名字真好听。好,名字就听女儿的,只是这姓——”秋香很喜欢这个名字,不过听到灿夏说姓许,犹豫了一下。

    唐伯虎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说道:

    “出生在夏日,灿夏这名字倒也贴切,比我取的还要有水平,就这么定了,只是夏儿啊,你虽是天仙下凡,但到底是我们的亲生骨肉,是你母亲怀胎十月生下的,你只可姓唐,怎能姓许?”

    秋香想想也是,虽然自己深爱着左边,但是血浓于水,她与唐家,还是有着深深的亲情与浓浓的血缘的。

    “哦,那好吧,就唐灿夏吧,呜——好困啊!”灿夏挥舞着小拳头伸了个懒腰,婴儿的身体可真弱啊,这一个月来,灿夏一直睡的多,醒的少。

    “那就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秋香一边安排灿夏睡觉,一边忙着收拾行装。

    灿夏哪敢久睡啊,明天就要上路了,有些事情,一定要在今天弄清楚。

    她做唐府大小姐的这一个月,一边派下人寻找左边的下落,一边把唐府的情况摸了个清楚。

    家庭成员里,除了父母,还有三个哥哥,唐文焕是老大,还有老二唐文烁,老三唐文烨,都是秋香生的,全是小屁孩。(从十八岁嫁给唐伯虎开始,秋香十年里生了四个娃。)

    当然,最得宠的就是灿夏了,夫妻二人一直都想生个女儿,如今终于如愿,又是仙女下凡,自然是当作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唯一的遗憾是还没找到左边,两人从前世到今生,生死相随,这样的感情当然非同一般。

    想到这,灿夏只想仰天咆哮,老天啊,这样的痴情可伤不起啊!!!!咱脆弱的心灵伤不起啊!!!!咱的一颗心全在左边身上,你有木有把他也带到这个朝代来,有木有!!!!有木有哇!!!

    虽说灿夏坚信左边一定跟自己一起来了这里,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万一由于时空错位,两人没有投胎到一起怎么办?

    就像现在这样,唐伯虎明明是明朝人,这里却变成了顺朝,哎哎,如果说此唐伯虎非彼唐伯虎,那为什么他也是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为什么他的老婆也是秋香?

    唉唉,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历史朝代啊。

    “小妹,你叫我?”大哥唐文焕来了。

    灿夏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说道:

    “是的,大哥,明天我就要进京了,我想和你好好聊聊,你知道的,三个哥哥中,只有你对小妹最好,和小妹最投缘了,我也最喜欢你。”

    那是,另外两个哥哥,一个四岁,一个才两岁,屁大一点,肯定啥都不知道。

    而大哥已经八岁了,早就读书了,知道的一定多点。

    当然,主要是因为她当初把自己标榜的太牛了,什么仙女下凡啊,造福人类啊,未卜先知啊,全是蒙人的,现在可好,她对顺朝一无所知,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栽了面子不说,还会引起人家的怀疑啊。

    而唐文焕就不同了,小盆友比较单纯,好忽悠嘛。

    “呵呵。”唐文焕听了小妹的甜言蜜语,傻乎乎的笑了笑,突然又意识到要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小妹了,于是又皱起了小眉头。

    “小妹,你跟父亲进京,几时能回啊?”唐文焕问。

    灿夏噘着小嘴,叹着气,说道:

    “谁知道呢,也不知道皇帝喊我过去要干什么,唉,都说伴君如伴虎,万一他看我不顺眼,把我喀嚓了可怎么办?”

    说完,眼泪汪汪的看着唐文焕。

    唐文焕急了:

    “不会的!不会的!小妹这么可爱,谁见了不喜欢?皇上又不是真的老虎,不会吃了小妹的!”

    一边说,一边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好像小妹真的要被喀嚓了。

    看着他急得小脸红扑扑的,灿夏心中一乐,要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没有能力起来,真想抱着他的小脸亲上一口。

    “大哥你别急,我说笑的,我是天上的仙女啊,皇帝能奈我何?更何况,现在大顺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老百姓安居乐业,现在这个皇上一定是个明君,不用怕的。”灿夏转转眼珠说道。

    唐文焕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

    “才不是呢,小妹有所不知,也就我们姑苏这里比较富饶一些,其实这些年来,天灾不断,再加上咱们大顺朝的土地比较贫瘠,老百姓饿死的多呢,母亲逢年过节都会派人去街头施粥。”

    “啊?有这种事?”灿夏故意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其实她也知道,在古代,饿死人的事多呢,有诗为证: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不过等等,中国一向地大物博,就算是土地贫瘠,也只是极个别的地方啊,于是又问道:

    “那为什么百姓不往土地肥沃的地方迁移呢?”

    古代人口并不太多,田应该够种的,除非就是这个朝代苛捐杂税太严重。

    当然,国家与百姓的大事她灿夏才不管呢,她只是一心为自己的幸福打着小算盘,这么问,也是为了从文焕口中套话。

    “唉,小妹没出过门,当然不知道,大顺境内,大部分都是山区,平原并不多,往哪迁移啊?邻国南安境内倒是土地肥沃,可那又不是我们的国土。”文焕跟个小大人一样,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古代的小男孩真早熟。

    啊?原来自己所处的地方并不是中国的全部啊,还有南安国?也是历史上没有记载过的国家。

    看来,自己还有不少东西要赶快补一补了,要不然就对不起“仙女”的身份了,于是对文焕说道:

    “大哥你真厉害,小妹都要崇拜你了,你是从哪知道这些事的啊?”

    听到小妹的夸奖,文焕有点害羞的脸红了,说道:

    “都是师傅教的呀,师傅知道的可多了,他本来是做官的,因为奸臣当道,他不愿意同流合污,所以就辞官归隐,留在咱们家教我们读书了。”

    师傅?呃,好像应该是自己出生那天见到过的儒雅中年男子,后来也见过一次,听过文焕喊他师傅。

    “师傅教的好,也得大哥聪明才学得好嘛,小妹觉得,将来大哥一定大有作为!”灿夏小嘴抹了蜜,把个小文焕哄得心花怒放。

    “真的?嗯,师傅也说了,将来要我考取功名,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要铲除奸臣,让大顺的百姓都过上好日子!”小家伙握着小拳头,踌躇满志道。

    “嗯嗯,那是必须滴!”灿夏鼓励道。

    文焕却又苦着小脸道:“可惜父亲不赞成我做官。”

    灿夏知道唐伯虎生性散漫,而且很喜欢过平静的生活,所以也不愿儿子做官,当然也担心儿子遭奸人陷害。

    “没事,只要大哥有决心,将来父亲一定会同意的。大哥,这南安国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大陆不统一啊?还有两个国家。”灿夏趁热打铁追问道。

    文焕被灿夏一夸,更是对自己学到的东西如数家珍:

    “不是两个国家,是三个哦,还有吴越国呢。对了,师傅说过,在很远很远的北方,还有一个蛮狄国呢,那边的人都是蓝眼睛,大鼻子,黄头发的。”

    哦,原来在中原,就已经是三国争霸了。

    至于蛮狄,应该就是北方草原的少数民族吧,或者就是现在的俄罗斯。

    看来自己穿越来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太平盛世啊。

    哎呀,不妙呀!既然有这么多国家,他们之间肯定会有战争的,谁不想一统天下啊?

    原来唐伯虎担心的不止是怕别有用心的人谋朝篡位,他更担心的估计是怕别的国家也听信了谣言,那对灿夏可就大大不利了。

    不过,但凡皇帝有半点理智的话,也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阻止谣言的蔓延,更有可能的是,他该不会也相信了谣言,想把咱弄进宫吧?

    毕竟,哪个皇帝不想得到整个天下啊?如今他得到的只是三分之一而已,人的野心是永无止境的,尤其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