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居然是他

    更新时间:2018-09-15 04:35:40本章字数:2487字

    监兵高大的身躯因为笑意而抖擞了一下,他摇了摇头,“没死,开心不?”

    哇,靠!这是什么样的生命力啊!被活生生的剥了皮下来,血流成河了,还能恢复过来!

    这,这妖力,果然高强!

    凌小兔突然好感动!

    这么坚强不屈的贱贱生命力,是多少人渴求而不可得的。

    她用力的点头,点头,如果她也这样的话,靠,就不用怕轩辕玄天了吧!

    不过,凌小兔又犹豫不决起来,被剥皮的时候不会死但应该也会很痛苦很痛吧。

    监兵又弯下腰来左右张望,视线停留在轩辕玄天所呆着的宴会大厅,他收起了笑脸,冲凌小兔提了个建议,“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不太平。”

    凌小兔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顺着监兵刚刚触及的视线她就知道他说的不安全指的是某人,立刻点头同意。

    也好,凡是都要做个了结。

    凌小兔也需要把事情弄个明白,她被轩辕玄天这个家伙缠住已经够头疼了,现在又来一个,虽然监兵比轩辕玄天友好许多,可是对于想过正常生活的凌小兔来说,都是个麻烦。

    得到凌小兔的同意后,监兵拉着她的手迅速的向楼后跑,一边走一边道:“我不能随便使用魔力,怕魔法波动会被那个人知道。”

    凌小兔点头,表示非常理解!

    二个人脚步轻快,一会儿便到达了古堡里更为安静隐秘的二楼一间空卧房,凌小兔紧随在他身后,虽然心中有忐忑,却并不害怕。

    关上房门的监兵似乎还有些警惕,他在房间里念了句凌小兔听不明白的咒语,房间立马就出现了个红色薄膜状的屏障,笼罩在以她和监兵为中心的房间里

    而且结界这东西大概是不会有多少魔法波动给别人知道的吧!凌小兔努力去理解这些非常识性问题。

    不过更让凌小兔想不通的是,既然监兵没死为什么今天还要来这个宴会,难道他不知道轩辕玄天能很轻易的了结他的生命,难道妖怪的胆子都是撑了天的大吗?

    这样的冒险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和自己见面吗?

    似乎是明白凌小兔眼中的疑问,放松下来的监兵笑了笑,开门见山的解释,“你知道变身为猫有一个好处,就是会有九条命,上次不过是菜失去了一条,不用担心,今天我是来救你的!”

    凌小兔不解地望着监兵,喃喃重复了一遍,“九条命的老虎?”

    “是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立马跟我离开,赤炎的结界并不能封闭四散的妖气,只是比别的法术要控制得更好些,不过,不需要多久轩辕玄天就能发现楼上的我们!”

    “啊?!”凌小兔怀疑自己耳朵里进了水,顿时惊惧道,“那你现在是找死吗?明知道他能发现你还来?”

    监兵沉默了半响摇摇头接口,“我不能不管你啊。”

    他撇了撇嘴,他一个高大威猛的身材做这样的表情实在不能称为可爱。

    不过这种巨型犬的忠诚还是很有爱!

    轩辕玄天是个多嗜杀的人他怎么不知道,那天在凌小兔面前被打的不能还手,最后还被扒皮抽筋血流成河,那耻辱他记忆犹新,要不是这个他最最宠爱的小妹妹在那恶蛇窝里那强大的结界他根本无从下手,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来主动招惹轩辕玄天这个煞星。

    轩辕玄天的名字在妖族里最可怕的禁词,他生下来唯一的使命就是不分好坏的烂杀一切妖属性的生物!

    可是看来现实远比传闻可怕的许多,他真的是所有妖怪的克星,监兵暗叹,估计就连老大来也只能看看打成平手吧!

    他更不能把被封印着妖力的五妹放在轩辕玄天这个狼爪之下,若是有一天被他发现,估计她也会被撕成粉碎!

    这丫头可没九条命啊!

    想到这,监兵很郑重的看着凌小兔说道,“我的人最多能把轩辕玄天引到别墅外,我们大概还有数分钟的时间。”

    几分钟足够他们做很多事了

    说完,监兵用冷静的目光询问着凌小兔!

    凌小兔觉得有点感动的,居然还有人为了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想要救自己。

    离开吗?

    要离开吗?

    监兵暗眸一怔,颇有意味地扫视过凌小兔微微显露出犹豫的脸说,“难道不想离开吗?”

    要让他失望吗?

    凌小兔觉得自己的指尖有些冰凉。

    她在心里下了个决定,微微用力的握紧了双手,冲着面带期待的监兵微微点了点头

    监兵这才又恢复了灿烂的笑意,他二话没说一把搂起凌小兔,撤下结界就准备离开,可是还没踏出一步那熟悉的杀气就随着结界的消失蔓延开来,肆意飘荡在屋子里

    糟糕!

    面向着雕花窗户的监兵有些懊恼,是他低估了。

    没有想到轩辕玄天这么快就把自己用来牵制他的人解决了,并且还能隐藏自己的气息站在身后观察着自己完全没有让自己察觉

    他,真的太可怕了!

    怎么了?

    凌小兔面对监兵的迟疑有些纳闷,她能感觉伏在监兵的身上,他的肌肉瞬间僵硬的变化,凌小兔很快就想到了还有什么能让监兵会如此紧张,她有些泄气,看来她是逃不过这五指山了。

    监兵抱着她面向着轩辕玄天,然后耳边就传来轩辕玄天从容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让整个空间都是令人窒息的寒冰,“你准备被他抱到什么时候。”

    紧接着,就是监兵一阵低低地闷哼声

    她眼眸复杂的望着轩辕玄天,然后很丢脸的低下头思考。

    轩辕玄天双眸中可以冻死人的寒冰,这冷酷到无以复加的警告,真的有些吓坏她了。

    她默默地松开原本勾着监兵准备飞翔的手,无视监兵一脸受伤的神情,乖顺的站到了靠近轩辕玄天的地方,祈祷这次监兵可以死的优雅一些。

    “过来。”一声命令,在屋子里响起分外清彻,凌小兔不再犹豫大步走向轩辕玄天,她尽量做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惊慌样,无辜大眼眨着楚楚动人的湿意,希望能博得这个正处于盛怒状态下的男人同情。

    轩辕玄天展袖轻轻一扬,高高抬起的手临空一握,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世界瞬间安静下来,枪声响起,炮弹如利箭一般射了出去,在略显昏暗的水晶灯下如云般飞驰而去,射向监兵额头的正中央。

    凌小兔倒吸了一口冷气,无疑在心头上为监兵捏了一把冷汗,若是被打中了,光是这一枪就能把他的小命解决掉一条。

    监兵却扬起一抹邪笑,左脚用力加快速度往墙上一用力,斜着身子在空中停留了几秒,闪过子弹的袭击。

    只听见’碰’的一声巨响,他身后的玻璃窗碎了,然后连同那墙一同倒塌直接报废掉,原本四方包裹着的房间的后侧瞬间被掏空了一面。

    原本优雅万分的古堡,瞬间跟掉了颗门牙的老太太一样辛酸不已,凌小兔往阳台的地方挪了挪,她真的不想被波及。

    “同样的招式你以为还能伤我一次。”监兵略带笑意的声音只传来一句,就断了联系。

    轩辕玄天不会给监兵一丝喘息的机会,颗颗都是快到能把风撕裂的子弹,每一颗精准无比的射向监兵的要害。

    监兵也不愿示弱,利索的幻化成白虎的原身战斗,他瞪圆着虎目,涨紧着虎毛,虎爪将原本房间里的事物掀起来,掷向轩辕玄天来阻挡轩他凶猛的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