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你对她做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8-09-15 04:50:16本章字数:5762字

    “是我无能……”尹宁的喉咙里,挤出破碎的声音。

    他若不是沙漠中遇险,伤的奄奄一息,也不会这样轻易被龙焰之替换了身份,更不会被他用计套出那么多关于中土和无香的事情。

    见尹宁终于再开口说话,龙焰之眼里跳过一道明媚的光芒,又上半步,双手托着海无香,送到他的面前:“小王爷怎会无能?公主托您的福,还没有沦为男人的泄欲工具,这具身子,依旧完整无缺。”

    尹宁怔怔的看着海无香近在咫尺的脸,下唇已咬出了血,混在热泪中,从尖削的下巴滑落,他从未有过这样无能为力的心痛,原本壮志踌躇,甘心扮作侍卫为她牵马端水,发誓护她周全,可是如今……

    伸手可及的距离变得遥不可及。

    “小王爷曾说,她的体内有毒,红颜薄命,若是破了身更无几日光景,本君一向怜香惜玉,不敢妄动公主,即便在天都堡,也尽己所能保护。”龙焰之袍袖一翻,海无香如同一片落花,落在尹宁的脚下,“甚至为了她,受凌流风数剑之辱,王爷即便为了本君的这些伤,是否也该坦白相对?”

    龙焰之语调清雅,扯开衣袍,胸口腹上,全是交错的剑伤,狰狞可怕。

    “那个人……我不知他的底细……”尹宁的眼神从他身上的剑伤收回,又看向脚下熟睡般的海无香,“你对她做了什么?”

    “小王爷日夜陪在君王身侧,怎会不知那人底细?”龙焰之隐藏了锋芒的黑眸,没有放过尹宁的任何细微动作和眼神,他看似无意的伸脚碰到地上的女人,立刻尹宁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恐慌。

    “我真的不知。”尹宁在不知不觉的向龙焰之屈服。

    不,从被龙焰之擒住之后,他就已经在步步后退。

    只因为他的弱点,被龙焰之攥的死死的,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苟延残息着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尹宁曾想着,只要再见海无香一面,他愿立刻死在她的面前,了结这痛苦的一切,可此时,真的再看见她时,却更不舍离开,只想活着,哪怕再痛苦的活着……

    龙焰之似笑非笑的睨了尹宁一眼,将他细小的变化尽收眼底。

    半蹲下身,龙焰之伸手往海无香胸前的衣襟探去。

    “不准动她……”尹宁的声音极度嘶哑,可是他挣脱不了粗重的铁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焰之的手扯上海无香的胸前襟口。

    “王爷不用紧张,本君若是想动她,只怕现在你已看尽活春/宫。”龙焰之慢条斯理的将海无香胸前衣襟拢好,似乎是怕地宫寒冷让她着凉。

    “……”尹宁知道他是魔鬼,和魔鬼做交易的结果,就是也变成魔鬼,失去自我。

    他并不惧怕自己成为魔鬼,他怕的是君王。

    远在中土的君王,等着他凯旋归来将海无香封赏给他的君王,从一出生就被烙下臣子两字,君为臣纲这句话永远无法抹去。

    “王爷是否想过,即便有朝一日回到中土,王上可未必会将如此绝色的女子赐给你。”龙焰之没有看尹宁,一层层抽丝剥茧般的攻他的心,“想要最大的江山,也想要最美的女子,这不止是望着野心,也是世间男人的心,你说是也不是?”

    尹宁又尝到了齿间的咸涩,哪个男人不想坐拥江山美人,占有这世间最好的一切?

    “不过也未必。”龙焰之突然沉吟,若有所思般的看着海无香,“无香公主如此美丽,王上竟忍心让她从小服毒,又令她来此处冒险,甚至不惜用她的美色去完成自己的霸业……”

    “公主自幼体有异毒,并非王上所为。”尹宁习惯性的为王上辩护,二十多年的君臣纲常,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不可能一时之间推翻这些。

    “段司天真是个好君主,既能瞒天过海,又会偷梁换柱借刀杀人。”龙焰之的口吻里带着点惋惜。

    “什么意思?”尹宁一直不敢相信龙焰之的任何话,只因这个男人真真假假难以分辨,一不小心就会中计。

    “她并非中土的公主,也非段司天的表妹。”龙焰之的话,像是炸雷,让尹宁的眼神变了又变。

    “你以为段司天从她刚刚出世,便用毒药喂她长大,只因知道她十多年后能出落的天香国色,能让所有男人神魂颠倒为她奉上一切?”龙焰之的眼神里似乎有着怜惜。

    “你是说,她的身份……”尹宁也极为聪明,已经猜测到几分,王上十八年还未登基,那时先王在位,一直对传说中的无帝城极为向往,曾十多次派人前去沙漠寻找,都没有任何消息。

    王上继承了先王的王位,也承载了先王的权欲,对寻了几十年的传说仙境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所以在太子时期就你暗中训练一批死士,想要找出父王没有找到的仙境美景。

    “如果无帝城有帝王,她应该也被称为公主。”龙焰之暗黑的双眸里闪过凛冽的锋芒,当初冷璇玑若是称帝,现在的无帝城,也和中土毫无差别。

    “她……是无帝城的人?”尹宁想到王兄看她的眼神,总是藏着若有若无的刺芒,他在年少时就想过,像公主这样美貌天成的少女,王上怎会舍得送入危险重重的无帝城?

    “不止是无帝城的人,准确的说,她在中土是王女,在无帝城,是女王。”龙焰之轻笑,俊雅的脸上如同徐徐绽放的海棠,竟有逼人的艳丽。

    “女王?”尹宁眼里的惊骇之色毫不掩饰,虽然他一直觉得海无香的惑人容貌超出了中土的美人,尤其那双紫眸格外特别,可从没想过,她会是无帝城的女王。

    “上天很会开玩笑,让无帝城的女王,去助中土的国君来侵犯自己领土。”龙焰之将她又抱入怀中,“尹宁,你的后面是国君,前面是这个女人,你会怎么选择?”

    尹宁的脑子似乎懵了,他紧紧盯着海无香的脸,她如果是无帝城的明珠,怎会流落到中土?

    难怪王上让她前来无帝城……

    可若是王上一直知道她的身份,为何又敢让她回来?

    “你还有三天的时间想清楚,若是还想陪在她的身边,那便答应本君的条件,若是你想效忠中土君王,本君也不会为难你……会给你那张图,只要你有本事带回去,本君与无香,恭迎中土大军。”龙焰之对尹宁绽出的笑容如同罂粟,艳丽的令人沉迷,带着从容自信,仿佛中土的百万大军对于他,不过尔尔,而且那口气里的“本君与无香”,更是令尹宁觉得,海无香到那时,会义无反顾的站在无帝城这一边,与他兵戎相见。

    天都堡被惊险万分的魔域围困住,就算有最好的路探,也无法找到魔教的老巢所在。

    而天狗食日,大地鸣动,已经在预示着无帝城将迎来无法预测的未来。

    千绝宫的神殿更是终日悲鸣,不知是不是秋风穿过殿堂的声音,让整个古老的宫殿都染上悲戚的秋声。

    海无香自从踏入无帝城,一切都仿若幻境,毫无真实的感觉,只有银针刺入自己体内时的痛,让她从梦境中惊醒。

    她是工具……是谁的工具?

    为何工具会有痛感,会难过,会欢喜,会想好好活下去……

    海无香怔怔看着脸上伤痕未褪的尹宁,她与尹宁从幼时相识,彼此熟悉万分,可这一刻,却感觉两人之间,似乎有着看不见的距离。

    就像生与死的距离,中土和无帝城的距离。

    “公主,您醒了?”尹宁薄薄的唇,扯出一丝笑容,轻声问道。

    海无香紫水晶般的双眸,在尹宁的脸上划过,落向他身后风神俊秀的男子。

    “其他人呢?”海无香定格在龙焰之身上的眼神,终于缓缓收回,低低问道。

    “天都堡防御太严,紫元和海鱼嫣语等人,未能逃出……”尹宁有些遗憾的说道,“只怕现在天都堡更是防范万分,难以离开。”

    海无香听他说完,眼神又移到龙焰之的脸上:“你出去。”

    她的声音依旧宛如天籁,只是中气不足,柔弱无力。

    尹宁侧过脸,看着龙焰之的黑袍一闪,竟真的退了出去,他的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

    刚才那个魔君站在自己身边,比金銮殿面圣还要令人紧张,尤其那隐而不发的沉沉气场,让人无法探测的强大力量,让尹宁后背全是冷汗。

    海无香见龙焰之不发一言的离开,对尹宁伸出手:“扶我起来。”

    她像是结束了冗长的噩梦,睁开眼的瞬间,心中一片清明,只是全身无力,似乎有一根刺扎在了胸口,不时抽痛。

    尹宁急忙扶住她的肩,掌心全是冰冷的汗,小心翼翼的扶起她,然后将腰枕放好,待海无香靠在床上后,立刻收回手,毕恭毕敬的站在一侧。

    “我睡了多久?你来了几日?”海无香虽然刚刚醒来,可脑中异常清醒,从他细微的举动里,察觉到细小的不同。

    以前除了王上,她觉得每个人都是一样,从长相到性格,并没有什么不同,晓寒和嫣语,紫元和海鱼,他们就像是贴了不同名字的树,看不出任何区别。

    但是现在,她第一次发现,尹宁长的和海鱼并不一样,刚才一醒来,她就在打量龙焰之和尹宁,曾经在她眼中所有人都像一块木头,只是高低胖瘦不同而已,而刚才,她看到了以前看不到的东西--灵魂。

    一个人拥有的灵魂,和他们的五官一样,千差万别。

    “公主从祭天台回来已有七日,我来时,祭天台从天而裂,也正好七日。”尹宁在其他人面前会对海无香自称属下,若是没有旁人,则不分尊卑。

    “祭天台……”海无香虽然神智清明,可记不清在祭天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前经历过的一切就像是梦,有的在记忆中清晰真实,有的却朦胧不清。

    “祭天时发生意外,公主被血魂反噬,极为虚弱,幸好……幸好龙焰之尽力保住公主心脉,才免于一死。”尹宁见她似乎想不起祭天台发生的事情,立刻说道。

    “龙焰之……”海无香伸手扶着额头,魔君的名字怎会让她头晕?

    “公主,你怎么了?”尹宁见她似乎浑身不适,急忙上前,指尖搭上她的手腕。

    可是刚刚碰到她的手腕,海无香突然沉腕翻掌,往尹宁心窝拍去。

    她本虚弱,可这一连串的动作极为迅疾,而尹宁对她也从无反抗之心,好在海无香手上并无力道,只是轻轻贴在尹宁的胸前。

    “你的伤都好了?”海无香对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吃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支配着她的行为。

    可是又不愿让尹宁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因为海无香现在总感觉尹宁不是尹宁,而是另外一个人。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海无香变得多疑敏感,并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封闭了十八年的感情苏醒,才觉得每个人都不相同。

    “无帝城的药草奇特且丰盛,已经好了大半,公主不必担心我的伤。”

    “脸上的伤还未完全褪去。”海无香收回手,看向尹宁交错着剑伤的脸,他的肤色苍白如同魔域的人,原本贵气十足,因为脸上可怕的伤痕,更如地狱来者。

    若是这幅模样走在路上,定会吓到那些姑娘孩子……

    海无香心里突然酸痛起来,她想起曾经的尹宁,作为最后一支王孙公子的尹宁,沉默寡言,如影随形的陪在她身边,虽然很少有笑容,却一笑倾倒深宫人。

    海无香后来才知道,这种受了内伤般的难受,并非普通的心疼,而是另一种心疼。

    地宫寒气极重,海无香与尹宁静默相对已两天。

    晓寒在一边小心伺候,自从公主醒来,她也感觉到异常。

    曾经冷漠无情如同一颗无色无味毒药的公主,只有美丽无瑕的躯壳,可是现在空荡的躯壳里,似乎被强行填充了什么东西,让所有人都不太适应的东西。

    海无香长久的盯着尹宁的脸,她也不适应现在的自己。

    曾经麻木冷漠无悲无喜,一颗心冰凉无味,现在却看什么都变得异常鲜活,白的颜色很白,黑的颜色很浓,红的颜色很艳……

    放在床边的那盆夜光花,美的晶莹剔透,让她几度想伸出手弯下腰去抚摸……

    各种各样的情愫疯长,她没有这样的经历,也不知该用什么方法去掌控这些从天而降的情感。

    “公主,要不要吃药?”晓寒终于打破了沉默,柔声问道。

    海无香只是点了点头,眼神从尹宁的脸上,又移到床边的那盆散发着明亮光芒的花朵上。

    她的心,像是杨柳枝,被风轻轻吹拂着,有些微痒,从不知道,花朵会那样的娇艳美丽……

    不曾用心去感受过周围的一切,所以现在的海无香,像是另一种重生,用婴儿的眼,去看这个世界,手足无措,又不愿被任何人看出自己的变化。

    “公主今天感觉如何?”晓寒一边喂她药,一边试探的问到。

    “好些了。”海无香有些不喜墨黑苦涩的药汁,她以前喝药从没感觉,五感淡漠,但是现在只要看见浓稠的药汁,闻到苦涩的味道就想避开。

    她喜欢床边的那颗夜光花,有着淡淡的清香,让她想靠近。

    天生喜欢洁净美丽芳香明媚的事物,讨厌肮脏丑陋腐臭阴暗的东西……这是人之本性?

    遗失了十八年的本性,竟然在魔域找了回来。

    海无香终于俯下身,手指往那棵流光溢彩的花朵上摸去,她克制了很久,希望能够像以前那样,闻不到花香,也闻不到药苦。

    但是她太想知道,除了视觉嗅觉味觉听觉之外,触觉是怎样的。

    触摸一朵花的感觉,和触摸尹宁是不是同样的感受。

    “公主,小心。”尹宁立刻在床边蹲下身,将手递给她扶着。

    粉柔的指尖碰到花朵,海无香突然看向半跪在床边的尹宁,花朵细腻丝滑的触感,像是千娇百媚的女子,而尹宁是男人,男人和女人肌肤不同。

    尹宁突然绷直了身体,心脏有种紧缩的窒息感,虽然海无香曾经无数次碰过他,但是这一次和以前不同,她素净手指,带着不同以往的温热温度,沿着他的手,掠过他的手臂,往他留着伤痕的脸上摸去。

    晓寒的心也跟着紧缩起来,她陪在公主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她这样的眼神,与平日的淡入凉水丝毫不同,有着炙热的光芒。

    “待我好了,会消去你脸上的伤,让你与以前一样。”海无香每次看见他这张布满伤痕的脸,都会难过。

    总是觉得可惜和缺憾。

    以前或许不知世间有美丑善恶,也不知道完整和残缺有什么不同,现在,她觉得当初伤了尹宁的人太可恶,竟然将这么清秀的一张脸毁掉。

    尹宁看着近在咫尺的海无香,心无法按捺的狂跳,他甚至不敢再看那双能溺死人的紫眸,怕忍不住做出逾规的举动,打破这样甜的,仿佛梦境的场景。

    只要此生得见她这样的温柔美好,哪怕和魔鬼做了交易,也不会后悔。

    尹宁现在只庆幸自己当时没有选择死亡,不过和龙焰之交换条件,也是因为她的存在。

    “本君似乎来的不是时候。”龙焰之一直在暗中观察海无香,他想知道冷家的血魂是不是真的苏醒,若是真的苏醒,那他就不能用第一种战术来应对海无香。

    因为海无香一旦变成了冷无香,无帝城的格局又将大变,她势必成为千绝宫的王,绝对不会允许魔教称霸。

    而他为了避免当年冷璇玑颠覆魔教的场面重现,必须杀了她以绝后患。

    现在的海无香只是七情六欲被放出来,一时间不能适应纷杂的感情,正是他攻掠的最佳时期。

    趁着她不能熟练的控制感情,趁着她的心如同乱世,他正好来一统这乱世天下!

    所以,不能让陪伴在还无香身边十几年的尹宁占了先机。

    海无香看到突然闪现的黑袍男子,她突然很不舒服。

    也许是因为以前的记忆,当初对男人没有任何感觉,可现在回忆起来,一生中印象最深刻的除了王宫试毒,就是被凌流风和这个人轻薄。

    “你来的正好,是不是应该给我那张图?”海无香从尹宁脸上收回手,想恢复曾经的漠然冷淡,可是,一旦拥有的感情和灵魂,她就不是那个冷血冷漠冷情的工具,无论怎么掩饰,都会露出力不从心的破绽。

    “图自然会给公主,只是现在还是本君替公主保管更好。”龙焰之喊的公主,是千绝宫的公主,或者宫主。

    “你不守承诺。”海无香却听不出龙焰之称呼有什么不同,她只感觉到一股被欺骗的怒气。

    这种怒气对她来说,也是极为陌生的情绪。

    她很少动怒,对于不喜欢的东西,直接抹杀,没有什么生不生气。

    只是来了无帝城之后,面对无赖夫君凌流风,她发现自己要控制抹杀他的念头需要力气……

    就像现在,明明想翻脸无情,可身在魔域,不得不另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