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未来婆婆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6本章字数:2727字

    “诺儿!诺儿——”孙氏闻讯,这才赶了过来。

    看到躺在床上的诺儿,几步冲了过去,一脸的泪水。

    “孙嫂子,你儿子没事,休养一阵就好了,你放心,一切费用,由我们唐府承担。”秋香说道。

    孙氏忙道:

    “多谢夫人!”

    灿夏看了看眼前的孙氏,经过在唐府歇息的几日,她的脸上有了丝红晕,虽说缺了些光彩,但怎么看都是个美人胚子,真不知道他的丈夫为什么会舍下他们母子俩。

    呃,不知道为什么,灿夏看到孙氏,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难道,就是因为她是诺儿的生母?

    无论如何,她将来会是咱的婆婆,灿夏冲她一笑,宽慰道:

    “孙夫人,你不必担心,有我在,不会让诺儿有事的。从今天起,你不必回洗衣房了,你和诺儿就搬到我住的地方来。”

    孙氏有些诧异,当初是唐小姐发善心救了她们母子俩,她已经很感激了,没想到这个小姐还对他们这么好。

    更令她不解的是,她明明是个下人,可是唐小姐却喊她夫人。

    “多谢小姐,孙氏愿为小姐做牛做马,一切听凭小姐差遣。”

    说着,就要跪拜灿夏。

    “不用不用,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和诺儿是朋友,你就是我的长辈,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呃,都住在一个家里的。”灿夏可不敢接受她未来婆婆的大礼,会折寿的。

    唐氏夫妇对视一眼,唐伯虎悄悄的离开了,一边派人加紧保护夏儿,一边又派人去查访孙氏母子的详细身份。

    他可不敢大意,万一这对母子是混进府来,意图对夏儿不利的人呢?

    “娘——”诺儿悠悠醒转,首先看到了母亲,又看到了旁边的灿夏,立刻脱口而出:

    “灿——小姐。”

    生生的把“灿灿”咽了回去。

    初来这个世界时,他也曾开口说了句话,可是吓坏了孙氏。

    为了不让别人把他当作异类,孙氏命他闭口,直至一岁后,才让他开口说话。

    而左边也曾见到村里的人把他们认为的异类放到火上焚化。

    所以,一切都保持低调。

    自然也不敢寻找灿夏,只想等长大了再说。

    若不是这次的巧合,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到灿夏。

    不过,如今看到灿夏生活的如此之好,宅子大的令他咋舌,甚至比在现代时还要富足,左边的心头多多少少泛起了一些妒忌。

    老天哪,为何如此不公?

    在现代时,他是穷小子,她是富家千金。

    到了古代,这种命运依旧没有改变。

    真不知道在这一世,他们俩人的爱情能否开花结果,毕竟在古代,门第观念比在现代更严重。

    唉,为什么这么倒霉,没能生在富人家。

    想想这三年,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几乎是食不果腹,比前世更糟糕。

    而灿夏,依然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日子过得比前世更阔绰。

    “诺儿,发什么呆啊?还不赶紧谢谢小姐。若不是小姐,我们母子早就饿死路边了。”孙氏晃一下发呆的诺儿。

    诺儿忙道:“是,谢谢小姐。”

    灿夏红了眼圈,她与左左之间,何时需要如此客气了?

    当晚,孙氏母子便住到了灿夏的地方,名为服侍小姐,事实上,灿夏不会让他们母子做任何事,反而把他们当成贵宾,尤其是诺儿,都快赶上唐家少爷的待遇了,令其他下人眼红的紧。

    天从人愿,让她如此顺利的找到了左左,灿夏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解除她与太子之间的婚约。

    不过,皇家的婚姻,想解除不是那么容易的,好在她们年龄都还小,有的是时间。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再私奔一次,就不信还那么衰的遇上地震。

    灿夏打定主意后,决定和诺儿一起跟着大哥习武,以防万一。

    将来逃跑时,才不容易被人抓住。

    大哥虽然对诺儿意见多多,但面对小妹的撒娇,只能缴械投降,带他们一起习武。

    本以为只是小妹的一时兴起,肯定练不了几天就会躲懒不学,哪知这一回小妹的毅力真强,居然和诺儿一起坚持了下来。

    十年后。

    玉清湖,水清如玉,微风吹,清波起,实在是个怡人的消暑圣地。

    一只画舫,在湖上慢悠悠的荡着。

    舫内的几名少年男女,正一起品茗嬉戏。

    其中一位少女,身着浅蓝色纱衣,蛾眉皓齿,肤若凝脂,尤其是那双剪水双瞳,灵动的如一汪清泉,会说话,能传神。

    虽只有十三岁的年纪,却已出落得风华绝代,美憾凡尘,比起二十年前的大顺第一美人秋香更要美上三分。

    如此神仙玉骨,偏又生得一对浅浅酒窝,这样一来,又添几分俏皮。

    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了,该女正是灿夏。

    “我说太子,你这行酒令的游戏实在是俗不可耐,而且总是你输,要不了几个回合,你又要醉得跟死猪一样了。”灿夏对旁边一个长相憨实,十分富态的少年说道。

    东郭练尴尬一笑,挠挠头,还未待他开口,旁边一个少女便怒道:

    “大胆唐灿夏,你居然敢说太子是——你,你该当何罪?!”

    那少女倒也生得娇艳如花,只是目光之中,对灿夏总是充满敌意。

    灿夏很无辜的眨眼,再眨眼:

    “绮云郡主,我刚才说什么了?我说太子什么了?”

    “你,你说太子是——”绮云郡主话到嘴边,却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太子是什么?”某女扮天真。

    “那两个字我说不出来,本郡主金枝玉叶,岂能让那脏字污了嘴?你这商贾之女,果然没有教养,真不知皇上皇后为什么会看上你!”

    自从灿夏与太子订了娃娃亲后,为防有变,皇上便把有关灿夏的传言全部镇压了下去,所以,绮云郡主不知也并不奇怪。

    “绮云,不许胡说!”东郭练赶紧阻止绮云,同时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灿夏,唯恐她会生气。

    若是旁人,被骂作商贾之女,肯定会大怒,毕竟在这个时代,商人即使再有钱,哪怕是首富,其地位也是十分低下,甚至比不上一个穷得要饭的酸秀才。

    但是灿夏是现代人,而且前世今生的年龄加起来都三十多岁了,自然不会计较这些。

    再说了,她在现代时,家族里全是商人,也不见得有什么低下的。

    真搞不明白,这个时代为什么会歧视商人,若是有机会,咱还是要把商人的地位提一提的,没有商人,一个国家何以繁盛?何以富强?

    灿夏没料到的是,现在她只是一个念头,并没想过真的实施,可是到了未来,她真的做到了。

    “嘻嘻,你都说不出我刚才说了什么,那我又有什么罪呢?”灿夏故意气她。

    反正闲着也无聊,调戏一下良家少女也好。

    绮云郡主顿时委屈的嘟起嘴巴:

    “太子哥哥,你看她——”

    太子对灿夏,事事处处都陪着小心,但不等于他对别人也这样,毕竟他身份尊贵,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一向都是被人捧着。

    但见他黑了脸对绮云凶道:

    “她是未来太子妃,是你的嫂子,日后不许你出言污辱,若你觉得在此游玩不尽兴,自可下船去!”

    绮云郡主顿时闭嘴,眼泪也生生的咽了回去,心里万分委屈。

    傻子都看得出,这个郡主对太子有意思,只可惜太子的心全在灿夏身上。

    而灿夏的心——则在旁边的诺儿身上。

    自从两人一起习武后,诺儿便被灿夏封为金牌小跟班,无论去哪,两人都形影不离,而诺儿在府里的地位,仅次于三位公子,暗地里都有人称诺儿为四公子。

    太子又对灿夏陪着小心笑道:

    “夏儿妹妹,行酒令确实单调,你可有什么好玩的?”

    灿夏唰的一声从袖中掏出一把纸牌,这是她前几天无聊现做的。

    “我们来斗地主!”说着,又把斗地主的玩法讲了一遍。

    “好了,规则就是这样,我们可以先演练一遍,到了后面,谁输了谁就站在船头,大喊三声:我是猪!就这样吧。”

    灿夏说完,把牌一一发了下去,心中想着待会绮云郡主说自己是猪的表情,一定特别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