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亡命丛林(1)

    更新时间:2018-09-15 06:50:16本章字数:2093字

    担架上的男人,唇角翘起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略带戏谑之意,眼前这个奇怪装束的女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是一个纯正的炎黄子孙,为何这个女子拥有很不错的身手,出现在这里?”

    姬天凝撇撇嘴:“你都快死了,还能贫嘴,看起来你一时半会死不了。别动,我要把你身上的子弹取出来。”

    “动手吧,别啰嗦。”

    修长晶莹的玉手在空中落下,手中寒光闪动,落在男人的大腿上。姬天凝有点纠结,男人受伤在这个位置,真是令她有点难堪。

    几根银针插入,刀也割了下去,结实而健美的肌肉上,被割开一个口子,血肉模糊中,姬天凝直接把手伸入,手中的一个小镊子,在伤口中探查子弹。

    子弹深入到肌肉的深处,虽然姬天凝已经用银针控制流血和疼痛,但是小镊子在伤口中来回的寻找,还是让男人浑身肌肉绷紧,紧紧地握住双手。

    “女人,想多看会也不用看的如此仔细,等回去后,有的是时间,到我的床上去随便看。”

    冷汗,不停地从男人的额头和身上渗出,男人声音更加低沉,说出了这句话,身下的兽皮已经被汗水浸透。

    姬天凝懒得和男人计较,也佩服这个男人,能在此时还保持冷静说笑。

    她专注地注视着男人身上的伤口,男人身上有好几处伤口,子弹是有毒的,若不能及时的取出,子弹中的毒会逐渐挥发,这个男人就会死。

    “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他的部下更是混蛋,我该救他吗?”

    忽然之间,就在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姬天凝不敢再想,要尽快取出男人身上的子弹和毒箭,解毒缝合伤口,让男人可以拖延下去。

    “我是医生,不要去想那些没有用的事情,先暂时保住他的命再谈其他。”

    两颗子弹和一枚毒箭被取了出来,姬天凝迅速地用刀割去伤口附近中毒太深坏死的肉,从医药箱中拿出缝合的工具,闪电般地为男人缝合了伤口上药包扎妥当。

    “老板,他们追上来了。”

    “女人,搞定没有?”

    “好了,你可以走了,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回去要赶紧处理。”

    “女人,跟我走。”

    男人一把紧紧握住姬天凝的手。

    “我们之前讲好的,我救你一命,你放我自由离去,还有被你手下凌辱的那些女人,放掉她们。”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后面就有一群穷凶极恶的人,连我都伤在他们的手中,你确定你要独自离开?”

    姬天凝不由得有些茫然起来,是的,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该向那个方向走。

    最重要的是,有一群手持枪支武器的人,已经追杀上来,若是遇到那些人,她不敢保证,一定可以逃脱。

    “要是被那些人发现……”

    “走!”

    男人低声断喝,众人飞快地抬起男人,男人的手一直紧紧握住姬天凝的手,众人消失在丛林之中。

    一片片青葱的树木,茂盛的花草在眼前掠过,那位老板的手下,分成三队,当先的一队,抬着老板一路狂飙而逃。后面不远处就是护卫的人,最后面,有一队人落在最后,姬天凝知道那些人是要用性命去阻止后面追杀的人,为他们的老板逃生铺路。

    姬天凝回眸间,就看到毒牙在第二队中,而那些凌辱女子的彪悍男人们,手中拎着枪,落在最后隐蔽了起来。

    她明白,或许下一刻,那些曾经耀武扬威,做了那些令她愤慨无比事情,她想一刀刀把他们变成太监的那些男人们,可能就会成为尸体,永远长眠在这热带丛林之中。

    死在这里,用不了几个小时,就会只剩下一堆白骨,连一丝肉渣都不会被留下。

    手,仍然被紧紧地握在担架的男人手中,力度从那手中传入姬天凝的手心中。

    略有些粗糙,手掌中有老茧,那该是常年握枪留下的痕迹。

    担架上的男人,脸色青白,薄薄的唇紧紧地抿起,勾勒出一抹魅惑诱人的弧度,优美而带着凉薄的气息。

    唇是青黑色,男人体内的毒,仍然没有被完全清除,她也没有时间去为男人做更多的处理。

    入目,四周是同样的绿色植物,郁郁葱葱仿佛没有尽头,也没有道路。辨不清东南西北,也不知道该向何处走。

    “这里是危险而生命力旺盛的热带丛林,若是不了解这里,绝活不过多久。我既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该向何处走。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跟随这些人行进,走出这个热带丛林,找到道路。”

    茫然,记忆中有一大段空白,她不记得是如何到了这里,也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身边那些贴身的东西仍然在,背后的背包提醒她,她似乎是出来旅游的。

    “发生了什么事?我是出来旅游的吗?为何会到了这里?”

    被担架上的男人拉着,一路狂飙在热带丛林中,她甚至没有时间去欣赏周围的美景。

    “砰、砰、砰……”

    轻微而沉闷的声音,夹杂着低沉压抑的痛呼,还有纷乱的脚步声,传入姬天凝的耳中。

    “这些人是什么人?为何人人手中有枪,还在这里玩大追杀?若不是亲眼看到那些女人被他们凌辱,那个男人身上的伤,亲手给他取出了子弹,我会以为,这是在排演什么戏码。”

    “女人,专心点,看着脚下,不要胡思乱想。”

    男人微弱的声音传入姬天凝的耳中,银针仍然在男人的身上,随着那些抬担架人的脚步,不停地摇曳着。

    “你要昏过去了,安心休息吧。”

    姬天凝回了一句,感觉到握住她的手的力度,一点点在减弱,却是不肯松开。

    她反手用力握住男人的手,目光落在男人逐渐暗淡的眼睛上,那双眼睛,为何总是给她熟悉的感觉?

    原本该是明如秋水,波光潋滟的眸子,此刻正在不甘心地,一点点闭上,陷入了昏迷的状态之中。

    姬天凝的心,仿佛被什么拨动,那个男人最后看她的一眼,仿佛对她诉说了千言万语。

    有一种感觉,今日和这个陌生的男人,不是第一次相遇,似乎他们二人,早已经很熟悉。