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搬石头砸自己脚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5本章字数:3465字

    呜呜呜,咱还是个婴儿呢,要是皇帝封咱做个皇后妃子啥的,那可惨了,她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想找到左边平静的厮守一生。

    杯具,真是搬石头砸自己脚,谁叫自己随便撒谎,不想想后果,结果被无聊的八卦者传成这样,这就是撒谎的代价。

    这些古代人真是吃饱了撑着——呃,貌似没吃饱的也撑着,胡乱传谣言。

    “有这么多国家啊,那么大顺的百姓吃不饱,为什么朝廷不能向吴越和南安借粮,赈济百姓呢?”灿夏问道,心说,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知道的还挺多呢,这些对自己可是大有用处的。

    一个月来,只顾着打探左边的消息,自己对这个时代可是一无所知的,如果不多了解些情况,怎能忽悠得了皇帝?

    “哼,奸臣当道,皇帝平庸,他们哪管百姓的死活啊?”文焕一脸的义愤填膺。

    小家伙,倒是蛮有正义感的嘛,长大不当个大官可就屈才了。

    从文焕的嘴里,灿夏也大约知道了眼下这个时代的局势,应该和三国时代的魏蜀吴差不多,再问别的,小家伙就开始挠小脑瓜了,估计能知道的也就这些了。

    灿夏正沉思进了宫后该怎么应付呢,文焕似乎才反应过来,惊异道:

    “咦?不对呀小妹,你不是仙女下凡么?那些下人都说,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国家的这些事情啊?”

    哈,才反应过来啊?灿夏嘻嘻笑道:

    “那是当然了,你的小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知空气,前知五百年,后知八百载,总之,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啦。”

    文焕疑惑道:

    “那你还问我?”

    灿夏嘿嘿笑了笑,朝文焕勾勾手指,说道:

    “把耳朵凑过来,我告诉你为什么。”

    文焕乖乖的把耳朵贴过去,灿夏说道:

    “我只是想考考你嘛,看看你将来适不适合出将入相,你合格了!”

    说完,某女起了色心,占人便宜,朝文焕的小脸上叭唧了一口,立刻留下了一个口水印。

    文焕的小脸忽的红了,滚烫滚烫的,羞赧的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结结巴巴道:

    “小,小妹,我真的能出将入相吗?其,其实我很想做个将军,只是担心父亲不同意让我习武。”

    灿夏哈哈大笑,说道:

    “没关系,你放心,等这次进京回来,我一定会求父亲给你找一位武功最好的师傅,父亲最听我的话了。这样我就有一个文武双全的大哥了。”

    “那太好了!”文焕两眼立刻亮晶晶的,小脸依旧红扑扑的,可爱的紧。

    见小妹一直盯着自己看,文焕突然想起刚才那个口水印,赶紧抹了抹脸,来不及说告辞,就落荒而逃了,留下灿夏一片大笑声,这个小家伙,被自己妹妹亲一口,还这么害羞!

    逗了文焕后,灿夏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也就乐观进来。

    刚才担心的那些事,现在想起来,也只不过是自己的揣测而已。

    也许,皇帝宣咱进宫,会是好事呢,一切顺其自然吧。

    ======

    第二天,在秋香的眼泪,以及三个哥哥不舍的表情中,灿夏被奶娘抱着,跟随唐伯虎与昨天那位公公上了马车,直奔京城。

    一路之上,还有大内侍卫随行,不知是保护还是看管,或者两者兼有。

    唉,在没有飞机,也没有汽车火车的年代,再加上道路的不平,坐马车真不是人干的事啊。

    一开始的时候,灿夏觉得还挺有意思的,第一次坐马车嘛,马车颠颠簸簸的,很容易睡觉的,可是时间一长她才真正体会到秋香妈为啥这么心疼,咱这把软乎乎的骨头差点颠散了架。

    日行夜宿,晚上住在驿馆,由于他们是皇上要的人,驿馆的人不敢怠慢,住的都是上房。

    晚上,灿夏跟奶娘刚刚睡下不久,就听到外面有打斗声,过了一阵,平息了,听到外面有对话。

    曹公公(惊恐的声音):“刺客都抓住了吗?”

    大内侍卫:“回曹公公,杀死两个,还有两名受伤逃走。”

    曹公公:“这些人什么来头?”

    大内侍卫:“看他们的衣着,似乎不是本国人。”

    然后又是一阵脚步声,唐伯虎问:

    “曹公公,刚才出了什么事?”

    曹公公:“有刺客欲对令爱不利,还好咱家提前有所防范。”

    “啊?夏儿!”唐伯虎一声惊吓,连门都没敲,直接一脚踹门冲了进来,不顾奶娘难堪,直接冲到床前,抱过灿夏,一脸的紧张。

    “我没事,老爸!”灿夏心里还是蛮感动的,这个爸爸对自己可是真正的关心啊,不像现代的那个爸爸,就知道把自己当作联姻的工具,从来没见他像唐伯虎这样紧张自己。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没想到一代风流才子竟也有这样紧张的时候,要说这个世上,他最爱的是秋香,最疼的就是灿夏了。

    “刚才外面出什么事了?难道有人要暗杀我?老爸,你告诉曹公公,让他多派些人手保护我。”灿夏可不想不明不白的被人杀了,她还没找到左边呢,要是再回到阎王那里,估计下次再投胎,也很难和左边在一起了。

    唉,自作自受,谁叫自己当初骗人说自己是仙女来着?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就算她说自己不是,估计也没人信了。

    不是说谣言止于智者吗?为啥这里全是愚者,智者在哪里啊?????

    曹公公也跟着进来了,说道:

    “放心吧,刺客死的死,伤的伤,暂时不会来行刺了。”

    “那可不一定,万一他们还有同伙呢?”灿夏说道。

    曹公公很精明的笑了笑,说道:

    “唐解元,唐小姐你们放心,刺客一定认为此次行刺惊动了我们,我们必定有所防范,暂时是不会再有大的动作的,即便是想再来偷袭,也会隔上一段时间。

    而且侍卫们因为刚才的打斗,也都筋疲力竭了,需要好好的休息,才能更好的保护唐小姐。留两名侍卫在门口守着即可,其他侍卫都是楼上,随时候命。”

    貌似曹公公的分析也有道理,他还算是个有头脑的人,不过——

    灿夏总觉得今晚会有什么事发生,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准,女婴也一样。

    不过仅凭感觉又不好说什么,再加上深更半夜,灿夏这个身体早就困倦的不行,也就沉沉的入梦了。

    再度醒来时,是觉得耳边突然呼呼的起了风,咦?房间里怎么会有风的?

    努力的睁眼一看,首先看到了天上的星星,而且发现自己身在半空中,正被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人抱着,在房顶上窜来窜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伸了个懒腰,灿夏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肯定是被人抓走了,心底一惊,糟糕!

    曹公公失算了!

    灿夏虽然害怕,但她猜出自己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否则抱着自己的黑衣人直接把自己杀了得了,干嘛还费这么大劲把自己带走?

    稳住,稳住,不要慌!

    只要刺客不是想要咱的命,其他的都好说,只是不知道这刺客究竟是哪一派的,灿夏决定先不吱声,静观其变。

    她用脚趾头也能猜到,掳走他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一定是冲着那句“得唐氏女者得天下”而来的。

    既然如此,为了保护自己,她决定扮一个正常的婴儿。

    大半夜的,困,不管了,咱是婴儿,即便是在危险的情况下,也有权利睡觉!

    灿夏闭上了眼睛,觉得被人抱着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感觉还挺舒服的,很有助于睡眠。

    迷迷糊糊的,肚子突然好饿啊,咕噜噜的,唉,没办法,小婴儿的胃很小,每次就算使劲吃,也只能坚持一两个时辰就要再吃。

    刚准备喊奶娘,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别人手中。

    呃——正常的婴儿如果饿了该怎么办?

    “哇——”灿夏放声大哭,当然,是干打雷不下雨的。

    一边放声哭,一边悄悄的把眼睛打开一条缝往外瞅。

    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黑衣人的怀里,而是被放到了一张桌案上。

    “回少主,大顺皇帝要带进宫的,就是这个女婴,他的父亲是曾经名震一时的风流才子唐伯虎。”黑衣人指着桌案上的灿夏,恭敬的说道。

    那个被称为少主的人声音有些稚嫩,但语气绝对有王者气势:

    “招风,你是怎么弄到手的?没被人发现行踪吧?”

    招风恭敬回道:

    “少主放心,属下事先派了几个手下故意去明抢,好让他们麻痹大意,然后趁他们熟睡之际,潜入房间,那个奶娘也被属下点了睡穴,天亮之前,是不会有人发现的。”

    该死的,曹公公还以为自己多聪明,没想到还是被人算计了。

    少主看着哇哇大哭的灿夏,皱了皱眉:

    “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婴儿吗?真有传言的那么神奇?”

    招风恭敬回道:

    “属下也不清楚,但既然能在大顺传的沸沸扬扬,并且引起了大顺皇帝的注意,想必不是空穴来风。”

    灿夏一边哭,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听他们的语气,好像不是大顺的人,那是哪国的?

    吴越还是南安?

    唉,早知道自己随便撒的一个谎,能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她当初就该做个诚实的孩子。

    别人穿越都懂得低调,懂得隐藏,咱却犯了穿越的大忌,唉。

    (看书的小朋友们啊,一定不要随便撒谎哦,否则后果会是灰常恐怖滴。)

    那个少主凑近灿夏,见她跟正常的婴儿一样张着大嘴哇哇大哭,左看右看,实在看不出她有什么非同寻常之处。

    “喂,小东西,回答我,你是不是一出生就会说话?!”那个少主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灿夏偷偷的转动眼珠,瞄了一眼,靠,还以为是多厉害的人物,原来就是个小屁孩啊?

    看样子也就十一二岁,十分的清俊,虽然模样人见人爱,但他身上所散发的贵气却有一种令人不敢靠近的感觉。

    长大了一定是祸水级别的人物,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孩的心。

    别看年龄小,傲气可不小,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应该是颐指气使惯了,看来他的身份不一般,按照穿越定律推测,他应该是某个国家的皇亲贵族。

    “哇哇——”灿夏放声大哭,比刚才哭的还响,哼哼,咱就装傻,想骗你一个小屁孩,还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