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被劫财,还是劫色

    更新时间:2018-09-15 04:35:40本章字数:2507字

    “小兔啊?你”钟浅浅就知道只有她这个朋友才能如此持之以恒,话还没说完钟浅浅就被凌小兔抱个满怀,接着凌小兔身上的冷气就跟使了个乾坤大挪移一样跟钟浅浅掉了个个。

    凌小兔看着顿时惊醒的钟浅浅,毫不客气的撤掉她身上的棉被,然后向她的床上扑去。

    “好暖和,我快要冷死了!”凌小兔将床底的暖气片开到最大档,将冻得发白却越发显得白嫩的小脚凑了过去,整个人则牢牢地包在被子里面只露出两只透亮的眼睛。

    终于活过来了。

    钟浅浅看着她也觉得自己冷的不行,迅速从橱柜里抽出一床被褥来,裹住自己,跳上床,坐在离凌小兔不远的地方问道,

    “你能告诉我你是被劫财了还是劫色了?”

    钟浅浅记得自己在意识完全清醒的时候看见这丫头只是穿了一件露肩的裙子,胳膊腿脚都裸露在空气外面。

    在这种天气里穿成这样,还真不是普通的雷人啊!

    都冻坏的凌小兔和钟浅浅两人被被褥包裹的像雪白粽子一样,凌小兔喝了口热水,开始叙述自己不可思议的几日见闻。

    “你记得我上次在QQ上和你说的吗?我没有骗你。”

    凌小兔把裹着自己的被褥掀开了一些,将自己那件衣服扯来给钟浅浅看,“看到没有?这个就是那个妖怪变出来的,不然你觉得我有钱买这种礼服吗?”

    镶嵌在礼服上的钻石依旧璀璨,看着钟浅浅不信任的眼光,凌小兔直接在衣服上扯了一颗钻石递给她,

    “你自己看看!这是他给我的衣服让我陪他参加一场私人宴会,我昨晚就是从那儿跑回来的!”

    钟浅浅伸手就将那颗钻石夺了过来,侧了侧身体拧开床头的灯仔细研究起来。

    其实钟浅浅根本看不出来钻石的真伪,她颠了颠重量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个是玻璃的啦,我也买过这种的饰品,虽然光泽度还可以,你这身估计也就是哪个舞台剧女主角的戏服,从哪骗来的?”

    凌小兔顿时黑脸,这个不识货的女人!

    她会无聊到她所说的那样穿个戏服去跟她炫耀时钻石的,真是够侮辱人的,她立马抗议的惊呼,“为什么不可能?啊!?”

    那是种快断气一般的尖锐音量,这表示凌小兔同学已经接近崩溃状态了。

    “凌小兔!”钟浅浅忽然意识到凌小兔的反常,以及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她面向凌小兔,伸出胳膊放在凌小兔的耳侧,然后开始左右摇晃她的脑袋,

    “女人!清醒点好不好!你豪门恩怨的电视剧看多了,还是以为当真自己是灰姑娘来着?这种有钱男人强了你,蹂一躏你,爱上你的疯狂情节真的不适合由你这种女子来幻想!”

    摇晃完毕,钟浅浅似乎担心凌小兔还不死心,又冲着她的胸口来了枪语言子弹,

    “再说,就算有这种钻石王老五,也轮不到你啊?”

    她评头论足的扫视着凌小兔,从脸到身材上下扫视完毕后又确信的点点头,啧啧道,

    “就你这样,光有脸蛋能看看的,身材如干扁四季豆的小丫头,根本没机会啊!”

    凌小兔捂着突突发跳的额头上的神经,钟浅浅这个女人真的是自己的朋友吗?她不禁怀疑,有人会这么评价自己的朋友吗,

    “滚蛋!我是让你相信我,不是让你趁机打压我。”凌小兔撇撇嘴,一双水灵的眼眸里除了气愤还有委屈,她盯着钟浅浅很无奈。

    破处蛇男虎哥

    “不相信。”钟浅浅看了凌小兔一眼,又漫不经心地啧了一声。

    显然钟浅浅是不可能接受这么无厘头的故事情节的!不!是个人都不会相信这么扯的话来,

    说完钟浅浅就开始狐疑的盯着凌小兔不放!

    “你才嗑药!”

    凌小兔一把拍飞钟浅浅凑过来的脑袋,冲着她光洁的额头就是一个板栗,

    “在你心目中我就这么不堪啊!”

    说完凌小兔异常心痛,她只能竖起了右手的三只手指发誓道,

    “我之前跟你说中如果有一句是假的我天打雷劈!我发誓我没有骗你!包没有嗑药!产生幻觉!!!”最后一句话凌小兔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钟浅浅满脸的轻蔑,又从嘴巴里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我在戒游戏的时候跟我老娘发了不下万次的誓,你看现在呢?”她的意思凌小兔怎么会不明白,钟浅浅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赌咒发誓!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钟浅浅太过灿烂的笑容为她招来了凌小兔再一次的手肘攻击。

    “靠,我的人品比你好很多好不好!”

    发泄完,凌小兔彻底泄气了,一脸颓败的模样,她的嘴巴气得撅的高高的,实在没办法了,谁叫她遇到的事情这么极品,估计要是她去警察局,警察叔叔也会当她是偷跑出来的病人把她送去精神病院,她嘟囔了一句,

    “真的就没人能相信我了吗哎”

    凌小兔决定放弃浪费口水的叙述,因为她直到如果要钟浅浅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估计得让轩辕玄天出现,变成大蛇才有信服的可能。

    “问题是这事,是个正常人都无法相信!”

    钟浅浅接着凌小兔的那一声哀怨的长叹,她摆了摆手,又打了个张口没什么兴趣地说道,

    “好了好了,问题也讨论完了!我该睡觉了美容觉”

    “就这样?”凌小兔瞪着钟浅浅,

    “你在开玩笑吗?我都跟你说了,我是逃出来的,随时有可能被妖怪发现啊!你不给我想办法还要继续暖窝?有没有人性啊你!”什么叫交友不慎,凌小兔算是全明白了

    钟浅浅老老实实地说,指了指前面上的时钟,又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和已经勉强支撑起来不过一个缝的眼帘

    刚刚凌小兔给的冷呼劲已经过去了,再加上凌小兔刚刚跟梦话一样的故事叙述,她真的要梦周公了。

    “我今天早上七点才把游戏的任务刷完,你体贴一下一来,我们一起睡啦。”

    “算了……反正我也困了。”凌小兔放下了手,皱着眉头说,“唔,有热水吗,我想洗个澡。”

    “燃气没有了今天是洗不成了,我给你拿件衣服换上吧,看你穿这件戏服我眼睛真难受。”

    钟浅浅便抱歉边嘀咕,从橱柜里抽出一身黑色的运动装,钟浅浅和凌小兔的身材相仿,不过钟浅浅比她更丰腴一些,她怕凌小兔冷,又扯了鲜红色小袄子递给她,

    “拿去换上吧,我先睡了,眼皮都打架了。”

    凌小兔没有回话,拿着衣服就换衣服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站在厕所的镜子前对自己说道说,

    “好吧,说不定你是对的。也许这一切都只是个梦。”

    只要摆脱掉轩辕玄天就好了,她不还是她嘛,凌小兔打起似地拍了拍回热后红扑扑的小脸,

    “加油啊!凌小兔!”

    自我催眠结束,凌小兔这才又扬起笑容从厕所里走出,屋子里静悄悄的,凌小兔看见原本吵着要睡觉的钟浅浅跟个木头人一样蹲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你干嘛呢?又不想睡了?清醒了?”

    凌小兔脱了鞋就准备把钟浅浅扑到压倒,却在掐着钟浅浅的脖子的时候被钟浅浅打掉了手,

    “疼!你怎么了?不睡觉在这念经呐?”

    钟浅浅依旧眼都不眨一下,只是半天才发出了似从鼻子里哼出的鼻音,她缓缓地说,

    “凌小兔,你不是说你遇到了个妖怪,是一只大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