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两世都遇官二代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5本章字数:3331字

    当然,在他们的想法中,就算太子有喜欢的女人,但是身为太子,身边就算妻妾成群也不算什么,这门婚事,不会解除的。

    不过灿夏有信心,将来一定要让太子主动取消婚约。

    哼哼,等着瞧,咱以后经常进宫借“培养感情”之机虐他,叫他见了咱就怕,看他还不乖乖的解除婚约?

    “婚事岂用逼的?如果太子真的不喜欢我,又何必强人所难?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就算太子不娶我,我也一定会尽我所能辅佐他平定天下的!”灿夏补充道。

    心中却道,天下不天下的,和我有毛关系,我只想找到左边,一起过逍遥的日子。

    皇上与皇后对视一眼,这才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就依你。”

    当然,在皇上和皇后的想法中,太子是不可能不娶唐灿夏的。

    她既是仙人投胎,又是秋香所生,必定生得风华绝代,太子岂有不喜欢之理?

    于是,这事就算定下来了,婴儿灿夏伸了个懒腰,躲在奶妈怀里睡着了。

    半个月后,唐家上上下下全都搬来了京城,住进了皇上赐的大宅子里,这宅子可比他们以前的家阔气多了,据说这个宅子本来是某个王爷的府第,那个王爷犯了王法,满门流放了。

    皇上还给派了一大堆的仆人来,还有护卫,也比王爷府的还要多。

    当然,皇上也是怕万一别的国家抢走了唐灿夏,岂不是要命?

    等家里都安顿好后,皇上又择了黄道吉日,给灿夏与太子举行定婚仪式。

    灿夏无奈的苦笑一下,在现代时,自己就被一个官二代梁越纠缠着,差点被逼着嫁给他,现在又在无奈之中与古代的官二代定婚,这可不是一般的官二代啊,他可是未来的皇帝,这个国家的老大。

    太子定婚,百官来贺,前殿一片忙碌,这种场合,灿夏只需露一下面,就没她啥事了。

    因为她吃不能吃,喝不能喝,留在大殿也没什么用,于是就向皇后请示,以培养感情为由要去看太子。

    皇后自然安排了灿夏与太子在后殿见面。

    “哇哇哇——”还没进门呢,就听到殿内一阵婴儿的哭声,还有一堆人在哄着。

    灿夏鄙夷,哼哼,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这个太子居然哭的惊天动地。

    进去一看,正有一个不足一岁的小娃娃在学走路呢,估计是摔了一跤,所以蹲在地上拼命的嚎哭,旁边的宫女奶娘吓得脸色惨白,正使劲的哄呢,听到有人进来,还以为是皇后,个个吓得浑身哆嗦。

    “这是怎么了?摔了一跤,至于这么娇气吗?”灿夏有点厌恶的说道。

    众人一看是未来太子妃来了,赶紧跪倒在地,连连道:

    “太子妃恕罪!”

    灿夏实在受不了古代人动不动就跪的规矩,忙道:

    “你们都起来吧,太子学走路,摔摔很正常,哪个孩子学走路不摔几下啊?还有,我现在还不是太子妃,你们以后叫我灿夏就好了。”

    众人自然不敢直呼未来太子妃的名讳,虽是未来的,却也得罪不起,只得改了称呼,齐声谢道:

    “谢唐姑娘!”

    奶娘抱着灿夏走进去,摔在地上的太子在听到灿夏说话时就停止了嚎哭,愣愣的盯着灿夏,脸上还挂着几点泪,嘴边挂着哈喇子。

    灿夏看了一眼,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宝宝一点都不可爱。

    本来皇上长得英俊,皇后长得妩媚,灿夏觉得从遗传学来看,太子一定会是个可爱的小宝宝,可没想到他长得眼细鼻塌,一副憨态,不像其他宝宝那样机灵,不太招人待见。

    真不知道是不是皇上皇后亲生的。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要单独和太子聊聊。”灿夏对众人说道,又示意奶娘把自己放床上。

    众人面面相觑,单独聊聊?虽说未来太子妃是仙女下凡,生下来便会讲话,但是太子现在可还是个啥也不懂的小屁孩,除了哇哇乱叫还不太会说话呢。

    可是她是未来太子妃,谁也不敢得罪,于是全都乖乖的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灿夏和太子两个小屁孩了。

    “喂,你过来。”灿夏朝太子勾了勾手指说道。

    没办法,她才两个月,坐都不会坐,自然连爬都不会了。

    太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灿夏的话,傻楞楞的看了一会儿,便犹豫着开始往灿夏这边爬。

    “晕,真笨,还用爬的!”灿夏嘀咕道。

    太子很快爬了过来,伏在床边好奇的盯着灿夏使劲看。

    “看啥看啊,没见过美女啊?!小屁孩,我告诉你,等你长大了,最好乖乖的同意跟我解除婚约,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灿夏绷着小脸恐吓道。

    不过不管她的语气如何凶巴巴,可是出自这么一个婴儿之口,大家想像一下,那都是挺逗的。

    可是太子似乎根本没听懂灿夏说的话,反而傻乎乎的冲着灿夏呵呵直笑,令灿夏更加鄙视了,骂道:“白痴!”

    (悠悠打抱不平:人家本来就是个不足一岁的小娃娃,又不是个个都像您老一样是带着记忆重生的,哪能听得懂呢?)

    灿夏想了想,也觉得是自己操之过急了,现在这个小东西啥都不懂,又呆又傻,恐吓和商量都不可能成事,正琢磨着该怎么办,突然太子趴下脸,朝着灿夏的小脸亲了一口。

    由于动作比较笨拙,只亲到半边嘴,但是那口水却是蹭了灿夏一脸,呃——恶心死了。

    “你你你——”灿夏一边挥舞着小拳头擦拭脸上的口水,一边气急败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是太子却表示很开心,依旧傻呵呵的笑。

    灿夏真是被打败了,这可是咱来到古代的初吻啊,啊啊啊,就这样被一个又呆又傻的小屁孩给夺去了,呜呜呜,何其悲哀!

    “呵呵,哇呜呀唉啦……”太子满嘴乌拉拉说着灿夏也听不懂的婴语,还特别兴奋,笑得更找不着眼睛了。

    嘎嘎嘎,灿夏只觉得眼前有数只乌鸦飞过,今天真是抽风了,居然会想着跟一个小屁孩谈判,这比对牛弹琴的那位仁兄还要郁闷。

    也许是因为自己带着记忆投生,她在前世又没有带过婴儿,还以为一周岁的小孩会懂很多呢。

    “傻子,你乐什么呀,真没想到你父皇盼儿子盼了那么久,就生出你这么个废物来,长大以后也难成大器!”灿夏忿忿道。

    心中却说,这个该死的皇后,居然生了这么个笨蛋儿子,还想一统天下,做梦去吧!

    太子被人骂了,一点都不生气,依旧歪着脑袋盯着灿夏,脸越凑越近,脸上笑呵呵的,估计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娃娃,忍不住又要亲了。

    灿夏崩溃,可是太子虽小,但在两个月大的灿夏面前就是庞然大物,灿夏在武力方面根本没办法跟他比,言语攻击对他又毫无作用,咋办?

    现在喊人进来也来不及了,难道就任凭这个傻小子再弄咱一脸口水?

    两人定了亲,就算灿夏被亲了,也只能吃哑巴亏,更何况人家是太子,弄不好所有人都赞成他这么做呢。

    就在他的口水即将滴到灿夏脸上之际,灿夏哼哼一声冷笑,伸出两手,使出九阴白骨爪,猛的往太子的两个脸蛋上抓去。

    “哇——”太子一声惨叫,张大了嘴巴使劲哭,露出四颗小门牙。

    而他嫩嫩的脸上,已经被灿夏抓了十道红红的印子,甚至抓破了皮,渗出几点血丝来。

    “哼!老娘豆腐是这么容易吃的?别怪我残忍,现在只是开始,等你长大了,看我怎么蹂躏你,直到你见到我就怕,非要解除婚约不可!”灿夏说道。

    哎,手指甲有些疼哎,婴儿的手就是娇嫩,郁闷。

    外面的人听到太子的哭声赶紧进来了,看到太子哭的惨兮兮的,一个个目瞪口呆。

    若是寻常的婴儿打架倒也罢了,可是为什么这个有着成年人思想的太子妃会把太子抓成这样?

    这,这,这,待会儿怎么向皇后交待啊?

    以皇后的个性,不扒了她们的皮才怪。

    一个个吓得面如死灰,不知道怎么办好。

    灿夏笑嘻嘻道:

    “你看你们,也不给太子剪剪指甲,刚才不知打哪飞来一只蚊子,叮了太子一下,他嫌痒,就自己抓自己脸喽!”

    汗,她倒是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众人忙着哄太子,帮太子敷药,好在灿夏的婴儿指甲比较软,抓的并不厉害,小孩本身恢复就比较快,应该能很快长好。

    灿夏则朝奶妈使个眼色,躺着奶妈的怀里,得意洋洋的瞟了太子一眼,心说,小太子,你的被虐生涯才刚刚开始,哼,直到你主动取消婚约为止。

    然后扬长而去。

    可怜那太子,还傻楞楞的看了眼灿夏,眼睛里没有一丝恨意,居然全是不舍。

    复归前殿,到处张灯结彩,文武百官,后宫佳丽聚集一堂,齐贺太子与唐灿夏订亲之喜。

    而灿夏却觉得百无聊赖,来到了秋香的旁边,喊道:

    “老妈,几时能回去啊?”

    秋香看了一眼唐伯虎,说道:

    “夏儿再忍耐一会儿,若是困了,就睡会儿吧,这筵席怕是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

    灿夏也不愿为难父母,于是准备眯上一会儿,没办法,婴儿的身体就是容易困。

    刚准备闭眼呢,却发现一道非常炽烈的目光非常扎眼的射了过来。

    抬头看去,却是皇上的目光,他正有意无意的朝自己这边看,确切的说,是朝秋香看。

    秋香则一直低着头,并不回视。

    灿夏的困意去了大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再看皇后,脸色非常不自然,也总是往这边瞟,不过目光里却带着浓浓的醋酸味,若非现在是大庭广众,估计她就要冲过来吃了秋香了。

    灿夏的位置看不到唐伯虎的脸,不知他此刻是什么表情,灿夏一边在脑中虚构着他们几个从前的故事,一边在不自觉中见周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