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三十六计(1)

    更新时间:2018-09-15 06:50:16本章字数:2369字

    “啊……不,不要……”

    “救命,求求你们,不,不可以……”

    “爷们就喜欢听妞们如此的叫,让爷们的心,爽到极点。叫的大声点,用力点……”

    “NND,妞是爷们没有满足你吗?看你叫的无精打采,是对你太温柔了吧?”

    “啪……”

    “啊……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啊……”

    凄惨哀切的悲呼,在耳边掠过,朦胧中声音就在耳边不远的地方。

    “这身材不错,让大爷再好好疼疼你。过来,爬到爷的脚下来,舔爷的脚!”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微弱的声音和嚣张的声音,交错在一起,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人,而是杂乱无章地掺杂在一起。

    打骂声,皮鞭声,拳脚声,求饶声,痛呼声,声声入耳。

    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那是很多男人和几个女人之间,强迫与被强迫所发出的不和谐声音。

    “见鬼啊,我是在做梦吗?可是,我也不该做春`梦吧,这梦,是不是太乱,太那什么了点儿?”

    “哦……”

    压抑而痛苦的声音,屈辱的求饶声,打断了某人的美梦,她抬手擦去唇角的一丝晶莹,人家睡的正香知道不?

    “你们要上演这类戏码,也该找个环境优秀,闲人免进的地方,不该打扰别人的美梦吧?似乎,我该是在……”

    她蓦然发现,记忆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在身在何处。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入目,碧绿如茵的草地之上,有几个简陋的帐篷,帐篷内外有二十多个男人,身上散发出彪悍的气息。

    几个女人,衣不蔽体地躺在地上,或者帐篷之中,暴露在光线之下,优美的曲线被烙下了一道道青紫的淤痕,如藤蔓一般攀援在身上。

    “啊……”

    惨叫从下面传了出来,一个男人手中拿着一根藤条,狠狠地抽在一个女子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殷红的血痕。

    娇弱却是略带倔强的脸庞,并不是很美,带着几许的不屈,身无寸缕的肌肤之上,已经遍布被藤条所抽打的伤痕。

    她的双手,被高高地束缚在头顶的树枝之上,优美的曲线诱人而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阳光和空气之中。

    “怎么,如今可是肯从了吗?还是仍然要好好地教训你一顿?”

    “杀了我吧。”

    女子咬牙喊了一句,嘶声叫着,身体因为疼痛和畏惧而不停地战栗。

    “以为你反抗就能抗拒吗?”

    狠戾的男子,一把将裤子的拉链拉开,抓住女子的双腿,径直向女子冲了过去。

    “该死!”

    她狠狠地低声说了一句,一甩手,将从树上抓起的一条蛇,就向那个想侮辱女子的狠戾男子扔了过去。

    “嘶嘶……”

    那条蛇发出嘶声,吐出毒信,落在男子的肩部,张嘴就咬了下去。骤然受惊之下,蛇下意识就想攻击猎物。

    反手,两根手指捏住了蛇的七寸,蛇的毒信停顿在空中,身体缠上男子的手臂,殷红的血,从蛇的口中不断涌出。

    “谁?”

    “弟兄们,警醒点,有人!”

    狠戾男子甩手扔掉了已经被捏死的毒蛇,那毒蛇突然的袭击,丝毫没有伤害到他。

    转眼间,男子的身形,已经闪到了被吊在树上女子的身后,手中露出黑洞洞的枪口,抬手就一个点射,方向正是刚才蛇飞出的大树。

    “砰……”

    一声极其细微低沉的声音,几乎难以觉察,显然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树叶和断裂的树枝,从大树上落下,而大树再没有丝毫的动静,仿佛那条蛇会飞一般,是自行过去送死。

    转眼间,正在和几个女人打闹,放荡的大汉们,都已经躲了起来,藏在暗处,人人的手中都是拿着一把枪,目光落在大树的周围。

    “是哪路人马,敢暗中偷袭星爷的人?出来吧,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都是道上的混的弟兄,若是兄弟你看中了这个女人,我就把这个女人,送给你了。”

    “怎么样,还是第一次啊,没有被用过的,很干净,兄弟我够诚意吧?”

    躲藏在女子身后的那个男人,不过是三十来岁的年纪,瘦削的身形,脸上带着一抹狠戾,目光阴森地从大树的周围扫过。

    他自负素来弹不虚发,不想今日却是连对方的人影也不曾看到,那颗子弹是浪费了。让他心惊的是,根本就没有看到对方的人在何处,在捏住蛇的一瞬间,他闪身开枪,扔掉手中的蛇,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不想对方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还没有被他所觉察。

    “我是星爷手下的毒牙,你是何人,报上名号,也免得误伤了好兄弟。”

    “毒牙,星爷,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姬天凝郁闷地靠在大树的石头后面,隐藏起身形,开玩笑,对面可是有二三十条的大汉,人人都是彪悍凶残没有人性的野兽,手里还拎着硬家伙,她出去不是找死吗?

    默不作声,就是不回答,让那些人摸不清她藏在何处,保命要紧。

    “我有什么武器?”

    拎起爪子看了看,似乎她的手中,连一支枪也没有,只有身边的碎石和花花草草。

    摸了摸身上,似乎也只有几把小刀,而用如此的小刀,冷兵器去对付对二三十条拎着枪的大汉,她还没有疯。

    “哪怕是给我一支枪呢!”

    “可是,就是给了我,我也不会用吧?”

    姬天凝更郁闷了,她发现自己不会用枪,也没有摸过那东西。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开溜吧,弄不清我为何会在这里,该溜就溜,小命要紧。对不起姐妹们,等我去找点武器回来救你们。”

    茂密的丛林飘荡温暖而清新的气息,花草树木繁茂,周围入目是密密麻麻的绿,青山叠嶂。

    密集的树木和植物,让姬天凝可以隐藏踪迹,悄然行走在丛林之间,宛如一只优雅而轻盈的母豹。

    行乐的那些大汉们,并没有因为行乐侮辱女子,便丧失了警惕性,接到毒牙的警示后,周围暗藏的哨卡,都精神了起来,盯着枪声响起的地方。

    一部分人在享乐羞辱那些女子,另外的一部分的人,隐藏在各处的暗处,监视周围,以防有意外发生。

    但是,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意外还是发生了。

    没有人知道,那个神秘的人,是从何处而来,又是哪一方的人,敢来捋星爷的虎须。

    “难道是对头的人?不好,若是被他的人发现我们在这里,星爷会不会有危险?”

    毒牙已经从女人的身后躲到其他的地方,对方有多少人他不知道,但是让他隐隐地感觉到了危险。能避过他带来的兄弟,暗中靠近到这种程度,他相信如果对方有心的话,刚才不是扔过来毒蛇,而是用枪,他该是早已经死掉。

    “兄弟,刚才手下留情,毒牙在这里谢过,有话好说,我毒牙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既然你手下留情,我也不会对兄弟你下手,出来好好谈谈如何?”

    毒牙收起了手中的枪,想明白刚才对方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杀死她,从大树后走了出去,举起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