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前妻,重新爱一场(8)

    更新时间:2018-09-15 06:10:15本章字数:3973字

    白小米像一个体贴的女友,帮周彦盖被子,给自己削苹果,还给他唱歌,可是周彦像是赌气的小孩,一直苍白着脸色,躺在病床上不理她。

    右臂打了石膏,他的肋骨也受了伤,谁也没看清秦怀玉是怎么出手,将他的右臂折断,又把他的胸腔隔膜打伤。

    医生说,最致命的伤口就是在第三肋骨和第四肋骨中间,而不是折断的胳膊。

    如果那个人再用点力,周彦会像心肌梗塞的病人一样,立刻死亡。

    白小米听到医生的话,越发的觉得秦怀玉的坏,已经上升到另一种坏人高度。

    周彦是无辜的,值得他下那么重的手吗?

    到现在这可怜的孩子还不能动,胸腔隔膜肿的连呼吸都很痛,骨折的痛苦已经成为次要的。

    “小彦,你和我说点话吧,我都解释了,今天说同意复婚只是缓兵之计,不是真心答应他。”白小米唱的累了,趴在床头可怜巴巴的说道,“我也不会答应他,等你熟悉了业务,爸爸说会把你调去美国的办事处,到时候我跟你一起过去,他不会找到那里,过段时间他就会把我忘了,又和一群女人鬼混,以后再也不用见面,我们就过着平静的普通的生活……小彦,你别这样,你有什么不满就骂出来,不要这么憋着。”

    白小米说着说着,看见周彦转过头不理她,郁闷的长长叹了口气,把脸埋在白色的床单上。

    换成谁遇到这种事都觉得倒霉,女友被前夫纠缠不清,还在办公室上演暧昧大戏,然后自己又差点被打死,周彦的恼火很正常。

    在主任医师的房间里,监控器里清楚的监控着5025病室的一对年轻男女。

    周彦受了伤,当然要送到全市最好的医院,而全市最好的医院,有一个全市最著名的魔鬼主任医师,这个魔鬼主任,又是秦怀玉最好的朋友……安泽明。

    安泽明发现只要是和他朋友有关的人,总是会隔三岔五的住院。

    看来他的气场太阴了,把周遭人的运势都带的低迷,难怪父亲小时候给他算命,人家算命先生就大惊失色的说,这孩子还是快送人吧,要不得,因为以后经常会见血光,是催命鬼转世,人命在他手上游来荡去,可怕可怕……

    所以,父亲很明智的送他学了医,让他每天拿着手术刀见血光。

    不过这一段录像真的要给秦怀玉看吗?他会不会吐血啊?

    安泽明玩着钢笔,秦怀玉的心魔,就是他的前妻,可看上去,白小米现在已经不爱他了,不但不爱,还讨厌得很……

    可怜的秦怀玉,好不容易找到世界上的一点温暖,又被他亲手毁掉。

    不过安泽明挺喜欢周彦,唇红齿白的清秀少年,比白若羽还要嫩。白家二公子,在集团里磨砺了半年,已经让他不爱了,因为一点都不容易推倒!

    安泽明正托着腮,玩着笔,看着监控录像,突然门被推开。

    他依旧托着腮,只不过放下笔,慢吞吞的将监控切换,抬眼看向走进来的白若羽:“挂号单。”

    白若羽“啪”的一声,将一个信封放在桌上,扯过椅子,坐在上面。

    “小哥,你不是得了精神病吧?我要的是挂号单。”安泽明看了眼那个信封,纹丝不动的说道。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白若羽终于开口,信封里放着的是一张支票。

    空头支票。

    白若羽现在知道怎么对付安泽明这种老狐狸,他学精明了很多。

    “想贿赂医师?小心我告诉媒体哦,他们会给我更多的八卦费。”安泽明笑眯眯的说道。

    “秦怀玉到底想对我姐姐怎么样?”白若羽知道和安泽明不用废话,越废话就越会被他套住,所以尽快入主题是最好的对话方式。

    “秦怀玉是谁?”安泽明依旧托着腮,露出懵懂无知的表情。

    “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因为如果他真的喜欢我姐,你应该知道,我在我姐面前说一句话,就能免去他走很多弯路。”白若羽咬牙,他要忍住,千万不能被这狡猾医生气的失控。

    “小伙子,你在撒谎哦。”安泽明的金丝眼镜后,那双笑吟吟的眼里,有着犀利的眼神。

    “我只是想帮姐姐做个选择。”白若羽冷下了脸色,他也是学过心理学的人,知道在安泽明这种人面前,一定要学习自己的姐姐——面瘫。

    只要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和肢体变化,包括瞳孔的收缩,再好的读心术,也很难看到一个人的内心。

    “你能帮到自己就不错了,别人的感情,千万别乱插手。”安泽明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她不是‘别人’,是我的亲姐姐。”

    “那又怎样?你能代替她去感受爱情吗?”安泽明的手终于放到信封上,“不过,你要是真的想知道,我可以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只是,”安泽明用手将信封推了回去,笑着说道,“我的钱够花,不需要支票。”

    “那你要什么?”白若羽无法从父母口中得到关于秦怀玉更多的东西,他想从秦怀玉身边的亲密朋友下手,只要知道秦怀玉的一切,那么就能对症下药,帮助姐姐摆脱他的纠缠。

    “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安泽明的手上转着钢笔,一副济世救人的好医生模样。

    白若羽的视线落在他手上不停转动的钢笔上,似乎在思考这个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医生,能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白小米在病房里郁闷的坐着,周彦第一次和她冷战,这种感觉很不爽。

    也许是今天的心情一直就不爽,白小米觉得人生灰暗,毫无乐趣,就连听话温柔的周彦,都不理她。

    外面的门突然被推开,张子妍也赶了过来,他们最近忙着退单,每天都在谈生意,就连接到白若羽的电话,也不能立刻及时的赶回来。

    白奇骏安慰老婆说,秦怀玉既然已经答应不会用强硬的手段对待白小米,他们也不用担心,不会出什么事。

    果然白小米没出事,可是周彦出事了。

    “彦彦?”张子妍匆匆赶过来,立刻直奔病房,推开门就看见白小米郁闷的坐在床边,而周彦右臂打着石膏还在输液。

    “妈!”白小米看见张子妍,终于有人来和她说话了。

    “彦彦,感觉怎么样?伤口是不是很疼?”张子妍完全无视女儿,站在病床前,看着周彦,心疼的皱起眉,“刚刚上班第一天,怎么就变成这样……”

    “婶婶,我没事。”周彦到底是个礼貌的孩子,虽然心情非常不好,可面对张子妍的关心,还是虚弱的开口安慰。

    “乖孩子,这件事都怪我们,你放心,我们会给你做主……”

    “婶婶,这件事怪我,是我先动手的。”周彦不想让家长也卷进小儿女们的争风吃醋中,他轻声说道。

    “妈,医生说要卧床休息一段时间,小彦暂时不能去上班了。”白小米赶紧岔开话,她怕又提起秦怀玉,那个无敌坏金刚,提到他只能恨的牙痒痒,想不出好的对策来应付。

    “等胸前的淤血消肿,我就回公司上班。”周彦完全在和白小米唱反调,“元旦假期过后就能正常上班,婶婶不用担心。”

    “那怎么行?还不到一周时间,你要带着石膏上班吗?”白小米不同意。

    “对啊,彦彦你好好休息,不要想着上班的事,我们不着急,等你年底休息好了,明年去公司也一样。”张子妍也点头附和,然后转过头问白小米,“小羽呢?不是让他也陪在这里?”

    “去找医生要什么检查报告了吧?刚把小彦送到病房,他就离开了。”白小米看了眼时间,弟弟走的够久了,已经离开两个多小时,难不成去做午饭了?

    “我去找他,顺便带点午饭过来。”张子妍发现周彦的表情似乎很受伤,她立刻抽身而退,把空间留给两个孩子。

    “小彦,你就安心养病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白小米看到刚才周彦说话了,虽然没有明确的跟自己对话,但是她厚着脸皮凑过去,拍着胸脯说道。

    “我不想这么在医院里待着,跟一个废人一样;我不想每次在你身边,也不能保护你,还要你说那种违心的话应付别的男人;我只想快点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你去任何地方,不要什么美国,你想在哪里,都不会有人欺负你,我……我只想爱护你呵护你保护你……”周彦的情绪终于激动起来,他今天一直不理白小米,更多的是在生自己的气,气他无法保护白小米,恨自己无能为力。

    白小米呆呆的看着他,看着他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看着一个大男孩在她面前哭了起来,突然感觉好像某个漫画里的镜头——索隆被鹰眼打败时,伸手挡住眼睛,泪流满面的对路飞说:我总有一天会成为天下最强的剑士!

    男人的眼泪是一种比女人的眼泪要奇妙的东西,它们平时躲藏在阴暗的地方,从不愿好奇的窥探这个世界,除非整个世界被颠覆,它们才会流出来,洗刷受伤的心灵。

    “小彦……你已经很好……”白小米伸出手,摸了摸他脸上的泪水,小心的俯下身,抱住他的脑袋,不敢压他的胸口,一遍遍的说道,“你很好,你很好……我们会在一起,不要担心……”

    她被一个男生的眼泪打动,白小米感觉原本破碎的心,有种被盐水侵蚀的疼痛感。

    她的心痛,不再是为了秦怀玉,她终于,看见了自己另一个春天。

    周彦在她的怀中泪水横流,他的心也痛的要死,不仅是外伤。只是听到白小米温柔的话语,那不停抽动的心脏终于有了一丝暖和甜。

    “咳……小米,生日快乐哦。”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传来张子妍的声音。

    白小米大窘,急忙放开周彦,顺便帮他脸上的泪水擦干净,这才转过身,尴尬的对妈妈笑着:“谢谢妈妈。”

    张子妍抱着一个蛋糕盒,含笑看着刚才温存的两个孩子,看着白小米对周彦用了心,不知道为什么,张子妍的心里却忐忑不安。

    因为她不知道,半年后,秦怀玉会放开手,还是会下狠手。

    “今天原本准备晚上回家聚会,帮你过生日,可彦彦要住院,你爸爸刚好要去谈生意,所以就在这里简单的过吧。”张子妍对子女们一向不“大方”,连订蛋糕都是小号的,和普通人家孩子的生日差不多,甚至还不如一些小康之家阔绰。

    所以白小米一直不觉得自己是富二代,看着那精美的小蛋糕,就越发的觉得自己的父母根本不是上市公司老总,她就是一普通家庭的孩子。

    只是,在爱情上,还比不上别人普通孩子那么幸福简单。

    “妈妈,彦彦可以回家,把家庭医生喊过来看护一段时间就行了嘛。”白小米现在真不呆,还细心的很,“你找到小羽了吗?只要拿到检查报告,让小羽去安排这种事,他会很快弄好的,我们下午就能出院。”

    “我不是担心家里平时没人照顾,这里的小护士多吗?”张子妍觉得高级病房挺好,万一周彦突然不舒服,至少什么器材药物都有,私人医生假如缺什么药,出了问题怎么办?

    “没关系,我可以当小护士。”白小米举起手,自告奋勇的说道。

    “我怕你把好好的大活人给照顾……”张子妍和女儿开玩笑习惯了,正想说别把病人照顾死了,猛然想到周彦,赶紧打住话,“快去给你弟弟打个电话,我没找到他。”

    “电话号码是多少?”白小米忘了带手机,拿起病房的电话,问道。

    “你怎么能小羽的电话都记不住?”张子妍叹了口气,这只迷糊小呆,还是跟周彦在一起比较好,不会被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