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老爸的情敌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5本章字数:2831字

    “你这丫头片子,该有眼色的时候没有,不该你关心的却全注意到了。”唐伯虎笑着训道。

    “嘿嘿,关键是我不关心的事自然会无视掉,我关心的事当然会注意了,老爸,我猜啊,你跟皇上一定是情敌对不对?都喜欢我老妈!”灿夏发挥自己的想像力,把当初的事在脑中描绘了出来。

    秋香妈本就绝色倾城,可以想像出,当年有多少男子追求。

    说不定老爸就是凭着才气脱颖而出,娶到了秋香。

    想到在现代时看过的有关唐伯虎的影视剧,灿夏想,该不会是像电视上那样,老爸与皇上对对子赢秋香,皇上输了,吐了一地血,失去了秋香,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虚弱的样子了,哈哈!

    所以,皇后才人吃醋!

    咱实在是太聪明了,一猜就知道了,简直可以做神算了!

    唐伯虎骄傲的抬了抬下巴,带着些孩子气说道:

    “你觉得天底下有人配做父亲的情敌吗?你母亲当初可是一眼就看中了我,别人想插上一腿,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灿夏鼓掌,用周星驰般的语气说道:

    “老爸老妈的爱情故事真是可歌可泣,令小女心生崇拜,仰慕之心更如江水一般滔滔不绝——”

    然后立刻又变化了表情,一脸苦相的说:

    “唉,小女也想得一心上人,白首不相离,就像老爸老妈这样,隐居起来,做一对神仙眷侣,可是现在,唉,一入宫门深似海,想要最纯美的爱情,那想都别想了。老爸,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落入火坑啊!”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已经被各个国家的人盯上了,说不定时刻都有危险,他可不能再把左边也招出来,只能暗地寻访。

    唐伯虎听了灿夏的夸赞,先是得意洋洋,后见女儿的小脸愁的都皱在了一起,又很是心疼,哪个父亲不疼自己的女儿呢?尤其灿夏是唐家唯一的女儿。

    “唉,夏儿,父亲也不想你进宫,但是皇上如果真要下圣旨,而我们又当面拒绝的话,估计连人头都保不住了,所以我才请求皇上给我们点商量的时间,也是有意要拖延一下,想一个合适的借口拒绝掉。”

    女儿要济世救民,在民间亦可,不一定非要入宫。

    虽然皇上这人心地还算不错,但是皇后的为人唐伯虎也是清楚的,纵然她会忌惮夏儿几分,但当父亲的,终归是担心女儿会吃亏。

    “老爸,如果我们不同意,他们身为一国之君与国母,总不能知法犯法,强行逼婚吧?”灿夏担忧道。

    唐伯虎无奈的苦笑一下:

    “唉,整个大顺朝都是皇帝家的,他想要谁,谁敢阻拦?”

    灿夏骂道:

    “靠!敢情天子犯法没有罪,还有理了!百姓逼婚是犯罪,皇上逼婚就是圣旨,我们不同意就算我们犯法,这还有木有天理,有木有王法哇!有木有!”

    越骂心里越悲愤,可怜灿夏到现在还找不到左边,要不然就可以再私奔一回了。

    而且她来之前还准备着借助皇上的权力全国寻找左边呢,这下倒好,人没找着,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骂了一阵,灿夏突然打住了,对还在愁眉苦脸苦思对策的唐伯虎道:

    “老爸,那太子多大了?”

    唐伯虎回道:

    “皇上这些年生了六个公主,仅有这一个皇子,刚出生就被封为太子,应该还不足一周岁吧。”

    “太子是皇后亲生的?”灿夏问。

    “是的,皇上以前一直没有封后,如今的皇后以前是贵妃,诞下太子之后才封的皇后。”唐伯虎道。

    原来如此,难怪这个皇后如此嚣张,敢情是母凭子贵啊。

    太子是皇家唯一的男丁,自然肩负着未来祖宗社稷的大任,皇上皇后一定非常的疼爱,所以他们听信了谣言,才非要让咱嫁给太子,以保住他们的地位,更是为了太子将来的天下。

    唉,连江南第一才子唐伯虎都束手无策,难道咱真要跟这个小屁孩太子订娃娃亲?

    如果不同意的话,不仅咱的脑袋不保,恐怕还要连累了唐氏满门。

    灿夏眼珠转了转,嘴角微微上扬,哼哼笑了一声,说道:

    “好吧老爸,我同意了!就和太子订亲吧。不过我要跟皇上谈几个条件,他同意了才成!”

    唐伯虎不明白灿夏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但看她那小精明样,一定是吃不了亏的,毕竟咱家女儿是仙女嘛,肯定很有灵性的,且看她做的什么打算吧。

    于是,第二天,灿夏被抱到了皇上皇后面前。

    “伯虎与令爱商量的如何了?”

    伯虎看了看灿夏,说道:

    “夏儿既是天仙下凡,怕是不能用父母之命来约束她,伯虎也做不了主,还是让她自己决定吧。”

    是灿夏故意让唐伯虎这样说的,将来即使有什么事,也与唐家无关,毕竟既是天仙,凡人岂能管束得了?

    若真有事,自己一力承担好了,何必连累唐家。

    皇上与皇后对视一眼,两人大概以为灿夏会不同意,脸色不大好,暗骂唐伯虎老奸巨滑,把责任推的干干净净,又齐齐看向了灿夏。

    “呵呵,皇上皇后请放心,既然你们两人都开了金口,小女子又怎敢违背圣意呢?我同意了便是。但是我有三个条件,皇上必须答应了,否则小女子誓死不从。”灿夏先来软的,又说硬的,说得斩钉截铁。

    皇上皇后一楞,敢跟他们谈条件的人可是很少见的。

    尤其还是一个女婴。

    “是要权势地位还是要金银财产啊?”皇后有些蔑视的看了灿夏一眼,心中却想,如果这个女婴提的条件里涉及秋香,她必不会答应。

    仙女又如何?下到凡间,没了法力,那便是凡人了,就是他们皇家的臣民。

    “切,我才没有那么庸俗!”灿夏不屑道,心说这个皇后还真是个势力眼,好像个个都稀罕他家的荣华富贵似的。

    皇上说道:

    “好,你且说来听听,若合情合理,朕自然会同意。”

    灿夏白了皇后一眼,对皇上说道:

    “第一,我在路上的时候曾遭人掳走,他们没能得逞,一定不会罢休,我们唐家的安全问题皇上您要负责。”

    “这个自然没问题,既然你与太子定了亲,唐家便是皇亲国戚,朕会在京城赐一座大宅子给你们,举家迁来,朕自会好好保护你们。”皇上满口答应,这个条件实在微不足道。

    “第二,你要给我一些特权,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也可以动用一些地方官府的人——呃,我是奉了王母娘娘之命来造福人间的,自然要先查访民情。”灿夏看到皇上皱眉,赶紧解释道。

    心中却腹诽,什么查访民情,跟我有神马关系,我是为了找到左边。

    她之所以同意了这门亲事,就是想利用皇上给的特权找到左边,否则谁愿意跟一个小屁孩定什么亲啊!

    (但是灿夏没料到的是,现在虽然是撒谎,未来谎言却变成了现实,她真的造福了大顺的百姓。当然,这是后话了。)

    皇上一副恍然的样子,真把灿夏当成救苦救难的菩萨了。于是说道:

    “哦,这个倒也合情理,朕准了!”

    皇后却不满道:

    “去地方查访民情倒也罢了,为何还要自由出入皇宫?你当皇宫是什么地方?”

    然后,还甩了皇上一个白眼,大约是埋怨他对这个小女婴也太纵容了吧?难道就是因为她是秋香的女儿?

    灿夏吐了吐舌头道:

    “不是你们说让我跟太子培养感情吗?如果我不多多进宫,怎么能有时间跟太子在一起?这一条你们不同意也无所谓,我还懒得进宫呢。不过若不是两情相悦,我绝不会嫁的!”

    皇后转了转心思,觉得这个女婴虽然嚣张了些,但她若真能辅佐儿子得了天下,倒也能忍,于是不再说话。

    但就是觉得她是秋香的女儿,心里有些不舒服。

    哼,等太子将来登基得了天下,自己就是皇太后了,到时再想整治秋香母女不迟。

    第二条算是准了,皇上又问:

    “那第三呢?”

    灿夏说道:

    “第三就是,太子如今年幼,若他长大后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不愿意娶我,或者说我们两个不合拍,那么这桩婚事就可以解除,我们各自是自由身。”

    皇上皇后皱眉,皇上说道:

    “这个你放心,太子虽然身份尊贵,但婚姻大事还是父母之命,更何况朕金口玉言,绝不会有这种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