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前妻,重新爱一场(11)

    更新时间:2018-09-15 06:10:15本章字数:3140字

    白小米应该感谢那熏香,让她没醒过来,她可能宁愿脑瘫,也不想突然被一个蠕动的人惊醒。

    是不是夏天和冬天的感觉不一样?

    夏天总是会拉开一点距离,不喜欢她靠近自己,不喜欢被她八爪鱼一样的抱住,可是冬天,温暖的被窝和窗口袭来的冷风行成鲜明对比,让他想靠紧一点……

    秦怀玉半靠在床头,好像是要找回曾经的感觉和记忆,他甚至还拿过一本书,像以前那样翻看着,而白小米依旧屁股对着他,抱着小矮人,睡得无比酣畅。

    感觉和以前不一样,是真的改变了……

    至少旁边没有人对他动手动脚,时时想检查一下他的身体能不能胡搞……

    秦怀玉放下书,侧过头,看着只露出一点点脸颊的白小米,伸手把她的小矮人抽出来,然后扔到床脚。

    白小米醒不过来,仿佛跌入薰衣草的花海里,依旧熟睡。

    秦怀玉把她摆弄过来,抓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

    看上去,白小米又搂着自己的前夫了,可是秦怀玉还是觉得恼火,因为还是没有找到以前那种感觉。

    她的姿势都是自己摆弄的,不是她主动的勾上腿,伸出手。

    唯一相同的,就是她胸前的柔软,像只蜷缩的小猫,伸手往她的肚子摸去,有最柔软的地方。

    秦怀玉的心,就像被毛茸茸的爪子挠了一下,有点疼有点痒有点堵。

    他想到白小米的日记中写过的那句话——离开永远比相遇更容易,他们以为机会无限,所以不珍惜眼前人……所以时光总是会偷走,你眼皮底下看不见的珍贵。

    这一刻,躺在如此熟悉的床上的这一刻,秦怀玉是多么希望有一台时空穿梭机,让他可以回到从前,就算不爱她,至少看着她只爱自己,他很享受。

    秦怀玉将她半露在外面的肩头盖住,可是手指却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去,她虽然不够丰满不够风情,可是,她是第一个把纯洁之身给了他的女人。

    白小米醒不过来,就算被雷劈了,她也未必能醒过来。

    她梦见自己在薰衣草的花海中,似乎看到了她的白马王子,有点消瘦,有点忧郁,聪明睿智,还很风趣,又懂情调,还会写诗,喜欢普希金和李白……

    感谢不懂印文的保姆阿姨,点了差点令人昏死不醒的熏香,让她不会在这种紧要关头和自己大吵大闹。

    秦怀玉轻咬着她的唇……

    白小米在梦中喘不过气来,她居然真的和白马王子在薰衣草原上亲热……

    秦怀玉的呼吸越来越重,这个色女,做梦还不放过他。

    那就成全她,再来一次,虽然今天是安全期,怀上小玉米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万一中了标……

    突然心情复杂起来,秦怀玉不喜欢孩子,因为他有个不美好的童年,他也不喜欢家人,因为觉得所有人都是冷漠的。

    可是如果有个自己的孩子……会不会让生活有所改变?

    就着还在她身体里的姿势,秦怀玉尽量克制着速度和力度,尽量轻柔的寻找着她的敏感点,慢慢的将她带到一个顶峰,直到感觉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甚至中断了呼吸,体内开始分泌大量的天然润滑液,腰肢也微微抬起,内壁猛然收缩起来,紧紧吸着他滚烫的利器,秦怀玉的唇边不觉浮起一丝笑。

    很淡很淡的笑,如果仔细的看,就如刚睡醒时的那种笑,没有欲望的,带着点纯真的笑容。

    是秦怀玉曾经根本不会拥有的单纯微笑。

    白小米在梦中也晕眩过去,这种饱满的感觉,她从没有经历过,好像榨取了全部的力气,躺在一片紫色的花海中,好像是梦中套着另一个梦,让她在梦中睡着。

    白小米整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作为一个贪睡的小护士,她显然在工作方面很不及格。

    扶着腰走到周彦的房间,白小米露出一个讪讪的笑容:“昨晚……睡过头了。”

    “你经常这个点才起床。”周彦看着她靠在门口,睡饱了的脸色格外的娇艳,连平时呆呆的眼神都有些顾盼神飞起来,他笑着说道。

    “可我昨晚睡得早啊,以前都是凌晨睡觉,昨天八点就睡了,睡太久身上好疼。”

    前次大姨妈来了,睡了整整两天,也是身上疼,腰酸小腹胀……虽然可能更多的原因是大姨妈的缘故。

    秦怀玉确实很适合做特工,“种子”特工。

    播了种,某人还不知道。

    秦怀玉在凌晨五点离开的时候,甚至细心到把那个穿蓝衣服的小矮人塞回白小米的怀抱,然后才穿好衣服,悄无声息的离开。

    只有小金和小哈看到他的进来和离去,可惜,狗狗没法说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气场和狗类不合的前任副副副主人离开。

    “是不是不舒服?刚好医生在,让他帮你看看。”周彦还在输液,不能动,说道。

    “不用不用……”白小米笑得更不好意思,她昨晚在梦里高潮了,好强烈的高潮,万一被医生看出来怎么办?

    白小米是很崇拜敬畏医生这种神圣的职业,尤其是老中医,她认为老中医的“望、闻、问、切”个个都神,遇到道行高的老中医,说不准看她一眼就淡淡说道:夜梦美男,胡作非为,所以肾亏,腰膝酸软……

    “阿姨,今晚不要给我点香了,我睡得起不来。”白小米打着哈哈,刚好看见保姆阿姨上来收拾房子,立刻说道。

    “好的,午饭已经做好,快点下去用餐吧。”保姆阿姨微笑的说道,然后走入白小米的房间收拾,突然发现香盒里,还剩下半盘熏香没有燃烧完。

    不太可能是小米半夜起来掐断的,很可能是自己烧断了,保姆阿姨并没有多在意,只在心里默默感叹进口的东西质量也不好。

    白小米大口的吃着饭,她饿了,睡太久真是伤体力,尤其是睡太久还做黄梦,更是伤神伤肾啊!

    得多吃点蛋……多吃点卵类和牛鞭猪腰海狗肾……

    “关大哥,你最近的气色不好啊。”白小米和司机大哥坐在一起用餐,她看了眼司机大哥的黑脸,很体贴的说道,“阿姨,晚上弄点海狗肾或者爆炒牛鞭吧。”

    司机大哥的脸更黑了,他又肾虚,老婆还不在这里,补的流鼻血怎么办?

    白小米一脸纯真的笑,其实嘛,牛鞭海狗肾一上来,都是她的盘中餐!

    不过,她就是想不起昨天晚上梦到的白马王子的脸是什么样的,不知道昨天是不是一大早被惊吓,不停的看到秦怀玉,然后晚上又和周彦玩亲亲,晚上又想起子非鱼曾经是是完美的暗恋对象,又收到舒大叔的礼物……所有的雄性动物都加在一起,于是导致了她做了那么H的梦。

    真是……害羞啊!

    白小米托着腮,坐在周彦的床边嘿嘿的笑,梦只是梦而已,她不能把梦和现实弄混淆了,眼前这清秀的娃,才是她真正的盘中餐!

    非常娱乐的录播现场。

    白小米坐在录像棚里,接受本市一家非常有名的娱乐节目采访。

    她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抛头露面的生活,对一个宅女来说,每天窝在家里看别人录节目是多么幸福惬意的一件事啊!

    左手抱着狗,右手拿鼠标,前面放着爆米花,后面靠着巧克力,这人生……真是绝味了。

    可是,事业很重要!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宅女,她不能荒废了自己的事业,更不能得罪顶头上司某某某。

    谁让她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弟弟挪没了的两千万,她嘴上说着没事没事,花的一份不剩都没问题,可其实,她的心里一直不踏实,生怕舒清海心情不好时,就逼着她一天写一本书来赎身。

    台本已经在后台对过,都是些不痛不痒的问题,还有点私人的八卦,白小米现在也有专门的小助理,可以给她义正词严的回绝一些不愿回答的问题。

    比如“前夫”这个字眼是绝对不能提到的。

    白小米很善意友好的表示,聊聊怎么养宠物或者世界文学史,她愿意多唠嗑半个小时。

    可是现在的节目,谁愿意在黄金时间聊宠物的驯养?还有枯燥的文学史,偶买噶,会让很多观众拿着遥控器转台的!

    主持人可是很坏的哟,不弄点爆炸新闻和焦点怎么抢收视率呀?不抢收视率怎么拿奖金啊?没有奖金怎么买名牌包包和珠宝,怎么去打肉毒杆菌,怎么买别墅,怎么提高身价找个更阔绰的老板来包养自己?

    所以,台本是一回事,等上了录播台,又是一回事。

    白小米的妆容很清雅,她适合清淡的裸妆,让她看上去清醇自然,加上长直发,虽然面容没有逼人的美艳,但是自由一番古典的韵味,仿佛是从古代画轴里走出的带着书香气的女子,一看就是个令人舒服无毒绿色产品。

    白小米和主持人前一段的对话都很正常,基本上是按照台本来的。

    可是到了第二阶段,提到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时,主持人突然对白小米笑容可掬的说:“请看右侧。”

    白小米转过头,右侧有张白色的帷幕,里面显现出一个人形。

    她一直镇定的脸上,突然失了神,闪过一丝慌乱。

    不可能,不可能!那个人怎么会在这种娱乐场合露面?

    可是那个剪影……化成灰她都能认出来——秦怀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