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真他妈的刺激

    更新时间:2018-09-15 04:35:40本章字数:2505字

    可是显然这样一味的闪躲并不能解决本质问题,监兵虎爪一拍,愤怒的吼声将屋子一连震了几震,所有的东西都飞上了半空被解体,又重新重重落地

    原本悬挂在屋子上方就摇摇晃晃的水晶灯根本就经不住这么强烈的晃动和撞击,

    叭啪,直接就掉在地上,碎成了一地的水晶颗粒。

    真他妈的刺激,比做云霄飞车还刺激,凌小兔从跌落的地上爬起,再离开这个可怕的屋子,这两个械斗的人不死,她这个无辜路人就该死了。

    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走在散漫破碎水晶颗粒的地板上很难成功,而随着两个人的战斗不断升级,监兵已经使出浑身解数跟个喷火娃一样到处放火,被掏空的那面墙的地板早已被烧得大洞小眼。

    凌小兔都能无比清晰看到楼下某位绅士头上的秃顶风景,木质的室内摆设也被监兵的妖火燃成了堆堆黑色灰烬,就连铁质的烛台也被余火灼烧的噼啪作响,红彤彤的冒着铁水泡像是要爆炸一般。

    有句话说得好:人类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激发自己的潜能。

    聪明的凌小兔自然也会将这句话落到实处,她撒腿就开始跑,但凌小兔忘了自己当时穿的是一直足足有八寸的高跟鞋,而且她鞋下铺满的是滚珠状的水晶碎片。

    凌小兔失去的平衡开始摇摇晃晃的滑向走廊,不过庆幸的是她却在失速的前进过程中一直没有跌跤。

    不过这个庆幸又很快变成了凌小兔的噩梦,她发现已经靠近了毫无遮挡的阳台,而更可怕的是她根本停不下来

    高跟鞋与水晶颗粒的结合居然产生了溜冰鞋的奇妙效果,可是现在不是凌小兔咋舌的时候,她该想一想自己该怎么阻止惨剧的发生。

    “轩辕玄天!救我!”想了半天,凌小兔还是觉得这个办法最好用,她开始扯着嗓子喊,或许用吼更贴切些,因为凌小兔确实不想从这么高的楼层上摔下来,一点,也不想!

    轩辕玄天脸上露出噬血微笑,优雅的一抬手将手中的枪支加大了火力,让监兵也没有闲空来捞上凌小兔一把。

    超人也有休息的时候,如神般存在的轩辕玄天也有不可信的时候,凌小兔觉得这一刻神马东西都是浮云啊。

    果然,在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时候以依靠的只能是自己。

    凌小兔看着越靠越近的阳台,不足半米高的白色铁艺栏杆已经被火力冲击的摇摇欲坠,只是残余着一边固定走中间,按照她这么疯狂的重力冲击肯定会直接飞出去,摔个半死不活也不稀奇。

    不过如果能抓住栏杆缓冲一下,应该不会掉下去吧。

    一二三!

    凌小兔在心中默念着,在飞出空中的一霎那抓住摇晃着咯吱作响的栏杆,自救成功!

    可是还没来得及庆祝,凌小兔刚想往安全地带攀爬就颓然的看见噶扎一声,原本还固定在一端的螺丝掉了,接着她就扯着那半截栏杆开始嘎吱作响

    凌小兔在空中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接着就跟一道流星似地往下坠落。

    啪!

    落地的时候凌小兔还举着那半截栏杆在空中,跟自由女神像一样!

    这是凌小兔人生中的第二次坠楼了,上次是在前天,她被轩辕玄天一招秒下!

    现在,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很淡定的适应这种匪夷所思的人生了。

    凌小兔跌坐在地上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她所蹲坐的地方水平线有些高?而预期的疼痛也没有降临,她有些踉跄想爬起来,地下摸起来怎么软绵绵,踩上去还有‘啊啊’的奇怪哀号声

    软的是肉?!叫的是人!?

    凌小兔立马跟被打鸡血跳起来,血液也慢慢从心脏输送的道大脑里面,整理好之后凌小兔告诉自己:

    因为有个垫背的压在下面所以她从二楼直直的落下来才会没死掉。

    但是这个被她无意中当成垫背的家伙死没死就不好说了,刚刚还有叫声应该没死吧?

    凌小兔羞愧万分的对着‘救命恩人’说了声sorry,然后费力的将那个大字型躺在地上小幅度抖动的人翻了个身子。

    真可怜啊,他的脸蛋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了,肉眼看上去身体上倒是没有什么伤痕,凌小兔从衣服观察这个‘救命恩人’应该是个年轻男人。

    哦米豆腐!凌小兔露出惊恐的可怜表情,都快要哭出来了。

    她颤抖的手双手合十开始祷告,当纤细的小手拂过那人的鼻尖时,凌小兔大松了一口气,这个被她砸的男人还有呼吸

    不过忽然睁开的眼睛倒是把凌小兔惊得往后一退,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死死瞪着凌小兔,嘴里断断续续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凌小兔吓都快吓惨了,终于明白‘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痛苦了,她想要呼救可是却发现整栋别墅都被封上了结界,宴会里的人们根本都不理会自己,简直把自己当做透明人一样,手机也不在身边,她真的快疯了,只能靠近那个男人的嘴巴仔细倾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话语,

    “调戏过那么多女人,这次还是未遂!却是我收到惩罚最严重的一次”说完就头一歪,男人彻底厥过去了。

    凌小兔随着他的声音复述了一遍,这也许就是人家的遗言了

    她可得好好记着,若是什么未完的遗愿她可要努力帮他完成,念完后却发现那人想说的居然是这个,不对,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个?

    凌小兔又看了躺在地下晕过去的男人,恍然大悟,他不就是先前那个说她吃东西很讨喜的贺峰。

    原来他,都说祸害遗千年,凌小兔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人,肯定不那么容易就死掉,今天碰到自己真的算他倒霉了

    果然观战还是要拉开距离才有美感啊!

    此时整个二楼都已经沦陷成了战场,硝烟十足,监兵这次撑得比上次久了些,显然他在这次行动的时候做了周全的考虑,所以两个兽男打的难舍难分。

    凌小兔灵机一动,这不正是摆脱轩辕玄天的好机会,上天赐予的最佳机会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她迅速的低下身子,将自己压得不知死活的家伙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钱来,然后踢掉了高跟鞋以便自己可以跑的更快一些,她冲到路边打了一辆的车,说出钟浅浅的地址,开始逃亡生涯。

    凌小兔在天亮的时候才回到原来的城市,她几乎是飞上钟浅浅六层高的楼梯的

    狭窄的楼梯走起来虽然格外费劲,然而外面抵达零下的温度让早已冻得发抖,赤裸着脚的凌小兔根本无法忍受再在楼梯上接受寒风的吹袭。

    “咚咚咚!”凌小兔根本不管现在到底还是不是钟浅浅的睡眠时间,这丫头根本是个黑白颠倒的主,白天睡觉晚上活动,她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敲打着门,才能把钟浅浅这个懒虫从睡梦中叫醒。

    凌小兔让自己尽量无视左右邻居的叫嚷,终于在第不知道多少遍敲门之后迎来了披着棉被的钟浅浅的回应。

    “谁啊?”钟浅浅揉着脸一脸朦胧的嘟囔,扰人清梦的家伙!

    她是一个身材极为丰盈的女孩子,长相只能算上清秀吧,但细细眉眼雪白小脸,总会给人一种超级舒服的感觉。

    随着开门声,凌小兔只觉得屋子里的一股热气让自己迅速有了知觉,而面前这个脑袋上挂着眼罩,裹着棉被的钟浅浅,活像个冒着热气的大肉包出现在凌小兔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