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前妻,重新爱一场(9)

    更新时间:2018-09-15 06:10:15本章字数:3885字

    非但不会被欺负,而且在周彦这种纯情男生面前,天然呆简直就是腹黑攻。

    白小米终于如愿以偿的在下午把周彦拖回了家,医院病房的味道让她很不舒服,而且她不喜欢用公用电脑。

    刚刚安顿好周彦,医生还在房间里忙碌着,保姆就抱着一个礼盒走了出来,对白小米说道:“小米,今天有人送东西过来,要你亲自签收。”

    “我看看。”白小米抱着盒子,眉头一皱,这个不大的盒子好沉好沉,该不会真的有人送她砖头吧?

    打开精美的包装,里面是个长方形的檀香木盒,然后再打开木盒,白小米的表情更呆了……银子,白花花的银子啊!

    一本用金字刊刻在纯银页面上的书,首页写着《寻找宅女》,下面有用瘦金体刻着一行小字,生日快乐,一生常欢,天心月圆,华枝春满。

    沉甸甸的九十九页,是她的心情小语编成的诗集,在黑夜里,用手指摸上去,能摸出一个字一个字的形状……

    “哎呀,好漂亮。”一向淡定寡言的保姆看见那银晃晃的书页,都忍不住惊讶的说道,想抱起书咬一口,看看是不是纯银的。

    “那个人是前几天来我家的人吗?”白小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舒清海,只有他看过自己身份证,知道自己的生日,而且用银子刻书,只有这种书商老板才会做的无聊事。

    “对,他听到你不在家,所以连车都没下,只将这个东西交给我,说了句生日快乐就走了。”保姆阿姨回忆着说道。

    “最近银子的市场价是多少钱一克啊?”白小米突然抛出一句跳跃性的话来,她得称一下这本书有几十斤,然后熔了去卖钱。

    不过这工艺好像比银子本身要值钱的多……

    其实舒清海还是个不错的书商老板,白小米对着一本银子打造的书发呆,她真是个容易被感动的人,看见这本书,又觉得自己以前不该那么说舒清海,她应该对刚刚失恋的小海表示自己的真诚和关心才对。

    “哎呀,我的手机没带回来!”白小米想到自己扔在办公室暗房里的手机,苦着脸,没有手机,她记不住舒清海的号码,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法传达。

    而且,今天是她生日,肯定有闺蜜好友给她打电话,说不准晚上要请她吃饭……

    不过白小米看了眼楼上,家里有个病人,她也不能随便到处玩,要做个尽职尽责的小护士嘛。

    医生从楼上走下来,对白小米笑道:“病人想喝点水,要白开水。”

    “啊,我来倒。”白小米赶紧站起身,倒了杯水,屁颠屁颠的往楼上跑。

    周彦靠在床上,右臂被打了石膏,左手在输液,想看点书都不能够,只能盯着电视看。

    “小彦,来喝水。”白小米端着有些烫嘴的白开水,真像一个尽责的实习小护士,慢慢坐到床边,吹着水杯里的水,直到凉了一点,才递到周彦嘴边。

    周彦一直看着白小米,像是要把她化在自己深情的眼神里。

    “张嘴!”小护士的脾气其实不是很好,白小米去捏周彦的鼻子,只要他呼吸不动就会张嘴。

    周彦终于笑了起来,柔柔的看着她,柔柔的说:“你喂我喝。”

    “嗄?”白小米显然对恋人间的小情调还不太上手。

    “刚才电视里放的,用嘴……”

    “会把枕头和衣服弄湿,现在是冬天,弄湿后会很难受?”白小米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用一种非常有经验的口吻,砸飞纯情小男友的想法,提出技术性的问题。

    “可以一点一点的喂。”周彦也提出技术性的解决方式。

    “真是……那不如直接接吻。”白小米一点也不害臊的说道,然后伸过头,大大方方的亲了亲他的唇,“好了,现在好好喝水。”

    “再亲一次。”周彦终于知道,利用受伤,也可以主动索要一些东西。

    以前他都不好意思主动要太多,总觉得在白小米面前还是束手束脚,没法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很纵情,不知道是他性格内向的问题,还是太过尊重白小米。

    白小米无奈的看着他,又探过头,这次很热烈的吻他。

    反正这么嫩的小男生,不吃白不吃,而且她很喜欢占主动,不喜欢被操控。

    在周彦面前,她就不会被控制来控制去,很自由。

    哎呀,老牛吃嫩草的感觉真好,白小米尘封已久的色心突然大动,干脆把他吃的差不多好了,反正这家伙没送自己生日礼物……

    脑中不由将周彦想象成带着猫耳朵的男佣,穿着性感的工作服,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的请求——主人,请吃了我吧!

    “叮铃铃”,清脆的电话铃将白小米邪恶的想法打断,楼下的保姆应该很快就接起了电话,电话铃响了两声就停止。

    周彦红着脸,微微的喘气,他的伤好像不太适合缠绵的亲吻,会胸痛的喘不过气来。

    “小米,你的电话。”楼下的保姆对着上面喊道。

    白小米拿起电话,背对着周彦,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今天早上那恶魔临走时说,晚上要见面。

    她一直陪着受伤的表弟,表面上看着好像忘了早上的事情,可心里一直很不安,随着下午的时间的流逝,她的这份不安越来越强烈。

    “我在你家的门口,你是让我进去,还是你自己出来?”秦怀玉很“听话”,只不过这个听话,局限于她在自己设定的特制情境中选择。

    “……等一会,我马上下去。”白小米在几秒后,才干干的吐出三个字来。

    她挂断电话,扭过头,突然笑着对周彦说道:“我的闺蜜来找我了,可能是送生日礼物,我一会上来。”

    周彦还在刚刚的吻里没醒过来,看见白小米下楼,也没有意识到是秦怀玉来了。

    白小米几乎想揣着一把凶器下楼,她经不住秦怀玉这样的纠缠,可是现在又无可奈何,只能等着他先死心。

    果然看见了那辆熟悉的车,白小米僵硬的走到车边,她不想再让周彦受伤,所以绝对不能让他来家里。

    “去吃海鲜还是西餐?”秦怀玉看见她一步步挪到车边,满脸的戒备神情,让她选择地点,保证他会听话,不会有意见。

    “求你别再来纠缠我了行吗?”白小米几乎要跪地捶天,能不能不要再这么对她啊!前夫怎么就像一个魔咒,天天箍着她不放呢?

    “地点随便你挑,去东湾还是西村?”秦怀玉听叡说,对付女人,死缠烂打绝对是最狠的一招。

    不过叡忘了告诉他,千万不要用这招对付讨厌你的女人,因为死缠烂打只会让她更讨厌你。

    “你还记得早上答应我的话吗?”白小米想扯自己的头发,又问道。

    “嗯?”秦怀玉不知可否,他看见两只在车边不停打转的狗就不想下车,很讨厌这种动物。

    “我只求你听我一次话。”白小米深呼吸,一字一顿的说道,“不要再来纠缠我。”

    “如果我拒绝呢?”秦怀玉淡淡的反问。

    “你一定要逼死我才开心吗?我以前哪点对不起你,一定要这样对我?我和你结婚前,结婚后,都没有背叛过你,我和你离婚,是因为你说不要……”白小米快被他折磨的疯了,她真的想摆脱这一切,“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第一个深爱的男人,可最后呢?你带着我去领结婚证,也带着我去领离婚证……你有没有想过我的难过?被你抛弃的时候,站在车来车往的街口,看到的一切都是灰暗的,我甚至想被车撞死算了,反正活着也是个被骗的对象……”

    秦怀玉听到她这些话,心脏突然抽痛起来,他做的很过分吗?

    正是因为他是她第一个男人,正是因为她给过他最真诚的爱情,所以……他才会在那天晚上,神使鬼差的说出“复婚”两个字。

    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想要弥补以前的那些过错,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本来以为被骗就被骗了,是我蠢笨无知,没了爱情,我还有家庭和亲情,还有剩下的人生,可是在我想要忘记过去一切的时候,你又跳出来,蛮横的踏入我的世界……”白小米几乎快哭了,她真受够了这样的前夫,连最后一点美好的回忆都被踏碎,“我不是不准你进入我的世界,可是……你能不能给我最后一点自由,不要在我世界里跑来跑起,我真的很害怕,就算你不爱我,就算你抛弃我,我也不会有怨言,可是你这样做算什么?追着我要复婚,你是发现自己又爱上了我,还是太讨厌我,所以不甘心让我幸福?”

    秦怀玉扶着方向盘的手指紧紧缩了起来,他有让她这么痛苦吗?

    那天说出复婚,他没来由的轻松起来,觉得心魔稍安,他理不清复婚的具体原因,更没有去想,自己是因为爱还是因为讨厌。

    他只有自私的占有欲,那种无法遏制的控制欲,想把前妻控制在身边,像以前那样,让她坐在沙发上看书,让她在厨房做番茄沙拉,让她在晚上坐在床上等他……

    他在离婚后的一些夜里,会怀念她呆呆的脸,想念她不怀好意的手,还有偷吻他的唇……

    他有时候会想,是不是因为这些从未有过的温暖,让他眷念,所以看到前妻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总是有种不甘,希望占据她的笑容,占据她的温暖。

    “你已经夺走了我很多最宝贵的东西,爱情、快乐、信任感……我除了家人,几乎一无所有,被你剥夺去的爱,还没有收回来,你还要夺走我什么东西?”白小米强忍着眼泪,“离婚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指责过你,我只想要个离婚的理由,你都吝啬给我,现在,你这个吝啬鬼又想来欺负我,想把我的命也拿走的话,你现在就能发动引擎撞过来!”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秦怀玉终于开口,用很平静温和的口吻,和她激动又激烈的语气完全相反。

    他不想露出过多的表情,让白小米看到他此刻复杂的心情。

    “要不你走,要不我死。”白小米丢下这句话,往车前走去。

    秦怀玉看着她走到车头,视死如归的挡在车子前。

    有本事就撞死她,反正不会复婚,也不想再有任何的交集。

    车前灯突然亮起了起来,白小米被刺眼的灯光照射的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等待着下一刻。

    那天他说复婚,她笑得满脸是泪,觉得人生太荒谬。

    不会再给他机会,让自己再被伤一次,她是个怕疼的人,有些痛,一生只有一次,足够让她胆战心惊。

    引擎声响起,秦怀玉的车往后倒去,从白小米身边闪过,他不喜欢这样的对峙,不喜欢搏命的白小米,为了避免自己真的会撞死她,只能先退到看不见她的地方。

    白小米听到引擎声消失,睁开眼睛,果然一个人只要不要命,鬼都怕她。

    重新走回房间,白小米的心情变得很不好,和周彦聊什么都不爽,更不想玩点亲亲抱抱的戏码,最后干脆拿了本诗集,坐在床边看了起来。

    秦怀玉在小区的门口刹住了车,点燃一支烟,狠狠的吸了几口。

    他当然不甘心,从没被人拒绝的狗血淋头。即便白小米控诉的血泪俱下,即便他一开始好像是有点过分,但是,现在不是想追回吗?

    追回来干嘛呢?

    放在家里当摆设?

    每天吃着她那种手艺的菜,听着她说各种白痴的话,他喜欢那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