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毒圣是谁?

    更新时间:2018-09-15 04:50:16本章字数:5741字

    海无香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眨眼间被他掌控,不躲不避不反抗。

    甚至听到他的话,脸上也平静无波,仿佛她听不懂龙焰之的话。

    “哦?”凌流风脸上依旧有笑意,只是狐狸眼里闪过浓浓的杀意,果然是他。

    只是,究竟他如何潜入天都堡,又如何逃脱的?

    天都堡众人,不再嘻嘻哈哈,突然全沉默下来,一时间,气氛阴冷的诡异。

    “堡主夫人不仅脸蛋妙,身体更是妙的紧。”龙焰之也笑了起来,面具下发出低沉的声音,“只是没想到堡主丝毫不介意本君先尝了夫人的身,与她依旧恩爱,果然是性情中人,不拘小节……”

    “谁说我不介意?”凌流风的笑意渐渐冷了下来,俊脸上布满冰冷的杀意,声音依旧清和,“我可介意的很呐……介意到不想让这里的人,活着离开。”

    他的话音刚落,天都堡众人,早就瞅好了自己的猎物,身影一晃,瞬间出手,三三两两合作的天衣无缝。

    “别忘了,她在我的手中。”面具挡住了龙焰之的表情,只看见他的手指微微收紧。

    “哈,龙焰之,你是在害怕?”凌流风突然又大笑起来。

    在无帝城中,能成为天都堡的弟子,自然个个非比寻常,不会比魔域逊色,加上黑袍人数只有三四十,天都堡三百弟子,几乎呈压倒式数量,不出半个时辰,这里将会尸横遍野。

    “何时见过我害怕?”龙焰之也笑了起来,低低问道。

    他身上受了重伤,还未完全恢复,若是和凌流风硬拼,只怕占不了上风。

    “那为何要提醒我,她在你手里?”凌流风笑如春风,眼神却凌厉无比,手上更是毫不留情,“你以为天都堡会因为一个女人心慈手软?而且还是被你用过的女人……”

    海无香只觉阴寒气息迎面扑来,凌流风是动了真怒,根本不将她的命看在眼中,果然无帝城的人都是冷血冷心。

    相比之下,身后的男人似乎还舍不得她就这么死了,黑袍一抖,将她裹进宽大的衣袖里,接下凌流风暴烈十足的一掌。

    “龙焰之,你竟然护一个女人?”凌流风笑意十足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带着冷寒的戏谑,“果真是一夜夫妻百夜恩?又或者,她对魔教来说很重要?”

    “当初去翠羽小楼时,你就用尽计谋牵制千绝宫与魔教,为的就是先占先机,布好暗局,将她带回天都堡。如此精明的堡主,应该早就知道她的重要吧?”龙焰之低沉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沉沉反问。

    “唔?重要?我只想让天下最美的女人做我老婆而已。”凌流风的声音微微一顿,像是受了内伤。

    而海无香也敏锐的察觉将她裹在衣袍里的男子也气息不稳,看两人实力相当。

    不,龙焰之似乎伤的更重,她虽然五感淡薄,但是嗅到了他身上的血味。

    他之前受过伤?

    在这紧要关头,她毫不犹豫的往他小腹按去。柔若无骨的手指带着危险的气息,指尖分别按在他的气海和关元穴上,顺便止了他的血。

    “你……”龙焰之呼吸一窒,他好像对这女人太大意了。

    “我只是想想看看你的脸。”海无香从他怀里探出头来,莞尔一笑,他很高,比她记忆中还要高两寸。

    凌流风被刚才龙焰之那一掌逼退三丈,如今看见龙焰之怀里的动静,唇边又勾起一抹微笑来,天都堡夫人全身都是毒,这魔君也够胆大,竟然敢抱着一个毒物那么久,现在也该尝到她的厉害了吧?

    所以,他也不再强攻,而是靠着树调整着气息,看着好戏。

    “你最好别动。”这句话不是海无香说的,而是大穴受控的龙焰之所说。

    “你会杀了我?”海无香微微一笑,紫眸光华流转,悦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娇嗔,能令男人筋骨酥软。

    她另一只手,已经往那张鬼面具伸去,泛着粉色的柔嫩指间,碰到那冰冷的面具边缘,只要她手指一动,面具就会被揭下。

    就在凌流风等着看龙焰之的庐山真面目时,海无香却倏然收回手,低喃如情人耳语:“你与毒圣是何关系?”

    凌流风眉头微微一皱,怎叙起家常来?而且看上去龙焰之也是个毒物,竟然让百毒不侵的海无香也不敢妄动。

    毒圣是谁?中土之人?

    魔域深居沙漠之北,怎会和中土的人有来往?龙焰之竟然这样护着一个中土女子,她的身上莫非还有什么自己没有了解到的秘密?

    凌流风只猜到她可能是皇族之女,加上她容貌殊美用毒高超,所以先下手为强,利用天都堡弟子众多的优势,牵制住千绝宫和魔域,赶到血池定下婚约,并未多想她还有什么令魔域垂涎的地方。

    “毒圣是谁?”龙焰之问出凌流风的疑惑,他低低笑了起来,那双漆黑的双眸闪动着逼人的锋芒。

    “听说,从未有人见过你的容貌?”海无香看不透那双寒芒闪动的眼睛,她突然闲闲散散的话锋一转,“我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不知还能不能揭开这个面具……”

    若是他手中真有那张图,那么,什么事情都可以解释,包括他可能和毒圣有过来往。

    “你若是想看,自然会让你看到。”龙焰之与她如同情人,当着凌流风的面,低沉的语气变得宠爱。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凌流风再也忍不下去,闪身而上,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剑。

    “凌堡主,天都堡确实铜墙铁壁,可却有两处弱点,那便是悬崖之上,湖水之底……”龙焰这一次不再硬接,而是搂着海无香倒踏七星,避过芒星万点的剑锋,低沉的声音如同重拳,击在凌流风身上。

    凌流风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如果真的是龙焰之进入天都堡,他一定摸清了天都堡的内部地形,而且听他如此把握十足的话……也许天都堡已经被魔域围攻。

    “轩辕,速战速决。”凌流风一想到天都堡可能被魔教围困,没有闲情再开玩笑。

    冷千绝并未走远,他站在高山之顶,远远看着那群人,魔域竟然明目张胆的和天都堡挑衅,看来,魔教东山再起,又要将无帝城卷入血雨腥风中……

    “魔教为了她,不惜与天都堡宣战,可见她身上,定藏着旁人不知的秘密。”冷千绝沉吟低语,“魔教从不会做吃亏之事……莫非,想借着这个机会,挑起事端,先灭天都堡,再统无帝城?”

    “魔域百年前受过重创,一直蛰伏在暗处不敢妄动,如今即便暗中壮大,也不可能故意与天都堡作对,只怕真的是为海姑娘而来。”小昭脸色微微一变,若是天都堡被灭,那千绝宫也抵抗不了魔教的黑手。

    冷千绝有些忧心的皱起眉头,看向远处盘旋的白鹰,魔域如果想抢人,为何不在凌流风大婚那日下手?

    难道也忌怕天都堡的天绝地势?

    “通知白衣和绿影,速去天都堡。”冷千绝现在只能别无选择的给天都堡当援手,若是魔教有心一统江山,他必须先做好防御,避免数百年前几乎全族覆灭的情形出现。

    “是。”小昭也嗅到那丝从魔域方向飘来的血腥味,一旦魔教的杀戮开始,将会让整个无帝城陷入血海中。

    而凌流风再不手软,龙焰之带着海无香,处处护她,行动被牵制很多,加上他本就受了伤,只能避其锋芒。

    凌流风原本以为海无香会替他解决掉龙焰之,只要她稍作配合,制住龙焰之的死穴,他们就能联合起来灭掉这个魔鬼。

    可是,凌流风从来没有了解过海无香的心,他们本就是虚凰假凤各怀心思,所以,当天下第一堡堡主的胸前,突然多出一只纤纤玉手,凌流风心里涌起了一丝痛。

    这种痛,慢慢的扩散开,变的无法压制。

    无法遏制的痛……他居然……被自己的女人背叛了!

    虽然,他刚才说了薄情寡义的话来;虽然,他是怨怒过海无香的不洁之身……

    但凌流风知道龙焰之不会杀了她,所以才会招招逼人,想将她重新夺回来。

    她当真以为自己真的不在意她?当真以为他想把她置于死地?

    海无香风情却又天真的眼神,在凌流风的眼里,变成了无数芒刺,让他第一次尝到被背叛的滋味。

    疼痛的感觉蔓延开来,凌流风断然一掌,硬生生的偏了方向,从她的肩膀扫过,往龙焰之身上飞袭。

    黑袍如同猎鹰,在簌簌掌风中,将海无香那半张皎洁如玉的脸,裹进了黑色斗篷中,顺势往后飘去……

    “堡主!”轩辕眼疾手快,闪到凌流风身边,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

    “给我……追上她!”凌流风一句话没说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虽然海无香并未用全力,可是在他和龙焰之交手的危险时刻,就算是轻轻屈指一弹,也能要了他半条命。

    从今日起,天都堡与魔教势不两立!日后天都堡弟子若是看见魔教中人,见一个杀一个,遇两个杀一双!

    冷千绝看着黑袍之人带走海无香,立刻不再观战,身形一动,也消失无影。

    海无香的眼睛被宽大的黑袍挡住,看不到他们所走之路,但是她一直在听声辩位,判定自己周围的环境。

    终于,急掠的男人停了下来,似乎已经到了安全之地。

    海无香松了口气,这才感觉,鼻间全是古怪的男人气味,夹在着檀木的味道。

    “你竟帮本君出手,凌堡主一定伤心欲绝。”龙焰之也没想到她居然在关键时刻,对凌流风出手,果然天下最毒妇人心。

    “我只是想要你手中的东西。”海无香盯着黑衣人,她本就无情,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如今,你亲手断了自己后路,想回,也回不去了。”龙焰之的声音里,似乎有笑意,“看看这魔域怎样?”

    “这里就是魔域?”海无香本就没想过和凌流风百年好合,她活不过两年,也没有情爱,唯一的目标就是拿到那张图,回到王宫。

    无帝城比中土还大,地域辽阔,有险山恶水,也有洞天福地,千绝宫与天都堡,还有偏北一隅的魔域,恰好各据一方,只是,历经数千年的千绝宫,占据着无帝城最肥美的土地。

    用帝王风水来说,千绝宫占领着龙脉已数千年。

    而天都堡是后起之秀,也占据着物产丰饶的地域,不愁吃喝。

    只有当年被逼到西北方的魔教最为可悲,那里被称为“魔域”,只因寸草不生,穷山恶水,毒兽横行……

    别说常人踏入魔域无生还的可能,就算是天都堡最好的密探,也对魔域敬而远之,无法踏入其中一窥究竟。

    所以,数百年来,销声匿迹的魔域究竟是存活还是灭亡,大家都不再关心,直到最近几年,魔教中人屡屡在无帝城走动,才引起各方重视,渐渐,龙焰之的名字开始令人闻风丧胆,魔教的势力似乎在一步步扩大。

    而今,魔教伤了千绝宫宫主,又对天都堡伸出魔爪,可见数百年来早就蓄积了力量,已然准备一雪百年前的耻辱,重新霸占无帝城……

    “这便是无帝城无主之地,也就是被称为——魔域的恐怖地方。”龙焰之见她打量着周围,提醒道,“此处比血池要危险的多,小心你的脚下。”

    话音未落,海无香身形一闪,任是她处变不惊,也被突然从地下探出的触手吓的花容失色。

    因为实在太令人作呕,粘稠的肮脏的触手如同藤萝,细小又密集,在地上缓缓蠕动着,不知是植物还是动物,模样恐怖。

    不过,那些细小的触手涌上来后,来到海无香的脚下,又突然纷纷钻下地里,消失不见。

    海无香轻皱眉头,血池中,她见过不少奇树怪兽,但是这种从土中突然冒出来的东西,从没看过。

    而且只记得魔域距离他们刚才所在之处,至少还有两三天的路程,怎么可能在一炷香的时间里踏入魔域领地?

    “无帝城虽大,可处处险恶,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如千绝宫和天都堡般桃源仙境,所以只要是无主之地,都被无帝城的人称为魔域。”像是看出她心里的疑惑,龙焰之低低说道,“因为没有人敢踏入这种地方,在他们的想象里,这里充满了可怕的黑暗,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

    海无香惊疑不定,只要是无帝城的穷山恶水都被称为魔域?不过这森林确实诡异,她刚才就发现这里蛰伏着蠢蠢欲动的危险气息。

    而龙焰之的心里,也掠过一丝狂喜,她确实是自己想要的人。

    刚才那些嗜血的软体植物,竟没有对海无香进攻,而是突然消失,可见她并非寻常人。

    若是中土人,或寻常无帝城的族人,遇到这些触手,弹指之间就会化成一滩血水……

    “无论是魔域还是仙境,我只要那张图。”海无香开门见山,不想拐弯,“你想要我的什么?”

    “我要你的血。”龙焰之伸出手。

    “只要我的血?”海无香似乎觉得他的交换条件太低了。

    “旁人或许不知道,可我知道你是谁。”龙焰之轻笑,低低说道,“中土元庆王国,国君之女,无香公主。”

    “你到底是谁?”

    “本君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君即将成为什么人。”龙焰之的声音里笑意浓厚,看上去似乎并没有那么阴沉可怕,只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瞳仁,深的让人心惊。

    “你想称王?”海无香往后退了一步,再次打量着黑袍遮裹的严严实实的男人,“需要借助我,才能称王?”

    她不知道自己对魔教来说,有什么重要的作用,若是论本领,凌流风和冷千绝或许都在她之上,无帝城奇人颇多,魔教不至于缺少一个能起死回生的神医吧?

    “你不觉得无帝城,缺了一个帝王吗?”龙焰之果然野心勃勃。

    “借我七日,就是要我的血?”海无香又问道。

    “若你是王女,我要借你的血一用。”龙焰之的鬼面具上,看不到他的表情。

    “那我的那张图……”海无香总觉得这个人太神秘,要求也非常奇怪。

    她的直觉是对的,龙焰之并非冲着她“王女”的身份。

    但是,他现在不会对她透露任何实情。

    “若是祭天成功,那张图自当奉上,决不食言。”

    “洞房之夜,怎不多取点我的血?”海无香突然笑了起来,用娇憨的口吻,问道。

    “祭天改命,怎能用‘死’血?”可惜看不到龙焰之的表情,只听他低沉的声音,无法猜测他面具下会有怎样的表情。

    “你想改谁的命?”海无香看得出,龙焰之要她的血,并非要她的命,而且,他似乎还有进一步的要求,因为刚才说了祭天成功……若是不成功,是不是还想想利用她这个“王女”的身份,来号令无帝城里的中土人?

    海无香面对心思诡谲的龙焰之,突然感觉嬉皮笑脸的凌流风的可爱来,至少,她能猜到凌流风的某些心思。

    “你为什么要那张图?”龙焰之用她的口吻反问。

    他不问她为何要那张图,她也不必问他想该谁的命。

    “七日……凌流风……不会寻到此处?”海无香心中清楚,如果龙焰之手里有她要的东西,以后不必再和天都堡牵扯不清。

    她现在只要那张图,只要拿到想要的东西,日后与凌流风,再不会相见……

    “后悔对他出手了?”龙焰之鬼魅般的欺进她,紧紧盯着她的双眸,声音里又染上笑意,“可惜已经晚了,凌流风绝对是个瑕疵必报的人,你若是再落到他手中,可没那么舒服。”

    天都堡三万弟子不是吃素的主,而凌流风确实不能惹怒,从他那夜对尹宁就能看出他的心。

    现在,无论她在天涯海角,都会把她挖出来“祭天”。

    龙焰之谋他的无帝城,而她谋另一个更大的江山美梦。

    “我的人,在天都堡的手里……”海无香转身往前走几步,似已经做好了决定。

    “不必担心,魔教已经去接公主的人了。”龙焰之低声笑道。

    海无香不再说话,沉默的往前走去。

    魔域中,尽是色彩艳丽的植物,如同油彩泼下。两人在浓墨重彩的景致中穿行,动物纷纷避让,竟不来袭。

    魔君复苏,魔教欲出。

    一统天下,挡道必诛。

    流言一夜间传开来,随处可见无帝城的人们暗语低聊,人人恐慌不已,显然对百年前的战乱存有阴影。

    无论什么话,从天都堡口中说出,就不再是谣言,而是事实。

    当年挥刀逼宫的魔君龙澈,早就被千绝宫的宫主冷璇玑剜心于祭天台,魔教也被千绝宫逼入蛮荒之地,那里处处都是可怕的动物和植物,根本无法存活。

    可当数年前无帝城突然发现魔教开始走动时,龙焰之的名字一夜间,成为众人心里隐藏的疙瘩。

    但是,无帝城的人,并没有想到魔教历经重创,还能崛起,他们只是私底下议论着龙焰之和龙澈之间,会有着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