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貌似三角恋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5本章字数:3566字

    呃,或许是每天在三宫六院里翻云覆雨,房事过多导致的体虚,嘿嘿,灿夏邪恶的想。

    “谢皇上恩典!”唐伯虎代为谢恩。

    “伯虎,十年没见,你倒是老成持重多了,十年前你最是风流自在,我行我素,如今倒规矩起来,呵呵!”

    皇上似乎跟唐伯虎很熟,这不像普通的君臣,倒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

    “皇上说笑了,以前是伯虎年轻不懂事。”唐伯虎依旧毕恭毕敬,甚至脸带忧色。

    切,老爸在担忧什么呢?皇上对咱们这么和气,而且又是老熟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吧。

    “怎么没见到唐夫人呢?”皇帝问。

    咦?皇上当初宣旨时只是让唐伯虎携女进京,并没有提到让老妈一起来啊。

    不过,皇上貌似无意中的一句话,却让灿夏觉出不一般来,虽然皇上努力的装作轻描淡写,但是灿夏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再加上旁边的皇后脸色很不自然,扭到旁边冷冷的轻哼了一声,似是十分轻蔑的样子,灿夏心中更狐疑了。

    不对,这其中必有猫腻!

    莫非——

    皇上跟咱老妈也曾有过一腿?难道说当年追秋香妈的不仅是老爸,还有皇上?

    哇,貌似三角恋耶!肯定有奸情!

    某女眼珠亮闪闪的,这一个月来,终日无所事事,倒变得八卦起来,一个人慢慢的仔细打量皇上跟唐伯虎二人,比较两人的长处与短处。

    “家中尚有三名幼子需要照顾,夫人不便随行。”唐伯虎回道,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皇上一楞,喃喃道:“都有四个孩子了,时间过得真快……”

    旁边的皇后有点不耐烦,但还是笑着脸对皇上说道:

    “皇上,您召唐氏父女入宫,不是为了聊家常吧?”

    皇上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说道:

    “快把唐家姑娘抱上前来,让朕与皇后看看。”

    立刻有太监下去,从奶娘怀中把灿夏接过来,抱到皇上的面前。

    皇上伸手要接,皇后却抢了先,笑道:

    “抱孩子这种事,还是女人家做的好,皇上不宜抱。”

    一股脂粉气扑面而来,熏的灿夏特别不舒服,不晓得婴儿不能闻这些乱七八糟的味道么?真讨厌!

    灿夏宁愿被种马皇帝抱,也不愿被这个妖艳的女人抱。

    但人家是老大,咱是老百姓,此刻只能皱皱眉,在心里发几句牢骚。

    不过同时灿夏又发现一个问题,觉得这个皇后挺强势的,看起来皇上也要忌惮她几分。

    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夫为妻纲,皇上又是万民之主,皇后应该唯命是从才对,可是她似乎并不太把皇上放在眼里,至少不像电视里演的皇后那样。

    第一次见到惧内的皇帝。

    “皇上您瞧,长得还挺俊的。”皇后似乎对灿夏很亲昵似的,还用手抚摸灿夏的脸,灿夏一阵恶寒,脸使劲往后侧,希望能躲开皇后那五根冰冷的纯金指甲套。

    这哪里是与她亲昵啊,分明是在故意吓她,只要她的指甲稍微一动,咱这娇嫩的小脸可就毁了!

    婴儿的肌肤嫩着哪!

    “当然,这孩子长得像她娘。”皇上眉目之中含着一丝慈爱,盯着灿夏看不够。

    哼哼,看来当年皇上和秋香妈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灿夏被这对夫妻搞得实在是无语了,心中窝火,说道:

    “皇上皇后,我请你们尊重一下我,特别是皇后,请把你的手拿开!我身体虽然是个婴儿,但你们应该早就听说了,我是仙人转世,你们若是这样亵渎神仙,会遭天遣的!”

    反正已经知道皇上是听说了谣传才宣自己进宫的,干脆也别藏着掖着了,该低调时低调,该嚣张时咱就嚣张,只要让他们对咱的身世深信不疑了,咱这条命才能保住。

    试问,在封建思想十分严重的古代,有谁敢对神仙不敬?

    灿夏这一声喊果然起了作用,皇后娘娘讪讪的把手移开,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她或许不怕得罪皇上,但她一定害怕得罪神仙。

    尤其传言中得到这个女婴就能得到天下。

    “夏儿,对皇上皇后不得无礼!”唐伯虎喊了一声,赶紧过来,借势从皇后手中接过灿夏。

    说实话,他也担心皇后会对灿夏不利,毕竟灿夏是秋香生的,而皇后与秋香当年……

    说实话,他也担心皇后会对灿夏不利,毕竟灿夏是秋香生的,而皇后与秋香当年……

    唉,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心里还对秋香心存芥蒂。

    灿夏察言观色,觉得老爸的表情有点不对头,再看皇上皇后,似乎表情也不正常。

    小眉头皱了皱,唉,你们这些大人啊,真烦,八成是玩四角恋了。

    “无妨,伯虎,令爱乃是天仙下凡,自然不用守咱们凡夫俗子的规矩,朕即刻下旨,免除令爱在宫中的一切规矩。”皇上说道。

    “耶!皇帝大叔英明!”灿夏得瑟的瞟了一眼皇后。

    没想到这个女人变脸的本事还真厉害,马上笑靥如花,说道:

    “皇上说的没错,唐家小姐是为了辅助大顺而来,自然不必拘泥于俗礼。皇上,依臣妾看,唐家小姐长得娇俏可人,跟咱们太子多般配啊!”

    她虽然对秋香恨之入骨,但是一想到那个传言,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而且这可不是一般的肥水,有了她,还愁得不到天下吗?还用担心别的妃嫔争宠吗?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争取到把这个女婴嫁给自己儿子。

    如若不能,那必然除之。

    “皇后说的是,朕也正有此意,既有预言,那么唐家小姐将来必能母仪天下,伯虎,不知你可愿意结此亲家?”皇上说道。

    皇上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自从前朝灭亡后,这天下便分成了三份,自先帝开创大顺以来,几十年了,三国一直纷争不断,而大顺相对于其他两国来说还是比较弱的,或许这个女婴才是他们的福音。

    啊?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啊!唐氏父女对视一眼,唐伯虎似在征询灿夏的意见。

    本来灿夏还猜测,皇上该不会因为一个谣言而纳一个婴儿为妃吧?

    却没料到,原来他是想让咱给他当儿媳妇。

    杯具,在现代时,就被强逼着要嫁那个官二代,没想到来了古代,还是这个命。

    话说,在这个时代,皇上的话就是圣旨,如果是其他的女孩,那可真的没得选择了。

    唐灿夏啊唐灿夏,在现代时,你就反抗了,来这里,依然要反抗,哪怕再死一回!

    “不行!我不同意!我连太子的面都没见过,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更何况,我还是个婴儿,嫁人也未免太早了吧?”灿夏抗议道。

    皇上皇后万没料到灿夏会回绝的如此干脆,俱是一楞,心中暗自揣测。

    既然是仙女下凡,要造福人间,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辅助帝王,而她不愿意嫁给大顺的太子,难道说她有意于辅助其他国家?

    皇上忧心,皇后则更加担忧,甚至眼神里带出一抹杀机。

    如果这个女婴不选择自己的儿子,不肯做大顺的太子妃,那就只能除掉她了,绝对不可能把她让给别的国家,如果让别的国家得到了她,大顺岂不是要亡国了?

    灿夏有点走神,心里想起还没有半点消息的左边,不由得有点着急,也没太注意皇后的表情,只听得皇上说道:

    “这个好办,你留在宫中,与太子相处一段时间不就熟悉了么?朕又没说让你们现在就成亲,可以先订婚,等你们长大了再行夫妻之礼。”

    “皇上说的极是,本宫也正是这个意思。”皇后说道,心中却想,把这个女婴留在宫中也好,一来是为了弄清谣言的真假,看她到底有什么本事;二来只要她在宫中,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掌握了她不就等于掌握了天下吗?

    灿夏长叹一口气,有种无力感,为神马咱就这么倒霉捏?

    咱来古代,就是为了和左边在一起,却又有这些不相干的人横加阻挠?

    这究竟是因为自己和左边有缘无份,还是好事多磨?

    灿夏更相信是后者。

    所以,即便是皇帝要砍她的脑袋,她也要拒绝。

    她正准备开口,却听唐伯虎抢先说道:

    “小女毕竟年幼无知,而且事情来的太突然,请皇上皇后给点时间,让伯虎与小女商量一下。”

    唐伯虎是看出来了,皇上皇后已经对谣言坚信不移,倘若他去解释,也于事无补,若单单是皇上的话,或许还能通融,这个皇后可是出了名心狠手辣,她得不到的东西,必然毁之!

    唐伯虎是看出来了,皇上皇后已经对谣言坚信不移,倘若他去解释,也于事无补,若单单是皇上的话,或许还能通融,这个皇后可是出了名心狠手辣,她得不到的东西,必然毁之!

    若不是因为这个,这些年来,他也不必躲得远远的,夹着尾巴做人了,全都是为了保护秋香。

    如今,更要保护好夏儿。

    “也好,曹公公,派人把琴音馆收拾出来,给唐氏父女住,再去调十名宫女与十名内监前去侍候。”皇后又抢了皇上的话,吩咐道。

    灿夏本来说不用了,我们这就走,但看到老爸向她使了个眼色,立刻闭嘴不语,被人簇拥着住进了琴音馆。

    皇宫就是皇宫,区区一座琴音馆就奢华无比,更别说其他的宫殿了,唉,这可都是民脂民膏堆积起来的。

    不过灿夏前世与今生都是出生在富贵人家,对这些也就见惯不怪了,所以住在这里享受也就心安理得了,没啥罪恶感。

    支走宫人,只剩下唐氏父女俩。灿夏鄙视了一下唐伯虎,说道:

    “老爸,你干嘛不拒绝皇上?难道您真想与皇上结亲?”

    哼,要是老爸想攀龙附凤的话,咱就不认他了!

    唐伯虎看着气咻咻的灿夏,说道:

    “乖夏儿,难道你看不出来,如果我们拒绝的话,恐怕就不能活着出皇宫了。”

    “啊?有这么严重?!”灿夏一惊,嘴巴张的能塞进桃子了。

    皇宫果然人心险恶啊,咱又差点把小命挂了!

    “你还真以为父亲稀罕攀龙附凤啊?父亲若真是那种人,当年就不会——”唐伯虎似想起了当年的事,说到一半,却又停下了。

    灿夏最讨厌这种欲言又止的,强烈的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当年怎么了?老爸别气,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不过我总觉得你和皇上皇后都有点怪怪的,你们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和我老妈有关?”

    灿夏双眼放精光,有关老爸老妈当年的风流韵事,她好奇的紧。

    女人啊,天生爱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