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鸟鸣传声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5本章字数:2775字

    东郭练双眼装满了羡慕:

    “夏儿妹妹,你胆子真大哦。那你怕不怕你娘?”

    “汗,你以为我是你啊?在这个家里,所有人都怕我!”灿夏仰头叉腰,一副老大样。

    东郭练更是崇拜的五体投地,激动的说道:

    “夏儿妹妹,你太棒了!”说完又失落的说道:“唉,如果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你这样就好了。”

    灿夏望天,这个呆子,将来整个大顺都是他的,他才是老大,居然还在这里玩伤感。

    ===

    蛟龙山。

    山青水秀,云遮雾绕,三千尺瀑布狂倾而下,如李白诗云:疑似银河落九天。

    美景掩映之下,一座古堡若隐若现,实在是神仙居所啊。

    古堡的院落中,一紫衣少年手执长剑,隔空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只见四处的桃花便片片飞起,如千万只粉色蝴蝶,在空中漫舞一阵,然后缓缓落下。

    “少主的剑法更加精进了。”招风赞叹道。

    少年转过身,清俊无比的脸孔上露出一抹笑容,若非身着男子衣,头顶男子冠,倒真像是散花仙子下凡。

    男生女相,既美绝,又带了丝妖魅。

    “叽叽叽,喳喳喳,啾啾啾……”一阵鸟鸣传来,少年古煜凝神细听。

    片刻之后,本来平和的脸突然阴沉了下来。

    招风看到后,立刻说道:

    “属下去干活了!”然后就准备遁走。

    以他对少主的了解,刚才的鸟鸣声肯定跟未来少夫人有关,三年来,招风已经摸清了少主吃醋的表现,不知道那个不知死活的丫头又做了什么事让少主吃醋了,这个时候,如果不及时闪开,恐怕就要触霉头了。

    “招风,站住!”古煜喝道。

    招风的脚刚刚离地,硬生生的又放了下来。

    “那个,少主,有何吩咐?”

    古煜一脸冷峻,酷的惊天地,泣鬼神。

    “还有多久,我们的计划可以实施?”

    招风回道:“老主子在世时曾说过,要少主满十六岁方可下山,少主现在刚满十四岁,还需要再等两年。”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古煜叹了口气,执起长剑一阵狂舞,吓得招风一溜烟的闪得无影无踪。

    终于说服了老爸老妈,可以和大哥一起去吴越和南安了,当然,得悄悄的去,还要一大堆的护卫暗中保护,她可是唐家的宝贝,也是大顺朝的福星,马虎不得。

    老妈还封建迷信的选了黄道吉日,三日后出发,灿夏兴冲冲和大哥一起出门买些生活用品——当然,她就是凑个热闹,她的所有东西,自然有人给打点好。

    刚到大门口,突然见到很多人围在那里,有府里的仆人,也有路边经过的行人。

    隐约听到人群中间有小孩子的哭声。

    “发生什么事了?”灿夏人小,几下便挤了进去。

    旁边的管家说道:

    “小姐,这位大嫂昏倒在府门口了,好像是饿的,我已经让人去取粥了。”

    灿夏看了看,地上斜趴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少妇,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眼睛闭着,身上的衣服也全是尘土,看来是远道而来。

    尽管如此,也难掩其美色,长得倒挺出挑的。

    旁边还蹲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瘦瘦的,身上脸上也是风尘仆仆的,一边抽泣,一边说:

    “各位好心的叔叔伯伯,求你们帮帮忙,救救我娘吧。”

    旁边有人问:

    “小孩,你们家在哪?你爹呢?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男孩抹抹眼泪,说道:

    “我家在青溪,我和娘是进京找爹的,可是盘缠用尽,无处栖身,娘把吃的省给我,她去饿昏了。”

    咦?这小男孩年纪虽小,说话倒是井井有条,比正常的三岁小孩要聪明多了。

    “粥来了。”一个小厮从府里出来,端了一碗稀粥,还有几个饼子。

    管家让小厮喂那个女子吃粥,又把饼子给了小男孩。

    小男孩一阵狼吞虎咽,几次都咽着了,幸好有好心人给他送了碗水。

    小男孩长得虎头虎脑,眼睛大大的,睫毛浓密,一说话便扑闪扑闪的,一副聪明伶俐劲,令灿夏心生怜惜,这母子俩真是太可怜了。

    “管家,你把他们接到府里,找间下人的厢房住下吧,也怪可怜的,反正咱们府里多一两个仆人也无关紧要,就当行善积德了。”灿夏说道。

    小姐发话,自然没人敢不从,管家忙道:“是,小姐。”

    小男孩惊异的看了看灿夏,说道:“多谢小姐!”

    灿夏嗯了一声,转身拉了大哥,往市集去了。

    “小妹什么时候变菩萨心肠了?”文焕边走边调笑道。

    “什么叫什么时候?人家本来就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嘛,要不然下凡来干什么的?”灿夏得瑟道。

    “哦?那以前怎么不见你有什么善举啊?连街边的叫花子,你都没施舍过一文钱。”文焕揶揄道。

    灿夏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帮那对母子,反正就是觉得应该帮他们,说不清原因。于是歪了脑袋,甜甜一笑,说道:

    “我看那个小男孩可爱嘛,嘻嘻!”

    文焕神情一滞,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难道你大哥我——难道你三个哥哥哪里比他差了?”

    灿夏眨巴几下眼睛,很惊讶的问道:

    “大哥,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文焕立刻急红了脸,说道:“你才吃醋呢!臭丫头,就知道胡说。”

    “哦?你说我是臭丫头?呜呜呜,大哥骂夏儿了,夏儿哭给你看!”灿夏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故意招大哥心疼。

    她这副模样,任何人看了都会心软,何况是大哥呢?文焕赶紧哄道:

    “小妹莫哭,都是大哥的错,大哥才是臭的,小妹最香了!”

    灿夏忍着笑,看着文焕着急的样子,也不忍心再逗他玩了,不过转了半天,挺累的,于是说道:

    “好,要想让我原谅你,你背我走!”

    文焕自然是千依百顺,背着灿夏逛了半天街。

    买了一大堆东西,自然有下人们给运回府中,文焕心甘情愿的背着灿夏回府。

    看到管家,灿夏突然脱口问道:“管家,那对母子怎么样了?”

    “回小姐,那位大嫂已经醒了过来,我暂时安排在西侧洗衣婆子们住的地方了。”

    “哦,醒了就好。大哥,我们去看看他们吧?”灿夏说道。

    文焕心生不满,说道:

    “小妹干嘛对这对来历不明的母子这么关心?你就不怕府里混进坏人来?府里的人都是身世清白的,我看呀,等那个大嫂好利索了,就让他们走吧。”

    灿夏不想和大哥多解释什么,直接使出了最有效的杀手锏——撒娇。

    “不嘛,大哥,我就要去看嘛!”

    呃,文焕的骨头都软了,乖乖的任凭小妹差遣了。

    灿夏还是第一次来下人住的地方,这些房子比起他们住的,实在是太简陋了。

    而管家安排那对母子住的房间,更是最最简陋的,刚进去,还有一股霉味。

    “娘,您快点多吃一些,有了力气就好了。”灿夏看到那个小男孩端着一碗饭费力的举着喂母亲。

    “真是孝顺的乖宝宝啊,你们两个怎么样了?”灿夏从大哥背上跳下来,背着手走过去同,跟个小大人一样。

    母子俩立刻一副感恩戴德的表情,那个母亲还从床上下来,眼含泪花,扑通跪倒:

    “多谢小姐救命之恩!”

    “哎呀!你快起来!我这么小,怎么能受得起你这般大礼?你这是折我的寿呢!”灿夏赶紧扶她。

    那妇人却又拉了一把儿子,说道:

    “诺儿,快给小姐磕头!”

    那小男孩难为情的看了眼灿夏,又看了看自己的娘,没跪。

    灿夏忙道:“不用不用,说了不用磕头了,你们再这样,我就走了。”

    那女子站起身来,不好意思的说道:

    “恕民妇管教不严,让小姐见笑了。”

    灿夏竖起大拇指赞道:“哪里,男儿膝下有黄金,岂可轻易跪人?令郎做得极对!”

    然后又问道:

    “你们还缺些什么吗?管家给你们安排的地方也太差了些。”

    那女子忙道:

    “不不不,什么都不缺了,这已经很好了,民妇已经感激不尽了。”

    文焕皱眉看了看母子二人,自从进房间,他就时刻站在小妹左右,唯恐这对母子是假扮而来的坏人,会对小妹不利。

    毕竟这三年来,打小妹主意的人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